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愛電視劇土豆網4_新婚不甜蜜誤惹撒旦總裁

無責任惡搞小劇場—-德古拉傳奇 食用前警告:
此以劇本方式描寫,
融合眾多吸血鬼及非吸血鬼小說、電影和游戲情節,
極盡惡搞,和正文完全無關,不喜者誤入
完全是腦殘作者不知道又是哪根經不對寫出來的
別說我沒警告你們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從古至今,有許多關于吸血鬼的小說、電影情節甚至漫畫游戲等等等,而這些故事的共同點是,大部份的吸血鬼不論男女,總是有股邪惡的魅惑性,富有多金又擁有手段再搭配上俊美外表,吸引著平凡且弱小的老百姓們,使他們不由自主地想供出鮮血。
而在這之中,吸血鬼們最喜愛的,莫非是善良純潔又無知的少女們的鮮血了….
(無知少女—-由方任玫飾演)
(方任玫:草泥馬啊!你覺得老娘哪里像無知少女了!那萬年的吸血鬼設定又是怎么回事!那是用到快爛掉的老梗好嗎老梗啊!!!—-后臺暴走中,請稍后)
在森林中—-
少女(平板的無力聲調):啊!又被思琴后母扔出來做討厭的苦工了,好麻煩喔!啊?什么?這次是要把外送的野餐套餐送到哪?森林深處?
一棟有著巴洛克風格,但又不失現代設計感的華美城堡佇立眼前。
少女:蛤?就是這里啊?哪個神經病在森林深處蓋這種東西?現在的有錢人都越來越有事了。
少女(望門牌):德…古…拉…..什么啊!就是那個德古拉啊!啊隨便啦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他是什么東東,錢拿一拿就回去吧!
按電鈴。
(德古拉伯爵—-由葉青玄飾演)
德古拉(上下打量):喔?這次進貢的無知少女就是妳嗎?
少女:什么鬼?我是送套餐來的送貨員好嗎!送、貨、員!
無知少女不愧是無知少女,連自己被后媽賣掉了都不知道……
德古拉:喔?沒關係。(和煦微笑)先進來坐坐再走吧!
少女(莫名哆嗦):不、不了、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德古拉:真的嗎?看起來快下雨了喔。
少女:沒關係,我的斗篷有連身帽。
德古拉(燦笑):可是天色已經暗了耶,妳真的想穿越森林走回去嗎?這時間可是有很多野獸再覓食的呢。
少女(猶豫):好、好吧!但明天一早就要立刻放我回去喔!
無知少女不愧是無知少女,說到覓食的野獸,妳面前就有一只。而且說不定被野獸咬死還好一點,因為在這里妳會連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隔天一早
少女(吃完早餐一臉滿足樣):啊吃飽啦吃飽啦!(打嗝)謝謝招待!(拍拍屁股就想閃)
只見伯爵一臉落寞樣。
德古拉(哀傷):是嗎….就連妳也要離我而去了嗎……
少女(腳步有些遲疑):欸!你那是怎么了啊?
德古拉:千百年來,人們不斷散播著有關我的不實謠言,將我汙名化,以至于始終沒有人感接近我….我已寂寞了幾世紀之久,我…從來都是一個人,就只有我一個人……
(少女似乎有些不忍)
德古拉(無辜臉):不得不愛電視劇土豆網4_新婚不甜蜜誤惹撒旦總裁說真的,我看起來真的有那么可怕、那么邪惡嗎?
少女:呃…..好像也沒有…(os:至少早餐很好吃)
德古拉(開心樣):對吧對吧!那妳可不可以留下來陪我呢?
少女:呃….這個…..欸等等!你的手在摸哪里啊?
德古拉(臉靠近):吶,給我吸妳的血吧。
少女(掙扎):什么奇葩的跳痛劇情啊!話題是怎么轉到這邊來的?快點放開我啦小心我踹你喔!
德古拉(挑起少女下巴,魅惑嗓音):說真的,妳真的就這么討厭讓我吸血嗎?一口,就一口而已,咬下去不痛也不癢的,況且妳不是吃了我的早餐嗎?至少也要有些回報吧!
少女(沉思狀):….嗯,也是啦!所謂的以物易物嘛!好吧….但就一口喔!就只能咬一口喔!
咬下去
完事(?)后,少女摸摸脖子。
少女:喔?好像也還好嘛!就當被狗咬到好了。啊啊沒事啦沒事這種事常有的嘛!(?)
有這種思想的人,只會越來越墮落而已,請注意。
德古拉(燦笑):對吧?那妳以后還愿意給我吸血嗎?
少女:……那還有附早餐嗎?
順帶一提,吸血鬼也曾象徵過佛洛伊德所提出的內在邪惡心理….
總之,
女主角永遠會被誘拐
女主角永遠會被誘拐
女主角永遠會被誘拐
…因為是定律所以說三次。
THE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哈哈原本說不更的結果還是更了
不過不是正文就是
看到這篇番外表示作者的腦袋終于被數學弄到秀逗了
好啦今天去看德古拉特展
然后莫名其妙就塞了些怪東西
還有感謝朋友的草泥馬之歌
雖然很奇葩但真的很逗XDDD
寫番外好輕鬆啊沒有進度壓力(?
以后多寫番外好了(不
明天應該會繼續更正文,
但同樣會晚更
留言如果我今天寫完數學后還有時間的話,
就會去回的(只要寫完沒有超過四點半(踹
最后我真的要繼續去寫數學了(奔(###

CH11 學妹,這是妳在找的東西嗎(3) 「無人音樂教室里的帥學長?妳跟我說妳看到鬼我還比較相信。」
到了下課,聽我說完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之后,思琴如此說道。
「哎唷!是真的啦!妳要相信我啊!」我趴倒在桌上嚷嚷著, 「真的是個讓人印象很深刻的學長欸!」
「喔?真的嗎?」思琴挑起一邊的眉,似乎終于起了一絲興趣, 「那妳說說看,他叫什么?幾班?或甚至只有學號都好。」
「這些……我都不知道。」我嘆了口氣,這就是問題所在了。那么短的時間里,我根本就來不及問清楚。真佩服那些小說或漫畫里的女主角,有時隨便看個一兩眼就能記起對方的學號。但現實狀況是,當下我甚至連眼睛該放哪里都不知道,更別說是記學號了。
「都不知道?」思琴稍微拉高了音調, 「都不知道妳是要如何證明有這個人的存在啊?妳連要上哪兒去找他都不曉得吧?」她用筆抵著我的額頭, 「方任玫,我看妳根本是在上課打瞌睡時做了個白日夢吧?」
「哎唷,就說不是了嘛!」我揮開她抵著我額頭的筆, 「而且,我也想到該怎么找到他了。」
「喔?」
「就那個嘛,明天的社團展。」
為了讓新進的高一生選擇自己要參加的社團,我們學校每年九月開學的第一周,都會舉辦這種類似小型博覽會的社團展。各個社團都會在活動中心設有攤位,而每個新生都可以到自己有興趣的社團攤位前去看看,讓社團的學長姐們對你做進一步的說明和介紹。
而每個社團為了要招攬新生,無不使出渾身解數,用盡絕活,所以據說這個活動往年都挺熱鬧的。
「社團展?妳是要怎么靠社團展找到他?妳連他是什么社團、或是不是社團干部都毫無頭緒吧?」她不解的看著我, 「而且最重要的是,妳甚至連他是幾年級的都不知道啊!高三可是不留社的呢!」
「哎呀安啦安啦!」我擺擺手, 「像他那種人,絕對不可能無消無息的。就算他不是干部或甚至是高三生好了,多多少少還是能打探到他的消息吧?例如他曾經待過的社團之類的。」我頓了一下, 「……至于社團的話嘛,就從音樂性質的社團開始找起好了!」
「最好是能那么順利喔。」這人就是純心想幻滅我的樂天思想。
「誰叫妳都不相信我啊!我一定會找到他給妳看!」我哼哼, 「我平常也不是這么花癡的,但相信我看過他之后妳也一定會被嚇到。」
「是喔是喔,那我就等著看好了。」一聽就知道她根本沒打算信我, 「會想到要如此蠻干的人,大概就只有妳了。」
我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嘿嘿傻笑兩聲。
沒辦法,先不說別的,光是學長這個詞對女生而言,就有種致命的吸引力了。
而且,能像他散發出如此獨特氣質的人,絕對是世間少有,再怎么說都算是稀奇物種,不去多觀察個幾眼怎么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75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