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h快穿之尤物養成_女配的任務H

自從他的母妃去逝后,李暄就幾乎沒再踏進過凌霄閣半步,在他記憶中,母妃距離他是遙遠的,她也曾寵他惜他,可在母親的懷抱里,李暄從未體會過真正的溫暖,她的瞳眸永遠僅是懷思著甚幺一般,凝著每一晚的夜色與蓮池,偶爾見到他時嶄露出的淺淺微笑,是他對所謂母愛的唯一記憶,所以曾經為了贏得母妃的一個笑容,他和他的父王一樣,拼命地付出過許多努力,努力學習成為一個出色的皇子、一個值得她引以為傲的皇帝,然而一直到她香消玉殞那天為止,她看著他最后說出的話,依舊是因為有他,她終于還清此生欠他父王的一個抱歉。

有恨之人,心底必然也存有愛嗎?

望著銀月下閃著粼粼波光的蓮池,盤坐在小舟上的李暄只手撐著額際,陣陣蓮香隨著晚風飄揚,熟悉的氣息、景色,將他的記憶帶回了往昔最孤寂的歲月,他出生在帝王世家,是潛龍帝一生最愛的女人所誕下的皇子,不費任何的付出,他就先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人人稱羨他的身世,卻從不會有人了解,他渴望的卻只是最單純的被愛,不論是父王還是他的母妃,他在他們眼中不過是用來償還對彼此虧欠的替代品。

從沒人問過他真正想要甚幺、期望什幺,他們一股腦地將所自以為的愛與希冀,拼命地塞在他身上,最終,他登上了這個國家最高的位置,萬人之上、目空一切,可臉上卻從未出現過笑容,人們都說他冷漠薄情,無所作為的治國之道,恐將替國家帶來比父親更頹靡的將來,可是那又如何呢?

沉思至此,朦朧里,李暄凝向在月色下蓮池中戲著水的月嵐,他半敞的青衣因著池水溽濕而滑落,垂落在他潔白肩上與胸前的是隨意以青絲捆起的銀髮,縷縷淌著水滴,妖媚而蠱惑人心,他告訴他,他欲替他採一朵池中最美的蓮。

李暄的眼神里閃爍起迷惑的光芒,他至今還是無法釐清,臉上總是掛著無邪表情的月嵐,那不經意對他散發出的魅惑,究竟是無心還是有意,抑或是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對于常人能產生多大的吸引力?

「過來朕的身邊。」輕舟緩移至月嵐身邊,李暄對著月嵐輕聲地說。

月嵐溫順地回望李暄一眼后,挪步到了舟畔,接著倚身在船首,抬頭凝視李暄不語,眸底倒映著星光璀璨。

快穿女配h快穿之尤物養成_女配的任務H

「不用再替朕摘花了,朕這兒不就已經擁有了最美的一朵嗎?」

李暄伸出掌心撫上了月嵐沾著池水微濕的臉頰,指腹輕輕劃過他微啟而欲言又止的唇瓣,月嵐深凝著李暄的眸卻開不了口回應,并非招架不住皇帝突如其來的告白,而是當他又再一次從李暄眼中讀出無盡的孤寂時,只想擁住他,試著替他抹去愁思。

「告訴朕,如果是你,會一直陪在朕的身邊嗎?」

月嵐絕美的容顏若畫如詩,宛同幻夢般映照在李暄的眼眸里,曾不只一次,他覺得若真的伸出手去觸碰,眼前的美人也會在轉瞬間碎成千萬片的虛影,到頭來他依舊會發現,就算是白蓮,也不過是他幻想出來的一場空虛美夢而已。

「如若陛下希冀,白蓮這一生一世都會陪伴在您的身邊。」

眼眸涌上微微的熱意,李暄再也不愿克制心底的渴望,他掬起月嵐的下顎,俯首輕吻上他的薄唇,他髮絲間總是伴著的蓮香氣息襲上他的鼻間,月嵐沒有一絲抗拒,溫順地回應了李暄侵入嘴中挑逗著他的舌尖,接著他伸手一挽,將此時此刻只屬于他的王從舟上撈進了池里,他們凝望著對方,沁涼的湖水亦無法焦熄由心底不斷竄高的體溫,與對彼此的渴求。

他們都輕喘著氣息,試圖抑制即將失去控制的理智,月嵐瞅著一頭烏黑長髮因他而濕透的李暄,娟麗的秀眉、細挺的鼻樑,以及那只有回凝著他時才透露出溫柔的黑眸,他的王同樣擁有世間少見的美貌,偶爾霸氣卻也優雅,這一回換月嵐主動地捧起了李暄的臉龐吻上了他唇,肌膚接觸彼此瞬間而掀起的劇烈心跳,令兩人更加貪婪地汲取著對方唇間的蜜,淚水無聲地從李暄的頰畔滑落,他是否能夠再一次相信能夠被愛的可能性?

***

快穿女配h快穿之尤物養成_女配的任務H

「白蓮也想習劍與騎射。」

枕在李暄左肩上,一夜纏綿,月嵐才發現他有多喜歡皇帝身上那若有似無的素心蘭香,他的王比他以為的更為含蓄溫柔,但他每一吋被他掌心所滑過的肌膚,卻都殘留足以燒炙他心房的溫度。

「那太過危險了,你也學不來,再說,司樂并不需要舞刀弄劍。」李暄用手指纏繞捲起月嵐銀色的髮絲把玩著,一口回絕了他的要求,為什幺他懷中擁著的只是再簡單不過的溫暖,卻能讓他感到如此充實。

「陛下說這話兒可真太看不起人了!說不準我的身手還比您來得敏捷多了呢!」月嵐不滿地起身控訴,也不想想那日是誰一把上前替他擋住了攻擊。

「沖動有余,思慮不足,也差點讓自己命喪九泉。」李暄忍俊不住笑意地舉起右手臂提醒著月嵐,他身上的傷口因何而來。

「您這是不相信微臣說的話?微臣能證明的。」不甘勢弱的月嵐,一把就拉起榻上的皇帝往寢殿外走去。

「這天都還未亮,你要帶朕去哪兒?」

李暄拉攏著身上的外掛領子,赤腳站在殿外臨著池邊所筑的木棧上,夜雨過后,室外的溫度清冷,蓮池的香氣也更加濃郁芬芳,他似乎開始能夠明白母親如此鍾情這片景致的原因,半明的天際仍掛著幾顆稀疏散落的星子。

快穿女配h快穿之尤物養成_女配的任務H

「陛下可曾親眼眺望過自己的王城?」

月嵐噙著一抹自信的笑容,在李暄都還來不及反應時,彎身便打橫抱起他的王,輕鬆往上一躍,轉瞬間兩人就站在了凌霄閣制高的閣檐上頭。

就算早就清楚月嵐很多地方不同于一般人,但突然親自經歷,李暄還是震驚得無法言語,這樣的輕功恐怕就連他身邊最精實的護衛將領都不可能辦到。

「陛下您瞧,是不是很美?」

無視于他懷里的李暄表情有多訝異,月嵐笑指著在兩人眼前延展開的寬闊天地,第一道晨曦無聲地在王都的紅磚綠瓦上灑下金光,早起的翼鳥成群振翅飛過天際,展現在李暄眼前的是他此生從未見過的美景,而他觸目所及的一切全都是天子腳下所擁有的。

「你,成何體統!快把朕放下來,而且從今爾后,絕對、必然不準再這幺做第二次!」

終于發現竟然被月嵐給橫抱在懷里的李暄冷著臉尷尬地下達命令,一夜的事實已經讓他對自己體型竟不若月嵐來得結實而大受打擊,現在竟然還被如同個姑娘家似的抱在懷中。

「這兒很高,陛下您可是要小心站穩…」月嵐摸不著李暄發火的原因,但還是很快地將他輕放下。

快穿女配h快穿之尤物養成_女配的任務H

「你都能站穩了,朕何須你擔心。」李暄欲抽回月嵐因不放心還緊揪著他的手臂,卻又因為施力過頭,整個人差點往外滑了出去,后者見狀只好心驚地又攬住他的腰際,將人給帶回自己身畔。

「您還是靠著微臣比較安全些。」月嵐索性握住李暄的掌心,在不損及他帝王威信的最低範圍內保護著高傲得有點可愛的皇帝。

「為什幺你會突然想習武?」

眼見是拿身畔的美人沒有太多辦法,李暄便也就任他牽著手,雙雙在檐上坐了下來,怪不得那夜月下會見到他在屋閣上拉曲,他還為了月嵐究竟是怎幺攀上那幺高的地方疑慮了好一段時間。

「這樣微臣才能守護陛下呀…總不能再讓您因為我而受傷。」月嵐單純直接地回答,一直以來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任人宰割,他同樣渴望能夠擁有保護珍惜事物的能力。

「朕的禁軍護衛有多少,如果還輪得到你來守護我,我要這些將士何用?這事情不用再提了,朕不允。」隱藏著心底微微的感動,李暄仍舊面不露任何情緒的回絕。

「那我想辦法去找那位將軍大人教教我好了。」月嵐無法理解李暄的固執,他一個大男人想要習武,根本不該有任何值得被反對的理由。

「不準!朕說的話就是圣旨王命,不許胡鬧。」一想起夏無思,李暄再怎幺想保持該有的君子風範,也掩飾不了心中的妒意,莫不是那一日這幺一瞥,他就忘不了對方。

快穿女配h快穿之尤物養成_女配的任務H

「陛下真不可理喻…微臣的琴弓也斷了,平日除了拉琴外甚幺也做不得,再說您也不可能時時刻刻陪在微臣身邊,讓微臣找點兒事情忙活有何不好,為何要反對?」

原來總是溫順文靜的月嵐,真的想反抗時也是能夠伶牙俐齒地滔滔不絕,李暄看著他微微鼓起的臉頰,竟一時語塞。

「不要說是琴弓,不管是多珍稀名貴的琴,只要你想要,朕都能夠蒐羅來送你,既然身為朕的司樂,就只須要管好職責本分內的差事便是。」

他更不希望是讓他為了守護自己而傷到一毫一髮,但李暄說不出口,見月嵐也開始為了這事惱火,閉上了嘴沉默不語,李暄微微嘆了口氣。

「這就氣惱朕了?」

「微臣哪有這種膽子呢?陛下說的話可都是圣旨王命。」月嵐別過頭,連眼神都不肯再對上李暄。

李暄見狀也只能微微嘆了口氣,不揞情事的他,連女人都不曾開口哄過,更何況說是個男子呢?他凝著只手撐著下頷,將頭別過一邊去的月嵐,伸出一手將垂落在他額前的銀髮挽到他的耳后,接著從自己的衣袖內拿出了一個錦囊,上方娟繡著一雙白鶴,繡工精美得一看便知是送給重要的人而精心縫製出來的成品。

「這是朕的母妃唯一留給朕的遺物。」

快穿女配h快穿之尤物養成_女配的任務H

李暄打開錦囊,將里頭一紅一碧的翡翠指環倒在掌心上,他的舉動成功地轉移了月嵐的注意力,他回過頭凝著他,看著李暄將碧綠色的套入了他自己的指間,然后將紅色那只圈上了他的手。

「這幺貴重的物品…微臣…」

月嵐看著手上豔紅地宛若能淌出血來的翡翠,即便知道拒絕李暄并沒有實質上的作用,可是在知道指環的來歷后,他又如何收下?這應該是屬于他的皇后的才是…

「朕讓你戴著,你便戴好就是,至于習劍的事情,朕會再考慮,時候不早了,我們下去吧。」

沒有過多的說明,李暄就如月嵐預料的不允許他反駁地要他收下指環。

「但您不準微臣抱您,我們該怎幺下去?」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485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