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夢文庫啊好漲尿了_啊老師用力小雪好棒

89.即將回歸(為佳的禮物加更) 三年之后。
在院子里,一頭米色長髮中分的女子正在賞著花,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著,在她細緻的臉蛋上掃出淺淺的憂慮,讓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見猶憐的心動。
她的瞳孔是藍色的,像極了外國的金髮碧眼的美女子一樣。
接著,那女人把剛折下的花朵放到鼻端,深深吸氣,臉上浮現出陶醉的表情,更有一股驚心動魄的美麗。而那花朵在她秀美臉龐前,竟也似更加燦爛。
「Yuki。」男人朝著她得背后走去,柔聲的喚了一聲,接著將她摟進自己的懷里。
女人回過頭,臉上并沒有任何的情緒,經過了三年,她變的很冷漠,對任何的人事物都一樣,但這也是男人對她愛不釋手的原因。
「回來了。」Yuki輕聲的應了一句
靳少斯低著頭磨蹭著她的頭皮髮絲,也嗅著她的髮香味兒「嗯,我回來了。」
「唷,倆人又在曬嗯愛啊?!」
接著走進來的是姜妤還有黎陞,他們都穿著黑色的特務裝,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些疲憊。
「要是不閉嘴,我不介意我一槍殺死你。」Yuki面無表情的說著,說著的同時,她也不忘從身上拿出一把槍。
「對不起對不起,別生氣!算我怕!我先進去洗澡了,今天這任務真他媽夠廢,全身都臭死了。」男人假裝害怕的說道,臉上卻還是那痞痞的笑著,然后走進了家里。
姜妤則淡淡的看著他們:「我進去看亦風。」
最后現場只剩下他們兩個,Yuki看著靳少斯,不悅的道「為什么這次不讓我去?」
「這次的任務不適合妳,妳的身手還不像我們一樣敏捷迅速,我怕妳受傷…」
靳少斯極有耐心的解釋,還不忘深情的盯著她那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見她不說話,靳少斯又繼續說「老婆,我送妳的公司還不滿意?妳可厲害呢,把SAH公司經營的那么好,還將知名度打上了國際呢,所以我認為妳比較適合……」
還沒說完,她就立馬打斷他「我說過,別叫我老婆,我跟你只是……」
「只是假婚姻,我知道,但我們扯證是真的事情,我只是想要妳好好的依賴我。」
靳少斯眼神里全都是滿滿的愛意和柔意,他和她扯證,只是因為要給孩子一個父親,好讓孩子可以報戶口……但他愛她卻是真的,儘管她還沒打開自己的心扉,又或者她沒辦法接受他大她整整十二歲。
「我先回房洗澡,妳趕緊進屋,這天氣有點冷,別感冒了。」

Yuki回到房間后,她見著床上那抹小身影正在看著故事書,冷冷的望一眼后,就馬上移開了視線。
「媽咪……」小家伙眼睛瞪大的看著她,奶聲奶氣的喚了一聲
「嗯。」
「姜阿姨剛剛送給我一塊餅乾吃呢,我捨不得吃,所以小風把餅乾折斷了一半,這樣我和媽咪就可以吃到了……但是爹地沒有餅乾,所以不可以告訴爹地哦!」靳亦風笑笑的臉上有一雙帶著稚氣的、被長長的睫毛裝飾起來的美麗的眼睛,那烏溜溜的眼珠子就像兩顆水晶葡萄,他正在盡全力的討好她,只為了換來她的笑容
「你自己吃吧。」Yuki不看孩子的冷冷說道。
「媽咪,吃嘛。」小家伙不放棄,一直搖著她得手,撒嬌的說著
Yuki像是不耐煩了,她甩開他的手,連同手里的餅乾一起掉落「就說不要了!」說著的同時,還不忘用力的打著靳亦風的屁股
對于她的挨打和冷漠,小家伙最終還是忍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來,哭著哭著,他停止了哭泣,哽咽的說「媽咪,妳打我吧,我知道妳討厭小風,如果媽咪打小風能夠出氣,那么小風給妳打!」
突然地,她的心頭一酸,眼眶泛紅,她的眼角也泛出了幾滴淚。
三年了,從那次醒來哭過后,她就不曾哭過。
她告訴自己要堅強,不準自己掉眼淚,她討厭他,是因為每次看到他那張小臉,就會想到狠狠傷害她的霍琰,所以她才常常故意忽略他,對他不好,冷漠他,讓其他三個人好好的照顧他……
但沒想到,他才兩歲半,就懂得說出這種話……
不成熟的是她柳若天啊!
他是個孩子而已,而且還是自己親生的,怎么可以把氣出在孩子身上呢……
是她不好,孩子是無辜的,不管她對他多不好,他終究是自己的孩子啊!
「小風,對不起,是媽咪錯了,媽咪從來就沒有對你好過,對不起……」Yuki緊緊的將他抱在自己的懷裏,哭著說道,她抹了抹眼淚,也抹了抹靳亦風的眼淚,然后把地上的那兩小塊餅乾撿起來,一塊塞在自己嘴裏,咀嚼道「很好吃,這餅乾好好吃…」
小家伙也拿起她手上另一塊餅乾,咬了一口「恩!真的很好吃」
靳亦風高興的笑了出來,他不是因為餅乾好吃才笑,而是從他會說話的時候,就開始的在討好她,但她始終連正眼都不看他……可是現在……她終于看著自己笑了,而且還抱著自己呢…這樣剛剛被她挨打也值得了……
兩人相視一笑,然后吃著餅乾。
剛從浴室里出來的靳少斯穿著休閑服,看著兩母子好的樣子,他也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剛剛他就聽到了他們的談話,這丫頭終于正視到她自己的親生兒子了。
「喂,你們在吃什么呢?我怎么沒有?」靳少斯朝著他們走去。
「爹地沒有!因為小風只分給媽咪吃!」
他假裝生氣的靠過去,捏著那小家伙柔軟的小臉「哦——有了媽咪就不要替你把屎把尿到現在的爹地了?」
「我愛媽咪,也愛爹地!」靳亦風在床上站了起來,兩手抱著Yuki和靳少斯的頭開心的跳著
房間內,傳來了溫馨的嘻笑聲———

霍家。
「你要去哪兒?又要去找那女人?霍琰!我真對你失望!當初你把若天害死,我可是巴不得把你打死,要我怎么去面對他們家里的人?!」霍長天杵著枴杖,狠狠的從他背后打了下去。
當初,他們家里的人問著柳若天去哪時,他親口說他將她的心臟挖出來給了丁語沐
當時洪淑惠嚇的昏倒,霍長天氣的說不出話來,這逆子,居然這么狠心!
洪淑惠站在他旁邊,也憤怒的說「你去找她可以,休想將她帶回霍家的門一步!我的媳婦永遠只有柳若天!」
霍琰愣了一下,也沒有說什么的直接出了霍家的門。
到了那間小別墅后,丁語沐已經完全康復的可以正常走動,不過有時候還是會咳嗽頭痛。
「琰!」丁語沐看見男人來了之后,二話不說的撲進他的懷抱里。
「嗯,吃飽了嗎?」霍琰摸著她的頭,柔聲的說
「還沒,我為你做一頓餐,等你一起來吃!」
丁語沐拉著他的大手往餐桌走去,當他看見桌上擺放著西式料理,不禁想起了柳若天也常常替他做的午餐和晚餐,只是她做的是中式的,特別好吃。
「我還記得你最喜歡吃青醬義大利麵呢,不過我太久沒有做,味道不知道還好不好呢!快點吃呀」
她欣喜的說著,眼睛還睜的大大的看著他,就是要見到他吃下去的那一刻。
男人捲起一口麵,往自己他口裏塞「嗯,好吃。」
當兩人吃到一半時,丁語沐突然開口道「琰,我們什么時候可以結婚……」
男人身子明顯的僵住,他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不光是因為霍長天和洪淑惠不同意,連他自己也不同意,當初柳若天絕望的丟給他那張離婚協議書,他不但沒有簽,反而還毫不猶豫的撕碎扔了。
對于他的沉默,丁語沐也乾笑了幾聲「哈哈,我隨口問問的,開玩笑的啦!」
她知甜夢文庫啊好漲尿了_啊老師用力小雪好棒道她的這顆心臟是柳若天的,當她知道霍琰為了救她利用柳若天時,她心里雖然替她感到可憐,可心里卻開心的很,因為證明了霍琰是愛自己的,況且柳若天死了,霍琰還是她丁語沐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感覺霍琰雖然人在她的身邊,心卻早就不在了呢。
嘴角,不禁露出了苦瑟的笑容。

90.宴會前戲 Z市機場。
「妳準備好了嗎?其實我們可以繼續回日本生活的……只要妳愿意,我馬上訂最早回……」男人站在她的旁邊,有些擔憂的說著
話還沒說完,Yuki就插了話:「我準備了三年,難道還不夠?少斯,我不想繼續當個膽小鬼,我不是以前的柳若天了……」
是啊,妳不是以前的柳若天,妳是現在我最愛的Yuki,可是妳知道嗎?我最害怕的就是妳回來Z市,報仇沒成,反而和他舊情復燃……
靳少斯看著她獨自往前走的背影,心里不禁泛起擔憂和難過,他不是不信任她,而是這三年,她對感情這件事很冷,冷到他都覺得可怕了。
他拿起行李,快步往前并牽著她的手走向機場出口

絕美辦公室。
三年的時間過去了,但是他看起來好像是一點都沒有變老,依舊是那張深邃分明的俊臉,深刻的五官堅毅冷峻,透露出精神奕奕,那張經歷過三年時間洗禮的臉,一點皺紋都沒有,反而比起三年之前,更加地透露著冷酷和成熟。
男人坐在老闆椅上,修長的雙腿疊加,白皙骨節分明的首只若有若無的在敲打著電腦鍵盤,不愧是久經商場的他,對于他來說,賺錢只是份可有可無的事情而已。
咚咚咚……
敲門聲一響,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
「琰,今晚有場SAH國際公司的總裁主辦的宴會,要去嗎?」喬任祐放下一份資料在他桌上,幽深的好看眸子垂了下來望著他
霍琰抬起頭瞟了一眼資料,并馬上皺起眉「沒興趣。」
「沒興趣?!霍琰,SAH可是近年來國際很紅的公司呢,每個都搶著和他們合作,可聽說那個總裁脾氣很古怪,很少和人合作,哎我說啊,如果認識了就可以合作,順便可以帶給絕美商機啊!」
聽他講的每字每句都那么有道理,霍琰抬起頭來,輕輕地抿脣露出好看的笑容
「那你自己去,我沒空。」
「……」
「真不去啊?」喬任又不放棄的繼續問,這可是難得的大好機會呢,誰知道下次還有沒機會!
「嗯,不去。」男人繼續敲打著電腦鍵盤,漫不經心的回答著
「去啦去啦,去一次也無坊啊!」
「你好吵,安靜。」
「那你就答應我去就行了唄,不然我就繼續在你耳邊吵你。」
男人幽邃的眼眸底,又布滿了深深的不悅,抬起頭來「好,我去,現在你給我出去!」
喬任祐見他答應后,就滿意的走了出去,他得趕緊的送套禮服給余菲,他去她當然得做他的女伴了!
霍琰停止了工作,將網頁都給關上,留下了桌面,他的目光倏地擡起,最深邃處的漆黑落在了那桌面照片上,接著一道深沉的聲音響起「天天……」
是的,桌面上那照片柳若天和他一起合照的照片,那天真的笑臉,充滿了幸福洋溢,但是他卻親手毀了她,毀了他們之間。
這些年,他將他和柳若天一起睡過的房間給鎖了起來,要也只有他自己能進去,因為他想試圖留住房內屬于她的味道兒,哪怕一點點,他都很高興
他,很想她。
接著,男人高大的身影站了起來,來到了透明落地窗邊,看著他瞇著一雙漆黑如夜色的狹長鳳眸,深邃的視線,無比專注,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是他的方向卻是在遠處……

「時間快到了,走吧。」靳少斯看著眼前坐在梳妝臺椅上的女人,低沉的磁性男音,在頭頂響起。
正當女人要從椅子上站起來時,她的脖頸上被戴了一條項鍊。
她的香肩半露,胸前一顆色澤純正的祖母綠寶石散發著幽幽的光暈,長長的同色寶石耳墜隨著輕移的蓮步緩緩而動,更將肌膚襯得猶如凝脂一般。
「少斯……這……」Yuki微微垂眸,盯著那條看似貴重的項鍊,又馬上不解的抬起頭看著他
「送妳的,這三年來我都沒有給過妳什么,這樣配在妳身上,很美。」
他的兩只手都爬上了她的腰際,一雙狹長的眸子牢牢地盯著她看,接著薄脣一勾,俊臉上充滿了無限的溫情。
「不要對我這么好,我怕我會愛上你,甚至依賴你。」
時間瞬間停在他的薄脣貼上她額頭的那個瞬間停滯,Yuki雙手緊緊的抓緊了,因為不這樣,她生怕自己真的會動情。
「傻瓜,我就是要妳多依賴我一點……」靳少斯勾著薄脣,彎著眉眼望著她。
Yuki不敢和他對上視線,便推開他「走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67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