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說對我很無奈_一個允許你對他撒嬌的男人

穆念丞的臉黑得像木炭,他瞇起眼危險地開口:“你故意的吧?”

如歌在一旁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用力擺擺手,然后一只手摀住笑痛了的肚子,感覺自己快要笑斷氣了。片刻后,她艱難的開口:“真該把你這副模樣拍下來??噗哈哈哈哈哈”

穆念丞深深覺得,這丫頭這些日子真是被他寵得太過無法無天了,再不給她點顏色瞧瞧,以后怕很難馴服了。

他殺氣騰騰地靠近她,如歌還是一副不怕死的樣子,繼續拍著大腿狂笑著,但還是被他的氣勢逼得往后退了幾步,直到整個人被抵到墻上。

眼見穆念丞伸出雙手把她禁錮在他與墻壁之間,如歌笑不出來了,她吞了吞口水,登時有點膽怯:“干、干嘛?”

穆念丞將臉湊近她,瞇起眼:“你說呢?”

男朋友說對我很無奈_一個允許你對他撒嬌的男人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嘛,這真是我找到最大號的衣服了,再說你穿了不也挺合身的嗎?”

“哦?這就是你所謂的合身了?”穆念丞危險地瞇起眼睛:“看來我得好好教教你,合身是怎幺一個說法。”說完,不等如歌反應過來,他低頭用力吻住如歌的唇,雙手在底下扒光她的衣裳,開始教育她合身與不合身的區別。

一夜和諧地飄過。

第二天一早,穆念丞起來晨運,如歌還沒起床。

他念軍校的時候就養成了每天晨運的習慣,偶爾週末有空還會去健身房健身,剛開始交往那會兒如歌還自告奮勇地說要跟他一起出去跑步,說是要養成運動的好習慣,還可以順便減肥!不過堅持了一個禮拜,如歌到底是被睡魔打敗了,再也沒有早起過。

運動回來,穆念丞順道買了早餐。他把買回來的饅頭和蛋餅放到微波爐里熱了一會兒,然后進房柔聲細語地叫如歌起床。

男朋友說對我很無奈_一個允許你對他撒嬌的男人

如歌昨晚睡得太晚,今天怎幺也不肯睜開眼睛,穆念丞輕輕哄她:“再不起床上班就要遲到了”她才不甘不愿地睜開眼。

她看穆念丞杵在自己上方盯著自己看,就朝他伸出雙手,要他抱。

穆念丞無奈地說:“我渾身都是汗呢。”

如歌不干,繼續舉著雙手,還撒嬌地哼哼著,穆念丞只好妥協地把她從床上撈起來掛在身上,然后抱著她走進浴室。

吃完早飯,穆念丞把如歌送去上班,自己才回A市。他不禁覺得每天這樣兩地跑真的是太累人了,該找機會讓如歌搬到A市來和自己一起住才行。

週末,穆念丞如約將如歌帶回了自己家。前些天她和如歌提起這事兒的時候,如歌有些驚訝,不過又好像意料之中的事,畢竟婚禮那天也見過了,而且已經過了小半年時間,再不去拜訪一下也未免太失禮了些。

男朋友說對我很無奈_一個允許你對他撒嬌的男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3287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