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顧盼晴走出導師室時望了一眼天。

草木枯、落葉飛,日短夜長的冬天就要來了。

方才如期赴了導師室的約,光天化日、眾目睽睽,諒他什幺招也沒敢出,確實只是跟她討論這次繪畫比賽的相關問題。

唐文哲果然料事如神。

連導師的真正目的都給他料到了。

重頭戲仍在晚自習。

導師表示,晚上要請她留到最后,再來討論繪畫比賽更「細節」的問題。

……見鬼的細節。

晚自習前的那個下課,天色已暗。

除了有些冷,其余的一如往常。

一群群學生分散在教室角落討論是非八卦。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他們最愛講的無非就是顧盼晴還有唐文哲這兩個人,新生入學都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熱度卻仍然分毫未減。

當然,私底下講無關緊要,沒有妨礙到他們正常生活也就罷,可是,高談闊論就有些過了。

顧盼晴瞇著眼,瞪視左前方的一組人馬。

太大聲了。

「小白臉?」雖然刻意壓低嗓音,卻仍尖銳的女同學興奮附和,「像、像像像!超級像!」

「不只!而且根本吃軟飯!你看那女流氓,一看家庭背景就是不一般,看看上次那個太靠近唐文哲,還當面嗆她仗勢欺人的,居然就直接『被』轉學了!」

那口氣,活像天橋底下說書的。

又是一陣附和。然后——

「……妳這資訊也太知新不溫故!」有人跳出來吐槽,「他們以前就是這種相處模式,改不了了,再吵小心被『送走』!」

「……馮錦閻、妳要是不想聊就滾!不要在那五四三!」吐槽的人馬上就被吐槽回去。

討論別人八卦的意志十分堅定。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馮錦閻翻了個白眼,「以為我稀罕啊?我就聽不慣你們講這些誹謗人又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事實的鬼話!怎樣!」

吵起來了。

顧盼晴有點無言,當事者都還沒有反應,怎幺旁人先抓起狂了。

馮錦閻讓她恍惚一瞬間想起了謝嵐。

她也是這種火爆性格。

后頭仍在讀原文書的唐文哲又翻了一頁,厚厚一本一整天下來已經翻了超過五分之四。他把自己置身事外的程度,就好像周圍發生的事真的都與他無關似的。

接著、前方戰況越演越烈,顧盼晴觀望到一半就失去興趣,默默往后轉去。

唐文哲又翻了一頁。

顧盼晴雙眼專注,安靜趴到椅背上。

這才是一直以來,最吸引她目光的畫面。

他身邊總圍繞著一群人。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而她也總會即時出現,驅散他身邊的那一群人。

經年如此,并且樂此不疲。

只是,也總有些事情讓她難以過去。

例如、紀春花。

唐文哲對誰都挺保持距離的,卻獨獨對紀春花不太一樣。

顧盼晴不知道是從哪里分辨出來的,但她就是能分辨出來。

她微微蹙眉,想得有些頭疼,便不再去想。

停止思考后,她轉而注視唐文哲再翻了一頁的原文書。

眼花撩亂啊。

顧盼晴忽然覺得有點無力,好像無論她如何拼命追逐,就是永遠不能追上唐文哲的腳步。

從前,他讀的全是自己看不懂的國字。現在,她讀懂國字了,而他讀的卻仍是她看不懂的原文書。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她在心中默默嘆了口氣。

這樣是要怎幺讓他臣服于她呢?

晚自習鐘聲一敲,無論吵架的、或是聊天的,都按部就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四周沈默,空氣逐漸凝重。

當班導走進教室后,氣氛愈發古怪。他唰唰地批改起數學作業,一如往常。

顧盼晴桌上擺著物理課本,撐著一邊腦袋,面向窗外,手握一支鉛筆在上頭零碎點著。

天氣貌似不太好,烏云掩去了落陽余暉,灰霧濛濛地。

時間滴答不斷向前流轉,隨著唐文哲原文書翻向倒數第三頁,晚自習結束的鐘聲也噹噹地響起。

他有些可惜地瞥了窗外一眼,再慢條斯理地將書闔上。

還是沒能一天之內在學校讀完這五百零七頁的科普文。

「盼晴。」唐文哲抬眼,瞧向前座。

顧盼晴頓了一下才回身,有些不可思議地望著他。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她是時常纏著他不放,可是他要主動喊她的機率卻是微乎其微。

「還是一起走嗎?」

「……可是。」

「還是一起吧。」

唐文哲再度兀自下了結論。

其實顧盼晴早上就告訴過他,他猜對了,班導果然要她留下來的這件事,只是當時唐文哲貌似很專注讀著原文書,顧盼晴當下也不確定他究竟聽見了沒有,可眼下看來應該是聽見了。

人潮漸散。

臺上導師忍不住喊了唐文哲,對他說,請他先走,他會送盼晴回去……等等,之類意圖支開他的鬼話。

班導滔滔不絕,然而唐文哲卻只是禮貌地與他點頭,并表示無論從前、今日、或是往后每一日,他都會與顧盼晴一起走,請班導儘速討論完繪畫比賽的「細節」,這樣他們就不至于太晚回去,班導也就不必擔心他們安危。

他十分恭敬,言詞中沒有半點踰矩,可班導的神色卻有些變了,轉頭對顧盼晴道:「盼晴,請妳先請文哲回去,老師怕他媽媽會擔心。」

「……」顧盼晴沒有回話,目光的聚焦處也不在班導,惱中此刻翻涌的是唐文哲方才的一席話。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他說,無論從前、今日、或是往后每一日,他都會與她一起走。

是真的嗎?

顧盼晴雙眼幾乎都在發亮。

比極光還亮。

唐文哲有意無意瞄了一眼,有些無奈想著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一如當年,他連「手下」是什幺意思都還沒弄懂,恍恍惚惚間就已經將她的「極光」給收下了一樣。

為時已晚。

唐文哲瞥了眼一旁默不作聲的女同學,她神情緊張,眉頭深鎖。

「班導、謝謝您的關心,我自然不會讓我媽擔心。稍早已經打過電話,告訴她今天會晚點回去。」他頓了一下,又續道:「我的意思是,我媽知道我人在哪,自然就不會擔心。」

……威脅意味濃厚。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班導臉色一沉,用眼神示意了一旁女同學,對方抖了一下,立刻熟練地去關起門窗,并掩上窗簾。

「看來老師是沒什幺『細節』需要討論了。」唐文哲再下結論,并俯身收拾書包,然后抬眼對顧盼晴說道:「我們走吧。」

「……都給我站住!」顯然,唐文哲目中無人的態度徹底激怒了班導,「誰敢離開這教室一步。」他低聲嘶喊。

唐文哲一面拉著顧盼晴,一面朝他望去,依舊面不改色,禮貌問道:「老師、請問還有什幺問題嗎?」

班導愣了一下。

該死的禮貌。

「……你少在那裝傻!」

「上次躲在門后偷看的就是你們吧!」

班導這一吼,這才把完全專注于唐文哲的顧盼晴給吼了回神。

她一驚抬眼,朝歇斯底里的班導望去。

原來他知道。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顧氏建設的千金又如何?」班導拿出手機,又接續說:「妳不至于眼睜睜看妳同學去死吧?」

顧盼晴手機震了一下,她拿起來,收了一封郵件,不禁往后退了一步,正好落入唐文哲懷中。對方在她還沒放下的手機螢幕上,瞧見一女孩的裸露照。

「怎幺樣?」班導接著說,「照片里這個可是你們佟詩澄同學喔。那現在兩位是要乖乖配合呢?還是大家一起死?」

「你、你答應我不會散布出去的!」一旁發話的那個正是佟詩澄,情緒十分激動。

「閉嘴!」班導朝她咆哮,「都是自己人,妳怕什幺!」

然后兩人隔空對峙。

唐文哲把顧盼晴扶穩,順帶將她還未暗下的手機螢幕暗上。

「吵完了嗎?」

「虧你還當到老師,沒見過這幺蠢的。」

「……什幺?」

「把自己犯罪的證明散布出去、不蠢嗎?」唐文哲抬眼望他,眼帶涼笑:「蠢成這樣,我也是十分意外。」

bl一對一H文_bl有h文

唐文哲這個意思,貌似就是不管佟詩澄死活的意思,佟詩澄當然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然而面對佟詩澄諸多勸阻哭求,唐文哲只是安靜、并且面不改色地聽著。

就好像他真的很認真在聽、而且認真考慮要採取她意見似的。

待佟詩澄發表完畢,唐文哲便回身朝班導望去。

「老師、從現在開始,我說什幺你做什幺。」

……簡直大言不慚!

班導臉色乍青乍紫,怒喝──

「你說什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5900.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