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要流量更要真善美

e24418168d448342c60bf20bc90731c8

  2018年9月14日至9月16日,第二屆中國“網絡文學+”大會開幕式暨中國網絡文學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本屆大會以“網絡正能量,文學新高峰”為主題。大會期間,光明網邀請數位網絡文學專家學者及大神在大會現場進行了三場直播訪談。本期《大神來了》邀請暨南大學中文系文藝理論教研室主任鄭煥釗以《網絡文學的跨界延伸》為題,探討未來“網絡文學+”的新可能、新方向。

針對目前電視劇改編與小說差距太大而導致的粉絲流失問題,鄭煥釗指出,首先,視覺化的形態和以文字為載體的小說,是兩種不同的媒介,從理論上來說文字相對比較抽象,而視覺化是非常具象的,二者在想象力的層面上是不同的,小說給人的想象力非常強,它需要觀眾憑借自己的想象力和喜好去填補,而其一旦被具象化成影視之后就不存在想象的空間了。其次,二者的表達載體不一樣,容量也是不一樣的。網文規模非常龐大,動輒是幾十萬至上百萬字,而影視劇最多的是70、80集左右,在這種情況下,很多故事的線索是需要重新進行組織和調整,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沒有以小說原本的邏輯去改編,難免會使人覺得不合理,這也是《擇天記》等作品影視化后被人詬病的一個原因。最后,觀眾的品味經過了美劇、英劇的熏陶逐漸提高,對審美、劇情等要求是相當高的。而目前我們網絡小說改編的玄幻劇,它的特效技術還尚不成熟,會讓觀眾覺得“五毛錢特效”。此外,選角、故事線、服化道,乃至文化禮俗等細節,都存在著相當大的不足。這三方面也是很多網絡小說改編的劇集負面評價最主要的幾個原因。

中國網絡文學如何面對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價值觀的受眾?鄭煥釗表示,好萊塢電影之所以能夠橫掃全球電影市場成為全球文化的主導媒體形式,除了有軍事和政治經濟力量在背后推動以外,主要原因還在于它所表達的人性共同特點,比如成長性,它展示的人物背后的動機和觀念是會隨著時間而發展變化的,而且它強大生活邏輯能夠說服觀眾和讀者去接受,能夠表達一種正面的價值,這一點是目前我們的網絡文學需要進一步借鑒參考的地方。中國的網絡文學要樹立一種正面的,真善美的價值追求,把個人的自我成長,把社會的公平正義作為網絡文學的價值追求,融入到各個階層,尤其是主流階層的接受過程當中去。

在談到進入下一個階段,網絡文學還能發揮怎樣的作用時鄭煥釗指出,今天整個文化創意主體的復雜多元化和數量的龐大化是以往很難想象的,這也是我們文化的一個進步。從網絡文學本身的發展來說,目前已經積累了一批非常重要的文化經驗,這些文化經驗與數字化時代人的生存方式是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今天中國文化建設更主要的是面臨互聯網文化治理,面臨青年文化的建設問題,而青年文化建設問題與網絡文藝息息相關,這就使得網絡文藝肩負著很強的社會責任。在全球數字文化經濟時代,中國文化如何在全球起到影響力,在全面治理時代,中國文化如何成為在國內有效進行青年文化建設的重要推力。這兩個層面以及對于整個中國文化生態的維護,是未來網絡文藝要承擔的重要責任。

來源:光明時評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