總裁醒來后他的碩大還在體內_鴻蒙三部曲最先看哪部

王爺太可惡!–第八章 “王…公子,那、那不是王爺嗎?!”在一處不算隱密的座位上,女扮男裝的如蕓愣征的看著唐芯說道。
唐芯饒有意思的勾起唇瓣,一張精美的面孔有著令人看不透的心緒。
“公、公子?妳難道不生氣嗎?”如蕓看了一眼那帶著面具的藍袍男子再回過頭又問道。
“妳說呢”她手拿杯子,眸中閃過濃厚的算計。
奶奶的…這該死的混帳,竟趕在老娘眼皮底下勾引女人…這口氣要事不出,老娘就不叫唐芯!
如蕓隨著她的目光看去,她彷彿看見了王爺的未來了…想到唐芯可能對他做的事情,如蕓就止不住的想打顫,她不禁為他在心里默默祈禱,愿她家公主下手能輕一點,因為好歹也是自家夫君阿…

“翠煙姑娘,在下能夠滿足你的歡心,不知在下能否一試呢?"舞臺下方,顏奇睿負著手起唇說道,語氣曖昧卻又聽不出有任何的調戲之意,一身獨有的帝王氣息讓人不敢對他說一聲不。
舞臺上方,翠煙有些愣征的看著顏奇睿,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卻是成了一絲期待”喔?公子不妨說來聽聽?”
聽此,顏奇睿便得意的沖蕭晨一笑,后者頓時面色烏黑。
“在下…”
“翠煙姑娘若不愿意本公子定當相助,免于妳被某些渣渣猥褻去了”蕭晨趕在顏奇睿開口前插嘴道,那不急不徐的樣子讓他妖冶的面容顯得更加慵懶高貴。
顏奇睿咬了牙,腦中想把他嘴撕爛的沖動都有,不過礙于他未來的命運眼下只好忍住了!”呵呵呵…翠煙姑娘我對妳說的話絕無半點而虛假,不像有人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呀”
說著,他先是瞪了一眼蕭晨隨后才回眸對她抿唇一笑。
翠煙挑挑細長的柳眉,水靈的面孔難得的露出淡淡的歡愉”兩位公子都說自己有本事,那小女子便不難為兩位,只讓兩位各吟首詩詞贈于小女子,不知兩位可有異議?”
臺下,兩人互望了下,他們眼中便燃起了一道名為自信的火光。
翠煙看著他們的模樣,忍著笑開口道”那二位誰要先呢?”
“我”
“我”
此時卻見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翠煙彎了彎嘴角,抬起纖纖玉指緩緩的指向蕭晨,終結了他們的僵局。蕭晨朝顏奇睿得意一笑,理了理袖袍上的皺摺后便啟口道:”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吟詩間,一雙攝魂的桃花目不時的與她的水眸相接上,眸底流露的是掩飾的真誠,口里說的卻讓人誤會的話語。
“鳳飛遨翔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墻。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愿言配德兮,攜手相將。”他抬步,在翠煙和眾人的注視下向著她走去。
一步一句詩:”何時見許兮,慰我徬徨,不得于飛兮,使我淪亡”
翠煙愣愣的望著逼近的絕美男子,心中不自覺泛起的緊張讓她連被男子踰越的執起手放在嘴唇上落下一吻,都未曾發覺。
“使我淪亡”蕭晨邪笑的在翠煙的耳畔上輕輕說道,聲音雖輕卻讓在場的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翠煙紅著臉,避開了他那張近在咫尺的放大俊顏,正想說句話卻被另一陣霸道又醇厚的男音堵住了。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窹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參差荇菜,左右芼之。”
顏奇睿不似蕭晨那般從容邪魅,他個性直接,所以他便不效法蕭晨那樣動作悠慢,每一舉一動果斷俐落,他跨步來到翠煙面前,在她不解的神情下擢起她的葇荑,輕輕的留下一吻。
“窈窕淑女,鍾鼓樂之”言訖,他期待的看著她,那炙熱的眼神無聲的告訴她,他要她選他!
"啪啪啪—–“就在翠煙難為之際,一陣慣透藝紅閣的巴掌聲顯得格外刺耳。
“好個<關雎>,不知此詩是只對翠煙姑娘吟唱的,還是以對無數的女人吟唱過了?嗯?”這聲如清泉流過,不夾帶任何雜質,眾人聽聞不禁紛紛將頭轉向聲音的來源處。
只見一個長的極為陰柔美麗的”男子”背著手從隱密的角落走出;她柳眉杏目、俏鼻朱唇、膚色勝雪、烏髮勝墨,身形雖矮小了點,但是仍不減她散發出來的高冷吸引力。
顏奇睿也看望著她,眼底有著些許的驚豔,但更多的是熟悉和探究。
這人…怎么跟他家小王妃這般像呢?

王爺太可惡!–第九章 唐芯臉上皮笑肉不笑的走到舞臺前,一雙瞳眸掃過蕭晨、翠煙最后定睛在顏奇睿那張帶著面具的臉上”咦?位公子瞧著好面熟阿…”
她垂首思想著,忽然的她抬起頭故裝驚訝道”對啊!你不就是昨日才剛大婚的逸親王嗎?!對不住,對不住,小人一時沒看出,還請逸親王恕罪”
說完,她便拱手彎腰賠罪說道,那一副懊惱樣一點兒也讓人看不出有異相。但是別人看不出不代表”正牌”的逸親王看不出,江誠軒饒有興趣的盯著樓下那抹身影磨搓著光滑的下巴。
“她就是本王的新王妃?”江誠軒啟唇問著一邊的莫陽,眼里滿是打量。
莫陽朝著他的目光看去,但卻只看到一個長得比蕭晨還要美的男子和眾人在舞臺下,然后就是他家主子被人發現了而已啊!他并沒看到啥王妃啊!
“回閣主,屬下并未曾看見王妃”他抱拳說道。
江誠軒瞇起了眼睛,黑眸里轉著準備看一場好戲的打算”喔?那便罷了”
罷了?怎么可能?!他江誠軒好不容易發現了這新王妃的有趣之處,怎可能就這般作罷呢?呵呵…看來他的生活應該不會再乏味了吧!
“呵呵…無妨無妨,這位兄臺好眼力竟然就這么容易便認出本王來,只是閣下方才所言…”樓下,顏奇睿盯著唐芯隱忍著快要爆發的怒火說道。奶奶的,本來他就快要成功了,可是這不知死活的混小子竟然就給他跑出來亂!這殺千刀的死混蛋阿阿阿!~~
“哎呀,王爺過獎了,在下不只認的出王爺來,更知道王爺昨日才娶了個美嬌娘回府呢!只是…這才一天不到怎么王爺就出來逛青樓了呢?”唐新開心的笑了笑,一副因被夸獎而不好意思的表情表現得天衣無縫,爐火純青!可是那話語里卻都是咄咄逼人的言詞。
這該死的風流鬼竟敢給她裝傻!好哇!那就別怪老娘心狠!
“都說王爺您是人中龍鳳,好的無可挑剔了,可是您怎地就這般薄情寡義呢?好歹王妃也是千里迢迢跑來嫁您的,您怎么娶人家一天不到就來與別的女子糾纏?先不說王妃之到了鐵定傷心,就說這位女子也不會愿意跟一個有婦之夫在一起的對不對?”她一臉替”王妃”抱不平的說著,眼睛卻是看著一旁的翠煙說道。
翠煙聽著唐芯說的話,心中便開始對顏奇睿打上一個大叉叉。她翠煙雖為一個煙花女子,總裁醒來后他的碩大還在體內_鴻蒙三部曲最先看哪部可是她心里卻是純凈的!她這一生中最厭惡的便是男人明明已經有妻室卻還要到這等骯髒地與別的女子徹夜纏綿!糾纏不清!
于是,她歛下眼眸以便掩飾眼底的厭惡,悄悄的抽開她被他握著的手冷聲道”王爺恕罪,小女有眼無珠竟認不出王爺來,既然王爺早已娶親,那小女便不加以打擾王爺和王妃了”
她說著,隨后轉過頭看向唐芯,語中多了一份感激的說道:”這位公子多謝有妳坦言相待,今日可否賞個臉給小女和小女喝上一杯?”
言下之意便是,她翠煙已找到她想陪的人了,其他的人嘛……就給他媽的識相滾到一邊去!!
聽到此話,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流露出嫉妒、不甘以及現目的目光,喔,對了還有一個人他的光是充滿著怒火的,而那個人便是顏奇睿了!
唐芯不禁意的撇了一眼他鐵青的臉,心中越發是滿意了!哼,他想要,她偏偏就不給!”姑娘都這么說了,在下唯有遵命了”
顏奇睿咬著牙,那目光恨不的將她給撕碎了一樣。去他妹的!這比蕭晨還妖孽的妖孽,總有一天老子會讓你在老子的淫威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阿阿啊!!!
*———
嘿嘿嘿….各位看官們,想不想看咱家小軒軒和小芯芯蹦出小火花阿….
想的話就投珠珠+留言+收藏啰(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1902.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