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鋪車上發生的事_臥鋪車廂被弄了

※自創有,不適者請自行斟酌。

"妳走開!我根本就不愛妳!"

【為什幺要這樣說?】

"不要用那張和他一樣的臉看著我!!"

【媽媽拜託妳別這樣!】

"妳是妳爸爸在外面接回來的私生女根本就不是我的親生女兒。"

【我不是我不是!!】

"我不要妳了妳給我出去!!"

【拜託妳不要趕我走!!】

我伸出手想要抓住那離我遠去的媽媽。

但是已經太遲了。

臥鋪車上發生的事_臥鋪車廂被弄了

她早就已經消失在黑暗里。

「曉叆別再亂動了這樣傷口會裂開的。」

一個帶有磁性卻又不失溫柔的聲音說道。

我想要張開眼睛但是眼皮卻意外的沉重的讓我睜不開。此時我感覺到左下腹部一陣痛楚,我悶哼了一聲緊皺著眉。

「大概是剛剛忽然伸手的關係牽扯到傷口了,霧守麻煩請你去叫夏馬爾過來一趟。」

「是。」

又想起了那一段記憶了。明明已經過了有十年之久了為什幺每次想起來心中卻還是會這樣的痛呢?

我不懂。

十歲那一年的那一天,瞬間從幸福美滿的天堂墜落的萬劫不復的地獄。那一年的那一天,爸爸因為出公差在路上出了車禍。

當場死亡。

而后來我才知道爸爸根本就不是出什幺公差,而是以出公差的名義去偷情。這是我在爸爸的葬禮上聽到公司的同事們說的。我想媽媽或許一開始就知道了,只是她不想說罷了。

臥鋪車上發生的事_臥鋪車廂被弄了

為的就是想要維持著現在的幸福關係。

但如今,天秤已經失去了所謂的平衡。

又或許可以說,從頭到尾這個所謂的平衡的是假象而已。

一切都從那時候開始變了調。

「大概再休養個一個多月就會好的差不多了。」

「謝啰夏馬爾大叔。」

「就叫妳不要叫我大叔了嘛!」

「好啦夏馬爾大…哥哥。」

「唉呀呀曉叆叫我大哥哥呢我好高興唷~」

夏馬爾拉開了圍簾以愉悅的舞步歡樂跳出房間。圍簾才剛拉開,所有人群便蜂擁而上的慰問。

好吵。

臥鋪車上發生的事_臥鋪車廂被弄了

「曉叆妳終于醒了妳知不知道妳昏迷了有五天了阿~」

迪諾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著。我說麻煩你拿張衛生紙把你的臉擦一擦吧。

我無言的看著把鼻涕擦得滿臉都是的迪諾。

而XANXUS則是一副妳怎幺還沒死的表情看著我。

「臭小鬼氣色不錯嘛。」

如果沒見到你或許我氣色會更好。

「曉叆跟妳說喔,XANXUS他可是很擔心妳耶整晚都沒睡的守在妳房門剛剛…」剛剛霧守大人說妳醒的時候XANXUS激動得差點哭了出來。

迪諾受到驚嚇的閉上了嘴巴,他想他還是不要再繼續說下去的好。因為他感受到XANXUS的無比殺氣。

「加百羅涅家的小鬼,你是嫌活得夠久了是嗎?」

「我說你們還是小聲一點吧,這樣吵鬧的環境病人會受不了喔。」

霧守倚在門邊,笑容滿面的說。

臥鋪車上發生的事_臥鋪車廂被弄了

「不用你管,你這啰嗦的家伙。」

「嘛我只是替曉叆小姐說出她的心聲罷了。」

「哼。」

我仔細的打量著倚在門口未曾見過的男子,一頭碧綠及肩的長髮,全身上下散發出超脫清俗的氣息,加上白凈清秀的臉龐,還有那好看的笑臉。

真的是會讓人目光捨不得移開呢。雖然這樣說很抱歉,不過他長的比嵐守還要艷麗,不過卻又不失男性的威嚴。

最重要的是,這根本就是我的菜嘛!!

「看來曉叆小姐很喜歡我呢。」

看出我眼神中帶有一絲愛慕,霧守笑的更加燦爛。

「但是曉叆小姐妳不可以愛上我唷…」

「什幺?」

「因為我愛的是●●。」

臥鋪車上發生的事_臥鋪車廂被弄了

后面幾個字我沒聽到,因為我的耳朵被沖進來的澤田家光給牢牢的捂了起來。然后我只看到他對端著食物進來的奧溫曖昧的笑著,而奧溫對于那樣熱情的注視似乎早已見慣不怪的不加予理會。

第九代守領大人則是坐在床旁笑笑的看著這一場鬧劇。

「你這家伙不要汙染幼苗啦!!」

「唉唷唷~門外顧問大人你好兇唷~」

「不要給我裝可憐!」

澤田家光拿起他的鞋子往門口丟。不巧的是,霧守側身一閃,那鞋子剛好扔到要進來的巴吉爾的頭上。只見巴吉爾無奈的將鞋子從頭上小心翼翼的拎了下來。

「…師父你又是幾天沒換襪子了。」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這個月忘記把上個月的寄回去給奈奈洗了所以只好翻面穿啰…」

澤田家光笑的自然,但是我們聽起來超不自然而且超不舒服的!!

總覺得我全身上下都被那無形的霉菌包圍著。我懷疑我是不是就要發霉長菌類啦!!

「對不起讓您擔心了。」

臥鋪車上發生的事_臥鋪車廂被弄了

帶著歉意對著我床旁的中年男子說道。

「這不是妳的錯。」

「可是…」

「只要妳沒事就好。」

第九代守領笑的很溫柔的拍拍我的頭。

我喜歡他的笑容。雖然那只是最普通不過的笑容。但是為什幺我卻會覺得心頭暖暖的呢?我想要守護著個笑容,守護這個笑容的主人。

還有我所認識在乎的人。我不要有人再為我擔心了。

所以我必須要變強才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32702.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