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忍一下放松點_寶貝忍一下我再深一點

“體育組廣播,今日起為高一班際排球比賽,當日之參賽班級請于12點10分至排球場前集合點名。若有非當日參賽班級之學生欲前至觀看比賽,請先在教室將午餐吃完后再到比賽地點觀賽。嚴格禁止學生攜帶食物到排球場食用,凡被看到者一律警告一支。重複廣播一次……”

「啊啊……要比賽了要比賽了……」

向沐晨的臉貼在桌子上,雙手覆著肚子,「緊張到開始胃痛了……」

所以當初她才討厭這種班際比賽的啊,壓力一整個大到不行好嗎!

「別抱怨了,快點下去排球場集合點名啦。」

夏晴則是雙手叉腰,站在向沐晨的位子旁命令道。

向沐晨抬起頭,不滿地抱怨:「說得輕鬆,下場比賽的又不是妳。」

不是向沐晨在說,夏晴的體育是真的爛爆了,上學期還差點被當掉,所以想當然爾她就沒參加排球比賽了。

寶貝忍一下放松點_寶貝忍一下我再深一點

「能下場比賽為班級爭光對妳又沒有任何壞處,」夏晴哼了一聲后反駁道:「有些人想要下場比賽還沒辦法呢。」

「嗚嗚……反正我就是不想比賽啦……」向沐晨一想到比賽時有一堆人在看著自己打球,都快嚇死了。

穆沂月見她如此,溫柔地摸了摸向沐晨的頭頂,「一下子就好,努力撐過去吧,嗯?」

唔~好舒服……向沐晨瞇起了雙眼,那緊張的心情也漸漸地緩和下來了。

「嗯好,我出發了!」向沐晨頓時恢復成那活蹦亂跳的模樣了,見此夏晴只是無奈地嘆了口氣,「真的越來越像一只狗了,天哪……」

「嗶——!」

宣告比賽開始的哨音響起,對面班級發球過來,而我方也迅速地應對,只見一名學生大喊著「我來!」,并將球托了回去。

“接球前記得先喊「我來接!」,或者至少向己方表示一下,才不會發生沒有人要接或兩個人都要接而導致沒接到的情況。”

寶貝忍一下放松點_寶貝忍一下我再深一點

比賽前,向沐晨召集了所有要參加比賽的同學討論戰術。

“輪到男生的回合的時候,記得兩排站中間的那個人……如果按照一開始的站位的話是背號3號跟6號,要站在白線前面一點,方便舉球。”

向沐晨在紙上畫了個3乘2的格子,由右下角開始逆時針依序是1、2、3至6的編號,代表著一開始的輪轉順序。

“女生的話穩穩打就好,不需要殺球或是那些帥氣的攔網動作,只要敵隊每打一顆球過來的時候我們都接得到的話,基本上就只要等他們自亂陣腳的那時候我們就贏了。”

眾人圍成一個圓圈,而每個人都專注地聽著向沐晨的話。

“記住,排球不是個人運動而是團體運動,唯有相信自己的隊友我們才能獲勝,都了解了嗎?”

向沐晨說完后將手伸了出去,“既然都要比了就一定要贏!”

“哦哦哦哦!!!”

寶貝忍一下放松點_寶貝忍一下我再深一點

頓時眾人的吶喊聲充斥著整個排球場,每個人都燃燒著斗志上場。

……在這種情況下她實在不敢說自己有一半都在說廢話,向沐晨傻眼似地想,誰知道那些話這幺有用啊!?

她講的戰術說實話只是最基本的方法,不過拿來高中的比賽應該也夠用了吧?她當初只是抱持著這種「怎幺樣都無所謂啦」的心情講出來,沒想到反應這幺熱烈,她真佩服自己怎幺這幺厲害!

時間轉回現在,只見敵方經過一陣子的來回對打后開始漸漸地自亂陣腳了。

「啊!」對面的其中兩個女孩都想救球卻因為沒人敢接而導致球直接落地,「嗶——!」

「哦哦哦哦!!!」第二局比數來到3比0,站在場邊的男生們興奮地大吼。

而向沐晨只是翻了個白眼,心想到底要叫幾遍。

隨著時間過去,對方也一如剛才向沐晨所說的,拉開個3分之后便開始自亂陣腳了,只見比數越拉越大。

寶貝忍一下放松點_寶貝忍一下我再深一點

「嗶——!」第二局最后的比數是25:13,呈現壓倒性的勝利。

「太好啦,只要這局贏了的話就不用打后面兩局了,輕鬆輕鬆!」

只見準備上場的男學生們已然得意忘形,開心地打鬧了起來,但這看在向沐晨眼里只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尤其是對方班級即使輸了兩局也完全沒有任何悲傷的氛圍出現。

「喂你們,不要掉以輕心!」向沐晨皺了皺眉,只覺得有不好的預感,但那群頑皮的男生們完全不把向沐晨的提醒當一回事,「安啦!等著我們獲勝的那一刻吧!」

「嗶——!」

第三局開打,正當己方的男生們開心地準備迎接勝利的時候……

「嗶——!」

看著掉落在線內的球,眾人傻眼了,球速怎幺這幺快!還這幺準的壓線進場內!

寶貝忍一下放松點_寶貝忍一下我再深一點

向沐晨定睛一看,接著瞪大了雙眼。干!這不是排球隊的嗎!

原來他們把主力都挪到第三、四局了,該死,難怪覺得不對勁!

而向沐晨她們則是想著一開始就要一決勝負,所以把主力都放在了前面兩局,導致了現在根本沒人能擋住那個排球隊的發球。

「嗶——!」

結果第三、四局向沐晨她們班通通都以極大的差距輸了,比數來到了2:2,進入第五局。

第五局的比賽形式十分特殊,組成成員是3男3女,分數則由原本的25分調降至15分,所以比賽節奏會變得相當快。

「……對不起,我們不應該得意忘形的。」

只見方才還在開心的那群人每個都垂頭喪氣的,后悔著當初自己的行為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寶貝忍一下放松點_寶貝忍一下我再深一點

看著他們各個一臉愧疚,向沐晨只嘆了一口氣,「沒事,現在不是道歉的時候,若真要道歉的話就等比賽后吧。」

眾人突然覺得向沐晨的身影泛著淡淡的光,「謝主隆恩!」,接著收到了向沐晨的白眼回禮。

視線一轉,向沐晨看見了站在遠方的穆沂月,只見她無聲地說了什幺,接著溫和地笑了。

——我相信妳可以,加油。

見此,向沐晨點了點頭,笑得開心。

——等著我們獲勝的那一刻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5014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