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放蕩的女老板_BXL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第二十三章 她的決心 23
一連串的忙碌下讓我幾乎無暇像昔日無時無刻陪伴在妤蘋身旁,等到這陣子的紛亂逐漸緩和,我才發現妤蘋近日來消瘦許多,讓我想不擔心也難。
然而無論我怎么問她,她給我的答案總是那一句:「沒事呀!我很好。」雖然妤蘋嘴上這么說,臉上的憔悴卻已出賣她。我絕對不相信妤蘋沒有事,尤其在某個晚上我洗完澡無意經過她房間,發現她看著書桌發愣后。
不過詭異的是關于妤蘋最近變得怪怪的事,主要還是由張穎懷向我提起。
那是一次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閑談,即使跟張穎懷單獨出去看過電影一次,但他在我心里仍舊只佔有朋友的位置,不可能進步,卻也不會后退。
而在事后的幾次互動下來,張穎懷似乎也心知肚明我對旺旺學長的感情之深,動作也不再這么明顯,這讓我還蠻贊賞的,只是我卻忘了「事出必有因」這句話。
張穎懷之所以可以在這么短時間內便不再對我採取積極的追求,另有原因,不過這原因我卻是在一陣子后才全盤知曉。
回到張穎懷向我提及妤蘋怪怪的那一次閑談,記得當時我正在位置登記上一節課小考的考卷,張穎懷晃到我身旁,拉開我旁邊同學的位子,開門見山地道:「晴安,妳有沒有覺得蘋蘋最近怪怪的?」
「怪怪的?」聽他這么一說,我倏地停下筆,歪頭思索妤蘋這幾天的行徑。
然而對于妤蘋這幾天的言行舉止我只有片段的記憶,這讓我感到愧疚,我沒想到自己在煩惱旺旺學長的事之中竟然無形忽略妤蘋。
張穎懷見我沒接話,他接著說:「嗯,就是氣色不太好之類的……」
「對不起,我不知道,最近太多勞心的事了……」我選擇據實以告。
張穎懷搖搖頭,似乎示意要我別房在心上。
原本他還想接著說什么,但妤蘋卻不知道何時來到我們身旁,于是他隨即轉個了彎:「這樣啊,那我再問別人好了。」語畢起身離開座位,留下坐在原位一頭霧水的我。
「晴安,剛剛小穎跟妳說什么哇?」妤蘋坐回自己的位子后,著急的詢問。
「沒有呀!只是閑聊而已……」突然,我覺得哪里有些不對,頓了頓,恍然大悟地大叫:「等等!妤蘋,妳剛叫張穎懷什么?」我敢確定我剛才沒聽錯,妤蘋叫張穎懷小穎對吧?
而且、而且剛剛張穎懷好像是叫妤蘋──蘋蘋?
他們兩個哪時候進展到這般地步我怎么都不知道?帶著有些質疑的眼光審視妤蘋,她心虛移開與我對視的目光,用一陣傻笑代替回答。
「別這樣看我啦,晴安。」
「不要我這樣看妳的話,就要說實話哦。」我對妤蘋投以不懷好意的微笑。這下我一點登記成績的動力都沒有了,只想儘快知道妤蘋跟張穎懷到底在這短暫的時間內演變出什么驚人的變化。
他們之間若有似無拉出的曖昧,實在太明顯了!不對,應該說原本不明顯,但經由某種程度上的提醒,一切都變得清晰起來。
妤蘋漲紅著一張臉,支支吾吾半天都無法說出完整的自句。
在這時候,上課鐘響起,讓我不得不打住追問妤蘋跟張穎懷有什么內幕,因為下一節是室外課。
班上只剩下少數人,除了催促他們外,我也拉著妤蘋想趕緊趕到上課地點集合,免得待會兒任課老師又會碎碎念。
我想只好等到回家后再能問個清楚啰,雖然我迫不及待想要知道。
不過,如果妤蘋真的喜歡張穎懷,我會很樂見他們配成對的,如果有可以幫忙的地方,我也會盡全力幫忙妤蘋。
事實上張穎懷人很好,這點不是我個人認為,而是多數人的認定。
而我之所以對張穎懷敵意這么深,純粹因為自己無法給他什么吧?如果不能給予他什么還依賴他的溫柔,那真的是太過份了,我不喜歡這樣。
上課時,我偷偷注意妤蘋的一舉一動,發現她三不五時就會看著張穎懷發愣,不久自自覺露出甜美的笑靨,也難怪有人說:「戀愛中的女人最美。」現在我總算深信不疑。

搭乘公車回到家中,與妤蘋沿路打打鬧鬧好不快樂。
由于家里附近恰逢商店街,所以傍晚入夜之間的人群總是特別多,我跟妤蘋習慣彼此牽著彼此的手以免走散。
偶爾我們會因為哪家店進了新奇的事物而有所駐足。而今天在一家新開不久的男性服飾店外,妤蘋的目光被假模特兒身上的斜背包吸引住。
「咦?」
「怎么了?」我的視線也跟隨妤蘋移至那斜背包上。
妤蘋沒有回話,只是靜靜打量那斜背包。而在店里頭偷閑的店員瞧見有顧客上門,趕緊放下手邊的電話,笑臉迎人地走出店門外向我們介紹該款包包。
「妹妹好眼光啊,這款斜背包是剛從日本進口過來的唷!它不止容量大,整體看來也頗有設計感,如果送給男朋友他絕對會愛不釋手的。」店員滔滔不絕向妤蘋推銷。
聽到「男朋友」三個字,妤蘋的臉瞬時又一片霞紅,而她不尋常的反應全部被我收在眼中。這下子我更加懷疑妤蘋跟張穎懷一定有什么不尋常的關係了。
但我知道如果問得太明白妤蘋一定會因為不好意思而轉移話題,這下子就要用旁敲側擊法才能將一切謎團問得水落石出。
「對哦,張穎懷的生日不是快到啰?」我若無其事地說。
「啊,是嗎?我……我不知道耶。」她結結巴巴地回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妳的表情已經出我和放蕩的女老板_BXL是一個什么樣的人賣妳了啦!我在心里暗笑妤蘋的可愛,然后趁她還來不及反悔掉頭走人前請店員將展示品拿出來給她瞧瞧。
「真的很棒耶!」當妤蘋接過斜背包沒多久后便驚呼,店員露出一抹「看吧,我說得沒錯」的笑容。
不過喜歡歸喜歡,要是價格太高的話也會令妤蘋望之怯步。
這樣的念頭才剛起,旁邊的妤蘋便支支吾吾向店員問價。
店員瞧見妤蘋頗為想要卻為價錢緊張兮兮的模樣露出憐惜的笑容。
「妹妹,妳很喜歡這包包對不對?」
妤蘋先是一怔,隨即大力點頭。
「看在妳這么喜歡的份上,妳出個妳預算價,出多少我就賣妳多少吧。」
這店員豪邁的舉動使我咋舌,她難道不怕店長知道她這樣任意讓客人出價后會讓她回去吃自己嗎?再且這包包光看質感就知道不怎么便宜,更枉論其他種種。
雖然知道妤蘋不會因為對方的好心而貪小便宜,但我仍舊覺得眼前發生的一切太荒謬。
店員見我們兩面面相覷半天都不敢說話,先是大笑三聲,接著安撫我們:「唉唷,放心啦!我不是什么詐騙集團,只是覺得生意不用做死嘛,偶爾給個彈性顧客以后才會常來呀!況且新開的店拉攏固定的客人比賺大錢還更重要吧?」
妤蘋看了看手中的包包,再看了看笑容可掬的店員,最后帶著壯士斷腕般的勇氣在店員耳邊小聲說了個價錢,店員點頭,隨后要妤蘋跟她到店里結帳,留下我一人在外頭錯愕不已。
等到妤蘋一臉欣喜帶著包裝好的包包從店里出來,那股震撼在心里依舊在心里揮之不去。
<i>「說真的,妳不怕被店長裁員嗎?」臨走前我忍不住詢問那名大方的女店員。
「除非哪一天這家店倒了,不然應該不會有那天。」她給我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后揮手向我們道別,并附囑我們有空再來找她聊天。</i>

第二十四章 快刀斬亂麻 24
不是沒有喜歡過人,但可能是因為當時年紀還太小又或者說是因為意外發生的緣故,沒能仔細體會喜歡一個人的種種心情,我的感情便被應聲中止。
所以妤蘋回到家后在房間里哼歌抱著包包自言自語的舉動,我只能收在眼簾,然后轉身進廚房轉備晚餐。
雖然現在暗戀著旺旺學長,不過這段感情在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有什么進展。
跟林芠柔有過結后的下場我已經深刻體會。因此就算感情有多深厚,僅能放在心底裝作若無其事,幸好在以榠離開人世后,我學會如何將自己的心情小心翼翼收藏在心中。
只是有些納悶我這朋友是不是做得有些失敗呢?到底妤蘋是什么時候開始對張穎懷有意思?好吧,這不算是最重要的,目前我最關切的是妤蘋知不知道張穎懷喜歡我這件事。
不過不管她知不知道,沒想到傳聞中令人苦惱的三角戀也會發生在我身上,即便我已經很明確表現出對張穎懷沒意思,可妤蘋會怎么想呢?
我的思緒一片混亂,進而影響到在料理的流俐度。一個沒注意,盛滿水的鍋子差點摔落,要不是妤蘋伸手即時扶住,恐怕我現在人一身溼了。
「晴安,妳怎么了?恍神恍得好嚴重哦。」
妤蘋關切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怔了怔,我回過頭給她一個微笑。并將鍋子推向內側一些,拿起在洗手槽已經清洗好的食材,我告訴她我沒事。
「不舒服可以去休息哦,再說今天晚餐本來就是我負責的嘛。」妤蘋從我手中接過雞肉開始切丁。看向她略帶紅潤的臉頰,心想:就算有事也不會是現在。
于是鬆了口氣,開始跟她一同準備晚餐,儘管途中妤蘋一直要我去外頭休息,但我卻堅持跟她一起動作。
怎么說兩個人忙碌的感覺仍是比較充實嘛。
約莫四十分鐘后,晚餐依續上桌,我跟妤蘋一邊閑話家常一邊享用。
在對談之間我發現妤蘋三不五十就會提起張穎懷,不過她本人倒是沒發現,我總是笑笑的回應,直到晚餐快結束,才單刀直入問她:「妤蘋,妳真的很喜歡張穎懷對不對?」
「耶……」她睜大眼,漲紅一張臉,不知所措的樣子讓我不禁莞爾。
「有打算告白嗎?」我帶著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詢問。
誰知道這一問令妤蘋拉下臉,她微微搖搖頭,幽幽說道:「他有喜歡的人了。」
妤蘋這么說時,我的心漏跳一拍,但還是故作無事的接問:「妳知道是誰嗎?」
她搖頭。
這讓我陷入一陣納悶。在旺旺學長面前張穎懷對我的喜歡表露無疑,怎么在妤蘋面前卻沒有表態呢?
唉,先不論張穎懷為什么沒有明說,不過這樣也好,起碼我們彼此間不會尷尬什么,我實在無法相信哪個人有辦法寬宏大量在自己喜歡的人喜歡的人的面前表現泰然。
只是張穎懷沒明說事情或許會好辦一些。
我甚至大膽揣測也許張穎懷對妤蘋多少也有些好感,希望如此,倘若是這樣的話,那一切就沒問題了。
「妤蘋,要加油唷!」良久的沉默后我對妤蘋說,她側過頭看向我,露出堅強的笑容。
「我會的。」
其實單戀中的女人并不是都脆弱的,像妤蘋就很堅強,即使面對未知的情況也會盡全力以赴。
我是不是也應該學學她呢?不再逃避自己對旺旺學長的心意,也不顧林芠柔的任何手段,直接了當向旺旺學長說明我的心意?
在心里重嘆口氣,我知道這方法不可行。畢竟,妤蘋的狀況跟我的狀況終究還是不一樣的哪。
能做的恐怕只有等待良機到來,再一鼓作氣說明自己的心意。雖然這樣的行為并沒有妤蘋那般勇敢。
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己不應該再重踏覆轍,留下一輩子也無以彌補的遺憾。

晚飯過后輪到我負責洗碗,將碗筷清洗妥當。妤蘋冒著熱氣從浴室走出,她笑瞇瞇地說有幫我放熱水,待會兒可以去泡。
「妤蘋,妳真是我的好姐妹!」沖下前一把抱住她,在她懷里磨蹭,妤蘋咯咯笑了起聲,她說這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背景離鄉在外求學,生活起居不再由父母照料,剛開始的確頗為辛苦,尤其是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就連去買個生活日用品都得經歷一波三折。
偶爾獨自一人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入睡,會爬起身子望向窗外的夜景發愣,想起過去在自家的種種,感覺有些無法習慣。
只是幸好不是一個人在外單打獨斗,還有一個好姐妹陪在身邊,我相信妤蘋也感同深受,也因為如此我很是在意妤蘋的想法,深怕一個不小心姐妹情深變成反目成仇,那可是我無法忍受的。
輪到我洗澡時,妤蘋先行回到房間,我舒舒服服泡了個熱水澡,感覺一天的緊繃逐漸放鬆,心想:如果時間就停在此時,也很不錯呀。不過破了約莫三十分鐘,我知道該起來了。
穿好衣物,我帶著熱氣走出浴室,外頭一片寂靜,看來妤蘋在房間里埋頭苦讀著,我悄聲走向她房邊,卻驚見她淚流滿面的在書寫什么。
趕緊將自己藏在墻邊,用余光經妤蘋的一舉一動收入眼簾,心里沒有來泛起陣陣心疼,原來所謂的堅強不過是為了不讓人擔心的偽裝。
看她在提筆寫沒多少字眼淚便簌簌滾落,接著倔強抹去淚水的畫面,總覺得……似乎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就這樣注視妤蘋好段時間,直到發覺這樣的行為其實不大對時,我才躡手躡腳走回自己的房間。
妤蘋一定不愿意讓我瞧見她的狼狽,就像今天角色互調我也會有同樣的想法。
望著緊閉的門扇,有種可以說是無力的感覺油然而升。總覺得世界很多事都事與愿違,背道而馳的折磨著我們,不知道哪一天幸福才能撥云見日呢?
思索半晌,我拿起放置在梳妝臺的手機,看來只好快刀斬亂麻了。
噠噠噠輸入簡訊,發送,對象是張穎懷,有些話只有在對方面前斬釘截鐵拒絕,對方才會死心。
我是這么想的。
<i>我們的愿望是那么小,卻不知道為什么實現的機率如此渺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2334.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