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開奶罩 露出奶頭_粗暴捏奶頭h

「宇棠,妳想好要什幺樣的幸福了嗎?」凝視著窗外的老闆忽然轉過頭來問她,喝茶也能喝到入神的倪宇棠一愣。

「蛤?……啊,還沒。」她放下茶杯回答。

對。

就是這個問題。

她第一次走進小店時,老闆問她的問題。

只不過當下她腦海沒來由地一陣空白,她發現自己說不上什幺是「幸福」,老師宣布取消小考的時候很幸福、天冷時縮在暖烘烘的棉被里很幸福,還有,跟朋友結伴去上廁所很幸福、小時候和爸媽去游樂園很幸福、追偶像劇存偶像照片也很幸福。

那幺,她好像體驗過很多幸福了,可是……

她還沒考過榜首、還沒賺大錢、還沒穿上白紗走向她的白馬好王子、還沒子孫滿堂當可愛的時尚媽媽超級阿嬤……她也還對好多種幸福沒有經驗。

應該說,可以許的愿望很多,卻不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幸福」。

生日的三個愿望都要想半天了,更何況現在只能選一個,應該是最神圣的那個。

所以那時她什幺也沒答,呆呆地站在小店玄關,而老闆莞爾,輕輕對她說:「慢慢來。」

扒開奶罩 露出奶頭_粗暴捏奶頭h

后來老闆留她喝了杯茶,她記得是甜甜的果茶。

從那天開始,她三不五時會到小店坐坐,認識愛因斯坦,認識這間店。

從那天開始,只是看著老闆,她也很幸福。

是喜歡啊。

「慢慢來。」

思緒回歸,倪宇棠聽見老闆又對她說了同樣一句話,不禁眉眼彎彎、笑了出來。

「好。」她說。

──要不你當我男朋友好了。

對啊。

……對耶!搞不好因為親眷加分,以后還有源源不絕的愿望可以許。

倪宇棠越想越覺得合理透了,就好像眷養神燈精靈一樣嘛!

扒開奶罩 露出奶頭_粗暴捏奶頭h

同時,老闆又替她斟了杯茶,并提起高跟鞋暫放在一旁靠墻的木架子上,架子上另外還放了一小袋彈珠、一面鏡子……等同樣奇怪的小物品。

而在他重新回到沙發上時,愛因斯坦叫了一聲,倪宇棠再度回神,不明所以,老闆倒是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不出幾分鐘,小店的門被推開了。

穿著體面、頭髮也打理得時尚又整齊的男子走了進來,倪宇棠旋即聽見老闆一如往常的臺詞:「歡迎光臨,請問張先生您需要怎幺樣的幸福呢?」

張晉輕抿著唇,凈白卻并不平整的襯衫扎進西裝褲里,外頭罩著剪裁合身的外套,領帶已經鬆開,隨興地圈在領子周圍,從外表看來,宇棠肯定他是個出色的成年人──當然,至少以容貌來說仍然是比不上老闆的。

「這里是……」

「本店販賣幸福,只要您說出您的任何愿望,本店都能替您實現。」老闆溫和地解釋。

張晉遲疑片刻,一邊默默環視小店,當他看往倪宇棠的方向時,她是不緊張的,因為上門尋找幸福的客人,從來就看不到她的存在。

所以老闆真的擁有魔法吧。她總是這樣說服自己。

「是算命的嗎?」張晉開口問,但老闆并沒有回答。

──不對,這里壓根兒沒有東方卜卦的神祕氣息,眼前這個老闆也沒有傳說中臉長、額凸、鼻子上有個大痣或大疣那種奇人面相,反而像韓劇里的男主角,難道算命這一行已經進展到這幺現代化了嗎……?

扒開奶罩 露出奶頭_粗暴捏奶頭h

算了,他已經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再琢磨這些懷疑。

幸福?

他深吸一口氣,想起食品管理局開始調查公司販賣假藥的事,想起會議室里僵冷的氣氛,想起焦頭爛額的夜晚,他迫切想開口問這些烏煙瘴氣的破事該怎幺辦,但忽然間,她一邊撥弄漂亮的波浪長髮一邊走進他的心緒。

是了,張晉覺得自己的生活正一步步走離幸福,她的確是他的快樂,但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他的幸福。

他甩甩頭,她的身影便像出現雜訊的電視畫面,色塊被分割,最后破散。

他終于出聲:「我……公司……該怎幺辦?」

老闆臉上掛著一貫的笑容,徐徐地說:「那幺,我將為您帶來鐵灰色的幸福。麻煩您先在沙發上稍坐。」

張晉順著老闆手指著的方向坐到宇棠對面。近距離看著他,倪宇棠發現張晉的氣色其實并不好,下巴還留了些零碎的沒刮乾凈的鬍渣,啊,原來大人的世界,充滿許多疲倦嗎?

她也要高中畢業了,大學生,基本上就是百分之七十五的大人了吧。

沒多久,老闆捧著玻璃瓶子走出木門,瓶子里水銀般的銀色稠狀液體撞在透明瓶身上,映著室內燈光泛出金屬光澤。

「這是您所說的幸福,請您加在飲料里飲用。本店暫時不收取任何費用,等您飲用過后,才會向您索取一樣寶貴的東西。」

扒開奶罩 露出奶頭_粗暴捏奶頭h

「這是什幺?我……」張晉瞪著手中的玻璃瓶,想著自己該不會走進黑店了吧?

老闆笑而不語,宇棠的心跳莫名加快,卻也知道最后那些客人總是會默默地接受這瓶詭異的東西。

不知道是因為太渴望幸福,還是因為老闆起了什幺魔咒,他們總是不由自主接受這些不自然。

張晉的話到此就停住了,瞳孔倏地放大,眉頭輕顫,神情有異。

倪宇棠循著他的視線看見那雙酒紅色高跟鞋。

高跟鞋?

張晉低下頭,握著玻璃瓶的手垂下。

那是夏佩媛最常穿出門的高跟鞋,是他們某次幽會時,他買給她的。

倪宇棠看張晉果然還是收下瓶子,也不意外。而老闆面不改色,輕輕拉開店門說道:「謝謝您的光臨,祝您順利通往幸福。」

張晉走了,好像留下了什幺,又好像多帶走了什幺。

倪宇棠喝掉杯中的茶,提著書包站起來,輕輕理平皺皺的制服百褶裙。

扒開奶罩 露出奶頭_粗暴捏奶頭h

「老闆,那我也先走啰?」

老闆頷首,也替她開門,外頭空氣中綴著雨點混合泥土的清新氣息,濕意撲進小店,老闆溫和的嗓音從她頭頂傳來:「有傘嗎?」

「有!」宇棠臉頰一熱,從書包側抽出摺疊傘,對著空中撐開,罩了一籠桃花源似的保護網,隔絕她的制服和雨水的侵蝕。

「老闆掰。」說著,她的白布鞋踩進外頭堆積的雨水中,好像留下了什幺,又好像多帶走了什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416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