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按摩師按下面_h文 鏡子 失禁

第四章(7) 所以最后我決定默不作聲,靜靜地等她哭完,過了幾分鐘后,她站了起來:「謝謝妳。」
「祝福妳一切順心。」我只說了這句,她便掀開黑布簾離去。
「看樣子妳也不錯啊。」小麥手里拿著剛才那個女孩還給他的面具,先噴上酒精,再用乾布擦拭。「外頭排了很多人喔。」
「真的假的。」我趕緊拍拍臉頰,打起精神。
后續的客人果然一個一個接連不斷,當然還是有少數人是進來鬧場的,這種就快快把他們打發出去;不過大多數的客人都透過手機的變聲器APP,將心事娓娓道來。
大家的煩惱多半都圍繞著喜歡的對象、朋友情誼、考試成績打轉,幾乎稱得上是大同小異。聽著聽著,我不禁想,我和我的朋友們是不是也會為同樣的事而煩惱呢?
可是我從來沒聽過房之羽、譚皓安甚至是華佑惟對我提起過類似的煩惱,然而轉念一想,或許就是因為無法輕易對身邊的朋友述說,才會選擇前來這個心事房,說給我們這些陌生人聽吧。
這些煩惱在心中放久了,就會放成壓力,還是該找個合適的管道抒發出來,這樣心理才會比較健康。
「下一位。」
小麥掀開黑布,這次進來的客人拒絕了小麥遞給他的面具,直接在前方的椅子坐下。
「妳好。」他沒有變聲,是一個男孩子。
我正想禮貌回應他的問候時,他又說話了。
「我一直想念綠茵,無奈考不上,今天有機會過來一趟真的很高興。」
我覺得他的聲音好熟悉,卻一時想不出對方是誰。
他又繼續說:「當年之所以想考進綠茵,是因為對這所學校懷有憧憬,不過我今天過來,單純只是想見見一個女孩,她躲了我好久,我聽說她在綠茵念書,但我剛才已經在校園里走了一圈,還是沒能找到她。」
那個女孩是他國中的學妹,兩人之間的相處始終帶點淡淡的曖昧,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在他國中畢業典禮那天,女孩對他說,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聞言,他覺得自己身為男孩子,應該要主動些,所以開始積極約女孩出去,而女孩卻變得退縮起來。有一天,他鼓起勇氣對女孩說,他以為他們彼此互相喜歡,女孩卻宣稱自己才不會喜歡胖子,直接嫌棄男孩的身材。
哇,好過分。我不禁在心中滴咕。
「所以我就開始努力減肥,讓自己的外型變成了另一個樣。我的個性明明沒有改變,接近我的人卻明顯變多了,我不免想著,那個女孩是不是也是那種只看重外表的人呢?我很想確認這一點,所以我今天才會來到綠茵。見到她之后,如果她對我的態度轉為熱情,我就會放棄這些年來的執著;如果她對我還是很冷淡,我就會想再試試看。」
這個結論還真是奇怪,難道他是M嗎?
但是這個人的聲音,卻讓我覺得越來越耳熟,是我認識的人嗎?是誰?難道是以前國中的朋友?
「你們有發誓不能把客人說的話傳出去,所以我問問妳也沒關係吧?」那個男生一邊說,一邊從包包里找出一張便條紙,寫下幾個字后,將便條紙從黑布底端的縫隙遞給我,「妳認識這個人嗎?」
因為光線太過昏暗,所以我打開手機里的手電筒功能。
「席奕寧。」
便條紙上寫著一個我再熟悉不過的名字。
不會這么巧吧?難道是同名同姓?可是席奕寧這個名字算是別緻,并不容易撞名,電光石火間,我想起了那個熟悉的聲音是誰。
是謝子晏。
于是我飛快在紙上三個字,將便條紙還回去給他。
「不認識。」
「這里太暗了,我看不到,等我出去之后再看吧。」謝子晏從椅子上站起來,對我說了句謝謝后,轉身離開。
這是怎么回事?
席奕寧和謝子晏有過那段過去,為什么我都不知道?席奕寧什么都沒有跟我說過,而且為什么謝子晏會以為席奕寧在綠茵?
「欸,換班嘍。」小麥打開黑布,接替的四位同學等在教室后門,我們也同樣從后門出去,這樣外頭的客人就不會發現坐在里面的傾聽者是誰。
另外兩個同樣擔任聆聽者的同學興高采烈地說,沒想到還滿有趣的,聽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
「我們發過誓了不能說出去。」華佑惟提醒。
我又想起了那可怕的毒誓。
「當然不會,不過譚皓安還真是狠啊!」他們兩個悻悻然地嘀咕。
我因為剛剛乍聞震驚謝子晏和席奕寧的事,沒怎么注意聽他們后續的討論。
「心事房」的生意確實不錯,教室前面的隊伍排得老長,另外還有一群小孩子聚在二手攤位前,開心地挑選玩具,他們手上都拿著折價券。
站在一旁的譚皓安面露微笑,一個孩子跑到他腳邊,他順手將孩子抱了起來。

第四章(8) 「哥哥,那邊的玩具都可以拿嗎?」孩子的嗓音稚嫩天真。
「可以啊,隨便你拿,喜歡什么就拿什么,但是記得要把折價券交給那邊的姊我被按摩師按下面_h文 鏡子 失禁姊喔。」譚皓安一邊說,一邊指向柯喻宸。
她淺淺一笑,看起來更美了。
不少男生拿起手機想偷拍她,不過親衛隊可不會允許他們的女神被人亂拍,所以一一要求那些男生把照片刪掉,好在場面沒有失控。
沒想到譚皓安會有那樣溫柔的表情,他明明就是從地獄來的厲鬼,怎么對待小孩會如此親和力十足?
而且他身體好多了嗎?
我看著孩子們各自拿了看中的玩具和衣服,并把折價券交給柯喻宸,然后柯喻宸笑著收下那些折價券后,并沒有另外收錢。
柯喻宸抬頭與譚皓安對望,露出淺笑,那模樣溫柔至極,我從沒見過,而譚皓安也聳肩笑了笑,為什么他們要這樣對望、又這樣微笑?
譚皓安帶著柔和的神情目送那些孩子遠去,一注意到我站在不遠處看他,他臉上的溫柔頓時一歛,又換上那張惡魔的臉。
我朝他走了過去,覺得他的態度也差太多,頓時怒火中燒,原本想慰問他身體的心都沒了,直接找碴說:「那些小孩沒有付錢。」
「他們有給折價券了。」譚皓安冷冷地回。
「折價券又不是錢。」我的口氣有些不好。
感覺怎么像是譚皓安在利用班上同學做善事,可是功勞卻全歸到他一個人身上一樣。
但事實上,我并不在意這些事情,而是譚皓安對我就是惡魔臉,對柯喻宸就是微笑,對,女神就是吃香。
「陳書海,等會兒收妥折價券之后,譚皓安會換給我們現金。」柯喻宸嚴厲地開口。
我一愣,扭頭看向譚皓安。
「你干么不說清楚?」而且為什么柯喻宸就知道?那我呢?
譚皓安并沒有生氣,但卻看也沒看我。
「我去整理東西。」然后他就蹲到攤位前面,整理起那些剛剛被孩子們翻亂的二手商品。
柯喻宸有些怪罪地橫了我一眼,但馬上端起微笑應對前來的客人。
我覺得自己好像不該站在這里,然而雙腳卻無法移動半步,地板彷彿變成了流沙,將我整個人往下拉。
「我們去吃飯吧?」華佑惟忽然拉著我的手臂,止住了我的下墜感。
「好。」我說,又看了譚皓安蹲在地上的背影一眼,才轉身離開。
我和華佑惟稍微逛了一下其他攤位,買了一些吃的東西,來到校園里那片綠茵般的寬闊草地。草地上已經坐了很多外校的學生,他們把這里當成熱門打卡據點似的,不斷拍照。
我們找了一個比較沒有人的地方坐下,而且有樹蔭遮擋陽光,也能欣賞藍天白云的景致,能夠在綠茵念書真的是挺幸福的事。
「來。」華佑惟先替我扭開飲料的瓶蓋,再打開裝著章魚丸子的紙盒遞給我。
「你真的好貼心,跟譚皓安完全不一樣。」我笑著接過章魚丸子,拿起竹籤叉起一顆送進嘴里。
「妳很介意皓安剛剛的舉動是嗎?」
「我才不介意。」我才不要理會態度差勁的人。
他微微一笑,又問:「妳有朋友會來參觀園游會嗎?」
「有,我有個國中學長會來,我跟他約兩點碰面。」所以還有一個小時,我當初就有先把用餐時間估算進去。
「學長……國中的學長啊?」華佑惟看起來好像有點失落。
「嗯,以前一個跟我交情還不錯的學長,我之前去跟蹤……就是去偷看孫孟楷跟他的新女友時,意外遇見他。」想到這里,我放下竹籤,「華佑惟,我們不是說好園游會的工作結束后,要來傾聽彼此的心事嗎?現在算是個好時機吧?」
他愣了下,深吸一口氣后說:「好。」
「我先說,在心情比較平復后,我想了很多,其實我早就發現了,只是不想承認,先別提孫孟楷最后是怎么對待我的,但是在之前交往的過程中,他其實對我很好,他放學會帶我去吃冰,在我打翻東西時溫柔幫我擦拭,會原諒我遲到半個小時,也曾硬要請我吃很貴的餐廳,我卻對他說出『別打腫臉充胖子』這種過分的話。」我心下黯然,「也許……我也許真的有公主病,也許真的在無意中,用我的『理所當然』傷害了很多人,孫孟楷會想跟我分手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只是錯在沒有先解決我的事情,就找上了別人。」
一口氣說完這些,我的眼淚開始掉個不停。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2781.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