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看顏值到拼“聲量”,音頻的崛起為主播生態帶來了什么?

有一句話是“夢想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

文 | 趙二把刀

互聯網經濟的魅力,不僅存在于風口之中不斷高企的估值和身價,更多的還是在于它改變著很多普通人的命運軌跡。

現象:互聯網催生的新物種熱

正所謂,時勢造英雄。

過去十多年里,中國的互聯網經濟高速發展,已經和每一個人的衣食住行、娛樂休閑等密不可分,這同時也催生了很多具有鮮明時代烙印的“新職業”:淘寶店主、網紅、主播、 UP 主等等,這都讓當前的年輕人在職業發展上有了更多的選擇 —— 其中,主播無疑是最熱門的方向之一。

e4de54003f27350a863d2fde106d6edd

有調查顯示,“ 95 后”最向往的職業排名是:主播、配音員、化妝師、游戲測評師和 cosplayer 。可見,在這群“ 95 后”年輕人的眼里,薪水、穩定性不再主要,“有趣”和“發展空間”才是他們選擇職業時的重要指標。所以,既有前途又和互聯網緊密關聯的主播就成為最熱門的職業方向也就不奇怪了。

機遇:一個音頻主播的養成

July 就是一個聲音有辨識度、有內容策劃能力的全職音頻主播。

10 年前,讀娛認識了電臺實習生 July ,當時她的職業理想是成為一名電臺 DJ ;雖然后來她并沒有如愿進入電臺,但她沒有放棄以“聲音”為職業的目標,那些年,她在網絡電臺做過兼職 DJ 、主持過商場開業、干過婚禮司儀 …… 沒有放棄理想,但總是四處碰壁。

直到2017年,她真正 “ALL IN 聲音”,成了一個專職的音頻主播。只是她的戰場不是曾經的電臺,而是近年來蓬勃發展的音頻平臺。她的音頻專輯主打“音樂+故事”,故事多數來自網友的投稿,通過她頗具魅力的嗓音,以及加上背景音樂的襯托,足以打動很多網絡上的網友。July在蜻蜓FM上的單張專輯最高收聽量超過2億次,打賞超過了千次。

July告訴讀娛君,雖然目前的收入還不是很豐富,但能夠將最大的愛好做成職業并且收獲那么多認可她的聽眾,已經讓她相當滿足,而且對于未來,她也是信心十足。

從電臺、到網絡電臺再到音頻平臺,通過July一路的變遷也可以看到,近年來的互聯網音頻市場,正在經歷一個巨大的變化:從一個相對垂直的領域變成大眾娛樂需求,音頻主播已經成為網紅、自媒體和主播之后,又一個頗具吸引力的“新物種”群體。

解讀:主播熱源于主播生態的成熟

July不是個例,而是代表了當前很多有才華的年輕人的選擇,原因不僅是因為主播的收入看起來很高,在網絡里很光鮮,更多的還是因為與直播、點播有關的方方面面都已經融入了年輕人的生活。

大環境驅動:直播也早已經成為年輕人最主流的娛樂方式。根據極光大數據的最新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2月,直播的市場滲透率為21.4%,意味著每100個中國移動網民中就有接近22個人是直播的用戶,而主播也自然成為這些年輕人最熟悉的群體。

成功主播的榜樣作用:無論是崔阿扎、馮提莫等歌姬主播,還是韋神、大司馬、張大仙等游戲主播,動輒數百萬乃至上千萬的年收入,也使得很多年輕人有了嘗試的想法。很多年輕人會想,我為什么不試試呢?才藝展示、打游戲……門檻看起來并不高,而且又能夠和愛好、才藝直接關聯。

當然,主播能夠成為“明星職業”,絕非無水之源,更多的還是因為主播生態已經相當成熟,才能夠讓主播成為一個職業,并且提供給年輕人足夠的成長空間。

有一句話是“夢想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但對年輕人而言,只有舞臺足夠大了,才能夠容納他們的夢想。對于直播平臺而言,發掘、培養和運營主播已經成為最重要的核心競爭力,主播也成為直播平臺最重要的資產。

57910b27e06af18af36ef98b762facc5

稍早之前,讀娛君采訪了新晉爆紅的主播摩登兄弟,他們就坦言,作為主播他們受到了平臺很多的幫助,無論是內容策劃、演出風格乃至資源的嫁接,都受益于平臺的主播培養機制。而之前,讀娛君多次采訪過的當紅主播周二珂,也在平臺的扶持下,參與到多檔綜藝的演出,并且新專輯也已經在數字平臺上線,可見在培養和扶持大主播上,直播平臺的生態建設已經相當有成效。

但與此同時,對于更多的想要做主播的年輕人而言,想要在直播行業中脫穎而出,也越來越難。一方面,經過優勝劣汰之后,直播平臺之前瘋搶主播的現象已經是過去時,另一方面,大主播的陣容也相對固定,直播平臺當前的重點還是維護和扶持大主播。這對于很多想要從事主播這個職業的年輕人而言,也意味著門檻已經提高。

但,上帝在關上一扇門的時候,還是會打開一扇窗。當直播平臺進入后半場的時候,互聯網音頻的風口也來了,而這,也使得音頻主播開始進入到很多年輕人的視野。

造星:進擊的音頻平臺

從用戶數量來看,互聯網音頻市場已經是大眾市場。根據艾媒報告顯示, 2015-2017 年中國在線音頻用戶規模分別為 1.95 億、 2.67 億、 3.48 億,預計 2018 年將達到 4.16 億。可見,行業一直在穩健發展,到 2020 年市場規模或將達到千億。

走向大眾的音頻平臺,正在上演一出“得主播者得天下”的大戲,蜻蜓 FM 、喜馬拉雅在頭部主播資源挖掘上也是不遺余力。

早在2015年蜻蜓FM就在行業里首次提出PUGC主播生態概念,舉辦全球播主競技大賽,大規模邀請電臺、電視臺主持人、垂直領域意見領袖前來開辦音頻節目,高曉松、蔣勛、梁宏達、張召忠等頭部主播相繼入駐,以榜樣的力量,使得音頻這一市場開始迎來“全民關注”,推動“音頻主播”逐漸走入大眾,成為年輕人向往的“新職業”之一。

399f0e7d03a612f6ba0cab12dce2be22

喜馬拉雅也一直重視對頭部主播的挖掘。在2018年初雅「春聲」音頻IP發布會上,就一口氣推出郭德綱、王耀慶、楊瀾、姚明、郝景芳、梁冬、蒙曼等眾多大咖的音頻節目,同時也宣布了正式發布“萬人十億新聲計劃”,預計在未來一年內,投入十億基金全面扶植音頻內容創業者。

在成熟的主播資源被開發之后,音頻平臺又將目光放在了年輕人身上,要通過挖掘新鮮的好聲音擴大主播的陣容。據了解,蜻蜓 FM 就將挖掘新音頻主播的 “天聲計劃”的簽約式放在了上海書展期間 —— “天聲計劃”是蜻蜓 FM 為素人群體專門打造的主播招募活動,活動以文學 IP 為本,設置“讀書”這樣的超低主播準入門檻,號召大學生、播音愛好者們就百余本經典出版物及網絡文學作品進行播讀。

而作為三強之一的荔枝FM在頭部主播上要稍顯弱勢,但也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垂直主播和新人主播的挖掘上,聯手公會組織扶持、培育素人主播,推出情感、音樂、二次元等直播節目。

無論是“天聲計劃”還是其他的新人主播的挖掘和培養,已經跟之前類似July的自我成長完全不一樣了,因為當前的平臺在培養新人上早已經開始了體系化:

1、前期全方位打輔助,平臺為其提供專屬的版權和培訓,讓主播能快速適應網絡音頻主播職業,避免了走很多彎路;

2、中期全力支持,不管資源還是資金,平臺都將為其作品助力。這相對于單打獨斗的主播而言,沒有后顧之憂,能讓主播全身心投入精力;

3、后期全商業價值開發。“天聲計劃”就將針對具有影響的作品,平臺將聯動影視綜藝、電商多維度打造主播IP及商業化模式,讓其價值開發最大化。

95a9e21e565c6e779f985b8ab6565d05

這也保障了那些有潛力的年輕的好聲音能夠真成為一個真正的音頻主播。

誠如蜻蜓 FM COO 肖軼在“天聲計劃”的簽約儀式上所說的那樣,大眾認知中主播這個詞常與顏值、歌舞這樣的視覺系標簽聯系在一起。但實際上音頻的主播靠的不是顏值,而是‘聲值’,也就是才華和聲音本身的魅力。未來,蜻蜓FM將打造這樣一批主播 IP ,他們不流于膚淺浮躁的內容,以學識和內涵直擊人心,會成為知識型音頻主播的典型代表。

來源:i黑馬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