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的H文_小甜文h文

「嗯…疼…嗯…啊…..啊…疼…..。」

在一個翻身之后,政務官開始急了,此時的她趴在床上背向霸道的傭兵,將自己的臉埋入被撕毀的軍服之中嬌喘連連,畢竟她被迫張開的雙腿,正以毫無羞恥的體姿來滿足傭兵的變態需求。

奧薇妲顫抖的私密花瓣正對著里絲的瞳孔,時而有時又得承受舌尖放肆的突刺,她雙耳聽聞吸吮有力的節奏,以及水聲不斷涌出的滑音,這一幕的詫異,使得接受過高等教育,知道廉恥拿捏分寸的官家小姐大腦簡直快要燃燒殆盡。

奧薇妲明白自己對比特薩斯副官的所作所為其實也不算光明,可如今比起傭兵的作法,她這才意識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虐待這種事,她完全跟不上里絲的壞心。

這個該死的傭兵讓奧薇妲又氣又愛,單憑嘴上的能耐,就已經舔的奧薇妲是抽搐不斷又發麻的舒服至極。

她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尤其在里絲的手指緩緩插入奧薇妲的嫩穴時,那股痛麻的撕裂瞬間貫穿了奧薇妲的理性,痛的她是直直求饒,根本不敢相信這是在一場夢里。

自愿的H文_小甜文h文

這場夢境所發生的一切真實的嚇人,里絲和奧薇妲皆不敢置信連肌膚之親都可以模擬的如此像樣,原以為頂多只是像一般的夢,會跳躍掉某些過程或是忽略某種感受,讓做夢者無法一一實際體現瀕臨的情況。

然而并沒有,因為不論里絲做出什幺惡意,奧薇妲都能深刻感觸到來自對方的入侵與傷害。

透過指尖的傳遞,里絲耐著性子慢慢擠壓奧薇妲脆弱又緊繃的肉壁,一邊耳朵享受處女的畏懼呼喊,一邊則是把手指朝深入的地方邁進。

政務官的雙手皆被傭兵一掌蠻力給掌握住,只要稍微反抗一些,手腕就會被故意折的很痛,逼的奧薇妲只能乖乖就範。

她覺得自己很可憐,里絲內心也覺得她很可憐,但,看似可憐的女孩,卻有可惡的地方值得教訓,誰叫奧薇妲曾經拿著弓弩指向傭兵的頭企圖謀殺呢。

千錯萬錯,都是先動手的那方做錯。

何況,里絲的性癖,其中一項就是喜歡將女孩蹂躪到哭的不成人樣,所以奧薇妲越抗拒,里絲就越想侵犯她,因此,除非小心眼的里絲氣消了,否則奧薇妲根本沒有反抗的權利。

畢竟在這場夢中,只有她們兩人存在,光是少了一票軍隊支持的政務官,這股官威的氣勢就自然而然不再顯赫。

自愿的H文_小甜文h文

面對這般凄涼的落差,奧薇妲其實比誰都要清楚自己的孤立角色,她害怕極了,拼了命的夾緊自己的防線,即使知道里絲摸尋的手尖已經游走到更里頭的位置,依然選擇不愿妥協,誓死捍衛屬于高等官員的自尊。

在這一路上,里絲無時無刻都在奮力前進,但由于這肉道實在太緊,加上奧薇妲故意的緊縮,有好幾次都讓里絲的手指在里頭折的扭痛,受挫之下的她根本無法好好辦事。

她心想,這丫頭性子太烈,都到了這時候還在與傭兵對立,看樣子不下點猛藥她是不會選擇妥協的。

里絲想到一個很久沒玩的招式,雖然不常用到,不過若要搞起來,也是別有一番樂趣。

心意一轉的她,這時候忽然把舌頭上移到奧薇妲的菊口附近,開始舔舐最令人錯愕的禁忌地帶。

當舌頭落下菊眼之時,奧薇妲瞬間全身上下都迷失了分寸,因為這種手段太前衛也太無恥度,以至于嚇的少女對著里絲直直喊停。

「不要!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妳在做什幺!不要舔!不要亂舔!」

當混亂的感覺一股而上,奧薇妲喘著大氣的身軀完全不能招架這種空前絕后的刺激,內心的羞恥也放過不了這種尷尬的挑釁,這使得她的畏懼不停往上累積而去。

自愿的H文_小甜文h文

但意外的事同時也發生了,沒料想本來處于反抗的身子竟在不知不覺中鬆軟下來,讓還深陷密道中段的里絲分身得以繼續往前。

最終,里絲觸摸到奧薇妲的子宮入口,不懷好意的她故意手滑繞轉這塊軟軟又具彈性的敏感小肉點,還帶有輕浮態度的戳弄發騷的軟塊,她此舉惡劣的手勁,絲毫不在乎會不會影響到奧薇妲以后的生育情形。

「不要,不要,我不要!妳不要舔,妳拔出來,快點拔出來!」

奧薇妲話中帶出哽咽的悲情,她一面要阻止里絲舔菊的過分無禮,一面又擔心自己的體內遭受摧殘,但詭異的是,禮義廉恥雖是一回事,而這兩邊的進展卻又隱約帶有不可告人的愉悅享受。

奧薇妲似乎發現新大陸了,里絲的大膽讓她悄悄領悟到特殊的快感,她皺著眉頭,慢慢察覺到這彷彿也不是一件只有痛苦的打擊。

世人萬萬沒想到,尊貴的奧薇妲竟然默認了喜歡被舔菊花的事實,而感受深層的刺激也是令人陶醉當下,她緩緩感受著從下腹傳來的心癢,縱使夾帶著疼痛,卻也類似冰火五重的兩極爽感。

一下劇疼,一下酸麻,一下不舒服,一下又捨不得抗拒,來來回回的調皮手指一直停留在子宮口玩耍,弄的奧薇妲究竟該不該生氣也是很掙扎。

受到刺激的奧薇妲用自己的下嘴牢牢吸住里絲的分身,喉嚨里傳來陣陣輕微且急促的呻吟,見到如此曖昧,里絲見時機成熟,也上道的開始捅弄奧薇妲的陰道,啪啪啪的濺起許多令人害臊的淫亂水音。

自愿的H文_小甜文h文

「啊…痛…..里絲…溫柔一點…..對我溫柔一點…啊…啊…..。」

面對菊眼的搔癢舔吸,還有蜜徑的霸道突破,奧薇妲的心靈淪陷到最底層的黑暗,她如同戰俘一般必須無條件迎合贏家的羞辱,而這被激發的身子也一前一后的承受著無法言語的性愛陰影。

奧薇妲用自己的肉體感觸里絲的體溫,她的指尖在她的體內任意進出,還摳出不少屬于她的珍貴體液,奧薇妲心慌的很,自己的第一次已經被里絲在趁亂之中給奪走了,因為空氣里正瀰漫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那可是她守了十多年的貞操象徵。

人人都以為副官是她的地下情人,定論他們倆早在眾人不知的情形下已經進展到茍合的關係,然而這并非正確,比特薩斯對于奧薇妲來說,最多只能稱得上是憤怒的發洩品。

他出現在奧薇妲剛滿十歲的那一年,是個年輕有為的軍官,雖說忠誠度很高,可是總有一股氣息讓奧薇妲無法和他發展深入。

人都有幾個小秘密是不想令人發現的,在有一年的某個夜晚,奧薇妲無意中發現自己的貼身軍官竟然有女裝的癖好,而且喜愛受虐。

當時的她因為公務的事情想詢問比特薩斯,索性直接前往軍官的寢樓找人,然而意外撞見了一個尷尬的場面。

英氣威風的比特薩斯,在忘記鎖門的情形下,被站在門外的奧薇妲親眼看見他與另一名男性軍官性交的激烈場面。

自愿的H文_小甜文h文

比特薩斯的肛門塞著軍官的粗屌,自己的老二也是翹的直高,兩人皆是面帶酥爽的享受男人之間的同袍關愛。

不僅如此,比特薩斯當時還身穿著羞赧的女性豔服,而另名軍官則是手握鞭子,在捅弄當中不停鞭打比特薩斯的身軀,激的他是叫苦連天,但是笑容始終沒有停止。

年幼的奧薇妲懷有尊敬軍人的心意,可在見過這種場面后,她對比特薩斯的憧憬想法側底改變了,因為他不再是陽剛威武的軍官,至少內心根本不是,反而如她相同,是個女人。

誰也沒想到,因為比特薩斯本身的受虐癖好,讓他永遠承受的住奧薇妲的火爆出手,這也使他意外成為能跟在奧薇妲身邊的隱藏理由,畢竟奧薇妲只要心情不好,就有動手發洩的可能性,也恰好滿足了比特薩斯追求激情的需求。

他們主僕的關係很微妙,但說到私交結合互求溫度,大概這輩子都不可能了,因為比特薩斯是個貨真價實的男同志。

是男是女,是哪種性別會成為她未來的良人,奧薇妲不曉得,她其實是個很憑直覺的女性,也認為自己是屬于會奮不顧身去愛的個性。

但上天很殘酷,在她頭一次發現到理想之人的那時,此人竟然也如比特薩斯一樣,顛覆著她曾經以為的以為。

她很喜歡里絲的氣質與勇敢。

自愿的H文_小甜文h文

可惜,受到羞辱的官家,現在只有想殺掉傭兵的心意。

奧薇妲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初夜會過的如此膽顫心驚,每當里絲的手指深刺一點,她的肉體和心靈都像是被撕殺了一遍尊嚴,卻又莫名熱衷于虛心接受這等指教。

如此下賤又如此矛盾,她閉上眼,帶著啜泣的淫叫來宣洩這場不公平的對待。

為何夢還不醒呢?

這是她做過最可怕的惡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626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