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子近親相姦 中文字幕_黑客萌寶很坑爹 小說

Chapter-6. 昇華(3)
收拾完餐桌,陸宸皓帶我爬上五樓特別挑高設計的閣樓。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滿山滿谷的書,整整齊齊的陳列于木製書柜上,而書柜多得圍繞了小閣樓一圈,中央擺放著一架演奏式古典鋼琴,上方天花板還懸吊了盞小巧精緻的油燈。整體的格局裝潢瀰漫著濃濃英倫復古味,我很喜歡這種風格。
空氣中,彷彿還飄散著一股清香。
「人家是空中花園,你們家是空中書房呀!」我稱羨:「真好耶,在這里讀書一定格外有氣氛。」
「我是很喜歡待在這里,卻從不是為了讀書,那架上的書籍我可是一本也沒動過。」他得意的笑道。
這種事有什么好值得驕傲的?先賢有云,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可這家伙就是得天獨厚,即使一輩子不碰書,那張臉還是妖孽的足以顛倒眾生。
「傍晚從這扇窗望出去的夕陽特別美,入夜后還能爬梯子上屋頂賞星星,我就是因為這樣才喜歡這地方。」
我走到那窗邊,撫弄著擺在窗緣的那盆茉莉花,滿房香氣的來源。看向外頭還高掛著的太陽:「那你中午就帶我上來有什么意思?既沒有夕陽,星星也還沒出來。」
「我只是突然想彈鋼琴給妳聽。」他拉開長椅,坐在鋼琴前,手置于琴鍵上開始彈奏。
他彈的是垃圾車的音樂,曲調的輕重緩急控制得宜,可見技巧之高超。
我「噗」的一噴笑,「欸,還說你除了體育什么都不行,琴明明就彈得這么好。不過在這時候彈起這首曲子,怪煞風景的。」
「怎會?這首『給愛麗絲』原本名為『給泰勒莎』,是樂圣貝多芬為愛人泰勒莎譜寫的寄情之曲。雛茵,我僅奏此曲獻予妳,那么妳可愿意,做我的泰勒莎?」他問著,嘴角噙了絲從容的笑,仍專心彈著琴,十指飛舞,并沒有分神看我。
我凝視著他輪廓分明的側臉,怦怦跳動的心,與他的深情正一拍子一拍子對合上,頻率好似逐漸相融了—
情難自禁的走到他身旁,從他身后伸手環上他的頸項,身子貼上了他挺實寬闊的背。
時機,成熟了嗎?
側臉也貼著他耳后,他的身體還有些輕燒未退全的微燙。
「我想,我考慮好了。我應該……愿意。」我柔聲,輕輕道。深怕聲音一大,震碎了這有點甜、有點悶,有點幸福的氣氛。
陸宸皓身一僵,停了演奏,猛的轉過身一拉我,我重心不穩便跌進他懷中。
他把頭埋進我肩窩,把我擁得緊緊的,悶著聲:「……我簡直開心到無法言喻了。希望我沒聽錯,妳剛剛是真的說了那三個字,對嗎……」
「如果沒有,那我可以再說一次。」
「我愿意,愿意做你的泰勒莎。」
「那曲『給愛麗絲』的合拍,讓我決定愛上你了……」我閉眸,微笑。
他聽到,還是不肯抬頭,仍依戀的杵在那:「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可不可以讓我就這樣抱著妳一會……」他像個要糖的孩子,把首鉆得更深,我也靜靜的待在他懷里。
兩人的情,恬淡發酵。
固態的友情,盡數昇華成了氣態的愛。儘管形體比之前者飄渺,空間上卻更于心頭無所不在。
名為「我們」的天地,進入了新的世紀。
在一起的第一天,畢竟雙方都正在興頭上嘛,「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們把除了偷嘗禁果以外的事,能做的都做遍了。直到傍晚,我必須離開。
「這么快就要回去啦……」他依依不捨,送我到校門口。
「我得趕在晚餐前回家才行。」我失笑,踮起腳尖摸摸他的頭:「來日方長,網路上說情侶的熱戀期有六個月,夠我們在一起玩遍天下。」
「即使熱戀期過了,我們還是要膩在一起。」
太理想的承諾,太不可能成真。我看過了太多例子,卻沒有這樣就說出口。
不過這事誰說得準呢?也許他就會是那少數的例外。
我寧愿選擇相信。
「看來你比麥芽糖還黏人,我可要好好考慮一下了。」我逗他。
他強健的手臂環著我,額抵著我的額,霸道宣示:「惟此一事,沒得商量。」
「好啦乖,車錢拿來,你送到這就可以了。」我身無分文,只好當一回伸手牌。
幾個帶著溫度的硬幣落入手心,他在我額上輕吻:「嗯……自己回去小心。」
我鬆開抱著他腰的手,與他揮別,并催促他快些回去。
獨自走向公車站牌,我看著前方,心里越來越不對勁,只因候車亭椅上的那抹身影。
他低頭,翻閱著書,時不時注意公車是否來到。
那人又抬起了頭,偶然對上我的視線。
不,應該不是偶然,那是別有意涵的一眼。他似是從方才我和陸宸皓在一起時,就關注著我了。
否則,又怎會投來一個滿含祝福的微笑,儘管是個不很自然的弧度。
大男孩,臉上的表情是熟悉的溫柔。我加快腳步,更靠近他,凝望著那深邃的黑眸。
—那是,我心底隱藏著,最深最重的念想。
我坐上候車椅,坐到他身旁。他只淺淺一笑,沒有其他反應,至少不再躲了。見此,我難掩欣喜,很想問他一句……
你,回來了嗎?
車來了。
他起身,以眼神示意讓我先上車,而他就跟在后頭。
我隨意揀個位子坐下,他卻只站在一旁,似乎沒有要在我身邊落坐的意思。
我心沒來由得慌了。
你是否還不愿意,真正回到我身旁。
一路無話。
偶爾抬眸偷瞧他,總見他一臉淡然,眼里藏不住的笑意點點閃爍著。
你這究竟是搞什么名堂?Come back,or Not?
古怪的氛圍持續著,我按捺不住,拿出手機鍵入訊息。
簡訊收件人欄位,我輸入了那串,就算從記憶卡中刪除,在腦海中卻始終忘不掉的號碼。
我與陸宸皓已步入了新的關係,所以該將藍顏知己的名分,還給你。
而你,必須接受。
『放風過后,風箏終是要收線歸來。
脾氣鬧完了,你早該回到崗位。
我們明明約好,要做一輩子的知己。
顧笙煜,我不容許你擅自失約。所以,星期一,老地方見。
別忘了,帶上萬壽菊書籤。
P?S:對不起,人們總是傻得對最親密的人發脾氣。』
我敲下最后一個字,內心百感交集、五味雜陳。
訊息已送出。
我等你看見,等你赴約,等你帶回這段,對我最重要的友誼。
他的手機響起了簡訊鈴聲,正要查看。剛好公車也停下了,我便飛也似的沖下車。
……
我在逃什么?
?
週一,放學后的老地方,司令臺。
夕陽似火,感覺是那么的熱燙,卻溫暖不了我的心。
已等了十五分鐘,我沒有想過,他如果不來怎么辦?
「顏雛茵。」那道清朗的音頻,已經許久未再震動過我的耳膜,卻依舊清晰,「等很久了嗎?」
很久。
「不久。」
「妳找我……有什么事嗎?」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我照舊坐在臺緣上,他卻只斜揹著書包站在臺下,不進不退。我看了很不舒爽,拍了拍身旁:「給我坐過來啦。」
他停頓,而后無奈一笑,走過來有些拘謹的坐下,刻意在我倆之間留了些距離。
顧笙煜,你當你是會熱脹冷縮的高架橋,還要預留伸縮縫啊?
不巧,本姑娘強迫癥嚴重,看不慣沒有緊密排列好的東西。所以我朝他蹭了過去,試圖讓這大段空隙消失。
每蹭一步,他便退一步;蹭一步,退一步;蹭一步,退一步……
終于他受不了了,自動坐了過來:「別玩了。」
我咧嘴笑了。
「你為什么要躲我?」
他愣怔,「……我怕妳還在氣頭上,我不會……面對這樣的妳。就算妳前陣子每節課都跑來,我還是……」
「所以你早知道我氣消了,卻還一直躲著。」
「抱歉。只是后來,我見妳跟那陸宸皓漸漸走近……我想我存不存在,對妳來說,都沒那么重要了吧?不如就不再去打擾。」他淡笑,卻是微帶著苦澀。
因為不再是唯一的重心,不再受唯一的重視,所以直接放棄了,漸行漸遠。顧笙煜,你的好勝心和得失心真的很重。
可這些日子以來,都是你在自以為是的體貼。
卻不知那對我來說根本不是體貼。
「太過分了,我有同意過讓你離開?兩人之間,沒有誰是可以如此擅作主張的。」我盯視著他。
在你離開之后,我才發覺你的不可或缺。但你卻能這么瀟灑的放下轉身,把我當成什么了?
只有我,還牽掛。
「知不知道,我……會想你?」
他聞言傻了片刻,小心試探的覆上我的手:「對不起,我也是。」
「明明決心遠離,卻在那天聽到妳發燒后,憂心如焚,在蘇惜墨與陸宸皓趕來之前,忍不住去看了妳。」
「妳的額燙成那樣,我還是會心疼,證明我還是放不開。所以氣妳的胡鬧,也氣自己事后沒有勇氣再回到妳身邊。」
「但我從沒想過要毀約。這書籤,自妳贈我的那天起,我就時時刻刻不離身,我認為這是對友情的基本看重與尊重。」
「沒想到卻是本末倒置了。珍惜死物,卻沒有珍惜活人。」他撫著書籤,嘆息。「妳能否原諒我,這么長一段時間的自作聰明?」
「我能考慮。」我朝他勾勾手,「只要你答應,繼續履行我們的約定。」
他也伸出手,打勾勾,蓋印章。
煜,歡迎回來。
我哭了,卻是喜極而泣。他像以往般溫柔的,替我抹去那兩行清淚。
「顧器材,我還有件事,要向你坦白。」喚了那久違的稱呼,我決定要把陸宸皓的事告知他,以表信任。
縱使,他早親眼看到了。
「我和陸宸皓,交往了。」
我清楚的看見,他嘴角的笑凝滯了一下,落寞了一下,消失了一下。
然后又重新掛起,極盡真誠:「那,很好呀。他愛妳,妳也愛他,是緣;相戀相守,是分。緣分指使,只是我又有點吃醋了。」
我豪爽攬著他成熟寬厚的肩:「你別又鬧啦。不會記取教訓,真是的,哈哈。」
他似不經意的撥開我的手臂,躍下臺,蹲下身摘了依附于小黃花旁,那朵隨風搖曳的蒲公英,又坐回我身旁,邀我一同將它吹散,送這些小絨搭上順風,自在的四處飛翔。
「蒲公英的花語是,自由。」他微笑著說,「愿那家伙能帶妳,找回曾經恣意無云的天空。就像蒲公英一樣,從此徜徉天際,不再壓抑,不再流淚。」
我也笑:「什么那家伙,你的祝福聽起來真的很心不甘情不愿喔。」
「我發自內心。」顧笙煜的眸子幽深而像潭清泉般清澈,凝視著我。
「雛茵,妳值得幸福。」
沒說出口的是,我只要妳幸福。

Chapter-6. 昇華(4)
和顧笙煜和好如初后,整個人心情好得輕飄飄。
原來你早已有那通天本事,能左右我的內心小世界。
我和你的友誼究竟是多深厚啊!說你通天,沒錯,因為情已比天高。
知己,再也不離不棄。
「安可!安可!」宋儀大力拍著手。
「拉得真的超棒的,超好聽!」我也鼓掌叫好。
「真的嗎?謝謝妳們這么捧場。」心瑗演奏著小提琴,剛拉完一曲五月天的『洋蔥』,面對我們的讚不絕口,只靦腆笑笑。
中午,我和宋儀陪心瑗到前棟音樂教室練小提琴,只為一個月后,與全桃園各校聯合舉辦的音樂發表會。
心瑗貴為本校第一小提琴才女,自然是代表笑緣中學上臺。
雖然我音樂也算強項,正確來說各科皆是我的強項,不過我音樂強也只強在樂理,對任何樂器都不算太擅長,因此沒有專攻的。
真是好險,不然可就要一同與會,與游君雪的場子對著干了。她精通梆笛,松上那邊自然派她出場。
我一點也不想再與她相見。
「心瑗,可以點歌嗎?」宋儀眼睛一亮。
「嗯,可以呀,不過我不保證我一定都會拉喔。」心瑗先替我們打好預防針。
「那就拉拉妳這次發表會的曲目好了。」我提議,宋儀馬上附議。
「好。」她架上琴,拉奏起來。
我聽出這旋律,是馬斯涅的《沉思曲》。曲調細膩優美,琴聲悠揚,屬于抒情性質的古典樂,也是著名歌劇《泰伊思》的其中一段樂章。
樂曲進入B段,較A段主旋律聽起來更熱烈激進,直叫人心亢奮。波瀾壯闊后,又回到了A段,將重複的旋律拍速逐漸放慢,進入尾奏后樂音減弱,直至最后一個音落下,還令人意猶未盡。
我們聽得如癡如醉,曲終時還愣神了好一會兒。
「撼動人心的美妙啊!我那天一定要沖上臺去給妳獻花獻吻!」宋儀咬著手帕,「不過這曲子獨奏雖已十分動聽,我卻老覺得還缺了一味什么……」
「缺了鋼琴的和弦伴奏對吧?」我印象中,這曲子似乎還配上了和弦,是由兩者相成一同詮釋的。
「對啊!就是那個,古典樂什么的和鋼琴最是絕配了!」宋儀一擊掌,恍然頓悟。
「沒辦法哪!我找不到程度相當、能與我搭擋的伴奏,超可惜的,否則演出一定會更加完美。」心瑗也嘆。
與心瑗程度相當的鋼琴伴奏……
我耳邊響起了那天,陸宸皓彈的那曲「給愛麗絲」。
「心瑗,我倒是能介紹個不錯的人選給妳喔!他在鋼琴方面造詣頗高的。」
「誰!」她很興奮。
「七班的那個轉學生,陸宸皓。」
「阿茵妳認識他啊!」心瑗雙眼放光,滿臉崇拜:「他可是二年級級草耶!有多少女生想接近他啊!妳竟然還和他這么熟。天啊!我出運啦!」她又叫又跳。
宋儀在旁冷哼:「畢竟他們同個補習班嘛!近水樓臺先得月,不只熟到爛掉,根本就交往了。兩個都癡情的很,就算李心瑗你一個級花出馬想橫刀奪愛也沒用的!出什么運啦?」
我驚訝的望著托腮的宋儀,她是怎么知道這些的?我可半點都沒和她說過。消息還真靈通的可怕。
「不是啦!我指的出運是,我的鋼琴伴奏有著落了。」心瑗解釋,「對吧,雛茵?」那眼神在聽聞我與他的事情后,更加閃亮璀璨。
「嗯。」應該是沒問題,只要我開口,陸宸皓沒有拒絕過。
「話說顏雛茵啊,妳這妮子上輩子是燒了什么好香?桃花朵朵開,上鉤的都還是極品帥哥。」宋儀在桌面上扣著手指,慵懶道:「先前是和一個303的學長拍拖,現在又釣到咱們宸皓,明明妳長得也不是一等一的出挑,怎么好男人就都排隊等著愛妳?」
長得帥的男人就算是好男人嗎?這觀念未免狹隘了。
「真正有眼的息子近親相姦 中文字幕_黑客萌寶很坑爹 小說息子近親相姦 中文字幕_黑客萌寶很坑爹 小說帥哥都是看重內涵的,哈哈。」我乾笑,「不過我哪有與學長拍拖過?」
我與顧笙煜之間從來都是純純的、蠢蠢的友情,至少我是。
「呿,妳說再多都沒用,你們的曖昧關係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她嗤鼻,又向心瑗點歌:「瑗瑗,人家要聽妳拉大黃蜂進行曲噢~有藝術薰陶的女人最美了,不像某個天殺的書呆女,居然沒氣質成這樣也還有人要。」
心瑗一個良家妹子,禁不起宋儀惡棍的言語調戲,臉爬染上了好看的緋紅。
我氣結,「李心瑗,拉小星星給她聽!」
?
「阿茵!」最后一節課下課,我才剛收拾完書包,便有人從教室外喚我。
「阿皓。」我微笑著走向他,「怎么來了?今天不去打球了嗎?」
「是啊,補習班主任交代我們今天要早點過去上課,妳忘了嗎?」陸宸皓燦顏,附上來咬耳朵:「所以我是來接妳放學……和約會的。」
「后者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我眉一挑,而他順勢摟上我。
「妳猜對了。」他嗅著我的髮香,厚顏承認,捲起一縷髮絲把玩著。
「就知道你沒安好心。」我失笑,又道:「但若我今天跟你走,那惜墨怎么辦?往常我都是等她一起放學的。」
「不用操心,那見色忘友的女人早被我打點好,美滋滋的跟她口中的『紀學長』先走一步了。」
唉,不用陸宸皓打點,惜墨可巴不得天天黏著紀允祐。只是以前都是佛心來著,愿意犧牲愛情,來陪我這孤家寡人的一起去補習班。
這兩人根本就是雙利雙收、各取所圖罷了。講得這么委屈,什么打點,分明是聯手合作攻陷。
有異性沒人性,不過蘇惜墨我還是要表揚妳一下,留給了我們這段獨處時間。一整天沒見到他,也怪想念的。
相思是情侶的職業病嘛。
又能藉機敲定心瑗伴奏一事,真是一舉兩得。
「那個,我想麻煩你一件事。」走出校園,我邊走邊對身旁的他道。
「什么事?娘娘儘管吩咐~」他捏著尖銳的太監嗓。
「你也知道圣誕節前的那個多校聯合音樂會吧?」
「知道啊,八年級組學校不是派妳們班那個長髮飄逸、很會拉小提琴的女生?」看來他也知曉心瑗。
「嗯,她正缺個程度與她相去不遠的鋼琴伴奏,你可愿意勝任?」
「我OK呀,能多認識個美女也不是件壞事,嘿嘿……」他調皮嘻笑,招來我一記使力的拉耳:「認識了就不要再爬回來求我接受你!」
「噢!寶貝茵,奴才知錯了!」他吃痛叫著。
「反正你記得每天中午來前棟音樂教室練習就是了啦!」我從拉他耳朵轉為擰他耳朵,下手更狠重了點,大嚷道。
「遵旨遵旨!娘娘饒命啊!」
「心瑗,幫妳快遞伴奏來啰!」隔日中午,我向音樂教室里早到的心瑗喊著,又往門外去拎陸宸皓:「快進來啦!杵在那邊浪費人家時間!」
「什么浪費時間,我在整理儀容才好見美人啊!」他對著墻上掛著的壁鏡,往自己身上東摸摸西摸摸。
我白了他一眼:「你是要多好看啦!在我面前也沒見你這么莊重過!」
「妳是我內人,她們是外人,不一樣!」
什、什么內人啦!果然是追到手的就不那么上心了。不過……真害臊,他就慣會說這種甜言蜜語討人歡心。
「快進去啦!」我酡紅著臉,把他推入教室。
「心瑗,快來簽收!這位就是妳的搭檔,二年七班陸宸皓。」又轉頭,「阿皓,她就是李心瑗。」
「妳好。」陸宸皓掛起他的招牌陽光微笑,看得心瑗臉紅心跳:「你、你好。」
見狀,我用手肘頂他腹部,瞟他的眼神含意是:『少給我亂放電!』
『我、哪、有、啦!』他用唇語辯解,最后還嘟起嘴。
「哼。」不是每回裝可愛就能過關的,我懶得理他。
「陸同學。」心瑗走向辦公桌,又走了過來,喚道,將手上多了份的樂譜遞給他:「這是發表曲目《沉思曲》的鋼琴伴奏譜,能否請你現場視奏?」
「好。」他端詳了下樂譜,「這曲子不算太難。」
陸宸皓來到鋼琴前,一觸琴鍵便嫻熟的彈奏起來。將壯闊的樂章精華完全呈現,分毫不差,準確的沒有一絲出錯,令心瑗十分吃驚:「這首曲子你應該不是第一次接觸吧?竟如此的熟練!」
「是第一次接觸沒錯。」他笑,「視奏本來就是我的強項。」那絲對心瑗的笑仍是那么迷人,卻隱含著客套。
「那就太好了!你們快合奏一次,我等著享耳福呢。」我按著陸宸皓坐下,又推心瑗上講臺。
樂聲又飄揚起。
看著初次搭檔便合作無間的他們,我心中止不住萌生一股酸澀。
這兩個人,還挺般配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196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