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行業的IP與原創之爭

影視行業的IP與原創之爭

IP熱潮作為近年來中國影視行業最具代表性的現象,創作者、投資者、評論家甚至普通觀眾都津津樂道。IP的火熱在一定程度上反襯出了原創的冷清,雖然時至今日,二者已趨于和解,但在三年前一度劍拔弩張,甚至衍生出一系列關于IP與原創孰優孰劣的論戰。

IP熱潮席卷影視圈

IP是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縮寫,直譯為“知識產權”,目前多被用來泛指在網絡上發表的、具有“網文基礎”和“網絡基因”的、擁有一定閱讀量和粉絲群的網絡流行作品。它的存在方式多元,可以是一個故事、一個形象,甚至一句話或者一個概念。運營成功的IP可以在漫畫、小說、電影、電視劇、玩具、手游等不同的媒介形式中轉換。

影視行業的IP開發始于好萊塢,以迪士尼和漫威為主要代表。前者通過電影孕育卡通形象,以角色授權、衍生品開發等實現全產業鏈盈利模式;后者通過影視劇改編盤活了萎靡不振的漫畫市場,搭建起漫畫與電影共贏的發展模式。

迪士尼和漫威IP運作的成功,使中國影視界開始關注IP,加之影視行業的蓬勃發展,資金大規模流向影視產業,新興資本急需尋找一種能夠迅速在影視產業立足的方式。2014年,IP在中國被正式推出。一時間,但凡有些名氣的網絡小說均被各大影視公司瘋搶,版權費用飛速上漲。“閱文集團CEO吳文輝用‘驚心動魄’來描述IP價格的飛漲。2013年前,閱文旗下的網絡小說積壓賣不出去,但從2014年開始,幾乎全賣掉了,并且還出現了預購、搶購的現象。他透露說,現在的版權最高能賣到幾百萬,加上后續分成,總數字最高能達到上千萬。”

據報道,“截至2014年底,共114部網絡小說被購買影視版權,跨越古裝、現代、民國,題材涉及仙俠、懸疑、權謀……90部計劃拍成電視劇,24部計劃拍成電影,電視劇單集制作成本最高可達500萬元。光線公布的電影計劃中,多達18部為購買版權改編作品。2014年的首屆中國影視文學版權拍賣大會成交額高達1.82億元”。

2015年,IP熱潮更是如火如荼,幾乎席卷整個影視劇產業,特別是電視劇產業。從年初的《何以笙簫默》《活色生香》《錦繡緣之華麗冒險》《千金女賊》到年中的《花千骨》《偽裝者》《瑯琊榜》《云中歌》,再到年底的《羋月傳》《秦時明月》等。2015年的熱播電視劇,除了《虎媽貓爸》《武媚娘傳奇》,基本都是由IP改編而成。IP作品大規模搶占傳統由原創支持的影視劇市場,與原創作品的矛盾越發尖銳,關于IP與原創孰優孰劣的爭論更是一觸即發。

一“言”激起千層浪

2015年11月11日,支持原創的影視編劇、導演、制片人等齊聚北京,針對“IP熱”現象,召開了以“雁渡寒潭,懷柔論劍”為主題的創作峰會,提出“IP大熱”帶來的是原創的寒冬、“追捧IP是為過度追求商業利益”“IP陷阱”“垃圾IP”等觀點,將IP與原創的矛盾第一次正式擺上臺面。

11月27日,在天津召開的“派樂盟2015影視創意峰會”上,舉辦了名為“原創與IP相煎何太急”的分論壇,嘉賓分為三派:以編劇為代表的“原創派”、以網文產業為代表的“IP派”以及以資本為代表的“中間派”。三方嘉賓就原創與IP究竟是否存在矛盾、存在怎樣的矛盾以及未來影視發展,提出自己的看法。

“原創派”認為,原創與IP的根本矛盾在于,原創講求創作,IP講求制造,前者靠創新,后者靠復制。IP通過數據制造完成,可以復制和批量生產,是商業,原創則是通過編劇對生活的感悟,不可復制,是情懷。“IP派”則認為,商業與情懷并不矛盾,IP與原創也并不沖突,IP迎合的是“90后”的情感需求,IP的加入可以讓網絡作家與編劇實現雙贏。“中間派”代表、阿里影業副總裁徐遠翔獨樹一幟,稱“IP真的很偉大”、主張將IP作品的開發拆解開來,分為前端和后端,在前端不會聘請編劇,而是在IP吧吧主與同人作者中進行甄選,以大逃殺的方式選出一個故事,在此基礎上再與專業編劇合作共同創作劇本。此言論一出,引來一眾創作者的不滿,編劇們開始紛紛發聲質疑徐遠翔和阿里影業。以董潤年、汪海林、宋金方等為代表的編劇更是在微博等公共平臺表示,要與阿里影業劃清界限。

就在編劇們集體發聲后,一波對于他們的討伐也接踵而至,有的認為編劇們過度脆弱,有的認為編劇們的憤怒不過是打著原創的旗號集體爭利,更有甚者直接將原創與IP之爭同飼料之爭畫上等號。

徐遠翔隨后也就此事做出回應,強調媒體在傳播自己的言論時斷章取義,自己也是編劇出身,深知劇本的重要性,對同行也向來尊敬。阿里影業隨后也強調,從未動搖過對編劇等專業人士的尊重。這一場關于IP與原創的大規模論戰,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平息。

論爭視域下的原創反思

關于這場論戰究竟孰是孰非并不是重點,原創與IP本就相輔相成。任何IP歸根結底都有原創的影子,而原創取得了成功就可化作IP。但不可否認的是,徐遠翔言辭間對IP的膜拜及其對互聯網時代的理解值得反思。其言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下影視行業投資者們的普遍心理。首先,他們對于目前編劇的原創能力不認可;其次,他們希望探索并找出符合互聯網時代年輕群體審美的內容。IP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國內原創乏力的窘態和面對新事物崛起的故步自封。

資本先于IP到來,熱錢涌入讓影視產業遇上好時代。影視產業的急速擴張使“劇本荒”現象十分明顯,編劇出現短缺,職業編劇也因此炙手可熱。基于此,一些不良現象開始在編劇圈蔓延,創作界的心態、生態被“錢”擾亂了。過去的電視劇在投拍之前,劇本會反復修改論證,編劇為了寫作一部作品,經常要去體驗生活。然而現下在浮躁與逐利心理的影響下,一些編劇不愿再將時間花費在“無利可圖”的考察上。更有甚者,直接奉行“拿來主義”,導致抄襲現象比比皆是。

縱觀當今資本涌動下的影視劇創作,許多作品在最基本的故事邏輯上都存在極大的漏洞,藝術價值的缺失已不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真正讓業界喟嘆的是,當下影視創作已開始淪為冷漠的機械化生產。在資本的傾軋下,整個行業缺少向上追求的動力,沉淀、鉆研開始成為稀缺品。渴求完美、精益求精本應是藝術工作者的最高追求,卻被部分為了“掙快錢”的影視工作者主動放棄,在藝術創作上隨意、粗糙,將藝術作品等同于商品待價而沽。從業者失卻了對藝術的渴求與職業操守,這才是導致影視原創水平下降的元兇。

IP熱背后體現的是年輕群體的審美崛起,但IP資源畢竟有限,經過投資者們“地毯式”的瘋狂開采,目前已所剩無幾。IP作品最大的問題在于媒介轉換,這一點本身與資本的訴求相斥。IP需要孕育、開發,在并非萬試萬靈時,這股熱潮也必將隨之退去。在短暫時間內,原創作者和作品可能會受到些許挫折,但原創本身不會退場。而且IP本身也屬于原創范疇,只是形式不同。對創作足夠重視,媒介轉換得當,同樣可以產生精品,如電影《七月與安生》,電視劇《瑯琊榜》《偽裝者》等。原創和IP從來不是對立的,也不存在孰優孰劣的比較。作為IP熱潮主力的網絡小說,基本上屬于輕量級寫作,對人生和社會的思索、表現遠不及經典作品,也比不上經過深思熟慮、更利于指導拍攝的原創劇本。過分擔心IP作品搶占市場,難免有杞人憂天之嫌。

劇網融合時代對影視創作提出了嚴峻挑戰,過去的觀影習慣受到很大沖擊。年輕受眾的崛起也為影視作品的敘事風格、結構等方面帶來新的要求。有時情節可能會超越邏輯,成為創作的首要考量,有時演員的顏值可能超越演技,成為收視率的優先保障。但再快的節奏、再高的顏值也總有看膩的一天,電視劇的核心永遠是內容、故事。劇網融合時代,受眾可能換成了青年人,審美內容也會因此出現差異,但對于情感、價值、正能量的渴求不會因此改變。

(作者單位:中國傳媒大學文學院博士后流動站)

內容摘要:據報道,“截至2014年底,共114部網絡小說被購買影視版權,跨越古裝、現代、民國,題材涉及仙俠、懸疑、權謀……90部計劃拍成電視劇, 24部計劃拍成電影,電視劇單集制作成本最高可達500萬元。“中間派”代表、阿里影業副總裁徐遠翔獨樹一幟,稱“IP真的很偉大”、主張將IP作品的開發拆解開來,分為前端和后端,在前端不會聘請編劇,而是在IP吧吧主與同人作者中進行甄選,以大逃殺的方式選出一個故事,在此基礎上再與專業編劇合作共同創作劇本。就在編劇們集體發聲后,一波對于他們的討伐也接踵而至,有的認為編劇們過度脆弱,有的認為編劇們的憤怒不過是打著原創的旗號集體爭利,更有甚者直接將原創與IP之爭同飼料之爭畫上等號。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92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