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情淪陷全文閱讀_純肉小說HHH

祁昊天的心,因爲周敏,不斷蕩起波瀾,雖然不斷阻止抗拒,可爲什幺就是無法斬斷!

祁昊天重重的啃食著周敏的唇瓣,像是猛獸吞噬幼崽,牙齒咬著周敏的下嘴唇廝磨輾轉,壹陣酥酥麻麻的感覺從周敏心底戰栗般的傳遞開,促使她張開嘴,輕吟惋息。

粗糲的大舌侵略意味十足的攻略著周敏的嬌嫩甜蜜,時而重重探攪,時而狠狠吮吸,連她的牙齒都沒有放過,像兇猛的大魚在她嘴裏游移亂躥。

每每觸到周敏的小舌時祁昊天的呼吸都會紊亂起來,從鼻腔裏溢出壹聲輕哼,下半身毅然離開溫熱的小穴,上半身卻緊緊黏著,唇舌緊緊交纏之際將周敏轉過身,抱入懷中。

歡情淪陷全文閱讀_純肉小說HHH

伸手直接捧住她的頭,兩具身軀緊貼,逼著周敏后退,直至將她壓向床柱,更加深入的裹吸著她的小舌,激越的輾轉纏綿,讓周敏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門外還能聽到王大娘的絮絮叨叨,幾乎她們昨晚受了驚嚇,會夢魘是正常,還有說什幺還能再睡壹會兒,等早市開始后,就可以叫醒她們,還有很多很多,王大娘的聲音在之后越來越模糊,周敏逐漸淪陷在這個吻裏,小手忘我地環住他的頸,開始回應他難得的熱情。

祁昊天夾雜在理智和情欲兩者拉扯的深淵之中,眼神越發暗沈複雜,糾結陰鳩,而兩人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能夠呼到的空氣似乎越來越稀薄,唇瓣與唇瓣在不斷的廝磨中升溫,變得滾燙無比。

“昊哥哥。”周敏用出奇的柔媚聲音喚他,晶瑩剔透的面頰泛起壹層誘人的紅暈,猶如怒放的桃花,在她絕美的小臉上暈染開來。

歡情淪陷全文閱讀_純肉小說HHH

雙眼被情欲暈染的迷離,但裏面清清楚楚應著兩個小小人影,那是自己,壹個神情迷茫,被情欲操控的自己!

心,如墜冰窟,在清清楚楚看清周敏眼中那著迷如斯的面容是自己時,心中的灼熱被壹盆冷水從頭澆下,冷的好似靈魂都被凍住。

所有的情欲都在那壹霎那褪至干凈,像是抱著毒蛇猛獸壹般,祁昊天倉皇后退數步,慌亂只有壹瞬,很快祁昊天就用冷漠理智來武裝自己內心的慌亂和對周敏這短短兩天就翻天覆地的極其複雜的情感。

周敏徒然失去支撐,雙腿壹軟,癱坐在地,分開的大腿,小穴裏流出的白濁像是以及響亮的耳光,重重打在祁昊天臉上,讓他低頭沈默不語,氣氛壹瞬間變得格外寂靜和緊張。

歡情淪陷全文閱讀_純肉小說HHH

周敏恢復清醒后,癱坐在地上,緩緩擡頭看著站在不遠處的人,窗外外室的暈黃燈光從窗戶隱隱穿透進屋,祁昊天就這幺安靜的站在壹半是暈黃燈光,壹半是極致黑暗的中間線上,猶如兩個極端,將祁昊天整個人分割成了兩半,壹半在地獄,壹半在人間。

額前的碎發因爲祁昊天低垂的頭,極巧合的遮住了那雙深邃如海的雙眼,無從察覺此時他的情緒,整個人深陷陰晦不明,光暗分割的時光裏,如此模糊不清,也遙不可及·····

周敏此時的腦子無法看懂也猜不出此時祁昊天的深沈和糾結,心思和想法,可屬于女人的第六感讓周敏下意識想要遠離此時這個男人。

祁昊天低頭,回憶剛剛從周敏眼中看到的自己,內心驚顫和彷徨讓他壹時間不敢深思,不敢去想,只能不斷回憶曾經周敏的所作所爲來警示自己,提醒自己,更讓他急切的安撫自己混亂,泛起漣漪的心神。

歡情淪陷全文閱讀_純肉小說HHH

等將所有的理智和冷漠都找回來的時候,祁昊天好似已經在內心深處,挖出了壹個極深極深的洞,將之前所有亂七八糟,想不通,也不敢細思的情緒全數丟進去,然后埋起來·····全部、深深、埋起來。

周敏坐在地上,不敢打破此時的寂靜,安靜的看著不遠處深陷明暗之中的人,知道祁昊天自己緩緩擡起頭。

祁昊天安靜的看著癱坐在地上,單衣滑落手肘,壹臉不安又想要極力討好自己的女人,黑色碎發下祁昊天的眼眸深冷,在陰晦的環境下,如華麗有冰冷的寶石,面無表情的向周敏靠近。

周敏被因爲這樣的眼神,渾身發冷,下意識的縮了縮身子,低著頭,像鴕鳥般將自己的腦袋埋進曲起的雙膝之中。

歡情淪陷全文閱讀_純肉小說HHH

祁昊天單衣只是微微淩亂,卻比周敏整齊的穿戴在身上,半蹲在周敏面前,伸手壹指,擡起周敏的下顎,周敏不敢反抗,順著他的力道,擡起頭,閉著的雙眼,睫毛微顫,就是不敢直視他。

“妳剛剛說,妳可以爲我做什幺事?只要我不丟下妳·····”祁昊天說的極慢,慢到他的每壹個字都像壹塊巨石,敲打在自己心上,心臟砰砰砰的急速狂跳。

“嗯~?”祁昊天微微邪魅的拉長語調,輕哼,似乎因爲周敏沒有及時表忠心而微微不悅。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3977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