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桌子下含總裁的大_開會時躲在桌子下含h

「這部漫畫滿好看滿有意思的。」

看完第一集、拿去還給向攸然時,駱典城說著自己的感想。

如同向攸然之前的介紹,此部漫畫表面描述案件法律,實則結合某些植物特色,展現各種人性及感情,富有深度和探討,每一個案子結束都能讓讀者感到淡淡余韻。

「嗯。」向攸然點頭同意,將漫畫收進書包里,似乎沒有要反饋他的話題。

她有些冷淡的反應并未澆熄駱典城想聊天的興致,他好奇地問著:「感覺這漫畫比較冷門,妳當初怎幺會想看?」

一般來說,女孩子對浪漫愛情的少女漫畫比較感興趣,這部漫畫畫風樸素,內容寫實冷硬,女生會想看的機率應該滿低的,或者,這是一種刻板印象?

向攸然抬眼看他,見他瞅著自己耐心等待回應,頓了一下,答道:「覺得好奇,就看了。」

精簡的回覆,平淡的語氣及表情,不論哪一個皆是駱典城前所未見。拜他挺能聊天的個性所賜,以往從未碰過此種情形,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句點?他現在被人句點了嗎?

躲在桌子下含總裁的大_開會時躲在桌子下含h

沒有遭受打擊之感,反之,他覺得有點新鮮及趣味。嘴角向上的弧度忍不住加大,他繼續開啟話題:「妳全部都看過了吧?有沒有哪一篇是印象最深刻的?或者是妳覺得最好看的?」

「說了,就爆雷了。」

「沒關係,我不怕爆雷。」他笑道。

向攸然抿住嘴一會,回道:「我覺得親自看過比較好。」語氣仍是一貫的淡冷。

駱典城眉峰微挑。「不能先分享嗎?就算只是一點點?」

向攸然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搖頭。「會破壞感覺深度。」

「好吧。」淺笑地嘆了口氣,他伸手進褲袋內拿出個東西,放在她桌上。「請妳吃。」

向攸然覷著那顆金色包裝的巧克力,默然幾秒后拒絕:「謝謝,我不吃。」

躲在桌子下含總裁的大_開會時躲在桌子下含h

駱典城略感訝異地瞠大雙目,問:「妳不喜歡巧克力?」他還以為所有女生都喜歡。

向攸然搖了搖頭,思忖了下,啟唇道:「不是。你是有女朋友的人,最好別送巧克力給其他女孩子。」尤其這種不太便宜的,更惹人想入非非。

駱典城眨了眨眼,略略歪著頭瞧她,清俊斯文的臉上寫著不解。他好笑道:「這里不是日本,今天也不是什幺情人節,不會有人多想吧,我只是想謝謝妳借我漫畫。」

向攸然無意多談,她淡瞥他一眼。「不客氣。其他請去問秉潔。」垂下臉,不去理會是否失禮,她繼續翻閱手上的小說。

瞧出她生人勿擾之意──事實上,她根本沒要隱藏的意思──駱典城摸摸鼻子不敢再搭話,將巧克力收回,轉身離開。

「如果我為了表達感謝,送巧克力給其他女生,妳會不高興嗎?」

那日放學,駱典城和戈秉潔一起去速食店吃晚餐。人來人往的店內人聲有些吵雜,空氣中散發著各種食物的香氣,他們選了個角落的兩人座位,邊吃邊聊著生活中的大小事,半個漢堡下肚后,他忍不住問道。

戈秉潔聞言,偏首望向男友,吞下口中的薯條后不答反問:「你想跟誰道謝?」

躲在桌子下含總裁的大_開會時躲在桌子下含h

駱典城也不瞞她。「向攸然。」

「謝她什幺?」

「她借我們漫畫啊。」

戈秉潔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他。「我記得我們跟她道過謝了。」

「是這樣沒錯。」駱典城伸手拿來可樂,咕嚕咕嚕喝了兩口,想了想,說道:「我只是覺得,這套漫畫一共十五冊,要麻煩她帶來帶去十五次,有點不好意思,剛好家里買了滿貴的巧克力,請她吃一顆表示一下謝意挺好的。」

戈秉潔直直瞅著他一雙眼,不放過他臉上任何蛛絲馬跡,幾秒后才道:「你會不會太過認真了?」

「什幺?」駱典城愣了愣。

「道謝。」戈秉潔解釋著:「這不是什幺大事,口頭說聲謝謝就可以了,你卻請她吃不便宜的巧克力,感覺有點超過。」

躲在桌子下含總裁的大_開會時躲在桌子下含h

「是嗎?」他覷著她漂亮的臉蛋,問:「所以妳會不高興?」

戈秉潔見他一臉坦蕩,表情語氣是純粹的好奇,心里有些好笑有些無奈。

交往至今快一個月,正是熱戀期,他們之間的感情的確快速升溫,濃情蜜意;她享受著彼此間的甜蜜,卻也發現到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他似乎對自己的長相沒有什幺自覺,而且跟異性的距離拿捏總讓她無法放心。

抿了抿唇,她慢慢開口道:「我不是不高興,只是會擔心。你應該知道自己長得不錯吧,長得好,容易讓人喜歡,就算你沒有那個意思,別人難免還是會多想。」

他倒是看不出向攸然有多想什幺的樣子,應該說,她根本不太想理他。駱典城在心里想著,瞧出女友心情有點悶,便伸手覆上她頭頂,輕輕撫了撫,放柔聲音說著:「女孩子是不是比較會多想?站在男生的角度,其實真的不會去想這些,純粹是剛好、順便而已。抱歉,讓妳擔心了,我會改進的。」

戈秉潔微微笑了笑,看著他緩緩搖頭。「我知道你不會做不好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缺乏安全感,我也抱歉。」

駱典城一雙炯亮黑眸直直注視她的眼,認真地道:「秉潔,妳信我,我不是花心的人,也不愛隨便跟人搞曖昧,一旦交往了,我眼中心中只會有女朋友,不會有其他人。是我粗心了,以后我會多顧慮妳的感受,嗯?」放在她頭頂上的手輕輕摩挲,帶著安撫意味。

戈秉潔明白他要自己安心,也知道他盡力待自己好,想想來日方長,交往本來就是讓彼此互相了解,學習如何接納、改進及包容對方,原先低落的心情好轉了些,笑著頷首回應。

躲在桌子下含總裁的大_開會時躲在桌子下含h

見她面容轉晴,駱典城暗自鬆了口氣,笑道:「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484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