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男被強制榨精_我與岳的性

第八章 接踵而來的告白(6) 而另一邊的雷晴,和姐姐分開后便上了頂樓。
子天躺在天臺上,便當盒還放在一旁未開啟,似乎在等著誰。
聽到了細微的鐵鏽摩擦的聲音,他坐起身子,「小晴?」
「雷晴。」雷晴拎著兩個便當盒爬上天臺,簡單解釋:「小晴有事,今天不會過來。」
「我們先吃吧。」雷晴打開其中一個便當,雖然想等姐姐一起吃,不過這樣的話,子天也會一起等。
「嗯。」
子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在屋頂和他們一起用餐已經成了習慣,如果有誰無法到,就會打電話通知,而他臨時有事不能來也會說一聲。
雖然他們在外界眼里,是讓人聞風喪膽的超級不良少年,不過和他們待在一起時,他卻覺得很自在,不需要任何武裝,全身的重擔都卸了下來。
「這給你。」雷晴將小晴的便當推到子天面前,子天的便當盒里只有幾樣簡單的青菜配白飯,大概是把最好的都留給弟弟妹妹了。
「小晴收到很多成美學生送來的點心,要我幫她把這份便當吃掉。我吃不下那么多,你幫忙吃吧。」
寒晴還是一樣受歡迎,雖然他也有收過女生送的食物,不過要他吃來路不明的東西是不太可能的,當然也不會拿回去給弟弟妹妹,通常當場就拒絕,還曾經因此弄哭對方,搞得他好像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壞事。
「謝謝。」其實他猜得到,雷晴是擔心他吃那些東西不會飽,才把寒晴的給他。
「你有在打工對吧?」雷晴問。
「嗯,三個。」子天邊吃邊道。除了假日全天班加上平日晚班,還有星期一、三、五的早班。不過光靠打工的收入實在是很勉強才肌肉男被強制榨精_我與岳的性能維持家里的開銷。
「收入多少?」
「大概六萬上下,有時候可以到七萬。」以一個學生來說算很高,不過也是因為他打工的地方特別。
雷晴思索了會,這對子天來說還是不足以負擔家計,光是弟弟妹妹每個月讀幼稚園的費用就拿出了一半,再扣掉房租根本沒剩多少。
子天還只是學生,在這無憂無慮,只需要煩惱課業、戀愛和玩樂的年紀,他卻煩惱著弟弟妹妹下個月的學雜費在哪里?他們有沒有吃飽穿暖?下一期房租繳不繳得出來?即使如此,子天也不曾抱怨,他把能用的時間都花在工作上,連上學時間都排進去。
她們想幫忙,卻又不敢提供太直接的協助,怕傷到子天的自尊心。
之前寒晴曾問過一月,以子天的資質,成為一個人氣模特兒不是問題,一月也非常中意子天,希望將他納入旗下,不過她們考量的是未來的麻煩。
如果子天是以普通人身分去試鏡,或者在校期間被模特兒公司拉攏,那倒還好,不過若是進入天獄底下的公司,又是她們的朋友,就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怎么了嗎?」銀子天看向陷入沉思的雷晴。
「你知道天日的六大入學標準嗎?」
「我只聽過傳聞,不是很清楚。」子天一直很納悶,天日有奇怪的入學標準是公開的秘密,不過他也多虧這標準才能入學。
當初他并沒有升學的想法,本來想說中學讀完就去工作,某天突然接到入學通知,竟然還是全國第一高校,他一度以為是發錯通知,沒去理會,直到接到天日的電話,他才知道自己真的入學了。由于學雜費大多由校方負擔,反正沒損失,他就去了。
「是資優生跟不良少年就能入校嗎?」子天說了大部分人的認知。
「夠聰明或夠壞只是其中兩項,六大標準里只有『夠壞』無法準確定義,其他基本上都能辨別。不過這不是重點,你未來應該不會想替壞人做事吧?」
「不會。」他以前沒想過,未來也不可能。
聽到對方肯定的答案,雷晴勾起嘴角,如果是姐姐,聽到這答案一定也會很高興,子天雖然被選進O班,但他本質善良,是個會照顧弟弟妹妹的溫柔哥哥。
「你不覺得天日長得不錯的學生比率高了一點嗎?」雷晴暗示。
這樣一想的確是,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經常聽到有星探或模特兒公司的人到天日挖掘新人,很多人在學時期就進入演藝界,現在報章雜誌上許多超高人氣的偶像都是從天日畢業的。
也因為這樣,天日在外界有著帥哥高中之稱。
似乎理出了些頭緒,銀子天不確定的看向雷晴,對方同時說出了他的疑慮,「這一切不是巧合。」
「其中一個入學標準──帥。」
雷晴說出了讓人難以置信的入學標準,至今竟然有學校將長相納為標準之一,子天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聽說。
「帥?」
「資助這所學校的各大企業中,不少是和演藝界相關,他們會不定期派人來天日挖掘有潛力的新人。入學考試后的面試,就是為了選出本應被淘汰,但是長得又夠帥的人。」
雖然聽起來離奇,不過以學校的帥哥比例,這的確有可能,而且是從雷晴口中得知,情報更不可能錯誤。
「你對模特兒有興趣嗎?如果人氣高點,收入會比你現在兼職的三份工多。」雷晴詢問。如果不要安排在一月底下,而是其他模特兒公司旗下,環境就不會這么複雜,不過演藝界當然不可能多單純。
「模特兒?」子天語調遲疑,這種事他想都沒想過,那個世界對他來說太遙遠,他怎么可能是聚光燈下的寵兒?「我怎么可能。」
「只要你想,你就可以。」雷晴眼神肯定。姐姐給他的評價也很高,雖然讓一月帶她們最放心,不過這可能會讓他牽涉到更複雜的情況。
從雷晴篤定的語氣,子天知道這不是在開玩笑,雖然不認為自己有那本事,不過有他們兄弟陪伴,或許真的可行……不對,他在想什么?這是他自己的事,他們怎么可能會一直跟他在一起?就算真的去試鏡,之后他也會一個人努力。
知道子天還有所疑慮,雷晴也不勉強,「如果擔心在里頭適應不良,或者是受到欺負,我們都會幫你處理,任何事隨時可以找我們。不過主要是你對這工作有興趣嗎?我們不會勉強你,你好好考慮吧。」
雷晴覺得沒什么大不了的事,卻解決了子天心中的顧忌,這兩兄弟對朋友的照顧還真是無微不至。能夠認識他們是來到天日最大的收穫,他頓時慶幸當初選擇入學。
或許試一試也無所謂,反正最糟的情況就只是回到原樣。
「之前一月曾給我名片,我會找時間打給他。」
「其實我們希望你可以找一月以外的人。」雷晴思考著如何開口,不希望對方誤會,「以你的資質,其他公司一定也會錄用。」
「我知道了。」其實他也知道,如果是一月的話,就會因為看在寒晴和雷晴的面子上錄用他,而不管他究竟適不適合。
本來雷晴不想說些敏感話題,不過如果子天誤會她的意思,因此對自己失去自信,而喪失大好機會就糟糕了。
「你知道一月是天獄的人吧?」
「嗯。」
這件事并沒有特別隱瞞,演藝圈里誰都知道,國際知名模特兒一月的背后資助者是天獄。
「如果你在一月底下做事,很可能接觸到你不想碰的『壞人』,甚至會變成想脫離也脫離不了。」雷晴嚴肅的警告,有些事還是要慎重考慮。
子天沒有被雷晴的話嚇到,反倒認真思考,并由衷說出心底的話,「如果這樣可以幫助你們,我想去。」
他不知道天獄是個什么樣的黑道,但他非常肯定,他所認識的不良兄弟絕對不是「壞人」。

第九章 不再隱瞞的情感(1) 悅耳的水晶音樂環繞在室內,他們的心情就好似躍動的音符般,歡樂不已。
「乾杯!」
他們高舉著裝滿飲料的玻璃杯,敲出清脆聲響。
「偉豪,恭喜你面試成功!」武智由衷替他開心。
「是啊,就說你一定行的!」毅朗比本人還高興,看偉豪那天的反應,他還以為一定沒希望。
「你也真愛嚇人,那天失落成那樣,還以為沒望了。」毅絕道。果然偉豪只是謙虛而已。
偉豪比在場任何人都意外,一得知錄取消息,開心得彷彿要飛上天,這簡直不可思議!他還擔心老闆打錯電話,再三確認,為此他興奮得整晚睡不著!
隔天上學他立刻把這好消息告訴他們,每個人都替他開心,甚至比他興奮。
他們決定放學一起來慶祝,美中不足的是,寒晴和雷晴放學有事,無法一起歡樂,為了表示歉意,這餐她們請。
「我自己也很訝異,真的沒想到我會被錄取……」偉豪至今都難以置信,老闆真的沒搞錯人嗎?
「老闆說,他需要的是我這種刻苦耐勞,愿意學習又有潛力的學徒。」他的手搔了搔后腦杓,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毅朗扣住偉豪的肩膀,拳頭在對方的頭頂轉了轉,「你還不賴嘛!平常都惦惦吃三碗公喔!」
「沒有啦,這次只是運氣好。」不習慣被夸獎的偉豪臉立刻刷紅一半。
「就不要害羞了!你真的超厲害的!對吧,俊修?」武智大力拍著偉豪的肩,這力道令對方吃疼。
遲遲沒等到回覆,武智朝俊修看去,其他人也跟著望去,「俊修?」
發覺到周遭吵雜的聲音退去,俊修回過神來,這才發現大家都注視著他。
「怎么了嗎?」
「是我們要問你怎么了才對。」毅朗擔心的道。今天下午的課俊修就一直心不在焉,很多話都要說很多次他才聽進去。「你還好嗎?是不是不舒服?難道真的發燒了?」
「你怎么會知道這件事?」今天中午被寒晴強迫帶去保健室,不過當然測出來他并沒有發燒。這件事他并沒有和其他人說,他們怎么會知道?
「是寒晴跟我們說的,他說你不太對勁,要我們多注意。」偉豪回答。朋友生病,理所當然要互相幫忙。
提到寒晴,俊修的神色閃過一絲異樣。果然是寒晴說的,真愛多管閑事。
「你還好吧?真的不舒服我送你回去。」武智覺得俊修今天真的很奇怪,不多注意真的不行。
如果是他們,說出來應該沒關係,或許還可以給點意見。
「你們……有戀愛的經驗嗎?」
俊修一臉認真,還以為要說什么大事,他們呆愣了下,互望后忍不住笑出聲。
毅絕半開玩笑的道:「原來是這種事,早點說,不要嚇我們!」
「真沒想到你也會有這種煩惱。」毅朗還以為俊修完全不需要擔心這類的事,光是天日榜首加上學生會干部的光環,就讓他身邊的女孩絡繹不絕。
「所以有沒有?」俊修再次詢問,嚴肅神情讓他們也正襟危坐。
武智斂起笑容,努力回想過去的戀愛史,然而腦海里浮現的是某個熟悉的冷漠身影。他的雙眸頓時沉了下,但他并沒有將情緒流露出來,裝出一副錯愕的模樣,「我竟然一次都沒有……」
暗戀應該不算戀愛吧?而且對象還是同性……
毅朗一臉自信,以他這種超受歡迎的大帥哥來說,「一、兩次當然……」他挺起胸膛,驕傲的回想,頓時發現一個讓他印象深刻的戀愛經驗都沒有,難道……
「都沒有!」他活了十幾年,竟然從來就沒有戀愛過!
毅絕拍了拍灰心喪志的弟弟,這不能怪他,他以前除了培訓和任務外,沒什么機會接觸女孩子。
果然這時候還是該由他這做哥哥的出馬!
「我的話……竟然也是零!」話說一半,毅絕神色變了調。
他不也一樣?除了訓練就是跑任務,戀愛史一片空白!
見他們一個比一個失落的神情,俊修覺得自己似乎問錯人了,他們的經驗跟他差不多。不過讓他在意的是毅絕,他不是喜歡寒晴嗎?難道不想讓人知道?
「我、我也沒有……」偉豪漲紅著臉,莫名的害羞。他光是要照顧母親和念書就忙得焦頭爛額,根本沒有心思想這些事。
「所以你有喜歡的女生了?」武智問。
嗅到八卦的味道,毅朗立刻恢復精神,湊過去,「是成美的學生嗎?今天參加朝會的其中一個?」
俊修沒有直接回答,畢竟對象太特殊,說出來可能會嚇到他們。
他繞個彎問:「本來只是把對方當成朋友,卻不知道從何時起,對他產生超越友誼的感情,該怎么做?」
他們眨眨眼,這話是從天日超級資優生的口中說出的嗎?這問題實在簡單到爆炸!
「追啊!」武智不敢相信,俊修竟然問這種有損他智商的問題!「喜歡就追到手,不喜歡再甩掉!」
「本來很多戀人都是由朋友開始,日久生情不是嗎?」偉豪也認為俊修說的不是什么大問題,大概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如果是從來沒想過,幾乎不可能在一起的對象呢?」俊修當然知道這些,可他的情況比較特殊。
毅絕翻了個白眼,真虧俊修是全年級第一,果然再聰明的人談了戀愛也成了傻瓜!
「愛情里沒有什么是不可能,只要喜歡就有可能。不要管對方是誰,你只要確認自己的心情。」毅絕頓時佩服起自己具有內涵的發言。
「而且你是歐俊修,怎么可能有你追不到的女生!放心吧,只要你告白,對方一定答應!」毅朗信誓旦旦,如果他是女人,遇到歐俊修這樣優質的男人,黏上去都來不及了,怎么可能拒絕!
他們都說得很有道理,可是他口中的那個人,不是他們想的那么簡單,俊修仍無法做得像他們說的那么輕鬆。
「對方是男生。」俊修一句話便摧毀了他們的自信發言。
「那還不簡……單?」毅朗吹牛的神情呆住,他瞠大雙眸,不確定是不是聽錯了。
俊修是不是說了什么?對方是……男生!
他們有聽錯嗎?雖然非常想保持平靜,但知道這突如其來的震驚消息,他們還是動容了。
他們的表情變化都入了俊修眼中,果然一般人是無法接受這種感情的。
「抱歉,讓你們感到噁心。」
「不、不是這樣的!」發現自己的失態,偉豪趕緊解釋,深怕對方有所誤會。「只是突然知道有些訝異,沒有覺得不舒服!真的!」
「是啊!這真的沒什么,你不需要太在意!我們才抱歉!」毅絕趕緊道歉,「喜歡的對象是男是女根本無所謂,重要的是兩人的心是否聯繫在一起!」
「我們身邊又不是沒有這種人,而且他好像怕我們不知道他是同性戀似的,老掛在嘴邊。」毅朗尷尬的把寒晴拖出來。俊修的性向真的讓毅朗非常吃驚,真的從沒想過他是同性戀。
「常跟那家伙在一起,我們早就麻痺了!」武智聽到時的確很訝異,俊修竟然也喜歡上男生!
想必他們都是看寒晴看到麻木了,這樣說起來,寒晴還真有勇氣,絲毫不在乎外界眼光,所有人的指點都一笑置之。
「謝謝你們。」
不過對方是同性,這更引起他們的好奇,到底是哪個男人的魅力大于女人,竟然讓俊修看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86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