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賭輸了用性器具懲罰_女打賭輸了被擺布很污

全場無聲,唯有臺上的演員對話聲清晰可聞。

刺眼的燈光蒙蔽了唐以安的眼睛,她半瞇著眼睛想看清眼前人的表情,但看見只是隱隱約約的身形。按照演員的直覺,推測楚君衍大約離她有半臂的距離,于是她試探地覆上了手──

在上臺前,楚君衍曾和唐以安說過一席話。

他說:「一個舞臺劇演員要有兩個靈魂,一個是角色一個是自己,在臺上你是角色本人,唯有認同了自己是角色,才能說服觀眾他們看見的是風荷而不是唐以安。」

「但你又不能完全是角色。身為演員我們必須詮釋角色,但我們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真正的他們,演員在于表演,即使融入了角色也不能忘記自己演員的身分,要時刻確認自己的表演是完美的。」

但現在的她既不是風荷也不是演員。

臺下上千觀眾的目光緊盯在唐以安身上,強光讓她看不清周遭的人事物,有如全世界只剩下了她一個人。

和楚君衍這般天才演員不同,唐以安是偏努力型的演員,如今的實力也是靠著前世累積下來。前世她能在群星璀璨的演藝圈佔有一席之地,唯一靠的就是努力。

打賭輸了用性器具懲罰_女打賭輸了被擺布很污

唐以安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每一次在開拍前劇本絕對是熟讀,私下排演的次數數不勝數,她才敢在鏡頭前表演。

但這次的情況卻不同,這場重要的大戲她沒有和楚君衍進行排練過。

唐以安手心沁出了冷汗,她回想劇本情節想融入風荷卻徒勞無功,越是想冷靜內心卻越是惶恐,她緊張得連伸出去的手都不知道該不該往回縮。

怎幺辦,怎幺辦,這場戲該怎幺演?

就在唐以安想將手縮回時,她的手忽然被楚君衍完好無誤地緊握住,灼熱的溫度從他的手心蔓延到她的心上,她不由得愣住,接著一道陰影擋住了太過刺眼的光線,她抬起頭看見楚君衍深邃的眼眸。

「看著我。」楚君衍低頭注視唐以安,他的手還緊緊握著她的手:「看著我的時候不要想其他的事情,不要去想其他的人,妳只需要看著我、想著我、相信我就好了。」

劇本中并沒有這句臺詞。

唐以安望著楚君衍,他的演技無疑是爐火純青,看向她的眼神深情得讓她幾乎認為他深愛著自己,「我的王妃,遇見妳是命運,無論妳是誰,妳最后的歸宿只會是我身邊。」

打賭輸了用性器具懲罰_女打賭輸了被擺布很污

所以不要害怕,不要恐懼。

只要相信他就好了。

唐以安決定孤注一擲,任由楚君衍領著她踏入了舞池。

……

《新生》之后的劇情徹底一百八十度大逆轉。

風荷與凱撒談好條件,他與她訂下協議十年內不許插手任何一件萊納王國的國事,十年后她會如約靠她的身分幫他爭奪天下。凱撒答應十年不插手任何國事,哪怕王室落難也不會幫忙。

風荷回國時,正好是災民暴亂的顛峰時期,辛西亞頂著壓力早已病倒,無奈之下王室只好派風荷出面壓制民動。

一如辛西亞的狀況,風荷一出面不停遭受到人民的唾罵,出現在廣場時還被狂暴的民眾砸了雞蛋和蔬菜,當時若不是安格爾出面幫忙,只怕她將會被人民給打死。

打賭輸了用性器具懲罰_女打賭輸了被擺布很污

即使如此,風荷仍然好言好氣地安慰每位民眾,并且開放糧倉親手替每位民眾裝取稀粥,聲稱給王室時間一定會解決問題,引起不少知識份子的好感。

她變賣了親生父母的城堡并且拿出遺產及被賞賜的金銀珠寶向鄰國購入幾噸的糧食,暫時解決了人民饑荒的問題。不僅如此,她親自下凡間慰問受災的百姓,風荷的美名享譽萊納王國。

解決了糧荒她還得解決水資源短缺的問題。風荷向人民表示自己是下任的圣女擁有祈雨能力,給她三天的時間一定可以解決難關。百姓雖然疑惑,但風荷至今沒有失信于他們也就相信了。

三天后的祭祀大殿上,風荷身穿著月白色的圣服,在眾目睽睽之下跳著祈雨舞,她身輕如燕宛如誤入民間的仙子獲得許多人民的稱讚。但接連幾個小時依舊無雨。百姓按耐不住咒罵她,風荷卻恍若未聞不敢有半分停歇。

漸漸百姓沉寂了,他們看著風荷,她早已筋疲力竭,每一步都即將摔倒,可她仍冥頑不靈地舞著。

這份堅持感動了百姓,原本的咒罵都變成了鼓勵。

「公主殿下一定可以祈雨成功的!」

「我們要相信殿下,殿下為我們付出這幺多,我們都看得見!」

打賭輸了用性器具懲罰_女打賭輸了被擺布很污

彷彿呼應著百姓的話,天空轟隆一聲巨響,傾盆的大雨順勢而下,落在風荷和百姓的身上。民眾歌頌著風荷的名字,她卻再也承受不住摔落在地。

安格爾眼明手快將風荷攬入懷中,「風荷殿下,您沒事吧?」

「我沒事。」風荷虛弱地搖搖頭,望著百姓興奮的笑臉,她笑得傾國傾城,一瞬間讓安格爾的心怦然跳動著,「真好,雨真的下了。」

接著她緩緩闔上眼睛,安格爾抱著風荷,疾聲呼喚她的名字。

每聲的呼喚,彷彿都夾雜著難以察覺的情意。

三天后,民間流傳著一個傳言──

「辛西亞其實是名魔女,在她誕生的那天,白季花的綻放不是偶然,而是因為龐大的魔力促使白季花提前綻放,她的一頭金髮其實是假的,是她導致了王國的災害!」

傳言不僅在民間沒有消停,反而在王室的阻力下越演越劇烈。在巨大的壓力下,王室再次讓辛西亞出面平息風聲,卻沒想到當天她的一頭金髮在人民的注視下變成黑髮!

打賭輸了用性器具懲罰_女打賭輸了被擺布很污

辛西亞看著金髮慢慢成黑色,著急地解釋。但她說的話沒有人要聽了,人民紛紛聲稱要燒死這名魔女,否則難以平息眾怒。

在大庭廣眾下王室也無能為力,一個星期后被處以火刑。

辛西亞被關在地下室,她已是待罪之身再也不復當初的光采。

風荷來看望辛西亞,她穿著一襲黑色的長袍,斗篷遮住了她半個面容露出嫣紅的嘴唇。

「辛西亞,在牢里的滋味可好?」風荷嘴唇上挑,露出狡詐的微笑。

辛西亞喃喃自語:「我不是魔女,我不是魔女!為什幺沒有人相信我!」

「親愛的,我相信妳絕對不是魔女。」

風荷嘴角上揚,她緩緩地說:「想知道為什幺嗎?」

打賭輸了用性器具懲罰_女打賭輸了被擺布很污

接著,風荷的纖手揭開了斗篷,一頭細膩柔順的黑髮瞬間垂落,對照著辛西亞那頭金髮無限的諷刺。

辛西亞詫異地望著風荷那頭金髮變成黑髮,一時間都明白了。

風荷綻放一抹微笑:「很抱歉,打破了妳原本童話故事般的生活。」

「因為我是魔女,也是妳的雙胞胎姊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3351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