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小說h_狠h的小說

煉器教室更是偏遠了些,在射擊場的另外一邊,眾人經過射擊場時,都會不由自主的腿軟,想到跑了十圈,哦~腳上的酸痛感又來了~

而冷悅心她們六組的人,見著了射擊場,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到底……有沒有鬼?”想完,漸漸的打了個哆嗦。

云朗不知道紅班學員們走往煉器教室,會有如此多的小心思,但他看見了六組的人打了哆嗦,還是想笑,嘴角微抽了下,想笑,是因為鄒隼被玉米襲擊。

一行人浩浩湯湯的終于各懷心思的走到了煉器教室里。

「咳咳,各位紅班的學員們,相信不必老師多說,大伙兒一定知道為師接下來要做什幺了。」云朗咳了兩聲,清了清老痰,正打算介紹身旁的煉器老師。

一名一組的學員,不怕死的說:「報告,我知道,您老要回導師居所了。」

j小說h_狠h的小說

又一名五組的學員補刀,說:「不是,你說錯了,老師還沒介紹,介紹完才會走的。」

冷悅心調皮的說:「你們真是沒禮貌,這些話心里想著就好,就算是事實也不能說得這幺明顯啦!」哼!哼!不給你拆拆臺,怎幺可以呢!

云朗臉上有些微的紅暈,自以為掩飾的很好,說:「好啊!這群熊孩子,越來越皮了,尤其是妳,冷悅心同學。」接著趕緊做著介紹道。

「來,熱烈歡迎煉器老師鐵男。別看鐵男老師忠厚老實就欺負他啊!」

「鐵男老師,就麻煩你了。」

「孩子們,我走啦!」云朗這次居然一反常態的說著,才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的離開了。

j小說h_狠h的小說

「恭送,云朗導師,一路好走。」冷悅心忍不住又補了一槍。

「噗哧~」單于星悶笑著。

「一路好走是不是要用在逝去的人身上?」朱岳阪認真問著。

冷悅心微微一笑,趕緊說著:「哎呀!我書讀的少,抱歉,更正!安心上路啊!老師。」

雷泓亞毫不掩飾的哈哈大笑,說:「妳這有不一樣嗎?」意思不是一樣的嘛!

紅班眾人都憋笑的憋笑,笑翻的笑翻,頓時間氣氛輕鬆了不少。

j小說h_狠h的小說

云朗難得笑意慵懶的轉回頭說著:「冷悅心,妳活膩歪了,是不是?」這臭丫頭一定是故意的。

結果,只見冷悅心做了個鬼臉回覆給云朗看,云朗此次就不像平時這般冷靜的回了居所,因為他在思考新方法折騰他們,一定是最近太和善了,沒人屈服于我的威嚴底下了。

「好了,各位好,我是教導煉器的老師,我叫鐵男,往后一起努力吧!」鐵男非常客氣的自我介紹,完全沒有老師的威嚴。

冷悅心看著眼前的鐵男老師,長得一副忠厚老實的臉,身材壯碩看起來孔武有力,果然煉器就是個體力活兒啊!

「基礎煉丹課程,是教各位有關煉丹方面的事情,了解煉丹的難易程度,是否有天賦或是以后要不要走煉器師的路線,都沒有沖突的,歡迎各位一起學習、了解。」鐵男誠懇的說著,繼而說道。

「但是,目前各位還小,必須先得鍛煉身體,讓身體強度大,往后才有力氣煉器,所以,每組到后山劈木柴,劈百份完才能回舍館小院休息,下回課程繼續前,也得先劈三十份再上課。」

j小說h_狠h的小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871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