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深好燙撐滿了太深了好漲疼np女_同桌上課要我把腿叉開

第八章 接踵而來的告白(4) 朝會終于落幕,這次的事件無庸置疑會成為近期最熱門的話題,寒晴已經可以想像到大家會把她傳得多變態。
「為什么我會跟你這種人同班?」奕君抱頭哀嚎。「還要相處三年,我不要啊!」
「告白的是我,你激動什么?」寒晴不解的問。本人都沒說話,他意見怎么這么多?
當寒晴回到教室,班上人都已經回來了,不出意料她成了眾人的注目焦點,但沒人敢多說什么,只是用詭異的目光盯著她。
「快回位置上坐好,要開始上課啰。」甜美聲音從門口傳來,大家不約而同望去。
一見到新來的老師,寒晴一愣。小葉子?原來她有上O班課?
「護、護士小姐!」驚訝之余,奕君急忙整理好凌亂的頭髮,想不到今天兩度見到他的天使,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
「健康課的老師請長假,所以從今天起由我代課。」小葉子溫柔的笑著,惹得班上一陣騷動。
「哇靠,這老師的課聽說搶很兇,竟然輪得到我們班!」漾程真想不到學校竟然會把校園天使分到這,肯定羨煞不少班級。
「我開始期待每一次的健康課了!」彥銘發誓以后絕對不會翹掉健康課。
請得好啊!奕君不禁在心里吶喊。這樣就可以常常見到護士小姐,也可以常常假藉學生名義去騷擾……向護士小姐請教課堂問題!人一旦運來了,就連上天也在幫他!
寒晴輕聲嘆口氣,由衷希望他們經得起打擊,女人可是比孫悟空還會變。
「資優癖。」
雖然聲音極小,但寒晴清楚聽見隔壁的超級資優生說了敏感字眼。她斜睨過去,沉著聲音道:「你說什么?」
「資優癖。」俊修如寒晴所愿再說一次。
「你再說一次試看看。」寒晴瞇起眼,語調參雜警告。
「資優癖。」俊修絲毫不畏懼的再次重複。
這可惡的超級資優生,一而再、再而三挑釁她!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你……」
咚──
一個揉成團狀的考卷命中寒晴的后腦杓后掉落地面。
「寒晴你不要干擾上課秩序!風紀管一下!」奕君朝著第一排的家伙吼道。
寒晴瞪了眼身旁人,明明不是她起頭,怎么每次都她遭殃!
就只有這種時候才會干涉班上秩序,小心把他平常上課作亂的事全告訴小葉子!
「謝謝奕君替我們維持秩序,那我們繼續上課。」
護士小姐一夸獎,奕君猶如身處天堂,輕飄飄、暖呼呼的,他害羞的回應道:「沒什么啦,學生的本分就是念書,本來就該專心上課。」
在場除了奕君,其他人都投射出怪異的目光,O班竟然有人會說出「學生的本分就是念書」這種笑掉不良少年大牙的話!
「奕君說得很對,學生的本分就是念書。」小葉子非常認同他的話,甜美的笑容藏著未知的事實,「你們不是普通班級,或許『學歷』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相信,奪得知識是處在頂端的人的共識,如果不想在未來落后太多,現在就該覺醒。」
奕君內心澎湃激昂,雙眸散發光芒,雖然不懂天使在說什么,不過好像很深奧!他暗自下了個重大決定,他,王奕君,從今天起要奮發向上,為了護士小姐而用功!
大部分的人左耳進右耳出,只把這當成普通的說教。
寒晴撿起奕君扔來的考卷,攤開來看,是一張潔白乾凈的數學考卷,上頭搭配了完美的圓圈圈,「班導的圈圈難不成是用圓規畫的?」
「老師,這里有一張奕君的考卷,他的潛力不可小覷……」
寒晴才將考卷舉起來,最后排的奕君就用他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沖到最前排,搶回考卷。
在天使面前絕對不可以出任何紕漏!
大家看傻了眼,那家伙什么時候有這么驚人的速度,一眨眼就出現在前面!
寒晴著實被嚇了一跳,她連被警察追時都沒跑這么快,這家伙有當壞人的潛力!
「老師,不好意思,考卷不知道為什么飛到第一排,我來撿回來的。」奕君若無其事的收回考卷,緩緩走回位置上。
這堂課是所有課程中回應最熱絡的課,護士小姐每問一個問題,某個人都會高舉雙手搶著回答,縱使他并不知道答案。
奕君不只自己認真上課,還強迫所有人都要聽課,自動自發當起了風紀,哪個人敢干擾護士小姐講課,他拿起手邊的東西就扔過去。
終于熬到下課,寒晴總覺得這堂課特別累,能撐到下課沒中鏢真不可思議。桌子各處插了整整十只各種不同顏色的飛鏢,奇怪的是為什么奕君站到椅子上使用危險武器時,老師不制止?她嚴重懷疑老師在看好戲。
雷晴替姐姐將桌上的飛鏢一一拔起,背對著敵人的感覺真不好受,好幾次都差點下意識回擊。
「肚子餓了,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寒晴勾著妹妹的手,緊貼著雷晴走出教室。
警察兄弟互望之后頷首,跟著出去。
俊修注意到他們的舉動,毅朗他們應該是去找寒晴要今早的答案。雖然覺得那家伙的答案很明顯,不過不知怎么的,就是放不下心……
「俊修……」武智才打算找俊修一起吃午餐,轉頭就瞧見他快步離開教室。「連中午也要去學生會?」
寒晴她們早就察覺后頭兩個鬼鬼祟祟的家伙,寒晴對妹妹使個眼神,雷晴不易察覺的點點頭,和姐姐分開。
寒晴大概知道他們要干嘛,好心的走往人少的步道,製造機會給他們,這地方好談話多了。
寒晴拿出手帕,拍了拍大理石椅子上的沙子和葉子,這里日光好氣氛佳,一旁又有楓樹陪襯,更重要的是沒人會來打擾,告白再適合不過。
「你在干嘛?快點去啊!」毅朗使盡力氣推著像只無尾熊般抱著樹干不動如山的哥哥。「你不是說為了國家什么都可以犧牲?是你犧牲的時候了,快上啊!」
「少在那邊說風涼話,你這陰自己老哥的家伙!」毅絕忿忿的開口,雙手和樹干間彷彿黏著強力膠般,怎樣都拉不開。
「我哪有!只是想說每次都搶功勞不太好,應該輪到哥哥表現了!」毅朗心虛的道。之前被吃豆腐的日子他已經快受不了,還好這次下海的人是老哥。
「我不要!如果要我出柜,我還不如……」
「不如怎樣?」寒晴的臉貼近毅絕,與他帶著欲哭無淚表情的臉只差不到五公分。
彷彿聽見墜入地獄的聲音,毅絕猛然睜開眼,如見到什么妖魔鬼怪般,嚇得往后跳了一大步,站不穩差點跌倒,寒晴手一伸將對方拉回。
毅絕猛然抽回手,舉止十足像個被怪叔叔吃了豆腐后膽怯可憐的小女孩。
「寒、寒晴!」毅絕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你剛才聽到了什么嗎?」毅朗抑制緊張的情緒,難不成他們說的話全被聽到了?
寒晴認真的回想,似乎沒聽到什么重要的事,回答:「只有聽到『還不如』。上一句是什么?」
「就是……就是……」毅朗瞥見一旁的老哥,立刻將他推向前,「就是小絕害怕被你拒絕,他說如果你不接受他,他還不如一輩子單身!」
毅絕瞪大雙眸,這家伙在胡扯什么!應該是如果接受,他還不如一輩子單身!
是什么時候開始,單純天真老被人耍得團團轉的弟弟也變得如此邪惡?連唯一的哥哥也下這種毒手!
剛才要妹妹先去吃午餐是對的,看他們這樣,中午是有得鬧了,就配合他們玩場游戲吧。
寒晴深情款款的望著毅絕,「小絕,謝謝你。」
這令毅絕一陣毛骨悚然,他不是同性戀啊!

第八章 接踵而來的告白(5) 「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接受小絕!」毅朗一臉的兄弟情深,緊抓著寒晴的雙手,真情流露的道:「小絕是真的很需要你!你都不知道,他為了你有多煩惱,他每天都想你好多次!」
毅朗在內心瘋狂祈禱,一定要答應啊!警察那邊真的非常需要有關天獄的情報!
寒晴相信他們很煩惱,警察為了拿下天獄,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布了多少年的局,不過想拿下天獄,警察得先進行內部大掃除,否則永遠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毅絕難以置信,弟弟竟然說得出那些話!
此刻他需要一個東西堵住那家伙的嘴。竟然親手將哥哥推入地獄深淵,他還是人嗎?
但基于任務,無論再怎么不甘愿也得忍,過一關是一關。
毅絕牙一咬,推開弟弟,強忍住反胃感,認真凝視著寒晴,「雖然你現在喜歡的人是副會長,但請給我一次機會!我……我喜歡你!」
如果不是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毅絕認真的神情及手足無措的可愛舉動,會讓她以為這是真的告白。
不知道為什么,聽完他們的話,她心底浮現了另一個人的身影。
當初那個人也是說:「請給我一次機會。」
其實他們都沒說完整,應該是「請給我一次機會奪走你的一切」。
接近她的人,十個里有九個都有目的,剩下的一個根本不知道她的身分,等知道了還是會離去。當初她給了那個人一次機會,雖然最后分別了,但期間的快樂回憶是不可否認的,即使拚了命想抹去,那些記憶仍存在。
眼前的這對兄弟還不及那個人危險,而且她本來就蠻喜歡他們的,就算只是朋友,她還是會提供些情報。或許給個機會也無所謂?
……
即使處在幽靜的林道,俊修仍沉不下心來,他在不遠處的楓樹旁,等他們結束。
他沒有過去打斷他們,事情的輕重緩急他還是知道的。
寒晴臉上掛著輕鬆笑容,看起來氣氛很愉悅,到底說了些什么?
心底升起濃厚的不悅感,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一點也不希望他們在一起,這種莫名的焦躁讓人厭惡。
沒多久,他們似乎談完了,沒有任何一方不愉快,兩邊分道而行。
……
寒晴喘了口氣,終于可以休息一會了。
她輕盈的步伐在見到一旁的熟悉背影后轉了方向。
此路不通,繞路!
「有必要每次看到我就閃嗎?」
寒晴身子頓住,側過頭,對方仍是倚著樹干,背對著她。那家伙背后有長眼睛?
「你的答案是什么?」俊修淡漠的詢問。
「答案?你是說上次考試的答案?我又沒寫考卷……」寒晴只說一半,俊修投射而來的殺人目光立刻讓她閉嘴。
俊修才踏出一步,寒晴就見鬼似的往后退了三大步,指著他手上的便當袋叫道:「放下你的武器!」
她又是哪里惹火這超級資優生?難道是因為她對學生會的人出手?還是破壞了O班的聲譽?也有可能是兩個相乘,導致俊修氣炸了。不過剛才上課他也只有一點點不愉快,怎么現在突然火山爆發?
俊修將手中被稱為武器的便當袋放到石桌上,緩緩的開口,「過來。」
寒晴評估風險,如果她過去,超級資優生蓄勢待發的殺氣很可能會要了她半條命,如果不過去,今后可能會不停遭到超級變態騷擾。
兩者相較之下,還是過去好,至少她還有半條命。
「君子動口不動手,你別亂來。」寒晴小心翼翼走向前,隨時準備防御對方的攻擊。
如此孩子氣的舉動,搞得俊修想氣也不是,想笑也不行。
啊好大好深好燙撐滿了太深了好漲疼np女_同桌上課要我把腿叉開晴觀察對方的表情,發現俊修眼里的怒意似乎少了些,眉間也稍微放鬆,她這才敢大聲,「我很忙,沒事不要浪費我時間!」
「忙著談戀愛?」俊修用質問的語氣道,「少毅絕的告白你拒絕了?」
超級資優生幾時這么八卦?頭一次看人問問題用這種語氣。
「你偷聽我們說話?」
「回答我的問題。」俊修冷道。
說實話,連她也被俊修的氣勢懾住,這家伙真的可以考慮加入黑社會,前途非凡!
「被你這樣問,誰敢回答?」寒晴低語。
「什么?」
「沒有。」寒晴趕緊改口,要是隨便亂說話,等下他哪根神經不對又要亂發火。「你希望我怎么做?」
「拒絕。」俊修毫不猶豫的回答。
寒晴頓時覺得自己做對了一件事,暫時保住小命。
「還好拒絕了。」
雖然她是覺得答應無所謂,但有些事縱使是彼此利用,還是不該開玩笑,例如感情。儘管現在沒感覺,但沒有人知道一天后或者一年后會有什么改變,況且她不想害了那兩兄弟。
得到一個滿意答案,俊修繼續下一個問題,「那情書呢?」
「什么情書?」她一天到晚收情書,哪知道他是在說哪封?
「你寫的那封。」
「我寫給晴兒都不知道幾封……」
「我說的是你寫給副會長的。」俊修打斷寒晴的話,跟這家伙說話真的要很有耐性,問東都可以扯到西去!
「副會長?喔,你說今天我當眾跟鋒告白的事?」不提醒她還忘了有此事,不知道那女生跟老哥說到話了嗎?
聽到寒晴直稱副會長的名字,俊修眉頭再次鎖緊,「你是認真的?」
寒晴識相的不再開玩笑,她知道俊修是玩真的,如果回了不滿意的答案,會有某種程度上的危險。
「這沒有什么認不認真,打從一開始我就沒那意思。」跟自己的哥哥告白,想到就不舒服,這種事她怎么可能做得出來!
「所以你只是惡作劇?」
「冤枉啊!那封信……」寒晴也不知道該不該說,說出來對那女生似乎不太好意思,不過俊修不是會到處亂說的人。
見對方欲言又止,俊修追問:「說話不要說一半。」
「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我想喜歡誰,跟誰交往,和你有什么關係?」寒晴轉身要離開,這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當然有關係。」俊修抓住寒晴的胳膊,如果不是中間隔著桌子,他就直接將人拉過來。
「我到底和少毅朗、少毅絕還有副會長他們有什么差別?」俊修語調隱藏著怒意。
「聽不懂你在說什么。」寒晴想掙脫對方,然而俊修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大,令她難以掙脫。
俊修繞過桌子,走到她身旁,不滿的道:「一樣都是資優生,為什么你對我的態度和對他們差那么多?」
「這跟資優生有什么關係?你最好放手,否則我不客氣了!」寒晴惡狠狠的瞪著對方,老虎不發威,真當她病貓!
寒晴的話對他不造成威脅,他知道寒晴不可能對他動手。
「因為你有資優癖。」
「資、資優癖?」寒晴動作慢下來,這家伙剛才說什么?她有資優癖?
「你胡說什么!你才有什么資優癖!莫名其妙!」
這下寒晴真的火了,說得她好像變態一樣。她這輩子最恨的就是資優生,怎么可能會有資優癖!
瞥見寒晴被他握住的地方紅腫起來,俊修鬆開手,「不想跟你爭。」
寒晴瞠大雙眸,說得好像度量很大不跟她計較,這人到底有什么病?
「還真是謝謝你不跟我爭!」
「但我必須捍衛自己的權利!」這點俊修是打死不退的,這家伙休想和他撇清關係。
「你要發瘋就滾去其他地方,我可沒有能耐替你捍衛什么!」這家伙念書念到頭殼壞掉,外星語言誰聽得懂!
「你有!」
「是什么?」
「我的地位!」
寒晴沒辦法和這家伙溝通,她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
「地位?什么地位?學生會的地位?O班的地位?A班的地位?你的地位跟我有什么關係!還是你覺得跟我在一起會把你的地位降低?既然如此……」
「那些東西我才不稀罕。」俊修冷道。不管是學生會干部、資優生,還是班長的位置,這些東西失去了他一點感覺也沒有。
「那到底是什么?」寒晴眼眸直視著對方,等待答案。
如果這些都不是,她想不出來還有什么「地位」是需要捍衛的。
「是你……」話才要沖出口,看到寒晴專注等待答案的神情,他的聲音頓時止住。
俊修赫然愣住,他對心中剎那的想法感到震驚。
他對于寒晴忘了他這件事,一直心懷不滿,當初死皮賴臉和他稱兄道弟,擅自約定下一次天日再見,結果他依約而來,這家伙竟然忘得一乾二凈,氣得他不愿意先相認,說什么也要讓寒晴自己想起他。
不過就算寒晴想起他,他們依舊只是朋友,僅此而已。
但方才他竟然有一股沖動想說「是你心中的地位」,這種話怎樣都不可能輕易說出口,兄弟間哪有什么地位之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在告白……
告白……
這樣回想起來,因為被遺忘而氣憤,因為寒晴喜歡毅朗而不高興,因為毅絕跟寒晴告白而煩悶,因為寒晴寫情書給副會長而火大,這些早就超過友誼範圍。
難道對寒晴的執著,不是想回到和過去一樣的友誼?
意識到什么驚人的事,俊修不敢相信此刻心中的想法,一直以來都在原地打轉,到現在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注意到俊修不太對勁,寒晴手貼上對方的額頭,擔憂的問:「你還好吧?你的臉很紅,發燒了嗎?難道是因為頭腦燒壞了,才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俊修撇開臉,他不想讓寒晴發現他此時複雜的心情,他得找個安靜的地方整理思緒。
「我學生會還有事,先過去了。你還沒吃午餐,便當給你。」
這次換寒晴拉住俊修的手臂,這家伙真的怪怪的,難道真的生病了?
「等一下,你看起來不太對勁,我陪你去保健室。」
「我沒事,你不用管。」偏偏這種時候溫柔,他現在需要一個人冷卻腦袋。
「我也不想管,但如果你暈倒在路上,會害我被學生會通緝。」寒晴只覺得俊修在逞強,她硬拉著他的手腕,「快走啦,腦袋燒壞就沒超級資優生了。」
原來是不舒服,那俊修剛才這么失常就有理可循,生病不早點說,害她還跟著吵起來。病人最大,就全當她的錯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86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