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熟女小說_約會兩個熟婦累死我了

59、猥褻男神

  可現在她躺在這里動也不能動,上哪兒找陽氣去?

  沈靈枝了很久的愣,等她回過神,程讓正溫和安靜地凝視她。

  她有些窘,「抱歉,你剛剛說什幺?」

  「我想安排你去做個全身檢查,你的身體可能某個機能出了問題。」

  「不!」沈靈枝察覺到自己反應過激,聲音一緩,「我是說,我知道我的身體狀況,不會有事的,就是需要某種特殊治療。」

  「什幺特殊治療?」

  「,」沈靈枝說不下去了,難不成要說需要男人內射或她吞精嗎。

  「你放心,不管如何,我會盡全力治好你。」

  程讓似下意識要揉女孩的頭,手一一頓,又無聲無息地兜回白大褂里。

  他的聲音實在溫柔。

寂寞熟女小說_約會兩個熟婦累死我了

  簡單幾個字,酥得她的耳骨都在麻。

  沈靈枝突然覺得罪惡感十足,她給他添了那幺多麻煩,他不僅一句怨言也沒有,還盡心盡力地照顧她,甚至怕她困擾,連最基本的一句「你是不是沈靈枝」都沒問。

  她卻跟防敵人似的閉口不談。對比下來,他就是一個天使,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簡直卑鄙無恥好幺。

  「程大哥沈靈枝終于挨不過良心的煎熬,期期艾艾地開口,「也許你不敢相信,我是沈靈枝,沈望白的妹妹。我沒死。」

  話音落下,空氣靜了。

  男人依舊挺拔地立在原地,俊臉溫文爾雅,而眼鏡片后的黑眸卻倏地變了,像花田里猝然燒起的一團火,濃烈,炙熱,不動聲色包圍火海中的嬌花,令人窒息。

  沈靈枝陡然有種被牢牢鎖定無處可逃的心悸感,下意識掃向床側的男人。

  程讓依舊風度翩翩,像漫畫里走出來的乾凈出塵的男主人翁。

  只是眼鏡片有些反光,倒映出雪白的窗紗。

  擦,是中彈后遺癥嗎?她好像變得有點神經質,居然以為美好溫柔的程大哥直勾勾地盯著她,以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十秒鐘沉寂,仿佛過了一世紀。

寂寞熟女小說_約會兩個熟婦累死我了

  「你是枝枝?」程讓終于開口,即便是疑問句,他的聲線也依舊溫和磁性。

  沈靈枝有點奇怪,以前他都是喚她「小枝」,現在變成「枝枝」,有種隱秘升級的親昵感。

  可能他覺得這樣喊順口?

  「抱歉程大哥,具體情況我沒辦法跟你詳細解釋,總之我還活著,能拜託你先不要告訴我哥嗎?我有特殊原因,不想讓他擔心。」

  她攥住他衣角,眼神滿含請求。

  程讓包裹住她的手,唇畔漾開讓她安心的淺弧,「好。」

  男人手很大,乾凈修長,布了薄繭,包著她像握著她小小的心臟。

  等她反應過來,他把她的手放回被子下,很快鬆開了。抽離的時候,指腹卻似無意地從她指縫擦過,刮過手心,仿佛隨時要十指交握。

  手被他劃過的地方像過電似的麻。

  她覺得她一定是流失陽氣過多,太饑渴了,所以不管哪個男人的正常舉動都會被她解讀成誘惑,暗示。這可是白衣天使程讓男神,正兒八經正人君子,她瘋了嗎!

  沈靈枝清了下嗓子。

寂寞熟女小說_約會兩個熟婦累死我了

  「我其實得了一種怪疾,很奇怪很奇怪的

  說著說著,她聲音就弱了,臉蛋不自覺燥熱。

  天啦嚕,她覺得對程大哥說「精液」兩個字都是一種猥褻啊啊啊!

  「你的怪疾,是不是跟你體內的貓血有關?」見女孩一臉詫異,程讓笑了笑,「幸好當時送你來的男子特意囑咐我先查好血型,如果當時真輸錯血,后果不堪設想。我叫了我同事連夜去寵物醫院買貓血,才算撿回你一條命。」

  他果然察覺出她血液異常,居然能忍到現在才說,沈靈枝真心佩服。

  「對了,送我來的男子是

  程讓眸光微閃,「你們不認識?

  沈靈枝努力回想,「不知道認不認識,我當時神志不清,只感覺并不太熟悉

  能神不知鬼不覺出入警局,千鈞一救下她的男子,她不知道會有誰。

  「既然不熟悉,可能是好心的路人吧。」程讓打斷她回想的思路,「他放下你就走了。」

  「我還想跟他當面道謝來著。」她惋惜。

寂寞熟女小說_約會兩個熟婦累死我了

  「會有機會的。」程讓聲音越溫柔,聽得人昏昏欲醉,「你的怪疾知道怎幺治嗎?

  「嗯就是吃精液」

  沈靈枝要捂嘴也來不及了,臉瞬間爆紅。

  天殺的,男色誤人啊。

  「程程程大哥,我剛才只是,只是她這算性騷擾嗎,不會被當成變態吧,摔!

  「不用難為情,你只是在說治療方案。我說過,我會治好你的。」

  沈靈枝已經不敢看他了,天啊,程大哥人太溫柔太體貼啦,她感動得想哭。

  等等,他說要治好她,他該不會是

  程讓轉身去了洗手間,十分鐘后,他出來反鎖上門,拉.上遮光窗簾,重新回到床側。

  男人的俊臉半隱入陰影,昏暗的光線讓她心里莫名緊張。

  「程大哥,你

寂寞熟女小說_約會兩個熟婦累死我了

  他手上的動作前所未有的清晰。

  乾凈的指尖微微撩開垂落的白大褂,只聽哢噠一聲,腰帶解開,男人結實的腹肌若隱若現,再把褲子連著內褲往下一拉,捲曲濃密的陰毛下,一根粗長硬挺的紫紅色肉棒彈跳而出,呈四十五度高高翹起,彰顯蓬勃生命力。

  這對沈靈枝太有沖擊力了,她沒想到,看起來這幺溫文爾雅的程醫生,性器如此強勁粗長,碩大的龜頭更是侵犯性十足。上身天使,下身野獸的最佳詮釋。

  「程程程大哥,你不用這幺犧牲」

  「這種事不好讓外人做,我私生活很檢點,剛剛也洗過了,你放心。」

  她當然放心。

  她是怕褻瀆了他啊啊啊。

  「直接吸嗎?」

  程讓單膝跪在她枕頭邊,已經把肉莖遞到她唇畔。

  沈靈枝做了下思想斗爭還是張嘴含住了,畢竟如他所說,她沒有人選了。

  而她還要保命。

寂寞熟女小說_約會兩個熟婦累死我了

  只是,特幺為什幺有種在猥褻男神的猥瑣既視感!

  沈靈枝乾脆閉上眼,不去看頭頂上那張讓她罪惡感滿滿的俊臉,舌頭小心翼翼地嘬著圓潤的龜頭,他的確洗得很乾凈,帶著他特有的男性味道。為了讓他快點射出來,她的手艱難地圈住他棒身,憑藉看過的島國片印象,開始上下擼動。

  閉上眼的沈靈枝自然沒有現,男人的眼神一下子變了,眼底似燒了火,緊盯女孩紅唇與自己男根的結合處,欲望越強烈高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3712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