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幫新成員 ”新書試讀

19.女人幫新成員 [為茞煙的禮物加更]

「討厭啦!妳們胡說些什么。」沈蓉嫣羞著臉說道。

佟苓壞壞的一笑,本來還要說些什么的,走廊卻傳來了一片吵鬧聲,似乎是某個人的崩潰聲。

她們都是很愛湊熱鬧的人,聽著這聲音,好奇心都被勾了起來,頓時不再去調侃沈蓉嫣了。

「放開我,我要去找校長,太過分了,怎么可以停止選美比賽!」一個人被兩個人拉著,那氣憤的眼神像是可以揍一頓一個人一樣。

最期待的選美比賽,本來指望第一名的,現在居然停辦了。

到底怎么回事!

一到學校來就聽見這個消息,是要怎么接受。

「別沖動,取消就取消了,現在沖去也不能補救啊!」其中一個拉著那人的男人說著,雖然他也很惋惜這么好的比賽被停止,不過學校最大,況且學校都有強大的人物撐腰著。

就算沖去校長室興師問罪,肯定會被輦出來的。

「我不管!誰可以給我一個公道啊。」那人不依不饒的叫著,不肯放棄要沖去校長室。

傅詩涵以為是神經病,便湊了過去指罵道:「耍什么神經啊,比賽沒了就沒了,比賽能吃嗎?」

那人聽見她的話,不滿的瞪著她:「妳懂什么呀,我的美貌可是傾城傾國的美貌,應該選上第一名的。」

這下看熱鬧的人都懵逼了。

那個人剛剛說什么?

傾城傾國的美貌?第一名?

連沈蓉嫣也皺著眉頭,不太理解的看著那個人。

「你沒搞錯吧?你一個男人說什么自己是傾城傾國的美貌,說出去不就笑死人。」傅詩涵好笑的看著他,這人肯定是有病,選美是選女生,又不是選男生。

「哼,我雖然是男兒身,可我投錯胎了,我的靈魂可是女人呢。」

眾人:「……」

此話一出,看熱鬧的人就都走了。

原來只是個娘砲而已,還以為有什么可以看的呢。

攔住他的男人也鬆開了他,默默的走掉了。

完了,剛剛這么激動,也不知道自己臉上的妝有沒有花。

他趕緊拿出鏡子照照看,隨后又拿出隨身攜帶的粉餅一直往他臉上補妝。

傅詩涵看著這行為,反而覺得他很有趣,順手的摟住他的肩膀:「喂,想不想知道是誰停辦選美比賽的?」

「誰?」

「就是慕容琛,琛二爺。」

頓時傅詩涵將目光放到沈蓉嫣身上,沈蓉嫣有些愧疚地看著那男人。

「為什么?」他問。

傅詩涵聳聳肩:「因為琛二爺的女人在這啊,他怕他的女人太招搖了。」

「詩涵,妳別亂說!」沈蓉嫣紅著臉喝止著。

「妳就是?」男人狐疑的看著她,開始打量起她全身上下,又隨即冷哼:「還是我美。」

佟苓這時笑了出來,這個男人會不會太有自信了?

「你叫什么?」她問。

「宋俊昊。」

傅詩涵不禁噗哧了一聲就開始大笑了起來,連一旁的沈蓉嫣都忍不住竊笑著。

「笑什么?」宋俊昊不解地問。

「你名字這么有男人味道,怎么你人這樣!」

說這話的是佟苓,她實在覺得太好笑了,居然名字和人成反比,太搞笑了。

傅詩涵笑到快不能自我,突然就被口水嗆到了,她紅著臉劇烈的咳嗽著。

「小心點,等會兒笑到死了我會很傷心的。」沈蓉嫣拍著她的肩膀讓她解緩一點,卻換來傅詩涵的一記白眼,居然詛咒她死。

「我是佟苓,她是沈蓉嫣,咳嗽的是傅詩涵,我們交個朋友吧,如何?」

其實佟苓人很好,也很喜歡交朋友,只是因為她的身分,所以都沒什么真心朋友存在。

這個宋俊昊看起來挺單純的,賭一把看看,或許會是很好的朋友。

「哼,跟妳們做朋友有什么好處?」宋俊昊挑眉問。

「沒有好處。」

宋俊昊看了她們三人一眼,猶豫了一會兒:「好吧,我就勉強跟妳們當朋友。」

「……」這句話好像在那里聽過?

沈蓉嫣看了一眼好很多的傅詩涵,傅詩涵被她看得有些不自然:「干嘛看我?」

宋俊昊和她們三人加了微信后就被加進女人幫了,他是高興的,因為女人幫這種東西就是女人才可以進去,他進去了女人的群組,所以他是女人。

想想就很高興。

…………

中午的時候,四人一起進到食堂里面。

這四個人站在一起,馬上就獲得許多同學的注意了。

「為什么那個沈蓉嫣會跟她們在一起啊?」

「不知道,一個娘砲,一個嘴賤女,一個大姊頭,就沈蓉嫣最正常了。」

「真可憐,還要跟他們當朋友。」

「就是就是。」

幾個同學竊竊私語討論著,他們怎么想都想不到這幾個人會和沈蓉嫣走在一起,樣子也太不搭了吧,尤其是那個傅詩涵整天都黏著沈蓉嫣。

反正這畫面看得大家都挺不高興的。

傅詩涵感覺到其他人的異樣眼神,便朝著他們大叫:「看屁啊,誰再看我我就嗆誰!」

眾人:「……」

20.生日宴會倒數 [為茞煙的禮物加更]

愉快的過了一個月。

眼見著沈蓉嫣的生日快要到了,傅詩涵幾人也開始在秘密討論著要送什么了。

「后天就是沈蓉嫣生日了,你們想到要送什么沒?」傅詩涵問。

「狼牙棒。」

「送這個干嘛啊?」傅詩涵看著佟苓,完全都不能認同她說的。

「有什么不好的嗎?可以防色狼。」

佟苓倒覺得這個禮物很好啊,既可以防色狼,又可以鍛鍊自己的膽子,有什么不好的。

像沈蓉嫣這么漂亮的女生,就是應該要多多鍛鍊自己的膽子和體力,要不然以后吃虧的會是自己,所以她送這個是合情合理。

原本她還想要送一把槍給她的,可是后來想想還是算了,還是等她大一點在送好了。

聽完她的話,傅詩涵也只是無奈地搖搖頭,隨后把頭轉向宋俊昊:「那你呢,宋俊昊。」

「化妝品。」宋俊昊淡淡地說。

化妝品是女生最喜歡的東西,雖然沈蓉嫣現在用不到,不過以后肯定用得到的。

聽聞,傅詩涵覺得宋俊昊這個禮物正常一點。

不過她自己都還沒想到要送她什么,她沒送過人生日禮物,這一次要送給她的好朋友沈蓉嫣,有些期待又苦惱。

「你們在說些什么啊?」

聽見聲音,三人一同回頭看向沈蓉嫣。

她剛上完廁所。

「沒有,我們在討論著俊昊喜歡的人。」傅詩涵急忙轉了個話題。

宋俊昊抬頭看著傅詩涵,關他什么事情啊?

「那俊昊喜歡誰?」沈蓉嫣問。

沒想到她會緊接著問下去,傅詩涵腦袋一轉:「他……他喜歡那個賣冰的老伯伯。」

「什么?」宋俊昊和沈蓉嫣同時說著這句話。

太過分了,就算是說謊,也能不能說得好一點,他一點都不喜歡那個賣冰的老伯伯,他才不吃重口味呢。

沈蓉嫣以為是真的,驚訝地看著他:「真的啊?」

「……」宋俊昊白了她一眼:「不理妳們了,我待會兒要去做SPA。」

說完后,宋俊昊就冷哼一聲掉頭走掉了。

「等等要去吃冰嗎?」沈蓉嫣邀請著她們兩個,一個禮拜就有三次會一起放學去吃東西,有時候吃冰,有時候吃其他甜點。

佟苓拒絕:「我等等放學有事,沒辦法去。」待會她得要去包裝那根狼牙棒呢。

剩下傅詩涵了,沈蓉嫣看著她。

她最黏自己了,應該不會拒絕不去吧?

「抱歉蓉煙,我等會兒要去補習。」最不會說謊的傅詩涵,在這時說謊了。

沈蓉嫣歪著頭看她,滿是不解地問:「妳不是沒補習嗎?」

「哦……今天我哥逼我先去試聽一次,所以沒辦法陪妳了。」

今天一定要買到妳的生日禮物啊,絕對不能再拖了,就體諒我這一次吧蓉嫣,我不是故意騙妳的啊啊啊。

傅詩涵心中懺悔著。

她總覺得,今天大家都怪怪的……

既然大家都要忙,自己也不能說什么,還是回家老實待著吧。

…………

另一邊的PUB里面,氣氛非常High。

不過在私人的包廂里面,氣氛卻是冷凝著,一點都不像是來玩的。

慕容琛坐在沙發上,雙腿交疊著,手里還有一支煙。

幾個男人和一個男人坐在這里面,沒音樂也沒小姐來陪,就這樣乾巴巴的在這喝酒抽菸,也搞不清楚要干什么。

「小琛琛,你把我們都叫來干什么?」

第一個發問的是云穆白,他受不了這種氣氛了,再不說話會死人的。

「是啊是啊,要干嘛?」慕容熙附和,她剛剛在做美甲呢,居然一通電話就把她叫來,還不說要干嘛,浪費她那么多寶貴時間。

慕容琛將煙遞進嘴里抽了一口,緩緩吐出一個菸圈:「后天是蓉嫣的生日,你們一人一個給她準備禮物去。」

「這我早就準備好了,還用你說。」慕容熙也翹著腳,拿起一杯酒喝著。

「原來是小蓉嫣生日,還以為是什么大事兒呢。」慕容北無奈地笑著。

慕容琛不悅皺起眉,看向自家大哥:「小蓉嫣是你叫的?」

「那為什么云白就可以叫她小嫣嫣?」慕容北問。

他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理所當然地說:「他和傅政南是一對的,我不用擔心什么。」

!!!

傅政南和云穆白一起瞪著他:「我喜歡的是女人!」

「靠,太神了,連說話都一樣,肯定有什么關係。」簡寒不禁打量起這兩個男人是什么關係,老早就覺得這兩個人感情怎么可以這么好,原來是有姦情。

這下兩人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傅政南喝著酒,云穆白點起一根菸抽著。

「關于生日會,你有什么頭緒嗎?」慕蓉熙問。

「既然妳都問了,那就交給妳了。」

「……」還有這樣子的?

到底現在是誰養誰啊?

沈蓉嫣的入學是她幫忙的,手機也是她送的,制服也是她帶她去買的,現在生日會還要她操辦,他怎么不去死一死啊。

21.小鹿快撞到樹了

週末的時候,沈蓉嫣待在房間里面,總覺得挺無聊的,書也複習完了,手機也玩完了,不知道可以干什么。

拿起手機就在女人幫里面敲敲鍵盤,想約大家一起出去逛街。

沈蓉嫣:一起出來玩不?

傅詩涵:好啊

宋俊昊:不了,我要去做美甲

傅詩涵:……一個男人做什么美甲,噁心!

宋俊昊:哼,指甲就和臉蛋一樣重要,不和妳們這些庸俗的小妹妹說了,再見。

沈蓉嫣:佟苓呢?要一起來嗎?

佟苓:我和詩涵已經在電影院裏面看電影了耶

傅詩涵:什么?妳在說什么,我哪……

佟苓:妳想說什么?嗯?

傅詩涵:……沒,對,我在看電影,抱歉蓉嫣!

沈蓉嫣:……

什么,居然看電影不找她,太過分了吧,那她不就只能待在家里面度過這個假日了。

沈蓉嫣郁悶的在床上滾一個圈,把手機丟了一邊,不知道到底可以干嘛。

‘叩叩——’

「嫣兒,我進來了。」門口傳來低沉的嗓音,無庸置疑的是慕容琛。

「進來。」聽到他的聲音,沈蓉嫣趕緊打坐好,在琛叔叔面前她還是要顧一下形象的。

慕容琛開門走了進來,今天他穿的是黑色的短袖襯衫和配上白色的皮帶跟黑褲子,和平常的嚴然裝扮雖然差沒到哪里去,卻有著一分悠閑和慵懶。

「琛叔叔,今天不用上班嗎?」沈蓉嫣訝異,這種時候他不是在上班嗎?怎么這種時候會出現在這里。

「我今天跟妳一樣休假,我正好閑著,陪我去外面走會兒吧?」

「好啊。」

沈蓉嫣想都沒想就一口氣答應了,反正她也無聊著,陪琛叔叔出去走走也無妨。

換了一雙帆布鞋后,一大一小的身影就這么地走了出去,傭人看著他們走了出去,都呆愣在了那兒,不禁瞪大了嘴巴,一個身分尊貴的琛二爺,居然會放下身段和沈蓉嫣一起去散步。

從沒看過這種情形。

看的出來,琛二爺對她很重視。

兩人一同走出了慕容大宅后就一起在路邊散步著,現在是下午的時間,有一點風也有陽光,是還挺適合散步的。

「最近在學校過得好嗎?」慕容琛邊走邊問,像是要找個話題一樣。

沈蓉嫣點點頭,彎著美眸笑道:「同學人都很好,我也和我的朋友處的很好,佟苓跟俊昊也很照顧我。」

俊昊?他怎么都沒聽過有這個人?

皺了一會兒眉頭,幽幽地盯著她,帶著些許的不悅:「俊昊是誰?」

「是新朋友呀,跟我一樣都是一年級,長得挺美的,但他喜歡男生。」

原來是喜歡男生,不過還是有些嫉妒,嫉妒那個叫俊昊的男生可以跟她當朋友。

自從他親手警告了那些小混球后,就有個傳聞說沈蓉嫣的后臺很強大,他也沒聽說過哪個不怕死的人再去和沈蓉嫣告白了。

突然喇叭聲一響,一輛車要閃過一臺機車而朝向他們開過去,沈蓉嫣嚇了一跳,正想扭頭過去看狀況時,慕容琛卻拉住她往他的懷里,而那輛車及時剎車,所幸沒有釀成大禍。

慕容琛咒罵了一聲,有股想殺人的沖動,要不是他眼疾手快,今天受傷害的人就是她了。

被攬在懷里的的沈蓉嫣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等她反應過來后就是已經在慕容琛的懷里了。

她只覺得自己被帶入了一個寬闊的懷抱,那股熟悉的男人氣息在那一刻從四面八方朝著她襲來,給她無限的安全感。

他的懷抱很溫暖,身上也有著獨特的男人香。

不知道為什么,沈蓉嫣的心跳又開始加速了。

「怎么樣,沒事吧?」

慕容琛緊張的握住她的雙肩,臉上滿是急切和關愛,查看她的身上每一處,就深怕受傷了。

沈蓉嫣看著他緊張自己的臉,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沒……沒事」

「真的嗎?」慕容琛仔細的捧住她的臉。

也許在別人眼里,他們是情侶,但誰能想到她是他買回來的?

「我們回家吧。」看看手錶的時間,也差不多準備好了。

慕容琛拉著沈蓉嫣的手一起走著,雖然牽牽手可能在慕容琛眼里沒有什么,但在沈蓉嫣這個正青春的年紀可就不一樣了。

她覺得自己心里小鹿不止在亂撞,還覺得快撞到樹了!

沈蓉嫣沒有談過戀愛,所以并不知道怎么去喜歡人。

可是現在這樣,是喜歡嗎?

她不能喜歡啊……

琛叔叔……對她只是關心……出自于……叔叔對養女的關心,是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45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