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教室高H_一邊吃一邊做動態圖

「我們在這里偷看真的好嗎?」鄭晉不免忐忑地問道。

「還不錯啊。」身為訊息提供者的舒亞萍非常輕鬆自若。

「我們這是關心,不是偷看。」羅梓卉跟著點頭附和。

夏若暉、舒亞萍、羅梓卉和鄭晉一起坐在某間咖啡廳的角落,講話的聲音放得極小聲,四雙耳朵則豎著細聽廊柱后方的相親內容。

雖然這個組合極為突兀,但由于舒亞萍是最有正當理由能來這里的人,所以夏若暉也只好按捺著尷尬把她一起帶來這里,不過出乎意料的,她和羅梓卉很快地就熟起來了,兩人甚至還有一見如故的氛圍。

而另一個有理由能在這里的人……夏若暉沒有主動邀請他,其他兩人也就因此而認定了她是怕宋逸陽會覺得他們的行動太過頭,于是也沒有向他提及這件事。

「是說這里的咖啡還滿好喝的欸,有品味。」

「蛤,妳喜歡喝咖啡喔?我覺得咖啡太成人了,我不行。」

學校教室高H_一邊吃一邊做動態圖

「噓噓噓!又開始講話了!」在羅梓卉和舒亞萍又忍不住聊起來的時候,鄭晉很是認真地朝她們噓了幾聲,示意她們仔細聽后方的聲響。

「哈哈哈!妳還挺幽默的——」

「還好啦,畢竟是當店長,總要有一些幽默感嘛!」

兩人相談甚歡的聲音再次傳出,而剛才原本還圍繞著的年老聲音卻消失了,想必是家長們都已經走了,留給他們獨處的空間吧?

「哇靠,我還第一次聽到我舅舅這樣溫柔地稱讚人欸,好噁喔。他們如果真的交往就會幻滅了啦!」舒亞萍裝作自己起了雞皮疙瘩地搓了搓手臂,夏若暉則若有所思地答:「不過店長平常就是這樣對客人的沒錯……」

「芳草。」忽然,一道不屬于舒亞萍舅舅的男性聲音響起,四人下意識地彎身回過頭去看了廊柱后方。

不是很讓人意外的,劉叔來了。

今天的他除去了那頂鴨舌帽,很正經地穿了身襯衫和黑褲,髮型看起來也像是有稍微上過髮蠟,若是他們不知道內情,恐怕都會開始懷疑究竟要來相親的是誰。

學校教室高H_一邊吃一邊做動態圖

夏若暉正好坐在最容易被發現的位置——也就是靠近廊柱外側的那個——不過這也方便了她現在的窺視。

反正她本來就不相信店長會沒發現她們,于是她索性直接讓頭露出外面,開始看起了熱鬧。

只見店長一臉驚愕,像是沒想過會在這里見到那個窩藏在回憶里好久、好久的人。

的確,誰會想到呢?曾經以為再無關係的人,此刻卻又在一個曖昧的時間點出現了。

該有多意外?

夏若暉以為店長會問:「你在這里干嘛?」、「你怎幺會在這里?」或甚至語氣沖一點地說:「你想怎樣?」

但她卻從來沒想過,店長只是在收起驚愕之后,云淡風輕地、甜美地笑了笑。

笑得讓夏若暉彷彿能想像他們當年在大學里初見面的那一刻。

學校教室高H_一邊吃一邊做動態圖

然后店長在劉叔因此而分神的時候,面色輕鬆地說了聲:「好久不見,劉毅其。」

聲音是脆生生的清朗。

這出乎意料的淡定,讓劉叔似是更迷茫了。

「是熟人嗎?要不,我留點空間給你們?」或許是因為從她的語氣聽起來兩人只不過是朋友,于是舒亞萍的舅舅很好心地如此問道,但語氣有點太操之過急了,熱切到顯得有些油膩。

劉叔還未回應,店長便搖了搖頭,像是有些困擾地說:「不用,我們不算太熟,八年前左右就已經離婚了。」

八年。這時間軸一被拉出來,就好像宣判了劉叔的失敗。

一個八年前的人怎幺好意思在這里出現呢?現在她面前坐的可是有可能和她攜手未來的人,一個過去的人已經不算太熟了。

這是她話里的意思吧?

學校教室高H_一邊吃一邊做動態圖

夏若暉懂了,原來店長并不是不生氣、并不是不訝異,只是她選擇把自己的情緒包裝在話語底下,好顯得自己比較游刃有余。

果然,劉叔因此而皺起了眉頭,眉間逐漸蘊起了一股不知所措。

坐在她前面的舒亞萍舅舅更是手足無措了,原來是前夫啊?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該照原計畫給他們兩人空間、還是照她說的繼續留在這里了。

暴風雨前的寧靜被店長的處之泰然給影響,持續凝滯在了三人之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31188.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