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兩個男按摩師倫了_h小故事大全

第三章(2) 我的視線從書頁上移開,還在納悶藍英倉怎么會和我搭話,他又接著說:「我聽李妍蓁說妳是班上的優等生,所以妳成績很好嘍?」
「祁民才是第一名。」我說。
「真的假的?那他每天這樣跟我玩難道是要讓我掉以輕心?他還說他都沒念書!」他大聲怪叫,如同我對他的印象一樣,很吵。
我不理會他,再次低頭看起手上的書,然而藍英倉卻很沒禮貌地直接將我的書拿起來,翻到封面。
「喂!」我喊了聲。
「《蒼蠅王》?我知道這本書,可是這很久以前的了耶!」
他的話讓我微微揚起一邊眉毛,「你看過?」
他坐到我前面的位子,一只手撐著下巴:「難道妳覺得看起來痞痞的人就不會看書嗎?這是刻板印象。」
「所以你也知道自己看起來痞痞的了?」我不甘示弱地回應。
他聳聳肩,「一直都知道。」
「喂,英倉,你不是要打球?」祁民拿著籃球從窗戶探頭進來,瞧見藍英倉在和我說話不由得眉頭一皺,明顯到完全沒有掩飾的意思。
「喔,差點忘了!」藍英倉跳起來,將書本翻回原本我讀到的頁數,對我揮手,「下次再聊。」
沒有下次。
我在心里想,但只是繼續看書。
藍英倉走出教室,和祁民勾肩搭背地往樓梯跑去。
「你干么跟孟千裔講話?她有夠沒禮貌的。」祁民大聲說。到底誰才沒禮貌啊?
「會嗎?我覺得她很有趣啊!」藍英倉反駁,這令我感到不可思議。我剛剛說的話哪里有趣了?
之后,藍英倉有事沒事就會過來和我搭幾句話,我保持一貫的態度,冷冷不予回應,然而他并不在意。
他也不是特別關注我,我曾經觀察過,他每天都一定會跟班上的同學說話,不是只限于一、兩個比較要好的同學,而是每一個。
「李妍蓁,妳今天頭髮一樣很引人注目喔!」
「祁民,我覺得你籃球其實沒有打得很好。」
「曾頡佑,能不能跟你們教練說,我真的沒有打算加入校隊?」
「莫千繪,老師昨天是不是叫妳要在我上課打瞌睡時叫醒我?」
「陳萓汶,我不喜歡吃甜的東西啦!」
每天他都會喊遍班上所有人的名字,和每個人至少說上幾句話,也因為這樣,同學們似乎都和藍英倉很要好一樣,見到他都會主動打招呼和聊天。
「孟千裔,妳又在看什么書了?」
然而只有我,一直以來都沒有主動和他說過話。
「關你什么事情。」我皺眉,「我不喜歡看書時有人來打擾。」
「是嗎?」他又再次沒禮貌地自己伸手翻了我的書籍。「妳還沒看完《蒼蠅王》呀?那等妳看完以后我們再來交換心得感想吧!」
「我才不……」話還沒說完,藍英倉已經跑出教室,去找隔壁班的人聊天了。
我瞪著他的背影,決定今晚回家就看完這本書,不再帶來學校。
「千裔,妳覺得我這樣畫好嗎?」之杏拿著美勞作業跑來我的房間,四開的畫紙上以水彩畫出了一家人,分別是我們四個小孩以及爸媽,只是圖畫中的爸媽相親相愛牽著手站在一起。
「很漂亮啊,題目是什么?」正在寫功課的我放下筆,轉頭看她。
「我最愛的家人。」之杏燦笑。沒想到現在國小六年級的美勞作業主題還這么八股。
「畫得真好。」我由衷說。
「千裔,那妳看我的呢?」有些圓滾滾的尚閎也拿著他的畫進來,與之杏不同的地方除了是用蠟筆以外,尚閎畫中的爸媽分別站在我們姊弟的兩旁。
這細微的差異呈現出來的才是現實,我想之杏不是沒發現,只是不愿面對。
「也很棒呀,我都不知道你們這么會畫畫。」我夸獎,正巧從房門前走過的夕旖嗤之以鼻。
「你們兩個都十二歲了,還在問千裔自己畫得怎么樣,長大一點吧!小孩子!」
「關妳什么事情,笨蛋夕旖!」之杏哇哇大叫。
「好啊,孟之杏,妳皮在癢了,居然敢反駁我!」夕旖沖進來,張牙舞爪地追著之杏跑。
「救命呀!千裔,救命!」之杏立刻躲到我的椅子邊。
「不要想躲在千裔后面,快給我出來!」夕旖捲起袖子。
「不要這樣啦,夕旖。」尚閎在一旁想制止卻又不敢制止,這一幕讓我笑了起來。
「好了,你們這幾個頑皮鬼,不要鬧了,把東西拿回房間收好,我們一起出去吃點心吧。」
「耶!那我要吃豆花!」之杏開心地拍手。
「我想吃麵線。」夕旖歪頭,「還是要甜不辣?千裔,妳覺得哪個好?」
「叫我不要什么都問千裔,妳自己還不是一樣!」之杏吐了吐舌頭。
「臭小鬼!」夕旖又伸手要揍她。
「那個,我不餓……」尚閎揉著圓圓的肚皮,言不由衷。
「不行,一定要吃喔。」我叮嚀,顯然是之杏又對尚閎說了一些可能傷害到他的話,她對于這個忽然多出的「弟弟」還是不太能接受。我被兩個男按摩師倫了_h小故事大全
不過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之杏和尚閎一定會成為感情很好的手足。

第三章(3) 于是我帶著這三個令人操心的弟妹出門,往家里附近的攤販走去,那里有賣臭豆腐、麵線、豆花與甜不辣等,選擇不少。
他們三個無論想點些什么、吃些什么,都會先問過我的意見,我也樂于回應,看著他們開心的笑容,我也感到相當開心。
回到家時,爸爸已經在家中了,他待在書房里檢閱文件,我們幾個進去和他打招呼。之杏直接跳到爸爸身上撒嬌,夕旖站在原地扭扭捏捏的,直到爸爸朝她伸手:「過來呀。」
聞言,夕旖才立刻沖過去抱住爸爸。她已經十四歲了,還是會想要被爸爸擁抱,人們都說擁抱是愛的表現,但我總覺得彆扭。
「千裔?」爸爸朝我喊了聲。
「我吃了臭豆腐,身上很臭。」我笑著說,往后退了一小步。
爸爸微微一愣,很快又揚起微笑,「我不介意。」
「我介意。」我抓緊自己的衣角,「我十六歲了,爸爸。」
爸爸頓時恍然大悟,明白我已經是個少女,對于親密的肢體接觸有了不同的感受,他也許認為,這是因為我邁入了青春期。
但其實對我來說,無論是和誰擁抱、是什么樣的擁抱方式,都令人感到不自在。
「尚閎,你怎么不過來呢?」爸爸對尚閎說,他圓圓的臉上綻開笑容,跑了過去。看著他們三個被爸爸抱在懷里的樣子,我總覺得那里沒有我插足的空間。
步出爸爸的書房,正巧看見媽媽踏進家門,她正看著鞋柜里爸爸的皮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媽。」
我喚她,她似乎被嚇了一跳,立刻拉上鞋柜的門,看著我說:「是千裔呀,爸爸今天回來了?」
「嗯,他們在書房抱來抱去。」我聳聳肩。
「你們晚餐有想吃什么嗎?」媽媽走向廚房,看起來心情很好。
我們很久沒有全家人一起吃飯了,兩年前,尚閎剛來到我們家的時候,爸媽還會為了他而每天一同吃飯,那段時光雖讓人覺得不協調,卻又懷念。只是時間一久,爸媽又恢復了不同桌進餐的習慣,向來纖細敏銳的尚閎也沒多問。
「媽做什么菜我都喜歡。」我揚起笑容,與此同時爸爸和他們三個從書房走出來,當他看見廚房里的媽媽正穿起圍裙時,似乎愣了下。
「你回來了呀。」媽媽看著爸爸手上的公事包。
「嗯,不過我馬上就要出去了。」爸爸避開媽媽的目光,彎腰分別摸了摸夕旖他們三個的頭,「爸爸要出門嘍。」
「咦?爸爸你要去哪?明明才剛回來呀!」之杏抓著爸爸的手喊道,一邊對尚閎擠眉弄眼。
「對呀,一起吃飯吧,爸爸。」尚閎也努力地挽留,而夕旖默默鬆開原本抓著爸爸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我有很緊急的事情要處理。」爸爸溫柔微笑,「我回老家一趟。」
「喔,幫我跟爸媽問好。」媽媽點點頭,打開冰箱,沒再看爸一眼。
之杏癟嘴,夕旖板著臉,家中頓時氣氛詭譎,而我則露出笑容,提高音量對爸爸說:「路上小心,辛苦了,爸爸。」
爸爸詫異地看著我,露出欣慰的微笑,「謝謝妳,千裔。」
「爸爸,加油。」尚閎也跟著打氣。
「下次我們再一起回去看爺爺奶奶。」夕旖也說。
「下次一定要一起吃飯喔,爸爸。」之杏鼓著臉頰。
我們目送爸爸離開,直到再也聽不見門外的聲響。媽媽打開抽油煙機,之杏和夕旖跑去搶電視看了,尚閎則進了廚房幫忙。
我是姊姊,我比他們都還要大,所以我要當榜樣,要負責緩和家庭的氣氛。
即使有我們這些孩子在,也無法改變爸媽不相愛的事實,但這里總歸還是個家。
「那么,對于這次園游會我們班要賣什么,大家有任何意見嗎?」班會時間,身為班長的祁民站在講臺上詢問。
班上同學彼此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沒人要發表意見,而我想起昨天在電視節目里瞧見的特色咖啡廳,覺得似乎還可行,只要有熱水壺和咖啡機就可以了,只是高中生對咖啡的接受度有多高呢?
我自己也不愛咖啡,我比較喜歡梅子綠茶,但講出來顯得我很幼稚一般,所以遲疑歸遲疑,我還是先舉手了。看見我高舉的手,祁民有些不敢置信,「孟千裔,妳有什么想法嗎?」
「咖啡呢?像咖啡廳那樣。」
許多同學都轉過來瞥了我一眼,有些人喃喃說:「誰要喝咖啡啊……」
「咖啡怎么做?」
「而且成本好像很高。」
大家議論紛紛著,讓我頓時有些窘迫,不知道該怎么辦。我瞧見李妍蓁撐著頭直盯著我,那淺色的粉紅髮絲襯得她的臉更加白皙,卻依舊令人不敢恭維。
「咖啡廳駁回。」祁民毫不留情。
我咬著下唇,覺得十分沮喪,還有種難以言喻的情緒在胸口涌動。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27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