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寫h代表什么意思_hi的h要大寫嗎

第二五三章閑情小敘(二更,微H)

  「R首領,你沒人性,我剛醒來你就指使我給你按摩,你沒人性!」

  「狗東西,你的胃口一次吞下三個男人綽綽有余,少在老子這里裝可憐,行不通,認真按。之前是哪只狗說看我太累了,在外找了個按摩師跟著學兩手。怎麼,沒學?那你之前是在騙我了。」

  蘇爺趴在軟塌上,腰上騎著個春情未消的女人,左手放在他的背上部,右手從他的背下部移向左臀的側面,用掌根輕輕地搖壓。蘇爺享受地瞇眼,翹起嘴角,暗暗夸贊這個機靈鬼還知道去學兩招來圓謊,估計以防他哪天心血來潮真讓她騎在背上按摩吧。

  蘇爺心里所想的正是黃小善現在心里得意洋洋的事,她在心里使勁夸黃媽媽怎麼生了個如此冰雪聰明的女兒。

  「嘻嘻,拉拉,舒服吧。不是我自夸,我這個手法都可以出師了。」

  呸,其實她就是用手機偷偷看了兩個按摩視頻瞎學的,難道她真會傻乎乎的爲了圓謊出去找個按摩師教她啊。也不想想R首領什麼頂級按摩師沒享受過,她有多少斤兩他心里還沒個逼數?怎麼會對她的手法有什麼要求,知道她會兩招就馬馬虎虎繞她一回了。

  「嗯,舒服……」

大寫h代表什么意思_hi的h要大寫嗎

  「真噠!我就說……」

  「你的毛毛刷得我的背很舒服。」

  「你!」黃小善是張開腿蹲坐在男人背上的,她低頭看自己胯間,大概是她坐時有扭動的緣故,他的精液從穴里流出來將陰毛糊成一團,還流到他養眼的豹子腰上了。黃小善老臉燥熱,扯過浴巾一角邊擦邊嘀咕:「就知道你沒那麼好心夸我,早上的氣生到現在,叫表哥怎麼了,我看人家古代都是表哥表妹叫得可親了。」

  「這麼親啊,那請你去叫一次那位剛剛聲音大到差點掀開屋頂的四弟一聲『表哥』試試,問他覺不覺得親。」

  他的話讓黃小善氣得屁股在他腰上顛簸,「你一句都不肯輸給我!我啊是剛剛陪你玩仙人跳玩到昏迷的女人,不是你的仇人!你一句都不肯輸給我!我說什麼都要給我頂回來!」

  她使出吃精的力氣玩命給刻薄的蘇爺按摩,可男人一身銅墻鐵壁,她錯亂不堪的按摩手法怎麼按都是在自找苦吃,反倒又給男人製造笑話她的話題,她索性不伺候了,直接四肢大張癱在他背上。

  蘇拉趴在軟塌上,黃小善趴在蘇拉背上,兩具膚色迥異的大小人不著寸縷地疊在一起欣賞窗外的蝕血殘陽。蘇拉眼前的玻璃印有殘陽也印有她趴在自己背上的模樣,在殘陽里撫媚含情,宜喜宜嗔,他久視后喟嘆:

  「真美。」

大寫h代表什么意思_hi的h要大寫嗎

  黃小善從男人后背蠕動到他頭顱邊附和道:「是吧,你也覺得夕陽好看吧。之前在咱家,我傍晚醒來看到墨西哥的夕陽,你猜像什麼?」她先笑兩聲然后說道:「像猴子的屁股!哈哈哈哈哈」她屁股被蘇爺賞了一巴掌還止不住笑,男人便隨她在耳邊放肆大笑。

  良久,止住笑的女人想起白天碰過兩次面的薩霍,話在嘴邊醞釀著不知該不該問蘇爺一些事兒。

  「有屁就放。」蘇拉的大掌摸上女人豐盈雪白的臀峰,恣情挑逗。

  「拉拉,」黃小善扭扭屁股,「下午我和小鶏巴去取鉆石的時候又碰見薩霍了。」

  「他又親你手了?」蘇拉的中指滑進兩片挺翹臀瓣之間的夾縫,指頭不斷戳刺她的屁眼。

  黃小善背過手按住在屁眼里搗蛋的手指,在他耳邊嗔怪說:「我正經和你說話呢,你先別鬧。」屁眼里的手指不動了卻也不肯出去,她只能妥協了,「沒親我,我沒和他說話,直接拉上小鶏巴走了。」

  蘇拉扭頭親一記她的小嘴,「真乖,下次遇到他別接觸,直接走人,然后回來告訴我。」

  黃小善腦袋擱在男人面頰上,幽幽問:「拉拉,你們爲什麼關係那麼糟?他是集團副首領而你是正首領,你是他上司,他不應該那麼仇視你呀?」

大寫h代表什么意思_hi的h要大寫嗎

  「問題就出在『副』上。薩霍是老首領的獨子,我是老首領的養子,但老首領退位后將我推上去,而讓自己的親兒子成爲我的副手。一個從來自認爲高我一等的人突然變成我的手下,于是心里開始不平衡了,而他自小養尊處優出來的性格更是加劇了這種不平衡感,所以近幾年處處和我作對,明著爭奪我的位置。我念在老首領對我有撫養、栽培的恩情,才次次只在口頭教訓警告他,沒真的踢他出集團。當然,」蘇拉扣住她的小腦瓜重重親一口,「他要是敢動你,我就什麼都不管不顧了,誰叫我那麼迷戀你身上的小穴,不管上面、前面還是后面。」

  屁眼里的手指又開始活躍了,輕輕摳挖里面的褶皺,黃小善呼吸急促,咬唇發出細微的嗯哼,趴在男人背上的玲瓏身體小幅度扭動起來,后穴的壁肉一下一下地吞吐手指。

  「拉拉,那你的親生父母呢?去世了嗎?」

  蘇拉的中指指甲在粉嫩敏感的腸壁上劃動,一下,兩下,三下,「我父親也像現在的Gerry一樣是老首領的心腹手下,某次幾大軍火商在談判的時候被混入軍方的內鬼而導致大混戰,我父親掩護老首領離開,最后死在軍方的流彈下。」

  這本該是個悲傷的故事,可不停在她屁眼里使壞的手指實在叫她悲傷不起來。黃小善扭動身軀,三角地帶里豐滿的小山丘壓著男人的肌肉使勁碾揉。

  「嗯拉拉,那以后Gerry不小心爲你嗝屁了咱們也收養他的孩子吧。」

  此時Gerry的內心旁白:我Gerry哥身手這麼好會嗝屁?你才最應該早點嗝屁,首領的絆腳石。

  蘇拉聽后大笑:「Gerry這輩子大概都不會有孩子了。」

大寫h代表什么意思_hi的h要大寫嗎

  「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黃小善的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燒。

  「因爲阿曼達和他生不出孩子。」

  「阿曼達和他!你那個眼睛喜歡放冷氣的三護法!他和Gerry是一對啊,原來Gerry真的是基佬!」黃小善連滾帶爬地從蘇爺后背下來,捧起他的大頭質問:「你怎麼知道的!是不是和Gerry在床上時知道的!你們主僕三人都背著我干什麼了!」

  「你當老子是你家有男人喜歡的二爺呢。」

  黃小善想想也是,就這男人的臭脾氣哪個男人敢喜歡他。她整個人慢慢軟下來又瞬間強勢,「別轉移話題,回答我,你怎麼知道的?」

  「有幾次我派Gerry去爆發戰亂的國家賣軍火,阿曼達都站出來說要替他去,加上他們時不時就在我眼后搞個小動作拌個嘴什麼的,我看不出來難不成是瞎子嗎?」

  「你不是瞎子,我是瞎子!我又有基佬朋友,又有基佬情敵,居然看錯Gerry這條漏網之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4447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