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寡婦的風流韻事_Chinese milf danceing

第三十七章 刻骨銘心 37

其實,小一說錯了。
無論是誰一生中總會遇到對自己而言的刻骨銘心,也許在別人眼中對方不值得自己如此傾心付出,雖然我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但就是覺得對方就是自己的「唯一」,即便要付出不少代價、犧牲些許自己重視的事物也再所不惜。
是有多么傻氣?可是這就是愛的模樣啊!
每個人都在唾棄林芠柔的行為,只是林芠柔的可愛只有旺旺學長明白,所以他才對她用情如此深。
每個人都在嘆息我白費力氣,明知道旺旺學長心有所屬,不可能說動搖就動搖,還是這樣奮不顧身。然而我就是喜歡他,沒管他現在愛的是誰,何況是我本來就不要他給我任何名份。
常常以為愛個人得跟他在一起才是幸福,以前我也是這么想的,不過到現在我終于明白祝福何嘗不是幸福?如果可以因此看見對方的笑容,那么對個不求回報的暗戀者就是最大的滿足吧?
你們知道嗎?比起看旺旺學長默落凝望林芠柔的背影,痛苦硬要自己別開臉,我寧可忍受心泛起的酸看他們手牽手相依的畫面,就是知道他有多愛,才更捨不得他與「最愛」錯開。
所以,為什么我非得說出口?
所以,為什么旺旺學長不跟我交往就是他負我?
「學妹,對不起……」
旺旺學長的身子微微向我傾斜,我知道他現在不知道該用什么心情面對我。
選擇裝傻或許是懦弱,但主要還是知道說出口會演變成現在這樣的狀況。
因為旺旺學長很善良且誠實,他不希望成為傷害我的那個人,他卻無法欺騙自己跟他不愛的人交往。
王子跟公主幸福的手牽手共渡一生是童話故事的結局,問題現實怎么跟童話比擬?王子打從開始就對公主傾心,公主也對王子有好感,他們有誰是愛著對方卻不能擁抱對方?
思索一會兒,我輕輕說道:「我什么都沒說哦!」
「咦?」
「我什么都沒說,所以旺旺學長沒什么好道歉的。」
「晴安……」
一個無意間,旺旺學長喊出我的名字,我聽出他話里的余心不忍,可惜那不是愛。
如果真要他牽起我的手,我希望他也是抱持跟我同等心意,無關公平與否,而是這樣的愛情才圓滿,不是嗎?
「你還是我學長,這事實無論多久都不會改變。」然后我瞧一眼墻上的時鐘,裝作若無其事:「學長,時間也差不多了,糾察自己遲到似乎不太好吧?」
不等旺旺學長接話,我先將書包揹好快步走出早餐店。
強忍在眼角打轉的淚,果真還是沒辦法,即便想要鎮定,可是還沒告白就被拒絕……有什么比這更慘?默默地愛對方有什么不好?愛人有時候比被愛幸福得多。
平衡已經整個打亂,「學長學妹」的名義再也掩飾不了。我們之間過去純粹的情緒化作泡沫,升上蒼穹被風戳破。
學長啊,該對不起的是我,如果我的演技再高明點就好。
不該什么錯都由你揹負,因為愛情本來就沒有對錯問題。
往教室走去的路途整顆心紛亂不已,我不斷告訴自己不可以再讓周遭的人為我擔心,只是在妤蘋綻放笑容向我問早時,我還是忍不住嚎啕大哭出來,終究還是太脆弱,連假裝開心都不會……
抱住我的妤蘋緊張地問我發生什么事?但我卻沒辦法清楚講出完整字句,只能不斷任淚橫流。最后妤蘋幫我編理由跟班導請假,我們躡手躡腳來到旺旺學長之前帶我來的頂樓,在風呼嘯耳邊的氛圍中,我一五一十告訴她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妤蘋聽完下了這么個結論:「唉,妳真的很喜歡旺旺學長對不對?」
點點頭。
「所以即使到這種地步妳根本死心不了呀!」
被妤蘋一語成讖的我只是失神望向遠方,是的,我是不會死心吶,可是這份感情對旺旺學長是非常沉重的負擔吧?像綑住腳的腳鍊礙手礙腳。
所以下一步該怎么做才好?裝作若無其事?盡我所能躲他?前者很難,后者不是很妥當,好像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我想唱歌吧?唱歌可以忘掉所有不愉快。」
這時候很慶幸有一連串排練等我們消化,練唱加課業也夠讓我忙的,回到家想必也累得沒時間胡思亂想。
有人說:「失戀最好的方法就是再談新的戀愛。」我覺得失戀最好的方法是轉移注意力到其他事上頭,心里還有其他人跟其他人談戀愛不是對對方很不公平嗎?
我和漂亮寡婦的風流韻事_Chinese milf danceing我和漂亮寡婦的風流韻事_Chinese milf danceing 我是誰?我是唐晴安。在錯過曾經摯愛,一段真誠的心動如此得來不易,我不會這樣就放棄,除非哪天我自己不再對他有所眷戀。他可以選擇不愛我,卻不能阻止我去愛他。
「別太逞強哦!我會陪妳一起度過的。」上課鐘響完,妤蘋說她先回教室,留我獨自好好沉澱心情。
沒什么需要遲疑,作下決定,下午我便提起精神去練唱,不過沒想到這么快就得跟旺旺學長打照面。今天鋼琴老師不舒服,音樂老師就請旺旺學長來代班。他看到我還是會笑著向我打招呼,雖然微笑的弧度有些不自然。
我都看在眼里,可是不打算戳破──旺旺學長本來就不是擅長演戲的人。
然而往后回想起這段,我會笑自己真的好傻。如果愛個人不把心意說出來,那么對方怎么知道呢?心知肚明的事情永遠沒辦法裝作不清楚,故作無知都是在自欺欺人。
曾經,我真想過如果她不要出現在旺旺學長的生命中有多好?
曾經,我嘆息過如果她不要遭遇失敗的愛情結局會否有所不同?
人生這齣戲最教人驚喜的莫過于我們無法自己撰寫劇本,下一步會發生什么轉折我們無法預知。
誰也沒料想到在這最緊要關頭若非她出手幫忙,我跟旺旺學長的故事可能就要就此畫上遺憾的句號了。
<i>擇善固執并不適用在愛情里,因為愛情沒有任何準則。</i>

第三十八章 即將離開的人 38
緊鑼密鼓的合唱團練唱加上被妤蘋拉到畢業展工作人員的團隊中,生活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有其他心思煩惱旺旺學長的事。而在上次合唱團練唱后,伴奏老師隨即出院歸隊,所以旺旺學長不用再代班,我們也自然而然沒有在碰面。
我在猜可能是我心里在躲避他,而他也刻意想迴避我,導致我們冥冥之中不斷錯過吧?
時序入夏,制服從長袖換到短袖,光禿禿的鳳凰花樹也在沒注意時開滿整樹火紅。常常從側門的人行步道通往校門口都得踏過滿地花辦,有時我會覺得那像是踩到我已碎的心上而有些感傷。
造成許多爭端的林芠柔也即將離開這所學校,不知道她此刻心情如何?奇奇學姐們總會不經意提起她零星的消息,心里告訴自己沒必要了解,耳朵卻不由自主會偷聽。
聽說她現在跟學長過得很好。說也奇怪,以往風流的學長這次不知道為什么為林芠柔改邪歸正,林芠柔也真心誠意對待他,剛開始看不慣他們這對情侶的人也逐漸覺得他們其實很配,關于這件事要是傳到旺旺學長那兒,想必他又是苦笑祝福……
苦笑祝福,再自己獨自舔蝕傷口,真像他的作風,但我光想就替他難過,偏偏臉皮不夠厚沒辦法若無其事繼續在他面前嬉皮笑臉,只能在心里希望不要再有人往旺旺學長傷口上灑鹽。
不知道高中的畢業典禮跟國中的畢業典禮有什么相異處呢?問奇奇學姐她們,她們說當觀眾答不出什么所以然,不過上次看學長、姐們很多人哭得亂七八糟,平常會顧形象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應該是件令人很難過的經歷,我想。
整個場地到處充滿粉色系的充氣氣球看起來很壯觀,畢業展工作團隊花費好多時間在布置場地的工作上,只為讓學長、姐們能有個難忘的畢業典禮。

畢業典禮當天一早,所有人在會場作最后確認工作,被指派要當司儀的妤蘋整顆心忐忑不安,拉著我跟張穎懷在旁邊陪她背流程表,張穎懷驕傲得說他真以妤蘋為傲。
「當初不知道是誰還要妤蘋主動表白哦?」不知道為什么聽到張穎懷這么說就會想調侃他。
「這種事就不用特地強調啦!」他有些不好意思輕輕踢了地板一下,然后隨口問道:「倒是妳還好吧?我有聽妤蘋說妳跟旺旺學長……」
「跟他怎么了?」張穎懷話還沒講完便自動消音讓我覺得奇怪,偏向頭看他,發現他滿臉驚訝,隨他的視線放眼過去,我整個人也怔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我很想裝作沒看見眼前所發生的,但它確確實實在我眼前上眼。
怎么會這樣?
大家不是說她跟學長處得很好?又明明待會兒她就要展翅高飛,到新的地方展開她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
我現在卻看到林芠柔牽著旺旺學長的手,兩個人笑得合不攏嘴。
「學長到底在搞什么啊!」這次連張穎懷都看不過去,一個低吼就準備上前質問旺旺學長,還是我奮力拉住他才阻止很有可能發生的爭執。
「晴安,放開我!」張穎懷使命想掙脫我,但我說什么都不肯放開他。我們的舉動讓妤蘋停下背誦動作,把草稿擱一旁的她來到我們身旁。瞧見這一幕的妤蘋吃驚歸吃驚,不過她還保有理智,小聲卻嚴肅警告張穎懷:「張穎懷,夠了!這不是我們的畢業典禮。」
「問題是……」他還不死心。
「畢業典禮重要,這是大家的心血,我們誰也沒資格破壞它。」淡然把話說完,我緩緩放開張穎懷,隨即往后門飛奔而去,留下錯愕的兩人在我身后。
我真的做不到!我沒辦法祝福!唐晴安,妳的肚量真的好小!
氣喘噓噓跑到沒有半個人的榕樹下,一只手扶著樹干,我克制不住自己悲慟的情緒任憑熱淚橫流。
我的確可以找一百個理由欺騙自己,可是怎么騙都騙不過自己的心呀!我是這么喜歡旺旺學長……喜歡到我沒辦法再「祝他幸福」,而是要由我們「一起創造幸福」。
那些長篇大論都是自欺欺人!我終于明白,但為時已晚。我嚎啕大哭。
也不知道自己難過了多久,等到耳邊傳來陣陣驪歌我才回過神。拿出手機本來純粹要看時間,上頭卻有無數通不同人打來的未接來電。抹掉眼角邊殘余的淚,我告訴自己要難過得等正事辦完后再慢慢難過。
「沒事的,唐晴安。」一邊在心里反覆默唸同樣的鼓勵,一邊走回會場。
首先迎面而來是在門口站崗的奇奇學姐:「晴安,終于找到妳了!妳還好吧?」
「我可以,只是身體有點不舒服而已。」扯謊想騙過奇奇學姐,幸好她沒再多說什么。不過在我準備進場前,奇奇學姐要我等等典禮結束到操場去,我問她怎么了?她只說有人找我。
會是誰呢?心懷忐忑不安來到后臺幫忙其他工作人員,正負責搬東西的張穎懷看到我,手指向自己的眼睛,用唇語說他跟妤蘋都很擔心。我用手勢比了個「我沒事」的手勢給他,他寬心地對我微笑,之后我們繼續彼此忙碌。
約莫兩個鐘頭過后,整個畢業典禮大致上告個段落,在校生送走離情依依的學、長姐們離開會場,我跟其他人打聲招呼后便急忙往操場走去。
走上通往操場的樓梯,先映入眼前的是顯眼的紅,我認得──那是畢業生胸前都會別的假花。將視線再往上移,對方的面孔我現在實在不樂意見到,不過我想她會特地叫奇奇學姐轉告我,想必是真的有什么話想跟我說。
……反正是最后一次了。我深吸口氣,算是給自己勇氣面對。
「突然把妳叫來希望妳別介意。」林芠柔對我微笑,并將抱在懷中的白百合遞給我:「這是要送妳的。」
「送我?」一頭霧水看著她,沒打算要把花接到手中,后來還是她硬塞給我我才勉為其難收下。
林芠柔這些舉動讓我方寸大亂,我搞不懂她葫蘆里賣什么藥──林芠柔彷彿知道我在想什么,逕自替我解答:「我想我都要走了,有些事我得把它處理掉,免得我留下遺憾在這。」
<i>「即將離開的人可以很灑脫,但留下來的人可沒那本事。」不知道為什么,我很想這么反駁她。</i>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234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