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絲襪班主任的足奴_bl文庫好大粗黑強強肉

第十五章 兩壺茶水 迅通拿到了貝洛尼案的優先議約權,基本上也就相當于拿到了這個案子,于是在眾人吆喝之下,當晚陳百州就出面舉辦了慶功宴。
除了迅通業務部及全體參與備標的人員之外,蕭逸天及迅達集團其他子公司的總經理均在受邀之列,席開十桌氣氛熱烈,一群男人好像自己今晚中了樂透似的相互敬酒開懷暢飲,一副不醉不歸的架式,最后參與備標的工作人員除了黎斯哲之外幾乎都喝多了。
沒喝酒卻灌了一肚子的茶水,黎斯哲再度從洗手間出來覺得輕鬆多了,只是這一身行頭實在讓她覺得累贅,人也累得不行,說實在的,她更希望公司把這餐飯折合現金給她,她會更開心為公司賣命。
她走到洗手間出口旁的角落,從皮包里拿出手機開始寫簡訊,心里琢磨著找個什么藉口可以先離席回家,有約、頭痛、胃痛、肚子痛、腳痛、…
「唉,煩死了,回家還要找藉口!累死了,我要回家睡覺…」直接實話實說,機伶的子華一定會為她遮掩。
從男廁所出來的蕭逸天正好跟在她身后,聽到她哀怨的聲音,上前一步與她并肩而立,側過頭道:「要回家嗎?我正好要走了,我送妳回去。」
或許是真的累了,她這會兒心里完全沒有抗拒或遲疑…
她喜出望外道:「真的嗎?太好了!」祝你好心有好報!
她將簡訊發給子華,隨即坦蕩蕩地跟在蕭逸天的身后走人。
※※※
蕭逸天因為喝了酒所以是由集團配給他的執行長專任司機開車,黎斯哲與他一起坐在后座,兩人的話題只圍著晚上的菜色打轉,氣氛還算融洽。
沒過多久,車子莫名其妙地在高架橋上停了下來,旁邊車道上的車也一樣停滯不前,十分鐘過去了仍無動靜,雙線車道堵得扎扎實實。
「執行長,這樣不知道要等多久,我下去了解一下情況。」司機小姚從后視鏡中看蕭逸天。
「好,你小心一點,注意安全!」蕭逸天叮囑。
蕭逸天看了看外面長長看不到盡頭的車陣,轉頭看向身旁神情懨懨的黎斯哲,覺得她像只懶貓,他眼帶笑意地問:「妳走得動嗎?」
她從座椅中彈起來,昏暗的光線中兩眼瞪得又圓又亮,似乎有些驚恐。
「真要走下橋去嗎?」不會吧,她今天穿的是三吋高的全新高跟鞋啊!
「不一定,」他沒想到她的反應那么大,他坦言道:「我想如果還要等很久的話,或許走下橋去搭計程車會比較快。」
他不能理解黎斯哲為什么聽到要走路就好像很害怕的樣子,能早點回家休息不好嗎?看不出來她這么嬌氣,要她多走點路就不樂意了。
正當兩人各自糾結之際,小姚回來了。
他轉過頭,朝著后座解釋道:「前面連環車禍,一臺油罐車翻在路上,好在是空車,交警剛剛才到,現在要等吊車來,所以除非他們指揮車子逆向下橋,不然我們至少要等一個小時才能動!」
沒等蕭逸天開口,黎斯哲立刻就說:「我等,我愿意在車上等。」
為了她的腳明天還能穿鞋行走,她說什么也不下車走路,她隱隱約約感覺到腳后跟已經開始痛了,心里后悔早上沒先貼個OK繃再出門我是絲襪班主任的足奴_bl文庫好大粗黑強強肉
蕭逸天卻覺得在車上乾等實在很浪費時間,還不如下車走點路去叫計程車比較快。
就在蕭逸天準備游說她走下橋的時候,先是聽見長長的緊急剎車聲,緊接著〝碰、碰、碰〞的幾聲巨響,然后就看見許多待在車陣中的人都下車向后方觀望,小姚也跟著下車去了解狀況。
沒多久小姚回來了,邊擦汗邊說:「塞在橋上的車逆向下橋結果跟對向下橋的左轉車相撞,現在兩頭都不通了,不知道還要塞多久,唉。」
「天啊!」黎斯哲低呼一聲,頹然倒向座椅中,閉起眼、咬著牙,默默告訴自己不要想就不會想。
「有人走路下橋。」蕭逸天看著窗外路過的人。
黎斯哲完全不為所動,但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就是在形容此刻的她,因為她發現她又想上廁所了!
她懊惱死了,自己干嘛喝那么多茶水呢?真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現在只能憋著。
雖然蕭逸天其實是想與黎斯哲聊天的,但無奈她閉著眼睛不理人,他只能和小姚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打發時間,但他仍注意著她的動靜。
看著黎斯哲眉頭緊鎖不時扭動一下身軀,蕭逸天以為她身體不適或者是…內急?!他想起來了,她沒喝酒但喝了至少兩壺的茶水。

第十六章 西裝外套 蕭逸天想到了黎斯哲在慶功宴上以茶代酒喝了至少兩壺茶水,所以她現在應該是內急,但又不好說出口,所以…
他關心道:「黎經理,妳不舒服嗎?」
「沒有。」黎斯哲閉著眼回答,心里卻在咆哮:『閉嘴!什么都不要問我!』
想尿尿這種事要她怎么說,實在太令人難堪了!可是越來越忍不住了,怎么辦?難道她真的要穿著三吋高跟鞋走下高架橋嗎?
內心掙扎了半天,最后一咬牙,哎呀,不管了…
她朝著蕭逸天說道:「對不起,我忽然想起來還有事得趕回家,抱歉,我先走一步。」
她語速極快地說完了她要說的話,隨即開了車門就頭也不回地往下橋的方向走。
看她行色匆匆,蕭逸天心下了然,她的情況應該正是自己所想的。
他想起身上只有千元大鈔便向小姚借了幾百元現金,交待小姚路通之后直接下班,隨即匆匆下車,循著黎斯哲離去的方向大步追去,一邊拆了自己脖子上的領帶。
當蕭逸天看清楚黎斯哲走得搖搖晃晃的身影時,瞬間恍然大悟,她不是怕走路而是她腳上的鞋子!她穿的高跟鞋讓她不好走路!
沒有絲毫猶豫,他大步流星地趕到她身邊…
「黎斯哲,」他拉住她的臂膀,喚道:「等一下!妳先停下來。」
「唉喲!」黎斯哲被他拽得差點摔倒,反抓住他的手肘才站穩。
蕭逸天脫下了西裝外套遞過來,「綁在腰上!」他命令道。
見她傻傻看著自己,蕭逸天二話不說直接把外套圍在她的臀部,下擺遮蓋了她的小腿,用兩支袖子在身前打了一個結。
他轉過身蹲了下去,回頭道:「上來吧!我揹妳!」
啊…,什…什么?他要揹她?
黎斯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回頭一想…,這確實是最快的方法,只是…讓他揹著自己在大街上走,這…這這…
蕭逸天等了半天沒動靜,轉過身看著黎斯哲滿臉錯愕又舉棋不定的樣子,他心想這都什么時候了還要強,面子就那么重要嗎?他拉起她的手肘。
「妳不是急著…下橋嗎?快點上來,我揹妳走比較快!」他口氣有些急躁。
「我…好吧!」她咬牙閉眼攀上了他的肩頭。
她趴覆在他的背上,額頭抵著蕭逸天的后頸脊,真是太丟臉了,這一路下去…,拜託、拜託,千萬不要遇到熟人!
※※※
幸好是晚上天色昏暗,路人只看到一個高大男人揹負著什么行色匆匆地趕路,倒也沒有引來太多關注,直到距離一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速食店約五十公尺,男人才在人行道上慢下腳步。
蕭逸天偏過頭問道:「還有五十公尺,要不要下來自己走?」
「嗯。」悶悶的聲音從他背后傳來。
蕭逸天蹲下身子緩緩鬆開手,黎斯哲的雙腳一著地就趕緊放手,離開那溫暖寬厚結實的背,自己站好。
感覺到背上的重量與熱度突然消失,那股淡淡香氣也隨之淡去,他起身站好,活動了一下筋骨,動了動他的頸脖。
黎斯哲雖然不重但揹著她快走了將近八、九百公尺的路,蕭逸天此時也感到氣息有些不穩而且滿頭大汗,衣衫也不整,看起來頗為狼狽。
黎斯哲拉好自己的裙子,解下綁在腰上的西裝外套抖了抖,兩條袖子皺得像梅乾菜,她頓時羞愧地抬不起頭來。
「那個…我送洗好再還給你。」她實在沒臉看他,假裝低著頭拉扯西裝的袖子。
他沒回答,只是拉起她的手腕往前走,直言道:「前面速食店就有廁所,先進去再說。」先解決生理問題比較重要。
來到速食店里,兩人各自進入男、女廁所梳洗。
如廁之后,黎斯哲如釋重負地按下沖水閥,心中暗自慶幸,幸好自己沒有不知變通而且膀胱有力,不然還真有可能會尿褲子。
她神色舒緩地站在洗手槽前,洗完了手,接著就散開綁了一整天讓她頭皮開始發麻的髮髻,用手指按了按頭皮,順便順了順微卷的頭髮。
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想著剛才好在是蕭逸天揹著自己走了這不算短的一段路,如果要她自己走,下場絕對會十分悽慘,所以她應該要好好謝謝他。
現在想想,他這人其實還真是不錯的,發一張好人卡給他也不為過,她會心一笑,然后才磨磨蹭蹭地走出廁所。
來到用餐區,她一眼就看見蕭逸天,他已經恢復了平日的英俊瀟灑,面前的桌上放了一小一大兩杯飲料,走近才發現他的中杯飲料只剩下冰塊,看來他是真的累狠了。
黎斯哲鼓起勇氣走到他對面的位置坐下,想要裝大方卻沒成功,氣勢弱弱地說:「對不起,讓你辛苦了,今天真的要謝謝你,不然…」
她難為情地低下頭假裝喝果汁,不敢面對他的注視,心中哀嘆她的形象算是徹底毀了,真是丟臉丟到外婆家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2523.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