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我的一次3p詳細過程_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第九章 不再隱瞞的情感(2) 毅朗小聲的問:「對方是我們學校的嗎?難不成是學生會長之類的?」
大家心里有多種猜測,對方肯定是另一個足以和俊修匹敵的超級資優生!
他們圍住俊修,耳朵紛紛湊過去,深怕漏聽一個字。
「他是……」
就在氣氛最緊繃時,一道活潑的語調打亂了嚴肅氣氛。
「對呀,是誰是誰?」
總覺得不太對勁,似乎多了兩個耳朵來湊熱鬧,他們看往聲音來源,兩張一模一樣的俊顏出現在眼前。
寒晴和毅朗的距離不到十公分,后者嚇得朝后頭沙發撞去,「哇!」
「看到我高興得跳起來啦?真不好意思。」寒晴坐在妹妹搬來的椅子上,自動自發的從桌上領取食物。這群男人不知道在聊什么,飯菜都快涼了還不吃,既然如此,她就勉強幫他們吞下肚,她還真有同學愛。
「喂!那是我的雞腿!」武智伸手想搶回盤子里的精華,寒晴往后一閃,大口的啃下一塊肉。
「你對我的雞腿做了什么!」武智彷彿心頭肉被人咬去般,疼得要命。
寒晴毫無形象的邊享用邊說話,「這種油炸食物對身體不好,我吃就好。你還是多吃蔬菜。」
說話同時,寒晴用手拿了武智盤里的花椰菜,塞入他口中。
「喂!你野蠻人啊,不會用筷子嗎?」武智怒瞪著寒晴,即使抱怨,仍是將蔬菜吃下肚。
「別擔心,我剛才有洗手。」
「這不是洗不洗手的問題!是文明人就別用手抓東西吃!」
「好啦,我會考慮。」寒晴敷衍的道。
「什么考慮!不準再這樣做了!」武智感覺快腦充血,這家伙就是有氣死人的本事。
「是是,我知道了。智智快點吃東西,菜都冷了。」寒晴說的跟做的完全不同,順勢又拿了一株花椰菜送到武智嘴里。
「你根本就沒聽進去!」武智咬牙切齒的嚼著口中食物。
毅朗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那家伙是說不聽的三歲小孩嗎?也難怪武智會這么火大。
俊修視線始終沒有離開過他們,握著筷子的手沒動的打算,看到眼前景象,再好的胃口都盡失。
武智看似在糾正寒晴的行為,但如果武智不愿意吃,寒晴也不會繼續鬧。其實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武智不只包容了寒晴的任性,甚至可以說縱容他。
「你們怎么來了?」見到寒晴,偉豪更加開心,「我以為你們今天有事。」
「處理完就趕過來了。」雷晴回答。不過是突然接到一通電話,有人在她們的地盤鬧事,她們處理一下就沒事了。
雷晴手中突然被寒晴塞了一碗食物,接著就聽到哀嚎。
「那是我的炸蝦!」
毅絕起身想奪回他的蝦子,雷晴低頭看著碗里金黃酥脆的炸物,不給毅絕搶回的機會,一個頷首咬住蝦子的頭,慢慢的吸到嘴里。
「不!你做了什么!」毅絕眼睜睜看著最愛的蝦子被吃掉了,他本來想留到最后慢慢品嘗。
寒晴替妹妹擦拭泛著油光的雙唇,嘴里咬著一塊豬排,一臉驕傲。
「不愧是我的晴兒,反應夠快!」
總覺得寒晴口中的豬排有些熟悉,偉豪看向自己的盤子,上頭最大的那塊肉不見了。
「咦!那是我的豬排!」
等偉豪再次回過頭,寒晴立刻將整塊豬排塞入嘴里,牙齒像裝了電動馬達般快速咀嚼,露出勝利的表情,「吞下去了。」
「這有什么值得驕傲!」武智此刻想拿手中的湯匙捅他,寒晴自己作怪就算了,竟然還帶壞雷晴!
還沒受到損害的毅朗小心翼翼的盯著寒晴,監視他所有行動,「你休想對它們動手!」
寒晴嘆了口氣,惋惜的道:「真可惜不能自己動手。」
早在毅朗防備著寒晴時,雷晴就已潛入敵營,竊取食物成功后,從桌子的另一邊繞回來,將戰利品獻給寒晴。
「嘖嘖,這樣不行喔,聲東擊西聽過沒?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我的一次3p詳細過程_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寒晴搖頭,敵人可不只一個,把注意力全放她身上可不行,他們還太嫩了。
除了俊修點的素食餐外,其他人也差不多像在吃素,肉全被那兩個可惡的不良大盜給搶走了!
寒晴瞧見俊修清淡的餐點,一個病人吃這些怎么夠營養?
「你吃素?」
「沒有。」俊修回應。
寒晴大發慈悲,把碗里劫來的食物拿來做善事,分一大半到俊修盤子里。
「生病的人多吃點,你如果怎樣,大家矛頭一定指向我。」她經常覺得很無辜,明明就什么都沒做,但只要她在場,出事的都是她!
「搶別人的食物做好事,這算什么啊?」毅絕道。寒晴有時霸道無比,有時又很有同學愛,這家伙該不會有雙重人格?
「他從以前就這樣,愛欺負人卻又不讓人受欺負。」武智無奈的道,寒晴這一點還真是和小時候一樣。
愛欺負人,卻又不讓人受欺負,這什么奇怪的邏輯?
「你們這樣說就不對了。自古民以食為天,身為正港男人,理當為了保衛食物而戰!」寒晴說得慷慨激昂。
他們只是無語問蒼天,這種人竟然是他們的朋友兼同學,實在太丟人了!
「他只是要把他的所作所為合理化罷了。」俊修總結寒晴的意思。
「跟他說話會降低智商,別理他。」武智低頭用餐,已經不想理會寒晴。
寒晴絲毫不介意遭到排擠,她只要有可愛的晴兒陪就夠了。
偉豪仍想著剛才俊修所說的事,如果是寒晴,一定可以給俊修很多建議。
「俊修,你要不要請教看看寒晴?」
寒晴停下啃雞腿的動作,含糊的道:「怎母?有僕費的風課要問大書啊?」
「怎么?有不會的功課要問大師啊?」其他人聽不懂寒晴說的外星話,雷晴立刻就理解,并重複一次。
……雷晴是寒晴的翻譯機嗎?
「功課就算放給它爛,也絕對不會問你。」毅朗嘀咕。亂教一通就算了,肯定會被寒晴吃乾抹凈!
「小朗──」
聽到這酥麻到令人噁心的語調,毅朗噴出口中的飯,雞皮疙瘩四起,抬起頭就看見笑得燦爛的魔鬼。
「你剛才是不是說了什么?」
再蠢的人都知道不能誠實回答,毅朗拚命搖頭否認,「沒有,我什么也沒說!話說,俊修你可以請教寒晴,他那么風流……不是,是瀟灑,一定有很多經驗可以告訴你!」他立刻轉移話題。
「說得也是,寒晴那么花……重感情的人,肯定談過不少次戀愛,搞不好現在就有兩、三個男友!」少毅絕道。雖然戀愛史輸給寒晴很不甘心,但這家伙是在場唯一有經驗的人。
寒晴挑眉,原來在警察兄弟的認知里,她是個風流又花心的人。
「別傻了,那家伙雖然下流,但是根本一點經驗也沒有。」武智比他們清楚多了,寒晴不過就是喜歡惡作劇,沒其他意思。
下流……武智竟然更直接,虧他們是多年好友!
「真假!從來沒交過?一次都沒有?」毅朗驚訝的道,還以為已經有無數人慘遭寒晴毒手。
「好不可思議……」偉豪忍不住低喃,他以為以寒晴的交際手腕,已經有過不少經驗。
「喂喂!你們不是說俊修怎樣,干嘛扯到我!」這群人的反應令寒晴不悅。莫名其妙,她的戀愛史是跟他們有什么關係!
毅絕已經忘了早上才和寒晴告白的事,擅自推測道:「難不成你都是單戀?我知道了!你都被拒絕了!」
想不到這自大狂妄的家伙也有這一天!
「那副會長呢?他給你什么回應?」毅朗睜大雙眼,天日崇高的副會長有辦法逃離寒晴的魔爪嗎?

第九章 不再隱瞞的情感(3) 他們看戲似的表情,令寒晴不禁懷疑他們在幸災樂禍。
「我怎么覺得你們都希望我失戀?」
「沒有這回事,我們只是關心你!」偉豪澄清,他當然希望寒晴可以成功,但總覺得希望渺茫。
「其實……」寒晴垂下眼簾,瀏海遮不住失落神情。
見到寒晴落寞的模樣,他們斂起玩笑心態,難不成寒晴真的被拒絕了?那他們還開這種玩笑真的太過分了……
「我……」寒晴聲音很小,為了聽清楚,他們不得不把頭湊近。
啵──寒晴在離她最近的毅朗臉上啾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毅朗彷彿被野獸咬了一口,手摀著被親到的地方,嚇得尖叫。「你干什么!」
毅朗一副被侵犯后驚魂未定的模樣引來旁人側目,毅絕頓時慶幸,還好選對了位置,否則現在尖叫的就是他。
「小朗臉靠那么近,我以為是在索吻。」寒晴一臉無辜,其實她也不是故意要整警察弟弟,如果剛才是哥哥,她也會這樣做。
「誰會跟你索吻!」少毅朗拿起餐巾紙狂擦臉頰,現在沒有酒精消毒,將就一下。
「我會。」雷晴誠實的道。
「晴兒最可愛了。」寒晴一個大擁抱環住妹妹,深情的在她臉頰上落下一吻。
見到這親密場面,他們甚是無言,這兩兄弟感情好到太不正常了!
「我離開一下。」毅絕捂住嘴,他覺得剛才吃下去的東西要吐出來了。
「我去廁所吐。」武智起身,他要去廁所避難,否則這兩人不知道又要上演什么噁心戲碼。
「我也去。」少毅朗跟進,他覺得再待下去,一定會連胃酸都吐光。
見他們都離開,偉豪覺得待在這似乎怪怪的,也說:「我去一下洗手間。」
座位頓時空曠許多,寒晴看向還老神在在的家伙,「你不去逛個一圈?」
「廁所有什么好逛的?」俊修反問。
「我逛完告訴你。」寒晴起身,第六感告訴她,得趕快離開現場。
寒晴又逃避他了,這種感覺真不是滋味。
在場只剩下雷晴和俊修,她淡漠的目光注視著他,「你要請教小晴什么事?」
她直覺,俊修的問題和姐姐有關。
俊修將注意力轉到雷晴身上,雖然面貌相同,但感覺截然不同,如果不是寒晴就不可以……
「我有喜歡的人。」
聞言,雷晴腦海中立刻浮上人選。
看這警戒的神情,俊修知道雷晴已經猜到是誰,觀察真細膩,和那粗神經的寒晴就是不一樣。
「對方是男的,所以他們才會說要問寒晴。」
「你是同性戀?」雷晴擰眉,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她已經確定俊修喜歡的對象是誰了。
「不是。」他肯定的回答。
「那為什么……」
「因為是寒晴。」俊修眼神堅定的直視雷晴,他不奢望能得到雷晴支持,但他是認真的,誰來阻止都沒用。「這跟性別無關,不是他就沒有意義。」
雷晴從俊修的臉上找不出任何猶豫,幽深的黑眸沒有一絲退縮,他對寒晴的感情是真的。
他應該沒發現姐姐是女的,也就是說,他在小晴是男性的情況下喜歡上她。
雷晴眼里的戒備緩緩放下,就算是真的又怎樣?喜歡小晴的人不計其數,俊修不一定有希望,不過希望最大倒是真的。
「小晴對女人沒興趣,你要防範的對象,是和你一樣同為資優生的人。」
雖然沒有完全認同俊修,不過比起被其他有企圖的家伙搶走,如果是與黑白無關的資優生,或許還比較好。
俊修蹙起眉,「那家伙果然有資優癖!」
突然,廁所傳來吵雜聲響,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哇啊!你這家伙做什么!」
「水流不停!快止水啊!」
「你干嘛把馬桶拆了!」
「快住手!你把廁所給弄壞了!」
男士洗手間頻頻發出慘叫,走往廁所的人紛紛掉頭,柜臺已叫來保全,個個攜帶好武器,準備進行廁所反恐任務。
俊修和雷晴的視線從洗手間移回來,她雖然想等姐姐,不過這樣看來,他們還需要一段時間。
「我等會有事得先離開,你也先走吧,小晴能處理的。」
俊修猶豫了下,寒晴到哪都能引起騷動,不過這點小事她一下就能擺平,是不需要擔心太多。
雷晴拿著帳單走向柜臺,「麻煩結帳。」
俊修側過頭,瞥了眼不知發生何事的洗手間,淡淡嘆了口氣。為什么他會看上這種麻煩人物?難道是因為他也是麻煩人物,所以物以類聚?但他不記得自己有那么蠢。
兩人走出店家,忽略后頭的鎮暴聲,隨著電動門關起,聲音逐漸消去,但透明的玻璃門仍是掩不住里頭的混亂。
「雷晴。」
雷晴停下腳步,回過頭看向俊修,對方接著道:「這件事先不要跟寒晴說。」
「我不會跟任何人說。」雷晴應諾。
「我是不介意讓其他人知道,不過我想親自跟那家伙說。」
對付寒晴那種人,如果是用情書攻勢或朋友傳話,一下子就會被呼嚨過去。親口告白還是較放心,無論最后結果如何,至少盡力了。
俊修眼神堅定,決心表露無遺。
在感情方面,雷晴不得不佩服他。不要說她,就連狂放不羈的小晴,面對真正喜歡的人,也無法輕易說出心中想法。
俊修突然從后方被人拉住胳膊,寒晴衣著凌亂,對著妹妹道:「妳去把偉豪弄出來,他等下還要去咖啡廳,其他人就不用理了。」
雷晴點了點頭,走回店里。
語畢,寒晴拖著俊修快步離去,「走快點,等下武智發現我不見,拿馬桶刷出來追殺我就糟了!」
所以寒晴丟下朋友自己跑掉嗎?這家伙竟然可以在這么多人的場合溜掉,可見經驗豐富。
不過,寒晴之所以會丟下其他人,是因為他吧?否則以寒晴的個性,應該是最后扛下責任的那個。
大概是因為在餐館里,他的問題還沒解決,寒晴擔心他所以跟出來。
表面上若無其事,直接以行動表達,寒晴這點也是他所欣賞的。
但是眼前人就是問題所在,對于體貼又遲鈍的心上人,他該喜還是該憂?
另一邊,因為雷晴的出現,偉豪突然可以離開,雖然對其他人不好意思,不過有事在身,他得先走了。
大家不介意他先離開,離去前還替他打氣一番,不過發現某人不見時,大家氣得揚言明天要關寒晴女廁,讓他被女生狠狠鄙視一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86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