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粵港澳大灣區”舉辦 產學研嘉賓共議科技、文化、人才發展

9月5日,“第十二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對話粵港澳大灣區”在廣州舉辦。在開幕式上,泛珠 “9+2”省(區)聯合騰訊發起“數字泛珠行動”,與會領導嘉賓共同啟動了“數字泛珠行動”。在新時代背景下,泛珠區域發展面臨更多機遇,數字技術有望成為跨區域的創新引擎,推動政務民生、產業生態、人才文化等各領域的跨越升級,促進廣泛區域經濟的協調發展。

“對話粵港澳大灣區”舉辦 產學研嘉賓共議科技、文化、人才發展

泛珠 “9+2”省(區)聯合騰訊發起“數字泛珠行動”,與會領導嘉賓共同啟動了“數字泛珠行動”。

在騰訊具體承辦的“對話粵港澳大灣區”活動中,產、學、研各界代表就科技創新、文化融合、人才發展等主題,展開深入探討。圍繞建設科技灣區的議題, 201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托馬斯·薩金特、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香港南豐集團董事長及行政總裁梁錦松、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曾慶洪進行了討論。

“對話粵港澳大灣區”舉辦 產學研嘉賓共議科技、文化、人才發展

馬化騰表示,期待未來大灣區達到“四通”狀態:道路通,尤其是車輛通行要便利;人才通,優秀人才在灣區里面自由流動;產業通,政府與企業共同努力推動大灣區產業互通;人心通,讓粵港澳年輕人互相熟悉、加深交流。

托馬斯·薩金特分享了對大灣區的觀察,他認為大灣區“非常有朝氣”。他說:“人才的流動,不僅僅從大學到商界,同時也有反向流動,從商界到大學到研究機構。這是激動人心的事情,對應用科學來說很好。”

曾慶洪說:“深圳是一個移民城市,有拼搏和冒險的特征,香港是一個金融人才中心,廣州是一個傳統政治文化商業中心,合起來互補,前景很好。”

梁錦松認為,大灣區對香港來說是重大機遇,“香港缺市場,也缺很多不同的產業,剛好深圳只距離香港40分鐘左右的時間,如果香港跟深圳、廣州合作的話,就能為國家吸引最好的國際人才。”

在“開放時代,文化灣區”分論壇,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主席吳志良,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故宮博物院副長馮乃恩,香港八和會館主席、歌影視資深藝人汪明荃,著名編劇溫豪杰展開交流。

“對話粵港澳大灣區”舉辦 產學研嘉賓共議科技、文化、人才發展

吳志良表示,要建立一個大灣區,必要條件應該是建立一個文化的共同體。他說:“粵港澳三地都同屬嶺南文化的核心圈,人相親、習相近,同宗同源,可以說是同聲同氣,心靈相通,是一個天然的文化生態圈,也是一個有天然文化認同感和親切感的地區。”

程武從騰訊的“新文創”實踐談起,期待粵港澳大灣區產生文化創新。他表示,粵港澳大灣區是經濟概念,同時也是文化概念。粵港澳大灣區不同的文化充分融合起來,優勢互補,不僅能夠傳承中國的傳統文化,更能共同創造出當今文化更多的合作可能,誕生出新的文化。

馮乃恩認為,在大灣區文化融合的時候,我們也應該有一個走出去的意識,把我們自己特色的嶺南文化,把我們身后背靠的傳統文化,用合適的方式走出去,跟世界進行融合。

作為香港文化界的代表,汪明荃提出了具體的建議。她說:“希望在大灣區設立‘文化園區’,讓一些有志發展的人士參與,包括香港、澳門和其他城市的,作為一個文化事業創業者的基地。我要做三件事,就是文化交流、人才培訓、創造新的作品。”

溫豪杰說:“今天大灣區的吸引力是什么?不再是賺錢,不再是為了擺脫窮困,不再是為了創造財富,而是在追求心里面另外一個世界。”

“對話粵港澳大灣區”舉辦 產學研嘉賓共議科技、文化、人才發展

針對大灣區創新人才的培養,美國《Science》系列期刊出版人比爾·莫蘭,暨南大學校長宋獻中,中國科學院空間應用工程與技術中心黨委書記劉樹軍,澳門科技大學副校長龐川,著名生物學家、北京大學理學部主任饒毅進行了深入探討。

比爾·莫蘭為大灣區吸引頂尖人才提出建議,他說:“怎么吸引AI人才呢?可以是提供孵化器,提供獎學金。在大灣區,還可以利用文化作為一項優勢吸引人才。”

宋獻中認為,科技灣區和文化灣區的建設,最終要靠人才。他說:“在大學里面我們不是灌滿一桶水,而是要點燃一把火,培養他們自主的學習能力。”

劉樹軍表示,目前在和騰訊合作,培育社會公眾,特別是青少年的科學興趣,提高全民的科學素養,激發青少年知識創新的活力。這是社會要關注的,同時也是載人航天工作的重要抓手。

饒毅介紹了瑞士在培養人才方面的經驗,他說:“我覺得創業的氣氛深圳和粵港澳灣區有,但是這個氣氛和氛圍永遠在最前沿領先的科技在一起,你才能產業最終領先。”

龐川認為,目前一系列的壁壘,都要在未來大灣區合作當中充分地把它打破。只有這樣,人才充分交流、信息充分交流、生產要素充分交流,未來才可能有更多的成果出來。

以下為“對話粵港澳大灣區”部分速記:

第十二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 & 對話粵港澳大灣區

論壇一 智慧連接 科技灣區

主持人:我記得去年在騰訊舉辦的首屆粵港澳大灣區論壇發言當中,馬化騰先生曾經提到了一個自己的觀察,也是他自己一個思考和觀點,那就是科技創新和未來其實是有賴于“硬件+軟件+服務”。經過這一年的時間,我們看到灣區建設有了長足的發展,如果從科技發展的趨勢來看,現在關注到的新科技、新未來和新趨勢是什么?而這些新又如何成功地讓灣區擁有新的理念,我們聽聽您的見解?

馬化騰:最近兩年大家新的焦點在科技領域,一個是人工智能,尤其最近一年談得特別多,人工智能類似過去發展二三十年的互聯網一樣,開始進入下一代全新的階段,開始融入到生活各個方面,當然現在還是非常早的早期,但是大家看到這兩年很快就擁抱上了。包括我們產業界,大量投入研發力量,包括人工智能技術的人才也非常受追捧。

另外,像量子技術,包括量子通信計算等等,這是更加遠的,誕生如果一旦有技術突破,更加是跨時代,可能是顛覆現在所有計算信息領域跨時代的巨大變革。當然現在還很早,現在在實驗室里面一些很少的情況才有,我們產業界,各個國家都特別關注。因為如果誰能有突破,特別是有量子霸權這樣的可能,一旦誰掌握就形成了一種霸權,一種極大的威懾力。

另外一個領域就是機器人,這個是復雜的綜合體,結合了精密制造,新能源,包括人工智能,因為它要理解周邊的情況怎么樣,跟先進制造相結合,這個產業可能是更加適合我們現在在大灣區發展。因為大灣區在全世界以軟、硬、服務三位一體著稱,特別是在智能制造方面最領先的區域,全世界包括美國,做智能設備基本必須要到大灣區來做研發、設計、打磨做一個樣板,迭代產品,這方面大灣區最有競爭力。

未來我們更加關注這幾個領域的科技發展,主要有三塊:第一、技術突破。第二、應用場景,用在什么地方,市場在什么地方,這個很重要,因為市場大,可以吸引很多技術聚集在這里。第三、開放生態,是不是一個產業鏈,大灣區軟、硬、服務三位一體就是開放的產業鏈,它會吸引很多生態鏈的企業進駐大灣區里面,這是我們觀察的到的。

現在可以說,競爭力,賽道已經有了。另外一個就是產學研接力跑也形成了,下一步關鍵還是人才,現在已經開跑了,接棒的運動員是誰?我覺得下一步還是大灣區如何讓人才流動,如何在教育方面真正吸引很好的人才,能夠打通兩岸三地人才的交流,我覺得這是一個關鍵點。

主持人:Pony能否透露在您的想象當中,未來汽車的空間將會變身為什么樣的空間,你希望在傳統汽車中可以享受什么新科技?

馬化騰:有兩類,一個從車聯網角度來看,未來的5G和現在的通信方式不一樣,讓車和車之間,包括車和路之間,都擁有高速通信的協議,能夠更快提高道路交通的效率,很多車是感應的,很多系統是連在一起,所以它們的啟動、停止可以控制,這些是可以做得到的,對安全、自動駕駛都有很大的提升。另外一個在車內,對駕駛員、乘客也有不同的感受,這里面有不同的需求,我想人越來越離不開手機,但是在車里面看手機其實是很傷眼睛的,我想手機一個很大弊端就是讓大家近視眼增加了。未來的車載平臺,可能你的內容不一定顯示在晃動的手機上,可能在車門或者更大的屏幕可以同步顯示,甚至可以防震,就是顛簸時可以自動調試,對眼睛更好,或者通過聲音來傳達。

主持人:怎樣才能抓住數字中國的機遇,尤其在灣區發展過程,怎么把這樣的朝氣蓬勃進行到底?

馬化騰:今天談到數字中國、數字泛珠和數字灣區,是三個同心圓,確實是非常有天時地利人和。因為整個灣區的數字化基礎非常好。當然,我前面談到的整個智能制造,它本身就是數字化整個技術實施的基礎設施。你沒有這些設備,沒有手機,這一塊不可能的,也包括很多軟件、互聯網應用的研發,包括全球可能最普及的移動支付、微信支付,就是在廣州這里誕生的,所以從這個地方輻射到全國甚至到全世界,我們有先天的優勢。所以,有很多創新在大灣區率先去試驗,而且嘗試很多不敢想的東西,我們可以率先去做。包括像發票,我們能不能用區塊鏈做發票,讓假發票無處遁形,這些都是我們的場景,是國外沒有的,也有很多是首先在大灣區里應用,所以我覺得我們有很好的環境,天時地利人和。

加上我們的人才,其實也是非常有吸引力,雖然說還需要各個區域來互相支持。談到數字中國,對我們灣區來說,也有一些不足,就是我們現在的區域協同,還需要更進一步實現互補優勢。談到深圳有朝氣但是也有它的不足,比如我們的醫療、教育領域還是需要提高。移民城市都是年輕人打拼,確實是出成果很快,但是隨著這些打拼年輕人成家立業、生孩子,他們都在關注下一代的發展,你會發現我們其實國際學校是比較少,幸好我們跟香港比較近,所以我們吸引的很多國際人才,家是安在香港,孩子放在香港上學,然后人每天來回深圳上班,但是這樣做,我覺得還是遠遠滿足不了越來越多人才的需求。

包括醫療也一樣,以前春節深圳是空城,大家都回家了,現在很多打拼的年輕人開始把老年人、孩子從內地接來深圳過年,所以深圳過年的時候現在反而人多了,這時候對醫療方面的需求就開始暴露出來了,這也是需要提升的地方我們要看到我們有好的地方,也有需要融合的地方,大家優點應該互相借鑒,互相結合在一塊,才是一個好的方向。

主持人:我們請嘉賓來做一個預測。我們以三年到五年來做一個期限,伴隨著科技的注入,伴隨著科技的力量,我們會看到大灣區的建設發生什么樣的改變,呈現什么樣的未來。

馬化騰:我很贊同曾總講的“道路通”,尤其是車輛也要通,因為現在只是基礎設施路通了,但是實際上車還沒通,現在兩地牌照很復雜,超時間還要換車牌。所以,下一步港珠澳大橋通了,如果在車方面有一些突破的政策,我覺得那就是更好。

另外一個是“人才通”,剛才曾總也講了。科技領域,軟件硬件人才如何在灣區里面自由流動。我們現在看到特首也非常積極,有不少政策,包括香港最新的“千人計劃”,因為她現在嘗試著,一千人需要的話,可以特批給簽證等等,這都是很有益的突破,包括稅收,能夠在兩地互認人才收稅優惠等等,希望未來三年慢慢有成績出來。

另外一個是“產業通”,大灣區的產業要互通,現在其實是民間在做,但是從政府、大灣區政府在產業推動其實還有很多空間可以來推動。基本上都是民間,包括我們現在看到的大疆無人機,他可能就是在香港創業,港科大創業,到深圳設立企業,到東莞、到珠三角來生產這樣的自發來做,而且,香港吸引一批來甚至有來自美國硅谷智能硬件的創新公司,是用這種多地的辦公協同的模式,目前都是自發,很多模式政府都不知道,我覺得應該更多去看,有什么政策支持他們做創新。

最后,就是“人心通”,我們做了兩年青年夏令營,第一期招募了100個大灣區的青少年,60個來自香港、20個來自澳門、20個來自廣東。今年是第二期了,目前還增加了到香港一些企業去參觀。效果是非常好的,現在最大的隔閡就是年輕人之間沒有交流,大家不了解,都不知道對面發生什么情況,直到過來交流一下才打開很多眼界,他們回去就成為種子,去傳播自己看到的情況,讓粵港澳三地的年輕人能夠互相熟悉。他們甚至想搞成一個協會或聯盟,除了夏令營以外,還可以經常搞活動。我們從這里面得到很多啟發。所以,未來灣區人心需要相通,我們需要從文化、教育活動等方面更多去考慮。

論壇二 開放時代 文化灣區

主持人:有請程武先生,讓大家知道騰訊在文化交融,在跟香港、澳門的文化優勢互補方面,包括傳統文化的挖掘和它現代的呈現方面都做過很多的努力,我們把時間交給您。

程武:謝謝偉鴻。今天很高興有機會參與這個特別的論壇,其實談到粵港澳大灣區,非常多的嘉賓首先想到的是經濟灣區,包括貿易與服務、金融、物流,我覺得這是基礎,也是非常重要的。但就像剛才Pony講過的,其實粵港澳大灣區也應該是一個文化概念。剛才兩位來自于香港和澳門的嘉賓都講,其實粵港澳大灣區的文化是同根同源,有天然的親近感,大家溝通交流起來非常容易。但又因為地域的特點,各地有各自的特點,如果粵港澳大灣區不同的文化能夠充分融合起來,優勢互補,不僅能夠傳承中國的傳統文化,同時也有更大的可能性,誕生出新的文化。

我記得在Pony在講科技的時候,講大灣區在科技方面抓了幾手好牌,我相信如果粵港澳大灣區能夠充分合作起來,我們也能夠在文化上唱一出好戲。最近這方面有一個具體的例子,感觸特別深。

大概一周以前我和團隊一起在雅加達參加今年的亞運會,今年的亞運會我想在座很多嘉賓朋友也關注了,中國很多健兒和亞運健兒一起去展現更快更高更強的體育項目,我們有非常多的傳統的選項。今年雅加達亞運會最大的一個亮點是它增添了一個新的亞運會項目——電子競技,這在整個亞運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也是整個電子競技歷史上劃時代的一筆。我們的亞運會大家庭正式認可由人和機器結合進行人機博弈的團體對抗,基于網絡游戲發展出來的電子競技,進入了亞運會的大家庭。而且非常高興地跟大家分享,中國電競代表隊這次一共參與了三個項目,最后取得了兩塊金牌,一枚銀牌的優異成績。在現場,亞組委的官員,以及來自各個國家的代表團,還有很多像我這樣的電競參與者和愛好者都非常激動。因為我們看到電競作為一個受全球,包括亞洲,包括中國年輕人非常喜歡的新型競技運動真正走到了亞運會大家庭里面去。

我為什么講這個例子,其實電競能夠進入亞運會的大家庭,包括中國電競代表團能取得如此的成績,離不開整個大灣區的重要努力,里面有兩個因素,一個因素其實是要感謝來自于香港的霍啟剛先生,還有他所在的亞洲電子體育聯合會。正是因為他們在亞洲范圍內做了大量的工作,讓更多人理解和接受電子運動作為一個新型的體育運動的價值和對于奧運會大家庭的價值,我們才能夠成為亞運會大家庭的一員,這是來自于我們整個香港合作伙伴的努力。

另外一方面中國代表隊在國家相關主管部門的指導下,像騰訊這樣的公司我們在過去做了大量的工作。其實騰訊在過去十幾年里面,不管是網絡游戲,還是電子競技賽事組織方面我們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舉兩個例子,我們在過去6年里面分別組織了LPL和KPL這兩個專業賽事,每一個賽事在2017年用戶的觀賽點擊分別超過了100億,也為中國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電競選手。在這次亞運會之前我們也把這批中國代表隊接到了我們大灣區,在深圳體工大隊基地上進行了封閉訓練。

我覺得這樣一個例子就能代表在大灣區這一片不斷創新,不斷迎接新文化可能的地方,如果我們大家起來優勢互補,可以為大灣區,為中國,包括為全球的數字文化經濟發展帶來新的可能。

主持人:我知道騰訊有新文創的戰略構想,而且在非常多的場合都提到要構筑中國的文化符號,故宮可能只是其中之一,在未來我們大灣區的建設當中構建文化符號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舉措,我們會看到什么樣的呈現呢?

程武:其實剛才馮院長講了故宮在文化方面,包括推動科技和傳統文化的融合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也和騰訊有很多的合作,也讓我想起了很多的回憶,包括我們兩年前,Pony、馮院長一起發布的騰訊跟故宮的戰略合作,去年我們也和故宮做了聯合的創新實驗室,希望能用科技,包括人工智能,包括云,能夠更好對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當代再演繹作出更多的探索,我們一起做了很多有意義的嘗試,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特別是在網上受到非常多年輕用戶的喜歡,也通過現代的方式、科技的手段讓他們對故宮為代表的中國的傳統文化產生濃厚的興趣。

其實剛才馮院長講了一個例子,我們前不久和故宮一起合作,我們請了方文山先生把《千里江山圖》這樣一個古畫,用中國風的現代歌曲做了演繹,年輕人非常喜歡。其實剛才您講到有另外一個嘉賓,就是溫豪杰老師作為總編劇,主導創作的現實題材主旋律的電視劇《面向大海》,待會溫老師可以具體介紹一下,這個也是騰訊影業和溫豪杰老師,還有主創團隊在改革開放40年的大背景下,以深圳為代表的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社會和時代變遷。不管是我們跟故宮、跟馮院長這邊合作的傳統文化,還是跟溫老師合作的當代的現實主義題材,其實這兩個題材都是我們非常關注的。我們希望用騰訊的力量,騰訊互聯網的力量和騰訊在內容業務的能量,能夠在這兩個領域里面打造更多優秀的作品、優秀的文化符號,能夠講述中國的傳統風貌,講述當代中國人的精神風貌,這里面也是我們提出新文創的核心目標。我們希望連接更多的商業的主體,文化的主體,還有優秀的個人,跟我們一起講好中國故事,打造出更多中國文化符號。這里我們講騰訊可以扮演一個特別的角色,騰訊希望能夠扮演好連接器和助推器。怎么講呢?大概會有三個方面:

第一個層面我們希望充分連接粵港澳大灣區以及灣區周圍豐富的文化資源。所以大家會看到,一方面我們在國內外會跟故宮、敦煌都有非常好的合作。其實在粵港澳大灣區也有非常豐富的文化資源,最近我們也在游戲方面跟香港非常多的開發團隊也有很好的合作,包括在影視方面,騰訊影業目前跟安樂影業、英皇、TVB都有非常好的共同創作的文化項目在里面。我們希望以騰訊的互聯網和文化的內容業務為一個連接器,能夠把整個大灣區的文化資源連接起來,包括在過去一年我們也和古龍先生版權委員會達成了協作,把古龍先生全部版權希望能夠與漫畫、影視和游戲的作品向年輕人做更好的演繹。去年也很高興把香港金庸先生所有的武俠作品和鳳凰娛樂一起合作,已經在騰訊動漫上開始使用漫畫的方式表達金庸先生的武俠作品,讓年輕人感受這種武俠精神,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是我們希望連接的第一個層面。

第二個層面我們希望連接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的文化人才,過去6年,騰訊一直在通過Next Idea騰訊創新大賽,對年青人才進行系統挖掘和培育。我們特別贊同第一輪嘉賓所講過的,其實人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希望能打造優秀的文化人才的梯隊。Pony也介紹過,去年開始我們也在做粵港澳青年營的活動。

第三個層面騰訊想的跟馮院長講的不約而同,我們希望通過騰訊充分連接全球的文化市場。目前其實我們的文學已經走向全球,中國的網絡文學推給全球青年文化愛好者,騰訊動漫的作品在日本和韓國都有非常好的反響,我們的影視作品也跟好萊塢以及其他的國家有很多很好的作品,我們希望把中國的文化作品能夠更好的帶往全球,所以我相信,接下來,粵港澳大灣區文化生態的構建過程中,騰訊可以扮演好連接器和助推器的角色。

主持人:我們這節的主題是在一個開放的時代構筑一個文化的灣區,毫無疑問我們要打通文化互聯互通中的障礙,我們需要尋找到每一個地方的文化核心和它的特色,在這一輪對話結束之際請粵港澳三地的嘉賓做一個最精煉的總結,我們應該打造什么樣文化核心,實現文化產業的交流和互動,讓我們的合作可以更加美好。

程武:我想難得歷史給到粵港澳大灣區這樣一個機會,我們今天在這里一直討論如何打造一個經濟共同體,也打造一個文化共同體,更重要的是打造一個命運共同體,如何抓住這個歷史機遇,我相信騰訊一定會發揮自己企業積累的優勢,我們自己的愿景。剛才我講過在文化領域里面成為連接器和助推器。但是我覺得不僅僅是騰訊,包括騰訊在內的所有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參與者,我們都希望還是堅持敢為天下先,這個敢為天下先我覺得有三層含義:

第一個含義一定要把握先機。創新一直是深圳這座城市的代名詞,從體制的改革,從整個經濟生活的變革開始。看過去近代中國的歷史有無數首次的變革都是從粵港澳這個環境開始的,所以粵港澳大灣區如何承擔新的歷史使命,在文化領域,在科技領域,在運營領域如何更好的創新,給中華民族、給中國帶來更多的可能性,我覺得這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第二個先還是要效率為先。因為40年前深圳有句非常有名的話,叫做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我想如何能夠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經濟文化和命運共同體的過程中提高我們的效率,其實第一場論壇的嘉賓和第二場嘉賓都提過很多,不管是人才的流動,物流圈的建設等等方面,如何讓效率最高,降低壁壘和降低障礙,可能這是我們粵港澳大灣區要承擔的歷史使命。

第三個先是要“先予后取”,我想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核心競爭力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也不是一時間能做成的,這里面要有長線的規劃和持之以恒,特別是對于文化和文化符號的打造更是需要耐心和時間,我們如何更好的規劃,然后才能有收獲?我們希望和所有的業界同仁一起努力,繼續敢為天下先。

來源:騰訊科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97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