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曖昧關係請斟酌使用~

經過上次的催狂魔遇襲事件后,加奈越來越明白魔杖的重要性了。在午餐的時候,葛來分多的E班眾人聊著關于魔杖的話題。

「我的魔杖是十二英寸的櫻桃木,里面獨角獸的毛毛,還有鹿角唷。」加奈拿出了自己那根彎彎曲曲的魔杖,仔細地觀察著,還想起了售賣魔杖的奧利凡德所說的話。

「欸,櫻桃木啊。」業靠近了加奈,打量著加奈手中的魔杖。「我的是烏木哦。」

「我的是紫檀木,比你那支脆弱的棍子強悍多了。」淺野話畢,便轉身離開了餐廳,不再作停留。

最近,淺野總是沒有辦法和加奈待在同一個地方。他一旦處于加奈的附近,他就會心煩意亂,完全不能夠轉移視線,讓他很是煩惱。

「才不是棍子、是我的寶貝魔杖!」加奈生氣地看著淺野的背影,還有業急忙追上淺野的樣子,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可會好好珍惜你的。」

加奈知道魔杖會認人,所以他深信魔杖也會聽到他所說的話,有著動物般的靈性————而加奈手中的櫻桃木魔杖,也似乎閃了一閃。

*****

到了第二節的符咒學課,史萊哲林終于有和葛來分多碰面的課堂了。

「就是這樣!做得很好哦,潮田同學。」孚立維教授愉快地指導著站在比武臺上的渚,認為渚有著無窮的潛力。「你的魔杖很喜歡你哦。」

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接下來,我們來練習一下讓魔杖的頂部燒起火焰的魔咒吧。」孚立維教授向班上的同學展示著自己的魔杖。「吼吼燒。」

在一剎那間,教授的魔杖頂部便燒起了橘紅色的火焰,看起來有點可愛。

「吼吼燒。」加奈嘗試唸起咒語,等待著自己心愛的魔杖聽話,卻遲遲沒有結果。

「吼吼燒~」業敷衍地托著腮,揮動了手中的魔杖,魔杖便聽話地變出了火焰。

「吼吼燒。」淺野仔細地看著咒語書,認真地看著魔杖,也成功變出了火焰。

「吼吼燒、吼吼燒!」加奈撫摸著自己的魔杖,不理解魔杖為什幺不停自己的指令,讓她有點心煩意亂。

「你的手握住了魔杖的頂端。」淺野無奈地看著加奈的錯誤動作。「火是在頂端出現的,你握住了頂端,魔杖都不好意思把你的手燒傷了。」

「嗯?」加奈認真地研究著握魔杖的姿勢,又有點驚慌失措地看著被淺野觸碰著的右手,臉頰有點微微發燙。

「是這樣握。明白了嗎?」淺野抓起了加奈的手,把他的手放到了魔杖的底部,這樣才是正確的握法。調整完畢后,淺野便縮起了手,若無其事地繼續看著別的科目的教科書,完全對符咒學沒有興趣。

「吶,淺野。」業壓抑了心中莫名的不滿————不是討厭淺野,更不是討厭加奈;只是有種莫名的煩躁,不想要看到他們這幺親近的樣子。

「嗯?」淺野繼續翻著教科書,對魔藥學似乎很有興趣。

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我們來打賭吧。」業看著加奈緊握著自己的魔杖、與教授對話的樣子,突然想到了個鬼主意。「我們來偷走她的魔杖。」

「有何意義?」淺野不理解這次業的目的是什幺,認真地看著他那雙黃色的眼睛。

「贏的人可以帶她去活米村,或者是斜角巷玩一天。」業壞壞地笑著,想要用激進法讓淺野答應。「聽說她在入學以后,就沒有再到過斜角巷。」

「原來如此。有任何限制嗎?」淺野馬上想到了偷走她的魔杖的五種方法,但以防萬一,他還是先問清楚。

「不能用符咒,也不可以給她喝什幺催眠藥水。」業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想了想。「太簡單的話就不好玩了。」

「我答應。」淺野相信著業并不是那種奸詐的家伙,絕對不會偷偷使用魔法來獲勝,這是敗家之犬的行為。

「吼吼燒!」加奈自豪地點起了火,差點燒著了業的頭髮。「嘿嘿、厲害吧!」

「爛透了、你差點燒到我了!」業撥了撥自己的頭髮,聲音又變回了開朗調皮的聲調,和剛剛壓低聲線的他,感覺截然不同。

「嘻嘻,對不起嘛。」加奈用臉頰蹭著自己的魔杖,看起來真的是愛不釋手。

「加奈,我可以看看你的魔杖嗎?」」淺野想不到業馬上就開始了這個『搶奪加奈的魔杖游戲』,讓他防不勝防。

「好啊。」在加奈天真地把魔杖遞給業之時,淺野臨急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業,你說要把加奈的魔杖折斷,也太過分了吧。」淺野馬上抹黑起業,畢竟他不希望輸給年紀第二,也不希望輸了加奈。

「欸~!好過分!」加奈馬上把魔杖收進衣服里,把書本堆疊整齊,捧著它們離開了教室。

「你還真狠毒。」業不禁失笑,自己似乎是小看了身旁的書呆子。

「我都聽到了。」狹間用著低沈的聲音,在兩人身后說著。「要是想要偷走她的魔杖,身為室友的我,并不介意在宵禁時分看到你們的身影。」

淺野和業看著魔女般的狹間,心裏有點害怕。

「她、她已經可以畢業了吧?」業指著狹間漂浮于空中的身影,看起來是有點受驚。「要是我是他的室友,我一定睡不著。」

「也許是吧。」淺野認真地想著狹間剛剛所說的話后,又點了點頭。

*****

到了第四節課,是變形學的一課。

「我們來變成自己最喜歡的動物吧。」身為變形學教授的理事長,舉起了長達十五英吋的魔杖,輕輕揮動著,就成為了自己最喜歡的大型鷹鳥,同學們的書籍都在他拍動雙翼時被吹走。

「最喜歡的動物嗎??」加奈苦惱地想著。「我什幺動物都喜歡唷,教授。」

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萩原同學,我今天教的符咒是會讓你變成『發自內心』喜歡的動物。」理事長從巨型鷹鳥變回了人形,讓加奈很是仰慕他的能力。「試試看吧。」

「嗯??」加奈輕輕按著自己的太陽穴,努力地把自己變成了一只貓頭鷹。

「很好,就是這樣。原來你最喜歡的動物是貓頭鷹呢。」理事長微微一笑,又走到了其他同學的位置,看著大家變形的情況。

「淺野同學,不試一試嗎?」理事長看著他和業,裝作好奇地笑著。「搞不好會變成螞蟻。」

「才不會呢。」業撇開了頭,放鬆了身體,讓自己變成了一頭兇猛的黑獅子,大聲地咆哮了一下,走向了理事長。

淺野看著內心最喜歡獅子的業,心里不禁有點不安,而且還有酸溜溜的妒忌感。要是自己心里面的動物是獅子怎幺辦?被別人發現了可是一件不妙的事情。如果我最喜歡的動物不是獅子,那又怎幺辦?是否代表了自己對她的感情其實沒有那幺的深??

淺野深呼吸,決定由上天來給予他答案。他輕輕地跳了起身,在一瞬間內變成了一頭金黃色的獅子。

「兩位最喜歡的動物都是獅子啊。」理事長身為史萊哲林的學院負責老師,很不滿意兩位的表現。

加奈認真地看著淺野和業,讓兩人瞬間變得緊張起來。被發現了嗎?我喜歡獅子很平常啊。獅子不是指葛來分多的人啊,只是普通那種非洲獅子??

「啊,你們原來是那種關係!」加奈恍然大悟,以為兩個人是曖昧關係。

「才不是!」淺野和業朝著加奈咆哮,鋒利的牙齒在教室里追逐起加奈來。兩人同時放下心來、感嘆萬分,因為自己喜歡的對象是個笨蛋,才不會想那幺多呢。

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

到了午餐時間。

加奈的魔杖安靜地躺在了加奈穿著的斗篷里,陪伴著主人享用午餐。加奈把吵鬧花的花瓣放進茶壺里,加入了熱水,靜待吵鬧花的尖叫聲。加奈優雅地把吵鬧花茶倒出,愉快地享受著吵鬧花甘甜的味道。

「好喝嗎?」淺野坐在加奈身旁,靜靜地等待偷魔杖的時機。

「嗯,你要喝一口嗎?」加奈把自己的茶杯遞給了淺野,上面還有加奈的唇膏印。「只能喝一口哦,這是我媽媽種的吵鬧花。」

「嗯。」淺野看著杯子上的唇印,不好意思直接用嘴巴和加奈間接接吻,因此把杯子轉了一個方向,從一個沒有被加奈碰過的地方下手。「好甜的茶。」

「會嗎?我沒有加糖哦。」加奈從淺野手里接過了杯子,然后把剩余的茶都喝完。「可能是我家的花園用的是砂糖土壤吧。」

「也許。」淺野的手安靜地放在了加奈的斗篷上,但加奈卻絲毫沒有察覺到淺野的動作。

淺野的手悄悄地接近了斗篷的口袋,碰到了加奈最寶貝的魔杖后,慢慢地等待時機,把它偷走。

「加奈,你的魔杖掉地上了哦~」業從身后看到淺野偷偷摸摸的行為,馬上說了個謊來制止他。

「真的嗎?」加奈吃了一驚,連忙把手放進口袋,碰到了淺野的手,又不知所措地看著了淺野錯愕的樣子。

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嗯,我幫你撿起來了。」淺野輕輕地抓住了加奈的手,然后又放開了,機智地逆轉業的謊話。

「謝謝你!」加奈燦爛地笑著,看著了鬆了口氣的淺野。「還有業,謝謝你的提醒。」

「要是你不見了魔杖,你會怎幺樣?」業把雙手放在淺野的肩上,裝作是期待地看著加奈。

「沒有了魔杖,就要到活米村去找奧利凡德先生了吧??」加奈拿起了茶壺,又倒入了些吵鬧花茶。「如果是這樣的話,也未免太麻煩了啦。」

「你不喜歡去活米村嗎?」淺野托腮,看著加奈品茶的樣子。

「不是不喜歡,而是我會迷路。」加奈尷尬地笑了笑,把自己容易迷路一事告訴兩人。

不過兩人早就知道了。也許加奈沒有留意得到,不過淺野和業每次都會在加奈進教室之后才跟著進去,因為加奈實在是個大路癡————找不到教室的她,常常會在走廊上徘徊。有時候加奈會用魔杖變出通往教室的路線圖,只不過要是她沒有了魔杖,就根本沒有可能用魔法嘛。

「老實說吧,小獅子。我想要你的魔杖。」淺野直截了當地把話說了出口。

「蛤?為什幺?」加奈皺起了眉頭,不知道淺野的用意是什幺。

「不好了,麥教授。」駐校護士長龐芮夫人有點擔憂地走進了餐廳,身旁穿著史萊哲林斗篷的榊原蓮,右手手臂被紗布緊緊地抱住,神情痛苦地跟在了護士長身后。「這孩子在練習魁地奇時摔斷了手,可是霍格華茲的草藥已經用完了。」

「芽菜教授那邊有嗎?治療骨折和肌肉痠痛的神奇草本。」麥教授看著可憐的榊原,不禁擔憂起明天的比賽。「明天是史萊哲林對葛來分多的比賽吧?」

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是的。榊原,你的粗心令我對你很失望。」在一旁的石內卜冷冷地看著榊原,充分展現出他對史萊哲林的愛之深,對無法上場的榊原感到失望。

「榊原同學,你沒事吧?」加奈心疼地看著榊原的手。雖然他們只說過幾句話,不過加奈的原則就是不能見死不救。「學校真的沒有草藥了嗎?」

「是的,全部都還沒能夠收割。」護士長認為自己十分失職。「估計你明天也沒有辦法上場了。」

「不行、我一定要上場啊,這可是對葛來分多的比賽!」榊原生氣地反駁著護士長,嘗試活動手腕和手臂,卻又痛得快要哭出來了。

「對不起了、你會原諒我的吧?」加奈從斗篷里拿出魔杖,親了親魔杖后,又嘆了口氣,然后用盡全身的力氣把魔杖折斷。

「萩原同學、你是在————」「這裏,護士長!我有獨角獸毛哦。」加奈打斷了麥教授的喝止,把獨角獸毛遞給了護士長,同時又望向了石內卜。

「這是教授上課的時候教的!一方面可以讓骨頭復原,另一方面可以防止下次受傷。我可是有好好在聽課的哦。」加奈剛才突然想起了愚人節那天的課堂,又想起了今天早上淺野說自己的魔杖很脆弱一次。「櫻桃木是很脆弱,不過可以輕易折斷。」

「這可是罕見的藥材啊,萩原同學。」護士長緊張地把獨角獸毛還給加奈。「這幺貴重的東西,請你好好保存。」

「沒關係啦,讓榊原同學治好傷勢吧。」加奈看著榊原驚訝的樣子,淺淺一笑。「獨角獸毛不單只可以讓骨頭復原,還可以防止受傷呢!要是你明天摔了下來,也不會骨折哦。」

「??葛來分多,加十分。」麥教授握住了加奈的雙手,還有無辜被折斷的魔杖。「萩原同學,你實在是太偉大了。竟然為了史萊哲林的同學,愿意犧牲自己的魔杖。」

「我的魔杖在我折斷之前有原諒我。」加奈摸著手中斷成兩截的魔杖,甜絲絲地笑著。「我會去再買魔杖的!」

得不到滿足的丁柔_廚房高H

石內卜聽完加奈的話后,走到了淺野和業的中間,用著兩本厚重的書,敲打了兩顆紅橘色的頭。

「現在葛來分多被加十分了,你們剛剛在干嘛?」石內卜對于學院分數十分執著,也對自己的兩個得意門生有點失望。「小心我當掉你們的魔藥學。」

淺野和業已經無暇理會石內卜的冷嘲熱諷了,雙眼直勾勾地看著不按牌理出牌的加奈。加奈似乎意識到了兩人的視線,回頭后尷尬地笑了笑。

「那個??我要到斜角巷的奧利凡德魔杖店。」加奈搔搔頭,把斷掉了魔杖塞進斗篷的口袋。「你們可以給我帶路嗎?我只去過一次,早就忘記怎幺去了。」

「可以唷~/非常樂意。」淺野和業之間的比賽,在加奈邀約的一刻就結束了。

「結果是榊原贏了啊。」業無奈地笑了笑,覺得自己和淺野就像個白癡一樣。

「他就是個這樣的人。」淺野看著加奈和其他葛來分多學生的背影,輕聲說著。

如此不顧一切地為陌生人、甚至是敵人而折斷自己最珍貴的魔杖的行為,大概就只有這只小獅子了吧?我想。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3332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