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教練好大在用力深些_張開腿的超短裙美女

(特殊傳說同人)生日

本篇設定:

學長已經修養回來了,漾漾高三,尚未考袍級。

人物有崩,不喜見諒。

如果真不喜歡,請按右上角的叉叉唄。

——

「漾~~生日快樂~~」從遠處傳來五色雞頭很快樂的聲音。

「西瑞?怎么會來這里?」我向著朝我身上撲了過來的五色雞頭納悶的問了一句。

「當然是來為本大爺的僕人慶生的阿~慶生完后一起奔向美好的未來吧~」

誰要和你一起奔向美好的未來啊!你又看了什么連續劇!

「今天是我的生日?」難不成是我在火星人里待太久,而忘了自己的生日?

「是阿~漾~我們去吃生日蛋糕~~」

「但我已經和千冬歲、喵喵他們有約,要先去他們那裏。」千冬歲他們在等我耶。

「要去四眼田雞那喔~好吧~今天就看在僕人生日,本大爺心情好的份上,就陪你去一趟吧~」今天的五色雞頭好像特別好說話?

「那還真是謝謝你喔。」

…我是可愛的分割線…

傳送陣一傳到喵喵那時,就被彩炮撒了一身。

「漾漾~生日快樂啊~」喵喵第一個跳出來向我道賀。

「漾漾…生日快樂。」千冬歲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萊恩?萊恩他消失了。

「伊多你們怎么也來了?」我看著來到這的水之妖精三人問。

「來為你道賀的阿。」伊多笑得非常溫柔。

「西瑞~~」雷多跑去煩五色雞頭了。

「走開!別來煩本大爺!」

「漾漾,生日快樂,這是水之妖精一族的祝福之物,許個愿,容易成真。」雅多從口袋拿出一白水晶,嗯?跟伊多給的那顆好像?

「好。」接過水晶,我閉上了眼睛…

\希望我認識的所有人,都能夠平安與快樂/

「嘶…好燙,又燙我!」還有為什么每一只變成鳥的水晶都像是在加速逃逸啊?!

「漾漾,愿望一定會實現的呢。」雅多看到這幕,楞了一下,才說出這話。

「恩恩。」我點頭。恩,一定!以妖師之名發誓。

「漾漾生日快樂!」咦?然和老姊他們都來了,不用上課?袍級是那么用的嗎?

「漾漾,這是我和然送你的生日禮物。」辛西亞說。

「謝謝。」我把禮物盒打開來看,一條手鍊,上面甚至還有精靈的祝福魔法。

我把它帶上,上頭有顆紅寶石正閃閃發亮。

好像…學長的眼睛喔…

學長去出任務了,都已經交往了還到處往外跑,弄回一身傷,明明每次都答應我說不會的!

騙子!我在心里暗罵道。

三天了,我想你了,學長。

「別難過。」伊多用手輕拍我的頭,「冰炎的殿下不會有事的。」

「伊多,謝謝你。」他對我報以微笑。(學長!你老婆要被拐跑了!)

這是,在我右手邊,一個傳送陣亮起,夏碎學長就站在中間。

「哥!」千冬歲驚奇的叫喚出聲。「不是說要一星期的嗎?」

「因為任務結束就提早回來了。」

夏碎學長慢慢朝著千冬歲走去,一邊柔聲說道。

走到他旁邊,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只見千冬歲滿臉通紅。

要放閃也不是這樣子的吧?!小心我拿火燒死你們喔!(去死去死團的?)

誒?我記得學長不是和夏碎學長出任務嗎?人呢?不會又接任務了吧?

真是的,就算你是變態殺人兔,還是會過勞死的好嗎?學長。

「褚。」我抬起頭,看著不知何時走過來的夏碎學長。

「生日快樂。這是任務結束后,幻獸的族長送的甜點,因為來不及買送你的禮物,只能先送這個了。」

他臉上帶著歉意的微笑。

「謝謝你,夏碎學長。」

我懷著感激地收下了看起來就超好吃的點心。

「喔,對了,褚。」他似乎還有什么話想說。

「嗯?」

「要找冰炎的話,他在黑館那喔,可能在睡了吧?」

「真的!謝謝你!」

我想我臉上一定掛著大大的笑容,接著,傳送陣亮起。

「主角都跑了?我們還要繼續留在這?散了散了。」

…加載中,請稍后…

夏碎學長該不會騙我吧?

現在的情形是,我在在學長房間的門口前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會不會學長又用成一身血回來吧?

我想像了一下,嚇了自己一跳。

不會的。不是還有醫療班嗎?

但是如果中毒怎么辦?如果……

碰–門被一腳踹開了。

「褚,我在洗澡,你在外面腦殘什么?!」

「對不起!學長!我閉腦了!」我反射性地抱頭。

……咦?沒打過來?

「怎么?想被打嗎?」學長的聲音又傳來。

「沒有沒有!」我劇烈的搖頭。

停下來時,我用眼角偷瞄學長。

濕漉漉的頭髮還沒弄乾,水珠一滴滴地隨著鎖骨滑落下來,滴落在他被水沾濕成半透的襯衫,隱約能看見學長那不粗壯卻結實的好身材,還有那引人遐想的人魚線。

白皙的臉上,透出一層被蒸氣蒸出的粉色,精緻的臉孔上帶有一絲笑意,卻有著一股令人發寒的冷意。

漂亮的紅唇被勾勒出姣好的形狀,感覺觸感一定超好的,事實也真是這樣就是了,親身經歷。

當我在想這些有的沒的時,學長繼續冷笑。

等等?冷笑?!

「褚,你是真的很想試試那些(嗶-)(嗶-)的事?」

學長啊啊啊!!你不要用那臉說出這羞恥的話啊!!完全破壞掉你那經林足的氣質啊!!

「看來你很想試。」冷笑再冷笑,把我拖進了房間。

「啊啊!吃點心、先吃點心啊!」

我慘叫,我可不想明天下不了床啊!

「你吃點心,我吃你就好。」

「不要啊!!!」

…屏幕掉一些十八禁的畫面…

要死了……我趴在床上,只能動腦想。

我覺得我現在腰酸背痛,整個骨頭都快散架了。

而現在,罪魁禍首就躺在我旁邊,但我又不能對他做什么,武力懸殊啊!

而且,他在浴室幫我清理【后面】時,不小心擦槍走火……咳恩。

我才不承認讓學長獸性大發的是我,也不承認我嘴賤,說了句【學長你作息那么像老人,怎么體力這么好。】之類的話。

讓原本打算放過我的學長又做了第二遍、第三遍……

總之!我才不會承認的!

「褚,我不說話,并不代表你可以繼續腦殘下去。」

學長冷悠悠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我閉腦了。」我可不想再來第四、第五次,真的會死。

啊教練好大在用力深些_張開腿的超短裙美女

這么說來……我想到一件事。

我看了下時間,11:30分,今天還沒過。

\學長,今天我生日,生日喲!/

我用期盼的眼神看著學長。

學長一定有收到我的意念,只見他嘆了口氣。

「咳……褚,生日外樂。」

「嘿嘿。」

我臉上保證有帶著傻笑。

「也祝你快樂啊,亞。」

……

我覺得在這收尾挺好的。但是!學長怎么又撲過來了啊!我是又說錯了什么話了啦!

明天真的不用上課了啦!

(完)*\OAO/*

小劇場:

作:不不不,漾漾你沒有說錯什么,只是你叫了學長的名字,所以…對不起,我不該多話的。

某殺人兔:嗯?(狠瞪)

被耐力好的兔子摧殘的某妖師:要死掉了……(虛弱)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65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