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被強奷系列小說_100篇經典短篇小黃txt寶貝我的尺寸你會痛

第十章 蓄勢待發的爭奪(1) 墻上時鐘逼近七點半,早自修即將開始,班上的人才陸陸續續進來,絲毫不在乎遲到,仍是悠閑的走著。
「怎么?今天保母還沒來啊?」奕君慢慢走進教室,瞥見前面空著的兩個坐位,真難得他們都不在。
「你說什么!」武智拍桌,偉豪從旁拉住他。
「打狗也要看主人,等下他們哭著跟那兩兄弟告狀,你就慘啰。」阿止嘲諷道。
底下幾個人笑出聲,少了那兩兄弟,這群資優生什么也不是。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毅朗真的火了,竟然把他們比喻成狗!「我們又沒惹你們,干嘛成天找我們麻煩!」
很顯然O班并沒有全然接受他們,雖然比一開始的排斥好很多,不過大部分人仍是漠視,不想干涉。
明明在同個班級,他們卻被區隔開來,去留沒有人在乎,這種被排除在外的感覺非常不好受。
「有本事他們在的時候說,只敢私下吠,到底誰才是狗?」紹羽冷道。他是不想多管閑事,不過好歹都是同學,況且他們又是那兩兄弟的朋友。
「凌紹羽,你到底哪邊的!」阿止惱羞成怒的道。
「沒有意義的問題。」紹羽不想回答這種蠢問題,他根本沒有哪邊之分。
「你……」
「風紀,有人要吵起來,你不是應該要管秩序嗎?還是你要跟班長一樣躲起來?」另一個學生出來湊熱鬧,看戲似的朝那群資優生睨去。
毅朗拳頭緊握,這群不良少年會聽他們的才怪,擺明是要讓他們難看!
「俊修是去忙學生會,才不是躲起來!」
「躲進學生會是嗎?他還真聰明,只有那個圣地沒人敢動,你們要不要一起進去?」
碰!
猛然一聲巨響,大家注意力集中到最后一排第一個位置,只見一向害羞的可峻站起身,雙手微微顫抖著,努力抬起頭看著大家。
大家靜默的盯著他,這讓他驚慌失措,但他不可以膽怯,鼓起勇氣道:「我、我覺得這件事是奕君、阿止和小九不對,你們不應該這樣說他們,你們應該要向他們……道歉!」
極少發言的可峻竟然開口了,這令眾人一陣譁然。
漾程見狀,一股感動涌上心頭,認識可峻這么久,這是他第一次當眾說出自己的想法,孩子果然是會長大的!
「沒錯,你們要道歉!」為了增加可峻的信心,漾程也來助陣。
「我干嘛道歉?我只是想表達寒晴跟個女人似的,愛嘮叨又多管閑事,又沒有針對其他人。」奕君回到坐位上。從他說完那句話后,其他發生的事就與他無關。
原來只是罵寒晴,如果只是針對他,那倒無所謂。
漾程道:「那奕君不用道歉,你們兩個要!」
「憑什么……」阿止才說一半,一道淡漠的嗓音打斷他。
「就憑我是班長。」
俊修走進教室,遠遠就聽見班上的爭吵聲,早自修就O班敢這么囂張。
即使在班上是弱勢族群,俊修氣勢不減,對于投射而來的不善目光毫不動搖,這群人再可怕也沒那兩兄弟可怕,再難搞也沒寒晴難搞。
視線不自覺瞥向空無一人的座位,寒晴還沒來……
昨天談到一半,寒晴接到一通緊急電話,突然就離開了,結果他們還是在原地打轉。想到這,俊修的心情不禁煩躁起來。分別前,寒晴承認有念念不忘的對象,親耳聽到果然還是很不甘心。
「班長很偉大?」
零夜低沉的嗓音一出,班上頓時陷入寧靜。
他一直置身事外,本來不想干涉班上的事,不過就在俊修出現后,他改變了想法。
班級老大一開金口,所有人立刻噤聲,一向不管班上事務的白零夜竟然插手了!
或許其他人會認為,白零夜是針對資優生,但俊修感覺得出來,這個男人是針對他。
「如果是在班上,的確比你們都大。」
超級資優生竟然敢用這種口氣跟白零夜說話,他瘋了不成!
「況且這跟身分沒有關係,早自修就該保持安靜。」
「如果不呢?」零夜手靠在椅背,下巴微揚起,挑釁意味十足。
總覺得情況不太對勁,怎么寒晴他們還沒來?毅朗想幫腔,但隨即被哥哥拉住,示意他別把事情弄得更複雜。
毅朗忍住氣,只能祈禱不良兄弟趕緊出現,平時不都至少會有一個人在嗎?怎么偏偏今天……
等等,毅朗察覺到奇怪的地方,寒晴在A班時,不是打鐘后才進教室,就是根本不來,聽說雷晴的情況也差不多。而在O班,他們雖然仍是會翹課,早上也不見得都早到,但至少會有一個出現,這是為什么?
難道是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出現?不良兄弟一直在保護他們嗎……
「那我就要跟老師打小報告。」
輕快熟悉的語調從門口傳來,所有人視線移到聲音來源,寒晴搭著妹妹的肩,從前門進入。
雷晴冷漠的視線掃蕩周遭。看這氣氛,這群壞學生又沒事找事做。
寒晴的右手臂纏著繃帶,衣袖撕裂開來,上頭還沾著血跡,讓人想不注意都難。
俊修皺眉,「你的手怎么了?」
見到染紅的衣袖,傷勢似乎不輕,毅朗緊張的問:「你沒事吧?血還在流,你有去醫院嗎?」
寒晴將書包扔到位置上,大剌剌坐下,無所謂的道:「沒什么,這種小傷常有的,繃帶綁得很漂亮吧?是晴兒綁的喔!」
寒晴表面上掛著笑容,內心暗自鬆了口氣。
都怪那不長眼的家伙,要殺她們也不等放學,害她們遲到了!
如果她們沒有及時出現,他們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在這班級完全接受他們以前,都得多注意。
「這有什么好高興的?你快點去醫院!」看著血慢慢滲出繃帶,武智都替寒晴感到痛了。
「不用了,子彈只是掃到手臂,再多纏幾層繃帶就沒事啦。」寒晴不以為意的道。
聞言,大家的神情一個比一個驚恐。
子彈!他們剛才遭到槍擊嗎?聽的人都不禁冒冷汗,黑道繼承人的等級果然跟他們不一樣,這竟然算小事,而且還常常遇到!
雷晴坐在寒晴身旁,從書包拿出小型醫療箱。
「這種不嚴重的傷,我包扎就可以了。」
「還是晴兒貼心。」
雷晴專心的幫姐姐上藥,雖然不嚴重,但還是要小心細菌感染。
「那槍手呢?他會不會再來找你們?」相較于泰然自若的當事人,毅絕反而難以平靜面對,這次只掃到手臂,下次難保不會貫穿腦袋!
「小絕在擔心我啊?真開心!」寒晴露出大大的笑容,眸光剎那閃過一絲冷冽,「不過不用擔心,那槍手再也不能用槍,已經不造成威脅了。」
再也不能拿槍……寒晴做了什么嗎?

第十章 蓄勢待發的爭奪(2) 其他人一陣毛骨悚然,寒晴竟然能笑著說出這么可怕的事,這就是真正的黑道嗎?和他們這些不良少年根本是兩個世界……
可峻敬佩的盯著寒晴,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才能和寒晴一樣,對于這種事一笑置之。
毅絕注意到,從寒晴來了后,班上就只剩下他們的聲音,所有人視線集中在寒晴身上。以前寒晴不怎么來上學,現在不但每天到,還比他們都早到,如果今天沒發生這件事,想必不會遲到。
寒晴絲毫不受他人目光影響,仍掛著輕鬆的笑容。
忽然,寒晴脖子一緊,上半身因突如其來的力道而傾向前。俊修拉著寒晴的領帶,強硬的將人帶走,「去保健室。」
「喂!你干嘛?牽狗啊!」寒晴不跟著移動就會有窒息危機。
剩下左手可以用的寒晴處于弱勢,隨便一動就會扯到傷口,疼得要命。雖然她是常受傷,但那不是她愿意,她可沒有奇怪興趣,喜歡讓自己痛。
俊修不理會寒晴的抗議,這家伙就是愛逞強,不強顏歡笑就會要她的命似的。
「再掙扎啊,痛死你最好。」
「歐俊修!你不要太超過,信不信我咬你!」寒晴想掙扎,疼新娘被強奷系列小說_100篇經典短篇小黃txt寶貝我的尺寸你會痛痛讓她動作慢下來。
俊修不管對方的叫囂,將人拖出教室。
奕君突然想起什么,跟著跑出去,嘴里喊道:「寒晴!你這風流的渾蛋,不準你去騷擾護士小姐!」
直到聽不見他們的聲音,雷晴才將注意力轉回班上,冷眸直視著白零夜。
「一山不容二虎,是該做個了斷。」
空氣瞬間凝結,所有人停下手邊動作,聚精會神望著一觸即發的兩人。
天日傳統,O班爭王之時。
雖然比想像中遲,不過終究會到來,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容得下兩個王。
毅朗想要阻止雷晴,毅絕拉住他,這事遲早會發生。武智倒很平靜,跟寒晴他們在一起,什么事都可能發生,見怪不怪了。
零夜早準備好迎接這一刻,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笑容,「玩什么?」
「什么都玩。」雷晴冷道。
「規則?」
「沒有規則。」
其他人聽不太懂,所以到底是什么游戲?沒有規則又要怎么玩?
零夜無絲毫困惑,游戲就是要這樣才有趣。
「游戲開始。」雷晴道。
其他人依舊一臉納悶,已經開始游戲了?所以到底是比什么?
望著零夜和雷晴毫無疑問的神情,他們再次讚嘆,這果然不是他們可以觸碰的境界。
警察兄弟擰眉,什么都當成競賽,沒有任何規則限制,這是最麻煩的。最近得緊盯著他們,否則很可能惹出什么事端。
漾程拍了拍可峻的肩,小聲的道:「快點,你也去參賽。」
「不用麻煩,是參賽者班上所有鈴。」羅一手托著下顎,眼眸直盯著雷晴,哪些人會留到最后已經很明顯。
聞言,大家更是不明白。他們也參賽了?也包括資優生嗎?可他們根本不知道比賽內容是什么。
雷晴睨向直勾勾盯著她的家伙,羅一露出平時的笑容,朝她眨了眨眼,但他嘴角那抹狡黠的笑意,仍逃不過雷晴的眼。
雷晴淡然收回視線,這家伙也是麻煩人物,勁敵之一。
教室恢復平靜,懂的人懂,不懂的人始終不懂。
其他人相互對視,現在到底是怎樣?有沒有人可以解釋一下?
此時沒人敢發問,直到早自修結束,寧靜被某個吵吵鬧鬧進教室的人打破。
「寒晴!你剛才竟然敢對護士小姐拋媚眼!」奕君怒吼。
「我對女人又沒興趣,干嘛對她拋媚眼?」她只是眼睛乾眨個眼,他也能捕風捉影。
「我管你對女人有沒有興趣,就是不準你看護士小姐!」奕君無理的道。
「你這是強人所難,保健室就這么小,你要我怎么不看?」
「那是你的問題!不準你老是吸引護士小姐注意!」
「喔,這真的是我問題,我就長這么帥,想讓人不注意都難。」寒晴一臉無奈的走進教室,后頭兩人跟進。
本來緊繃的氣氛,在他們出現后緩和許多,聽到寒晴不要臉的發言,大家個個眼角抽搐,無言以對。
不久前還覺得寒晴很帥氣,這下形象在大家心中又毀滅了。
寒晴難道不知道什么是謙虛嗎?他的羞恥心是被拋到九霄云外了嗎?
奕君不知道還能再說什么,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家伙,無論說什么都會往好處想,他們無法溝通。
俊修左耳進右耳出,太在意那家伙說的話,只會氣死自己。
「你臉皮怎么可以這么厚?」無論聽幾次,武智都無法相信,竟然有人可以自戀到這種程度!
「厚很好啊,可以擋子彈。」寒晴開玩笑的道,秀出再次處理過的傷口。
「這么小一只是可以擋幾顆?」俊修毫不留情的拍了下寒晴右肩,對方吃痛的蹙眉。
「你做什么!」寒晴狠瞪不知死活的超級資優生,對方只是坐回位置,不想理她。「要說小只,奕君比我小只!」
莫名其妙中槍,奕君不滿的站起身,從最后面的位置吼道:「不要以為我沒聽到!要說小只,可峻也沒好到哪去!」
又有人無辜中彈,他們什么不會,牽拖最行,要死也要找個墊背的。
「我比奕君還要高幾公分。」可峻嘀咕。
平常老師講課多大聲都聽不進去,可峻比蚊子還小的聲音卻傳入奕君耳里,只能說話題太敏感。
「可峻!你也被寒晴帶壞了嗎?」奕君萬萬想不到可峻居然會反駁,肯定是寒晴教的!
「你乾脆說你這么笨,是我害的。」寒晴低喃。奕君就這么矮,說實話也不行?
「你說什么!」奕君站到椅子上,怒吼道。
哇賽,人小小一只,耳朵挺靈敏的!
「沒什么,該上課了。」寒晴轉移話題。
奕君冷哼,懶得跟寒晴吵下去。
「游戲已經開始了。」雷晴道。
「是嗎?什么游戲?要玩什么?」寒晴問。
「什么都玩,沒有規則,贏的當王。」雷晴輕描淡寫,沒有解釋太多。
所以到底是什么?不懂的人更加無解。
本以為寒晴會多問什么,然而她的反應出乎大家意料。
寒晴立刻理解,側過頭掃視一臉困惑的人,以及了解一切的家伙。在場所有人都是敵人啊?雖然對當王不是很有興趣,不過這是無可避免的。
「挺有趣的。」寒晴揚起玩味的嘴角。
正因為不限制競賽內容才公平,每個人擅長的領域都不同,少了綁手綁腳的規則,才能顯現出真本事。
很快就會見識到彼此之間的差距。
寒晴懂了?真的懂了!其他人再次驚訝,雷晴只說那樣,寒晴就理解了?
「有期限嗎?」俊修問。
俊修一臉鎮定的神情,彷彿了解他們之間的對話。
難道超級資優生也懂不良少年之間的語言?如果連資優生都懂,那他們不懂豈不是很糗!
「沒有期限。」雷晴道。
游戲就是要一直玩下去才有趣,想當王就得有本事,否則隨時會換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86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