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課程實施過程中的若干問題與對策

“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課程實施過程中的若干問題與對策

摘要:“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作為一門新興的學科,在創立之初主動吸收了傳統出版學科的經驗,取得了一些成績,但在實際教育教學中,傳統學科的優勢不但不能很好的展示,相反還制約了新學科的發展。因此,需要對新學科進行全面的檢視和總結,特別是在教學中出現了一些問題,本人立足問題,提出對策,企圖能在理論層面上把問題呈現出來,同時,商討一種積極的措施,以期獲得同行的支持與關注。

關鍵詞: 數字出版編輯 教學 問題 對策

“ 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是我們在全國首創的應用型本科專業,作為核心課程之一的“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概論”在實際教學中遇到了不少問題。其中有些問題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一、關于學科定位與課程設置的科學性與應用型的兩者關系。囿于我們的本科專業脫胎于漢語言文學專業,特別是很多教師基本都是漢語言文學專業轉型而來,因此,師資的問題相當突出。于此同時,教育部課程目錄設置中目前也沒有“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專業,因此,學生對課程幾乎是空白的,但是他們知道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是社會需求度比較高的專業,很多都是沖著就業的方向報考的,我們將三年來的錄取志愿填報及錄取情況做了比對,結論是錄取分數逐年增高,2017年達到了第一志愿4:1的飽和度。但是,到了專業課上,學生一派茫然。特別是對課程的熟悉和行業的知曉近乎為零。這帶來了一個深層次的問題,即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的學科該劃入漢語言文學專業還是出版專業?還是單獨設置一個跨界的“大文科”專業,這個問題涉及到未來學科設置的問題。具體來說有幾下焦點。

問題的焦點一,數字出版專業中的網絡文學編輯不僅僅涉及到圖文內容的編輯,還有簽約、策劃和營銷,也就是綜合型的課程的學科定位問題如何處理?在傳統編輯學里后者都是服務市場的,帶有后置性,而數字出版和網絡文學編輯往往是相反的,借鑒了新聞性的采在先,編在后。主動出擊的概率遠大于后期加工。同時對市場的敏感度要大大超出傳統出版的節奏與頻率。

問題的焦點二,我們曾想請有實際操作經驗的網絡文學網站的工作人員兼任我們的科任教師,但是最后都無法落實到位,一是網站編輯的學歷層次和職稱達不到學校要求,二是文學網站編輯認為,這些編輯活采取師傅帶徒弟,在很短的時間就可以學會,不需要刻意安排學制。這里面涉及到應用型學科如何與知識型教學的融合問題,但是行業顯然對后者并不在意,這將意味著如何處理就業的當下性與學生整個人生發展的融合問題。學生似乎更在意當下,這將出現是本科教育還是職業技術教育的學科沖突。在“互聯網+”的宏大話語體系里如何處理學科定位與課程設置適配的關系。

二、教學資源匱乏嚴重抑制了學生學習的積極性,一方面網絡技術更新比較快,知識更新快,同時教育的滯后,導致教學資源開發的滯后,這樣的連鎖反應使得學習資源遠遠不能滿足學生的需求。學生學習猶如在真空中,使得教學效果大打折扣。同時,傳統出版課程與新課程的融合度較弱,使得傳統學科的參考價值的減弱。另一方面,也帶來了教師備課難度的加大,包括有些名詞術語學生也是一臉陌生,百度和360都搜索不到,很多語詞是借鑒其他門類或經濟行業的,這就讓我們不得不面臨著一個新的難題,名詞術語的規范性整理。同時,學科的融合問題,如何融合等問題都顯露出來,尤其是在網絡文學編輯這個層面上。盡管,有網絡文學研究者已經出版了“網絡文學詞匯”,但是這些能否進入規范的編輯體系都有待商榷。需要一個權威學術機構對此進行規范和統一。

三、教學與教育實習的時數及適配比問題,“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作為一門新興的學科門類,既不可簡單照搬過去的數據,也不能機械地理解“應用型”,需要一個科學的測量方式,誠如上文所說,需要一個相對的峰值來指導,既不能遵命于企業所謂的“當下性”,還要兼顧本科教學的核心是協調專業技能與“人”的后天發展問題。特別是對互聯網這類技術更新比較快的行業來說,如何處理好短期生存與長遠發展,當下與未來,這些都是至關重要的問題。尤其是對于這門學科而言,同樣也提出了巨大的挑戰。如果遇到行業的意外變故,這類學科又將如何轉型,或是強行回歸,無論是前者還是后者都關涉到學生的實際利益,因此,把握好這個“度”就非常重要了,如果采取順勢轉型或是微調拓展的契機與空間又在哪里?總之,既不能急剎車,更不能流于形式。需要在較長一段時間進行實踐的摸索與理論的總結。

四、隨著各類高校相繼出臺所謂“網紅論文”新規,在媒體及其“兩微一端”發表的原創作品,根據其傳播效果和影響力,將可被認定為優秀網絡文化成果,可等同于國內權威、一級、核心等學術期刊論文,并納入晉升評聘和評獎評優。這勢必會帶來一波學術型的數字出版熱,這將意味著,對數字出版編輯的理論層次和專業水準需要一個大的提升,這將會對“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的核心課程之外的基礎課又一次大的考驗。

筆者曾以網絡文藝為例專門論及人才融合培養的專業性:“網絡文藝人才的培養要體現專業性。目前,網絡文藝行業里匯聚的人才幾乎都是通過跨行或是靠個人興趣自學成才的,這樣的人才儲備遠不能適應國家對網絡文藝人才發展的需求。同時,由于沒有相關對口專業,也不能形成規模化的專業人才培養隊伍。因此,要把網絡文藝專業人才隊伍建設當作整個網絡文藝人才生態系統中的核心來抓。有了標準,才能保證網絡文藝產品真正符合國家發展戰略的高度,網絡文藝才能得到真正的發展。”①

同樣,目前數字出版主要集中在大眾接受度比較高的文學領域,“網紅新規”背景下推動下的人文社科會有一個大的增長,學術出版人才培養與本科培養的契合度以及銜接會成為一個問題,推繹到的就是研究生教育的問題。在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本科教育滯后的背景下談研究生教育近乎更加的、奢侈。

五、無論對于某種職業或是行業而言,先進的職業文化和行業文化對人的專業、職業價值觀的影響是極其重要的。同樣,在數字文明到來的當下,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出版文化建設同樣有著不同凡響的意義和價值。建構一個優良的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出版文化是理所當然也是勢在必行的。因此,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建設數字出版文化:一是需要對產業和行業文化進行梳理總結,以互聯網科技為中心后工業文明是數字出版文化的核心,同樣需要提煉總結。二是校園文化中要合理吸收數字出版文化,營造數字出版校園文化可謂一舉兩得,數字文化在于創意與形態的結合,在于具體思想觀念與當下時尚審美的結合,更在于一種以青年成長為中心的價值觀的呈現。三是與異質文化的融合,如果說數字出版文化助推主流文化的建設,其本身一方面體現出數字出版文化的優勢,另一方面又是具體數字出版文化的具體顯現。那么,數字文化的黏合和聚和性可以使得文化的力量更為強大。在體現主流文化的同時主動融合異質文化,必將使得校園文化的輻射力和影響力更為明顯。反過來又會促進出版文化的向厚重方向集結。

六、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職業的意識形態性決定了該學科除了關注行業、產業外,還要對政府行政執法部門運行的機制和體制進行協同,需要與行業協會、行會的溝通交流,吸收優秀人才加盟,做到既需要熟悉行規,還要懂得法規,在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人才培養過程中,建立健全與政府立法部門和行政執法部門的溝通機制,吸納行業協會、行會對課程建設的合理化建議,在多元、開放、規則的運行體制下完善學科體系的完整。

七、重視大數據對學科建設的作用,包括資源平臺、圖書信息源、學習資源、人才庫、行業輿情、法律法規等大數據的分析與整合。在當前教學資源匱乏的情況下,對大數據的合理抓取也是應對資源不足的權宜之計。與此同時,主動吸納有情懷的社會組織參與數據庫的建設,完善頂層設計,重視知識產權的轉化,尊重原創,完善版權有償使用,吸引公眾參與公共領域知識體系的建設。

八、需對現有數字出版與網絡文學編輯專業知識體系的重估與重建,目前還沒有專業的機構或社會組織承擔這樣的任務,單靠個體的力量顯然是不現實的,因此,需要政府組織或是專業教學研究機構或是相關行業部門通力合作,建立長效的教育教學科研制度,使之更加規范、權威,完善制度性的不足。

總之,在積極、開放的總體背景下,采用立足行業和產業,融合多學科的技術手段,結合傳統學科優勢,將以上八個方面作為抓手,深入研究,勤于實踐,在多元、融合的機制下完善學科體系,科學設置課程,同時做好后期教學的評估與測量,瞄準人才培養質量提高的同時將學科建設推向更為廣闊的空間。

注釋:

① 吳長青:《網絡文藝需要融合性人才》,《光明日報》2016年11月19日第6版。

來源:網絡文學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440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