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灶房頂炊煙嫋嫋,趙凜一身白衣,冰肌雪膚,少施脂粉,好似瑤臺青娥,不食人間煙火。

這位不食人間煙火的美人,此刻卻被要求在灶臺下燒火,負責掌廚的則是趙二爺本人。

因為這位大小姐的菜,實在是太難吃了,趙二爺一大老爺們,只好親自做這些家務。

不太熟練地生完火后,趙凜起身去擺上碗筷,乾嘔

趙二爺見狀扶她坐下休息,很快就熬了一碗黑乎乎的東西。

“喝下吧,總是這麼吐,多有損形象。”

將湯藥遞給趙凜,示意她喝下去,趙二爺準備著飯菜

趙凜聞到那藥味,勉強喝了幾口到喉嚨…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凜。”

大手伸進她的肚兜里,來回擠弄柔軟的胸脯

“…………”

趙凜雪白的臉,漸漸豔若桃花,染上醉人的嫣紅,雙腿乏力的直打顫。

”那許小弟雖是個弱質書生,卻似乎對你有些意思的。”

解開她肚兜上的紅色結繩,徹底褪去她肩頭的薄縷,一對顫抖的玉峰聳立而出,姿貌極其的豐滿惑人……

“世間縱有那洛水的女神,也比不過凜的絕色容姿,一介凡胎俗子怎可消受得了你,倒白白便宜了我這山野粗人…”

若是低頭細細來看的話,嬌嫩無比的酥胸玉乳上,尚留有輕微指痕和水印。

那是剛剛被男人的粗手抓過,甚至貪婪的吮過奶頭的證明。

“丑話說在前頭,做了我的女人,就不要朝三暮四,即使是大小姐,也不例外。”

女子渾身敏感之極,面對這大膽狂徒,竟毫無還手之力。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凜從沒有這樣想。”

緩過勁的趙凜咬著嘴唇搖頭否定

“那這是什麼意思?”

趙二爺從袖子里掏出一根衣帶,緞帶上素白梅花刺繡引入眼簾,正是趙凜的私人物品。

面對這鐵證如山的物證,本以為她會狡辯幾句,趙凜卻只是垂首不語。

“我知你是看不上我的,二爺畢竟只是一介草夫。”

打橫將她抱起時,她整個人在戰栗,剛才在灶臺上,我把她給強了…

雖然我們同居了三個月,但真正開葷是今天,這三個月,我也只是過過手癮而已,言語上稍加輕薄一下,不太敢輕舉妄動。

因為她怎麼看,都不像個簡單的人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一個驚為天人的女子,卻聲稱什麼都不記得,待在我這種大老粗身邊,怎麼看都像桃色陷阱…

現在想想,剛才的戲碼太精彩了。

僅僅是被我襲胸她就方寸大亂。

低頭噬咬櫻紅色的乳尖,她漂亮的身子不停顫抖,拚命的反抗,狂亂的掙扎,拒絕我的吻咬。

就著衣衫凌亂的淫靡姿態,夾住光滑白皙的兩條腿,我強行將她按倒在灶臺上。

“啊,不要…”

她慌亂的拒絕著,露骨的手指情色的猥褻,不客氣的溜進她的敏感地帶,只為將她攪得春心大動,即使是個貞潔烈婦,被如此玩弄都會變濕…

“啊…啊…”

眼前的女子自然不例外,早就不是處子之身的她,顯然對情事深有體驗,下面很快就有了熱度,蜜穴變得又濕又潮,情動的直吐氣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凜聽話,盡量再多吐點蜜汁,二爺下面可是天賦異稟,不太想弄傷你這小骨朵!”

將她的雙腿向兩邊撥弄,審視坦露出來的嬌媚,情不自禁發抖的她,極度羞恥的喘息臉紅

好一朵含羞帶怯的花!

我又再加上一根手指頭,轉動著插入到更深處,進一步擴充她的里面。

不要…她淚水在眼眶里打轉,發出細微的刺激聲,粉色的花瓣向外濡濕,看得我全身性欲高漲,欲望蒸騰…

他奶奶的,暗罵一聲,口乾舌燥的我,解開了蟄伏已久的昂揚,正式讓它出來透個氣。

她被這突然闖入視線的怪物,嚇得不清。

一柱擎天的龐然大物,表面青筋爆突不說,還泛著油膩膩的淫光,外表看上去絕對可怕。

二爺我要一展雄風了!

不懷好意的斜著嘴角,衣冠禽獸的我霸氣侵入,感受到粗大的侵略物,她花容失色得直抽身,卻被我一把禁錮住行動。

“啊!好痛……”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她哭鬧起來,眼看著紫紅的丑陋性器,插入純潔火熱的私處…

“唔…真緊啊!“

殺千刀的,不知道是她背后哪個男人,竟然搞走了她的第一次,讓我心里一肚子無名火。

“乖,馬上讓你快活!”

掰開她白色的臀瓣,我生猛的向里抽送,她受不了的撓著灶臺,哭泣著放棄了掙扎。

嘴角得意的向上輕揚,我摟著她動作不停,兇猛的馳騁了一輪,欲望的閘門打開之時,滋陰補陽陰陽調和下,一輪輪滾燙的激流,熱烈的沖入了子宮,掀起一重重刺激…

“啊嗯…啊……”

劇烈的顫抖著,她不再只低泣,刺激的陣陣痙攣,快感噴薄而發,抽搐著揚起脖頸,嬌喘不止……

子宮強烈收縮,滾燙蜜液不斷,滑滑的黏著我,情潮狂涌,高潮不止…

”已經來勁了麼?”

黝黑的皮膚大汗淋淋,伸展著虬勁結實的肌肉,大山一樣偉岸魁梧的我,血脈越發膨脹,渾身肉塊抖動著,攻城略地,野蠻交媾,誓要拿下她,動作簡單粗暴…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嗯啊…啊…”

眼眶含淚的她,痛苦難耐的喘息,纖腰被我強擰著,香肩劇烈起伏,泫然欲泣的哆嗦,根本無力招架。

“瞧這梨花帶雨的,叫人更想操哭你了……”

一個突然的拔出,又狠狠刺進去,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用力,玩弄著精湛的技巧。

”…唔…啊…不…”

短促的尖叫,苦悶呻吟的她,崩潰的求饒。

若論床上功夫,還沒幾個人,能贏得了我,這方面,我很有自信,畢竟馭女無數,我從不缺女人。

“噓!!”

外面好像有人!驚弓之鳥一樣,我瞬間神經緊繃,迅速攔腰將她抱起,順勢捂住她的嘴巴,豎起了靈敏的耳朵,凝聽外面的動靜。

“趙大哥,我聽到聲音,發生什麼了嗎?”

門外傳來許小弟不安的敲門聲,看來這熱心小伙坐不住了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啊…許小弟,嚇到你了嗎?沒什麼大事,是,做不來家務,被火鉗燙了…”

我胡說八道的撒謊,以此掩飾自己的罪行

“咦?沒燙傷吧,嚴不嚴重?”

許小弟果然心急起來,但我知道他不會闖進來,所以我并沒有太過緊張。

“嘿嘿,你放心,沒什麼大礙,我替她擋了一下。”

他是一個守規矩的讀書人,絕不會貿然的破門而入,這也是到目前為什麼,我愿意收留他的原因。

”柴已劈得差不多了,熱水也馬上就來,你去隔壁休息下,大小姐說,一會給你送去!”

扯著大嗓門,裝作若無其事,我將人打發了去,許小弟并沒有任何懷疑,應聲走了。

“你看你這磨人的小妖精,連許小弟都被你給勾來了!”

待腳步聲離開,我晃動著腰桿,下起封口令…

“我不希望明天,聽到不該聽到的,明白麼?”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眉頭似浮過愁云,兩片嫩白的臀蠕動,她呼吸絮亂沉重,紅唇動著想說些什麼,卻被逼溢出甜膩嬌喘

“…啊…”

等施加完一輪警告后,她早已經無力反駁我了,為了以示強大的威懾力,刻有刀疤的精壯肉體,不退反進的加速掠奪,強行駕馭眼前雪樣嬌軀,像兇殘進犯的野獸,一口氣,將體內精力悉數泄盡…

“啊啊……”

呼…射出憋得太久的欲望,我舒暢得洗了個汗水澡,半長的頭髮甩出連竄汗珠

真他娘的叫人銷魂!!下面全程都滑溜溜濕噠噠,那內襞更是極度敏感淫媚,尤為緊實的貪吮我那肉棒。

明明是朵殘花敗柳,卻越操越來了興致。

看到她被我給操哭了,我對她的懷疑之意,多少打消了一絲絲,大發慈悲的沒再繼續。

“跟你做這檔子事,倒有點床第樂趣。”

最后那一輪射精,很顯然沖擊到了她,無視肉體的淫穢不堪,她抖動著長長的睫毛,發出心蕩神搖的嬌吟…

“嗯…嗯…”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我承認自己有試探她的成分,畢竟大爺我性格向來多疑,鮮少信任他人,戒備心很強。

做起事來,相當謹慎。

也許真是我多慮了?這位大小姐并無陰謀?

——————以下繁體—————

灶房頂炊煙嫋嫋,趙凜一身白衣,冰肌雪膚,少施脂粉,好似瑤臺青娥,不食人間煙火。

這位不食人間煙火的美人,此刻卻被要求在灶臺下燒火,負責掌廚的則是趙二爺本人。

因為這位大小姐的菜,實在是太難吃了,趙二爺一大老爺們,只好親自做這些家務。

不太熟練地生完火后,趙凜起身去擺上碗筷,干嘔

趙二爺見狀扶她坐下休息,很快就熬了一碗黑乎乎的東西。

“喝下吧,總是這幺吐,多有損形象。”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將湯藥遞給趙凜,示意她喝下去,趙二爺準備著飯菜

趙凜聞到那藥味,勉強喝了幾口到喉嚨…

“凜。”

大手伸進她的肚兜裏,來回擠弄柔軟的胸脯

“…………”

趙凜雪白的臉,漸漸豔若桃花,染上醉人的嫣紅,雙腿乏力的直打顫。

”那許小弟雖是個弱質書生,卻似乎對你有些意思的。”

解開她肚兜上的紅色結繩,徹底褪去她肩頭的薄縷,一對顫抖的玉峰聳立而出,姿貌極其的豐滿惑人……

“世間縱有那洛水的女神,也比不過凜的絕色容姿,一介凡胎俗子怎可消受得了你,倒白白便宜了我這山野粗人…”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若是低頭細細來看的話,嬌嫩無比的酥胸玉乳上,尚留有輕微指痕和浮水印。

那是剛剛被男人的粗手抓過,甚至貪婪的吮過乳頭的證明。

“丑話說在前頭,做了我的女人,就不要朝三暮四,即使是大小姐,也不例外。”

女子渾身敏感之極,面對這大膽狂徒,竟毫無還手之力。

“凜從沒有這樣想。”

緩過勁的趙凜咬著嘴唇搖頭否定

“那這是什幺意思?”

趙二爺從袖子裏掏出一根衣帶,緞帶上素白梅花刺繡引入眼簾,正是趙凜的私人物品。

面對這鐵證如山的物證,本以為她會狡辯幾句,趙凜卻只是垂首不語。

“我知你是看不上我的,二爺畢竟只是一介草夫。”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打橫將她抱起時,她整個人在戰慄,剛才在灶臺上,我把她給強了…

雖然我們同居了三個月,但真正開葷是今天,這三個月,我也只是過過手癮而已,言語上稍加輕薄一下,不太敢輕舉妄動。

因為她怎幺看,都不像個簡單的人

一個驚為天人的女子,卻聲稱什幺都不記得,待在我這種大老粗身邊,怎幺看都像桃色陷阱…

現在想想,剛才的戲碼太精彩了。

僅僅是被我襲胸她就方寸大亂。

低頭噬咬櫻紅色的乳尖,她漂亮的身子不停顫抖,拚命的反抗,狂亂的掙扎,拒絕我的吻咬。

就著衣衫淩亂的淫靡姿態,夾住光滑白皙的兩條腿,我強行將她按倒在灶臺上。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啊,不要…”

她慌亂的拒絕著,露骨的手指情色的猥褻,不客氣的溜進她的敏感地帶,只為將她攪得春心大動,即使是個貞潔烈婦,被如此玩弄都會變濕…

“啊…啊…”

眼前的女子自然不例外,早就不是處子之身的她,顯然對情事深有體驗,下麵很快就有了熱度,蜜穴變得又濕又潮,情動的直吐氣

“凜聽話,儘量再多吐點蜜汁,二爺下麵可是天賦異稟,不太想弄傷你這小骨朵!”

將她的雙腿向兩邊撥弄,審視坦露出來的嬌媚,情不自禁發抖的她,極度羞恥的喘息臉紅

好一朵含羞帶怯的花!

我又再加上一根手指頭,轉動著插入到更深處,進一步擴充她的裏面。

不要…她淚水在眼眶裏打轉,發出細微的刺激聲,粉色的花瓣向外濡濕,看得我全身性欲高漲,欲望蒸騰…

他奶奶的,暗罵一聲,口乾舌燥的我,解開了蟄伏已久的昂揚,正式讓它出來透個氣。

她被這突然闖入視線的怪物,嚇得不清。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一柱擎天的龐然大物,表面青筋爆突不說,還泛著油膩膩的淫光,外表看上去絕對可怕。

二爺我要一展雄風了!

不懷好意的斜著嘴角,衣冠禽獸的我霸氣侵入,感受到粗大的侵略物,她花容失色得直抽身,卻被我一把禁錮住行動。

“啊!好痛……”

她哭鬧起來,眼看著紫紅的丑陋性器,插入純潔火熱的私處…

“唔…真緊啊!“

殺千刀的,不知道是她背后哪個男人,竟然搞走了她的第一次,讓我心裏一肚子無名火。

“乖,馬上讓你快活!”

掰開她白色的臀瓣,我生猛的向裏抽送,她受不了的撓著灶臺,哭泣著放棄了掙扎。

嘴角得意的向上輕揚,我摟著她動作不停,兇猛的馳騁了一輪,欲望的閘門打開之時,滋陰補陽陰陽調和下,一輪輪滾燙的激流,熱烈的沖入了子宮,掀起一重重刺激…

“啊嗯…啊……”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劇烈的顫抖著,她不再只低泣,刺激的陣陣痙攣,快感噴薄而發,抽搐著揚起脖頸,嬌喘不止……

子宮強烈收縮,滾燙蜜液不斷,滑滑的黏著我,情潮狂涌,高潮不止…

”已經來勁了幺?”

黝黑的皮膚大汗淋淋,伸展著虬勁結實的肌肉,大山一樣偉岸魁梧的我,血脈越發膨脹,渾身肉塊抖動著,攻城掠地,野蠻交媾,誓要拿下她,動作簡單粗暴…

“嗯啊…啊…”

眼眶含淚的她,痛苦難耐的喘息,纖腰被我強擰著,香肩劇烈起伏,泫然欲泣的哆嗦,根本無力招架。

“瞧這梨花帶雨的,叫人更想操哭你了……”

一個突然的拔出,又狠狠刺進去,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用力,玩弄著精湛的技巧。

”…唔…啊…不…”

短促的尖叫,苦悶呻吟的她,崩潰的求饒。

若論床上功夫,還沒幾個人,能贏得了我,這方面,我很有自信,畢竟馭女無數,我從不缺女人。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噓!!”

外面好像有人!驚弓之鳥一樣,我瞬間神經緊繃,迅速攔腰將她抱起,順勢捂住她的嘴巴,豎起了靈敏的耳朵,凝聽外面的動靜。

“趙大哥,我聽到聲音,發生什幺了嗎?”

門外傳來許小弟不安的敲門聲,看來這熱心小伙坐不住了

“啊…許小弟,嚇到你了嗎?沒什幺大事,是,做不來家務,被火鉗燙了…”

我胡說八道的撒謊,以此掩飾自己的罪行

“咦?沒燙傷吧,嚴不嚴重?”

許小弟果然心急起來,但我知道他不會闖進來,所以我并沒有太過緊張。

“嘿嘿,你放心,沒什幺大礙,我替她擋了一下。”

他是一個守規矩的讀書人,絕不會貿然的破門而入,這也是到目前為什幺,我愿意收留他的原因。

”柴已劈得差不多了,熱水也馬上就來,你去隔壁休息下,大小姐說,一會給你送去!”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扯著大嗓門,裝作若無其事,我將人打發了去,許小弟并沒有任何懷疑,應聲走了。

“你看你這磨人的小妖精,連許小弟都被你給勾來了!”

待腳步聲離開,我晃動著腰桿,下起封口令…

“我不希望明天,聽到不該聽到的,明白幺?”

眉頭似浮過愁云,兩片嫩白的臀蠕動,她呼吸絮亂沉重,紅唇動著想說些什幺,卻被逼溢出甜膩嬌喘

“…啊…”

等施加完一輪警告后,她早已經無力反駁我了,為了以示強大的威懾力,刻有刀疤的精壯肉體,不退反進的加速掠奪,強行駕馭眼前雪樣嬌軀,像兇殘進犯的野獸,一口氣,將體內精力悉數泄盡…

“啊啊……”

呼…射出憋得太久的欲望,我舒暢得洗了個汗水澡,半長的頭髮甩出連竄汗珠

真他娘的叫人銷魂!!下麵全程都滑溜溜濕噠噠,那內襞更是極度敏感淫媚,尤為緊實的貪吮我那肉棒。

明明是朵殘花敗柳,卻越操越來了興致。

臨時放人鴿子的好理由_女生放男生鴿子的心態

看到她被我給操哭了,我對她的懷疑之意,多少打消了一絲絲,大發慈悲的沒再繼續。

“跟你做這檔子事,倒有點床第樂趣。”

最后那一輪射精,很顯然沖擊到了她,無視肉體的淫穢不堪,她抖動著長長的睫毛,發出心蕩神搖的嬌吟…

“嗯…嗯…”

我承認自己有試探她的成分,畢竟大爺我性格向來多疑,鮮少信任他人,戒備心很強。

做起事來,相當謹慎。

也許真是我多慮了?這位大小姐并無陰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4827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