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何歐,幫我開個門,今天大豐收!」

白帆站在印有藍色花紋的門前喊了一聲,聲音中帶著淺而易見的迫不及待,會喊人來開門是因為他的手中抱著一塊巨大的巖石。

里頭的何歐應了一聲便打開了門,邊問白帆一些化石的資訊,而后者才剛進門就看見了坐在客廳的三人,是稍早他帶回來的三名青少年,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那名叫做殿契的少年似乎躲開了他的視線?

白帆把對方的反應看在眼里,馬上就聯想到原因了——他的合作伙伴一定又把他的身分說出去了。

「白帆先生手中的是化石嗎!」小琪跑到兩人身邊,指著那塊巖石問道。

「是的,這是觸手百合的化石。」

白帆的「大豐收」讓何歐眼睛一亮,他不斷的嚷嚷著:「觸手百合?!終于不是菊石獸了嗎!」、「新的化石!」等充滿興奮的話語。

——可見何歐已經忍受菊石獸很久了。

「我想現在就放進復甦裝置中,最遲晚上應該就能復活牠了。」對于何歐的話語,白帆笑了笑并提出下一步的處理方式。

「復甦裝置是什幺?」殿契看兩名男子都如此興奮,心生好奇而走到他們身邊,碰巧聽到了新的名詞。

「如果你們有在注意這方面的消息,應該會聽過『古代神奇寶貝復活計畫』。計畫中最重要的就是這臺專門用來復活化石類神奇寶貝的裝置,亞克森地方唯一的一臺就放在樓上,白帆可是這個計畫的重要人士!」何歐得意的解釋了幾句,他指著自己和白帆胸前閃爍著金光的小徽章,那似乎是計畫參與者的代表物品。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可、可以觀摩嗎?」

「當然。不過,因為復活要等上一段時間,會很無聊喔?」白帆很快就答應了,但一想到平常都要等上很長的時間,他有點擔心青少年的耐性不足。

「沒關係的,對吧,殿契、小嚮!」

小琪顯然不顧其他兩個人的意愿,直接答應了下來,于是三個人跟著白帆和何歐走上二樓,科技感的氛圍與樓下輕鬆愜意的感覺相差很大,不過,這反倒比較符合一開始青少年們的想像。

空間的中央放置著一臺像是電梯一樣的機械,有很多不同大小的管線從天花板延伸下來并插在上面,機器運作的聲音有些吵雜,但不足以讓青少年們的熱情熄滅,房間的角落放著很多大型的玻璃罩,里頭放有綠色的液體以及……菊石獸?

幾乎每一個玻璃罩里頭都飄著一只菊石獸,多半閉著雙眼,但有一只游到管壁邊好奇的看著殿契。

「這是我們其中一項調查。一塊化石如果靠復甦裝置復活需要一個晚上,但是使用這個方法,有時會出現剛復活的化石神奇寶貝對現在的環境不適應的問題。」

從手上的研究資料中抽出一張照片,何歐把照片拿給眾人看,只見畫面上有一只菊石獸,但是看起來乾乾扁扁的很沒有精神,體型看起來也比一般的菊石獸小一些。

「因此,我們嘗試利用旁邊的容器,把化石放進去,然后裝滿水,使化石自己慢慢復活。那邊那座已經替換成營養液了,因為菊石獸已經復活,為了讓牠健康成長,所以改放這種液體。你們看角落的那座,牠看起來很健康吧。」

那只看著殿契的菊石獸看起來非常健康的樣子,小嚮不知為何端詳了好一會兒,不過他并沒有說什幺,面對眾人疑惑的視線,他以帥氣的笑容代替回答。

「殿契。」見何歐說明的差不多了,白帆小心翼翼的把觸手百合的化石放進復甦裝置哩,隨后他喊了少年一聲。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啊、是!」

聽到這聲呼喚,殿契馬上繃緊了神經,他覺得自己已經預見白帆會說什幺了,而事實證明他是對的,只見下一秒男子勾起了笑容。

「既然現在有時間就來對戰怎幺樣,你是來挑戰的沒錯吧?」

然后就成了現在的情況,一行人站在寬敞的道館中,這座摩柯道館又是另外的獨棟,跟白帆的家是分開的,也就是說——白帆擁有至少三棟房子,如此豪氣的人殿契還是第一次看到。

對戰場地上布滿了大小不一的堅硬巖石,雖然殿契事前有確認過白帆使用的屬性,但還是很意外場地并不是一池水,因為菊石獸那幺多,難保對方會挑一只上啊。

總之,白帆是巖石系的道館訓練家,也就是他的波加曼應該是比較有利的。除此之外,場上還多了好幾名不速之客,清一色全是青少年,全都是小琪罔顧挑戰者的意愿找來的,聽說都是維亞俱樂部的成員。

另外,在這其中有一名特別眼熟的少年,在被眾人以怪異的視線盯著的當下,對方顯然注意到了他的視線,向他揮了揮手。

「殿契,我很期待你的道館戰喔!」

一如往常穿著奇裝異服的少年拉著另一名少年走上前與朋友打招呼,但是他的問候語讓殿契實在不太想回應,被這幺多視線注視著只會讓他覺得更緊張而已,但是人都來了,現在叫他們回去也不太對。

「喔……你、你旁邊的是誰?」殿契注意到在小倫身邊不發一語的少年,他試著轉移話題,他問題一出,少年藍色的眼睛對上殿契的視線,前者撇過頭不打算搭理他。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他就是我的好兄弟,耀!」

「……請多指教。」

這兩名少年給人的第一印象真的相差很多,殿契無奈的想著,不過這并不是他應該管的事情,多認識一點人總是好的。

「我叫殿契,也請你多指教,耀。」

「殿契,你準備好了嗎?」白帆走到他的身邊,他輕鬆的笑了笑,肩上的菊石獸也對少年揮了揮觸手。

「白帆先生,我、我好緊張……」

男子僅是拍拍他的肩膀給予鼓勵,然后就走到他該站的位置。反觀青少年們倒是各個都很激昂,不、只有小琪和小倫很激昂,耀和另一名沒上前打招呼的人安靜的坐在觀眾席上,默默地盯著站在旁邊的四天王。

「只要用力打就對了!!」

「對啊,打了就沒問題了!」

小琪和小倫各自說了讓少年非常沮喪的話,如果事情有那幺簡單就好了,他會不會做不到呢?會不會在這幺多人面前出糗?

「……啊,我知道了!我打就是了!」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殿契已經呈現自暴自棄的狀態了,他看著白帆放出的小拳石,心中有了決定,他最終拿出了寶貝球并將其拋出。

「波加,拜託你了!」

「是相剋的神奇寶貝呢,殿契的勝算很高啊!」

「你忘了嗎?那只小拳石的特性。」坐在觀眾席的小倫興奮的說了一句,但是身邊的少年卻沒什幺興致跟他一起為殿契打氣,他冷淡的反駁了一句。

「啊,說的也是。」

對戰就在他們的談話聲下開始了,白帆示意殿契先開始,他雖然沒散發什幺氣場,但后者還是覺得眼前的男子變得好可怕。

「波加,使出泡沫光線!」

波加跳起身,晶瑩的藍色泡泡從牠口中冒出,就像是有意識一樣往小拳石打去,速度較慢的小拳石沒辦法躲避,而白帆竟也沒下任何指示。

結果泡沫光線正面命中,帶給牠巨大的傷害,但是牠并沒有直接失去戰斗能力,這讓殿契很驚訝。

雖然沒有做過太多練習,但是他的波加應該是有點實力的,畢竟跟小嚮對戰過那幺多場,這個結果讓他有點失望。

「殿契,那只小拳石的特性是結實!」小琪并不像俱樂部的其中幾人有挑戰過白帆,她直到看到這幅情景才警覺到這件事,她連忙提醒了一聲,但顯然沒什幺用處。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結實?」

「堅硬腦袋與結實,是小拳石很常見的特性。結實特性的作用是被致命一擊擊中時,即使威力再強都不會失去戰斗能力。」白帆溫和的笑了笑,他對殿契詳細的解釋特性的存在,不等對方回應,他立即就下了指令。「這也就表示——現在是我的回合!使出巖石封閉!」

巨型的巖石從地面以圓形的陣式竄出,完全阻擋了波加任何的逃生路線,因為巖石實在太堅硬了,牠也沒辦法破壞巖石逃走。

「波加曼?!」

「波加!糟了、怎幺辦才好……」殿契很慌張,他不知道應該怎幺處理,就這樣發著呆,沒有下任何指示。

「小殿契,不要發呆,要來了!」

坐在小琪身旁的小嚮突然對少年喊了一句,他忌憚的看著白帆,他看的時機十分準確,這讓本來要下命令的白帆頓了一下,這也就給了殿契一點時間反應。

「波加,再一次泡沫光線!」

少年總算是振作起來了,他對著波加喊著,后者應了一聲,從巖石間的縫隙可以看見牠即將使出攻擊,但白帆已經回過神了。

「我不會給你機會的。小拳石,滾動!」

小拳石藉由高速的旋轉讓自己圓形的身軀滾向巖石陣,一舉連巖石都能撞開的威力打飛了波加,但還不足以讓牠失去戰斗能力,牠努力的站起身。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還行嗎,波加……?」殿契擔心的問了一句,見波加點了點頭,稍微鼓起了一點勇氣,他揮出手并喊出指令。「好、泡沫光線!」

「用滾動閃開吧!」

「什幺?!」

小拳石的轉速是不是越來越快了?殿契有點疑惑,他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這才發覺他并非看走眼,小拳石是真的加速了,牠高速的從旁繞過泡沫光線,擊中了波加。

「波加……」波加曼的雙眼都變成了旋渦,失去了戰斗能力。

「滾動是連續招式,轉動次數越多,威力與速度上升越多呢。」通常真的不需要解釋,但是看到殿契慌張到快哭出來的樣子,他不忍心讓他處于無知的狀態下,所以他繼續解釋道。

「是這樣啊……波加,回來吧!」殿契收回了波加曼,他看著自己僅剩的另一顆寶貝球。事實上他不知道該怎幺繼續了,小貓怪是電系的,就算他還是新手,也看得出來這個戰況非常不利,雖然他大概猜到了,白帆的第二只應該就是那只貪玩的菊石獸,但如果想讓自己的處境變得有利一點,得先要打敗小拳石才行。

「小貓怪,就拜託你了!」

「下一只是電系的嗎?電系的絕招沒辦法對小拳石產生作用喔。」白帆維持那抹笑容,提醒了一聲。

「嗯,我知道。」

「那幺我們就開始吧,小拳石,使出滾動!」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殿契勉強靜下心去思考,以小貓怪的速度來看,大概第三次就追不上小拳石的滾動了,跑給牠追一點效益都沒有,那幺他的計策是……「小貓怪,使出挖洞!」

小貓怪晃了晃尾巴,在小拳石襲來之前,先用前腳挖出一個洞并潛入地下了,小拳石越過那個洞口,牠沒有停下滾動。

「糟了,小拳石沒辦法停下滾動……小拳石,先四處移動,不要讓小貓怪有機會得逞!」

聞言,小拳石便不規則的變換滾動的方向,然而在幾秒后,小貓怪從地下竄了出來,重重的將牠撞了出去,當牠落至地面時已經失去戰斗能力了。

「被打敗了呢……回來吧。」白帆收回了小拳石,接著就掏出下一顆球拋出去,如殿契所料,紅光之下出現的是菊石獸,似乎是常常待在他身邊的那一只。「接下來就是決勝戰了,加油喔,殿契。」

「是!小貓怪,挖洞!」白帆似乎沒有任何緊張的情緒,殿契也稍微熱血了起來,他回應了男子一聲,隨后便展開了攻勢。

「菊石獸,接下來。」

小貓怪再次潛入地面,沒有幾秒便對菊石獸使出猛烈的攻擊,但是后者僅是被撞開一小段距離,似乎不怎幺有效果的樣子。

「為什幺?菊石獸也是巖石系的吧?」殿契還記得,菊石獸應該是水系兼巖石系的神奇寶貝。

「那是因為菊石獸的防御力很高啦!」小琪見殿契存有疑惑,她再度對他喊道。

「是的,雖然菊石獸的殼會拖慢牠的速度,但是也使牠有極高的防御力。」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白帆附和小琪的解釋,又給予更詳盡的解說,絲毫不覺得說明菊石獸的弱點可能會使自己處于弱勢。

「菊石獸,泡沫光線!」

「小貓怪,使出挖洞躲避!」

小貓怪躲開了向牠襲來的藍色泡沫,泡沫光線擊在地面發出了巨大的爆裂聲,雖然不會破壞地面,但是威力一定比波加曼的泡沫光線至少強上一倍。牠再次從地下竄出,把菊石獸打飛一小段距離,和剛才是一樣的狀況,菊石獸看起來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再來一次,挖洞!」

「破殼!」

菊石獸背上的殼被紅色的光芒所包圍,光芒在幾秒后爆裂開來,就在小貓怪破土攻擊的剎那,牠竟然用極快的速度躲開了攻擊。

「咦?」

菊石獸暫時退去了自己笨重的殼,因此速度上升了很多,不只如此,攻擊也一同增強了。

「使出巖崩!」

在小貓怪因為攻擊失敗而不知所措之時,白帆再度下令,隨后從天空墜落下來的砂石重重的打在牠身上。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小貓怪,沒事吧?!站的起來嗎!」

小貓怪緩緩的站起身,但是牠的身上已經傷痕累累了,看起來受到了相當大的傷害,殿契因此不安了起來。

「破殼是擁有甲殼的神奇寶貝特有的招式,捨棄自己的殼,也就是捨棄防御來提升其他的能力!太酷了!」小倫睜大異色的眼睛看著場上的狀況,他是第一次看見這個招式,之前只有在書中看過而已。

「速度變快了……」

「泡沫光線!」

「跳起來躲開它!」

小貓怪跳至空中,千鈞一髮之際躲開了泡沫光線,但是菊石獸對下一次的攻勢已經蓄勢待發。

「菊石獸,使出巖崩!」

「……跳著巖石躲開吧!!」

側身躲過一些砂石,小貓怪依言努力的跳上較大塊的巖石上,不斷的躲避攻擊,但最后還是攻擊打回地面,此時體力已經降到最低點。

「小貓怪……!」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不行,贏不了……白帆先生真的好強。殿契驚呼了一聲,他很害怕也很無助,明明其他人都能做得很好,就只有他老是在對戰中敗給了自己,現在開始想放棄是不是還來得及?

「不準放棄!!」

「小嚮……?」

少年難過的看著從觀眾席上站起來的青年,剛才就是對方的大喊把他拉回現實,小嚮不會允許他擅自放棄的,但到底為什幺要對他抱持那幺高的期待呢?

「如果現在放棄就什幺也沒有了!小貓怪都還沒倒下,在牠放棄之前,你這個訓練家怎幺可以露出那種好像已經輸了的表情?!」

全力以赴吧!殿契看起來很害怕,但是聽了小嚮勉勵的話語,他看向已經站起身并等著他下令的小貓怪,如果他放棄的話,就辜負了波加和小貓怪的努力了,也辜負了伙伴的期待,他不想讓大家失望。

「我們再試一次,小貓怪,使出挖洞!」

「菊石獸,躲開后使出泡沫光線!」

這次的攻擊依然沒有產生效果,但是當菊石獸移動到小貓怪身后時,殿契意外的笑了,看到這副景象的白帆因此愣了一下。

「小貓怪,使出沖擊!!」

小貓怪一個后空翻到菊石獸身邊,后腳才剛碰到地面就使勁往菊石獸一蹬,點點電光散了出來,最終爆發出一道強勁的電流。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那個樣子是……」

在電光完全消失之后,只見菊石獸失去了戰斗能力,而小貓怪依然佇立在場上,勝負已分。

「菊石獸失去戰斗能力,所以勝利者是挑戰者殿契!」何歐在一片靜默之中喊出了判決,白帆點了點頭,走過去撿起菊石獸的殼并將其還給牠。

「我……我贏了?」

「小殿契,做的好!!!」現場響起了掌聲,小嚮跳下觀眾席,直接走到殿契身邊,伸出大掌揉亂后者棕色的細髮。「懂了嗎?絕對不能放棄,不然就什幺都沒有了。」

「……是的!小貓怪,謝謝你和波加的努力!」殿契沒有怪青年弄亂他的頭髮,蹲下身子,他抱住撲過來的小貓怪,摸了摸牠的頭,后者開心的喵喵叫著。

「恭喜你,殿契。」白帆走了過來,他手上拿著一塊托盤,純黑色的底盤搭配暗紫色的絨布給人高貴的感覺,而最吸睛的是上面正閃耀著光芒的徽章。「這是螺石徽章,就交給你了。」

徽章的形狀看起來就像是菊石獸的殼,金屬的表面還有立體的螺旋線條,完全顯示出道館訓練家的愛好,殿契把徽章拿起,細細地端詳著,激動與興奮充斥在心上,他下意識的露出笑容,將徽章舉到高過頭的位置,他開心的大喊:「我得到第一個徽章了!」

殿契等人現在正在神奇寶貝中心等待波加曼與小貓怪治療完畢,白帆因為要觀察觸手百合的復甦狀況婉拒了同行的邀情,而小琪的朋友們因為要準備晚上的俱樂部集會而一一散去。

「小殿契,接下來要去哪里晃晃好呢?離集會還有一段時間。」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三人坐在一旁的休閑區,小琪晃著雙腳問道,接著放出了她的小伙伴——皮丘。

嬌小的皮丘坐在少女的腿上,和兩人打招呼。

「我從來都沒有說要去參加你們的集會好嗎……不過,我想去逛逛摩柯市。」

先是無奈的反駁小琪的話后,殿契露出期待的神情回應,但眼前的少女顯然是俱樂部的一員,在這里閑逛真的沒關係嗎?

「俱樂部的其他人不是都去準備你們的集會嗎?妳不用?」

「我現在處于一個會長的地位,不需要喔。」

有人能夠帶路,殿契還是很開心的,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迷失在這龐大的街道中,而且身邊還有一個冒失的四天王,要是突然弄丟人了是很麻煩的。不過,小嚮受了傷,行動力應該沒有那幺高吧?少年默默地想著。

「小琪,你的皮丘為什幺長得不一樣?」

殿契忽然注意到小琪的皮丘耳朵并沒有分岔,顏色也跟叉耳比不一樣,后者的體色比較接近皮卡丘,不禁覺得奇怪。

「什幺啊?這是一般的皮丘喔……哎呀!」小琪解釋到一半便捂著頭,偷打了她一掌的罪魁禍首哼了一聲,隨后就撇開小臉不理她,畢竟沒有神奇寶貝被說一般會開心的。「抱歉抱歉。」

「皮丘!」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小露……我是說,我的朋友有一只耳朵分岔的皮丘,她叫牠叉耳比。」

「什幺?好想見見喔!」小琪一聽便露出非常感興趣的樣子,就連皮丘也動動雙耳,專心聽著。

「改天再介紹妳們認識。」

「殿契弟弟,你的波加曼和小貓怪都恢復健康了喔。」喬伊小姐推著銀色的推車走過來,推車的上方放著兩顆寶貝球。

「謝謝妳,喬伊小姐!」殿契跳下了沙發,拿起兩顆寶貝球便往空中一拋,將里頭的神奇寶貝放出來。「波加、小貓怪,出來吧!」

波加和小貓怪從光芒后現身,后者開心的蹭上去,反觀波加,牠的表情相當不高興。

「波加,你怎幺了?」殿契拍了拍小貓怪的頭后,注意到波加的異狀,他伸手要抱牠,卻被牠一舉逃開。

「波加波加波加!」

波加不只躲開主人的懷抱,甚至擅自跑出了神奇寶貝中心,殿契想要去追卻被小嚮給抓住,后者的表情很平靜,彷彿習以為常。

「小嚮?!放開我,波加牠……」

「讓牠自己靜一靜吧。」

亂婦情緣倫小說_上海方言動態圖

殿契不明白,為什幺自己的神奇寶貝會這樣突然就好像很難過似的跑走?他做錯了什幺事情嗎?他也確實這幺問了一句,而小嚮看著關上的玻璃門,給了他答覆。

「——如果你是牠,在主人的第一場戰斗中失利,你也會難過的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3257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