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閱文入局 在線音頻行業將如何發展

音頻市場正在吸引越來越多的玩家進入。

這邊廂,蜻蜓FM等頭部音頻平臺開啟生態戰略,向產業鏈下游輻射;那邊廂,閱文、B站爭相入局,前者成立自己的聽書品牌“閱文聽書”,整合渠道、制作內容,后者被傳收購音頻平臺貓耳FM,作為泛娛樂社區加碼在線音頻。

在線音頻從2010年開始發展至今,行業格局已經相對穩定,但是不同細分領域新玩家的加入,對在線音頻行業來說,似乎將在2019年迎來新的曙光。

B站、閱文入局 在線音頻行業將如何發展

B站、閱文為什么都要做在線音頻業務?

此前,音頻行業的主要市場份額一直被喜馬拉雅FM、蜻蜓FM、荔枝等在線音頻平臺占據。根據艾媒咨詢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在線音頻用戶規模增速預計達19.5%,相較于移動視頻及移動閱讀行業,呈現較快增速。

B站、閱文入局 在線音頻行業將如何發展

在快速增長的市場環境下,音頻產業鏈上的相關領域企業,也看到了“耳朵經濟”帶來的巨大想象力。

實際上,B站和閱文對在線音頻這塊市場垂涎已久,早在2015年,B站就領投了貓耳FM的1400萬元Pre-A融資。而閱文就更早了,自2008年起創始團隊開始有聲小說音頻制作,2010年收購天方聽書網,2015年投資喜馬拉雅FM和懶人聽書。

閱文是IP的源頭之一,作為數字閱讀和文學IP培育平臺,掌握著產業鏈上游龐大的文字內容版權。

一直以來,文學內容平臺在有聲書領域主要是版權方角色。但現在閱文要自己做內容了。閱文集團副總裁朱靖指出,“有聲閱讀更是憑借‘講故事’屬性強、粘性高等諸多特點,斬獲了高流量,還培養了用戶的連續收聽習慣,成為了音頻平臺的內容標配。”

有聲書因此也成為閱文IP變現的拓展之一。據了解,目前閱文在IP變現上,已有閱讀付費、影視改編、游戲改編、動漫改編,有聲書則能增加版權出售和內容付費的變現通道。

而B站對音頻的布局,則被認為是補足ACG產業鏈上音頻一環,此前,B站已經投資布局了動漫制作、虛擬偶像、文學、手游、衍生品、動漫社區等ACG產業鏈上40多家公司。

其中,貓耳FM又稱M站,成立于2014年,是一個專注ACG內容的二次元音頻社區。平臺收納有聲漫畫、廣播劇、電臺等泛二次元音頻內容,與動漫IP平臺達成合作,將IP制作成有聲漫畫,在站內長期播放。

目前來看,與音頻平臺的布局不同是,B站和閱文的音頻布局都是基于自己的用戶屬性和平臺的特色出發。閱文出發點是挖掘網絡文學價值,B站則是補足內容生態鏈上下游各個環節。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如果B站能基于自己的二次元特色,發展ASMR音頻內容,會有很大的市場空間。(ASMR中文譯名“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特征是:對視覺、聽覺、觸覺、嗅覺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顱內、頭皮、背部或身體其他范圍內產生一種獨特的、令人愉悅的刺激感。)

不過,在今年6月,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約談網易云音樂、百度網盤、B站、貓耳FM、蜻蜓FM等多家網站負責人,要求各平臺大力清理涉色情低俗問題的ASMR內容,加強對相關內容的監管和審核。目前來看,這類音頻的市場空間尚不明朗。

頭部音頻平臺在求變

行業里來了新玩家,而且還是背靠互聯網巨頭、手握強大資源的成熟互聯網企業,這讓垂直的音頻平臺面臨了不小的壓力。

其實絕大多數的互聯網產品其實都是在爭奪用戶時間。雖然音頻用戶在增長,據CNNIC《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國內有聲閱讀用戶已達2.32億,占網民總數的28.9%。但另一方面,除了短視頻、直播、視頻平臺等互聯網產品的分流,不同特色的音頻產品也一定會瓜分用戶時間和注意力。

B站、閱文入局 在線音頻行業將如何發展

不過,目前行業競爭并未呈現出特別激烈的狀態,相反的,行業玩家在談到競爭的時候,提及更多的是合作。閱文集團副總裁朱靖談到競爭時就表示,“我們用閱文聽書品牌來表達這個海量作品庫,與目前市場上的各種移動音頻App是開放的合作關系,不存在競爭。”而另一位音頻平臺從業者也表示,新入局者帶來的競爭壓力還不算大,大家更多會尋求合作。

比如同屬騰訊系的喜馬拉雅FM就是閱文內容輸出的重要渠道。據朱靖介紹,閱文和喜馬拉雅是戰略合作關系,合作包括內容分發、IP改編。

不過,據一位音頻硬件廠商透露,音頻領域站隊比較明顯。或許,隨著幾家布局逐漸擴大,行業競爭格局會更加明朗,而版權、分發渠道的競爭也會更加激烈。比如閱文就牽頭組建了一個IP改編音頻開發矩陣。包括閱文內部的IP改編音頻開發團隊,來自喜馬拉雅、懶人聽書、企鵝FM等音頻平臺的團隊,也包括由季冠霖、周建龍、孫悅斌等組成的專業配音團隊。

相比較還在內容端發力的新玩家,這些互聯網音頻的頭部平臺已經開始向其他方面積極求變、轉換思路。

在線音頻產業主要包含四個環節:文字內容授權方;有聲內容制作方;平臺運營方;服務支撐方。目前,喜馬拉雅FM、蜻蜓FM等音頻平臺,不僅僅是平臺運營方,也延展到了有聲內容制作方和服務支撐方。

蜻蜓FM2019年的思路就是構建生態,并于近日推出兒童智能硬件生態內容服務方案,聯合了眾多智能硬件廠商合作。其COO肖軼還曾在一次采訪中指出,從2019年開始,知識付費不再是蜻蜓唯一命題。

過去幾年,知識付費的出現拯救了發展低迷的在線音頻,不管是從內容還是商業化方面。未來,隨著行業擴大、尋找新商業化模式的需求強烈,知識付費也將不再是音頻產業的唯一命題。對在線音頻來說,找到下一輪競爭的核心競爭力,將變得至關重要。

來源:同花順財經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