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啊往里噗嗤好深bl_啊好漲用力哦太深了

第二章 咫尺天涯的臥底(4) 俊修堅定不移的神情讓寒晴怎么也忽視不了,這世界竟然還有這樣的笨蛋,明知會受傷仍是栽下去,但這種零智商的行為,曾經她也有過……
俊修清楚知道,處在黑道世家的寒晴,背負的秘密不計可數,這是他無法過問及接觸的事。寒晴同樣會顧慮這些而將他阻絕在外,讓他連進攻的機會都沒有。
「我不在乎會受傷,不在乎會成為黑道目標,不在乎你什么也無法跟我說,我只要你在乎我。」俊修話說得平靜,卻掩不過眼底深處的濃情。
就算在一起,等于生命在倒數,儘管有不可預測的危機四伏,只要能和寒晴在一起,他什么都不怕。
驀然,寒晴輕笑,揚起嘲弄般的嘴角,她選擇轉移話題。「你不問我怎么會跟會長那么熟嗎?」
彷彿早知道寒晴會避開話題,俊修也沒逼太緊,反正他本來就打算長期抗戰,前提是寒晴沒做出讓他火大的事。
「你交友那么廣,不管跟誰做朋友我都不會太驚訝。」這家伙無論什么牛鬼蛇神都能當朋友,況且寒晴身邊已經有這么多資優朋友,多上會長和副會長也沒什么大不了。
怎么覺得他說的話不像褒獎?

寒晴忽然想起,大哥在會長室提到關于俊修成績的事。
她瞥向書桌上三本教科書,就連她去洗澡那半小時,俊修都拿來念書,如果不是喜歡念書的變態,就是為了維持成績才會拚成這樣。為了維持課業,他的壓力大概很大吧……
「O班沒什么人在念書,你待在那不會被影響嗎?」寒晴走向床邊坐下,狀似不經意地問。
「還好,我主要念書時間是在家里。之前幾乎除了上學外,都是在家里看書,現在放學后活動比較多,的確有受影響。」
所以說俊修成績下滑不是因為待的班級,而是因為放學后和他們廝混,或者有哈啊往里噗嗤好深bl_啊好漲用力哦太深了其他學生會活動,導致回家念書時間減少。
該不會晚上和她閑聊也是原因之一……
如果能受到好一點的教育,對成績也會有很大幫助。
「你喜歡念書?」寒晴眼神詭異的盯著他。
「怎么可能,只是為了考上天日,不得不拼了命苦讀罷了。」俊修立刻否認。誰讓他以前不念書,才得比其他人多好幾倍的努力,勉強讓成績不掉下來。
寒晴沒有發現對方真正的目的,誤以為是天日對資優生的高待遇吸引了俊修。
能沖刺兩年也很了不起,這根本是神人才辦的到,果然超級資優生耐力非常人可理解。
「你假日都在干嘛?」
「沒事的話,就待在家念書。」除非學生會有事,或者和武智他們有約,否則通常都是在念書。
又是念書?天才果然需要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要不要來我家念書?」
聞言,俊修一愣,「來你家念書?」他沒想過寒晴竟然會主動邀約他。
「我爸以前的大學教授經常在假日來教我們念書,我們都稱他安爺爺。如果安爺爺不在,就會換我爸盯我們。」寒晴解釋道。
「每次都讓你送假卡、寫聯絡簿的,我不想欠你人情,要來嗎?」
「我做那些不是要拿回禮。」這種禮尚往來的感覺他不喜歡。
「你就當作來念書,反正也沒事。」忽然想到什么,寒晴面有難色的提醒,「還有,我們家有個情緒不穩定的女人,如果是她教的話,我不敢保證會發生什么事。」
老媽耐性一向不好,寫錯一次就亮刀,多錯幾次就能聽到槍聲,給她教時總得小心會遭到攻擊。
「我看我幫你準備一把槍防身好了。」
俊修被她無奈的神情逗笑,反正假日沒事來這也不錯,這也代表他假日不需要找藉口,也能見到寒晴了。
「嗯。」

忽然,門板傳來聲響。
叩、叩、叩——
寒晴走去開門,在外頭的是妹妹。
「閃褐燈。」雷晴道。
寒晴筆電上的通知燈,依照危險程度做了變化,閃褐燈表示有密件情報,知道可能是急件,雷晴沒隨意打開,立刻就來通知姐姐。
她們雖然關係親密,表面上看似無話不談,其實各自背負著秘密。儘管如此,她們之間的情誼也無任何變化,更不會過問或者做出揣測對方的行為。
「知道了。」寒晴收斂起輕鬆姿態,側過身向俊修道,「我還有事,先離開了。有什么需要的就說一聲。」
「嗯。」俊修也沒多問,他很清楚,現在談的事不是他能介入。
「早點休息,不要念到太晚,不然明天會爬不起來。」寒晴叮嚀,否則難保對方不會熬夜念書到深夜,這樣可是很傷身的。
「你也是,沒事早點睡,晚安。」
「晚安。」隨著語音落下,寒晴關上門離去。
直到門完全關起,俊修不經意看到一旁的鬧鐘,現在剛過凌晨一點。她們不管什么時間,只要接到消息就會立刻進入狀態,一刻都鬆懈不得。
學生念書至少還能自己決定時間,該如何掌握調配都可事先得知,而那兩人周遭的狀況都是不可預測,何時何地都不能掉以輕心,隨時都得進入備戰狀態……
他真的有辦法走進寒晴的世界嗎……

第二章 咫尺天涯的臥底(5) 回到房間后,寒晴走向書桌,掀開筆電。雷晴則坐到床邊,開啟自己的筆電。
寒晴點開右下方通知訊息,輸入帳號密碼后點開,一個對話視窗跳至螢幕中央。
【小鳥兒啾啾啾傳送檔案夾給你,是否接收?】
寒晴點下接收,存檔于桌面。
小鳥兒啾啾啾:非法制者最近瞄準對象包括天獄在內,前幾大黑道組織都被盯上,目前還不會進行掃黑,主要以蒐集情報為主。
寒晴若有所思看著對方打出的文字。
非法制者是白道的地下組織,他們的作為不受到法律限制,只要是惡人一律除去。數年前曾經進行大規模掃黑,多個馳騁黑道的惡人遭殺害,大大打擊黑社會運作,引起一陣軒然大波,外傳是黑道內部斗爭自相殘殺,只有少數組織知道真相。
當時黑道間人心惶惶,忽然出現的殺戮在幾日后莫名消失,帶走數個黑道惡霸,留下無盡恐懼。
睽違多年,他們果然再次行動了,還好現在只是蒐集情報,能再平靜一陣子。
非法制者雖然被賦予殺人權利,但這并不表示可以濫殺,只要沒接到命令,除非必要是不能動手。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接到命令,非法制者不能對他們動手,除非出現特殊狀況。
小鳥兒啾啾啾:每個小隊彼此不會互相干涉,我這部分的情報都在里面,其他人的自己多留意。

寒晴點開檔案,里頭有多個人名以及負責調查的組織,警察兄弟負責的是天獄。
忽然發現有個熟悉的名字,寒晴微瞇起眼,這個叫做痕鷹的好像有點印象。
最帥氣小晴:痕鷹是誰?
小鳥兒啾啾啾:漠鷹小隊第一名畢業的學生,也是同期里最早成為非法制者的精英。
最帥氣小晴:喔喔,就是漠鷹的超級忠實粉絲!
最帥氣小晴:還好他不是負責天獄,否則就麻煩了。
痕鷹的傳聞她大致知道,那家伙和漠鷹一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少接觸為妙。
小鳥兒啾啾啾:很遺憾,他負責的組織對他來說游刃有余,插手到天獄是遲早的事。而且你們已經認識了。
已經認識了?寒晴一愣,她不記得認識這么可怕的人,才在思考對方的話,他就已經先道破。
小鳥兒啾啾啾:他就是成美會長,名字叫吳樊晞,代號痕鷹。
「成美會長!」對方訊息一跳出,寒晴難以置信的飆高語調,驚動了后方的雷晴。
「怎么了嗎?」雷晴目光移開筆電,看向姐姐。
「成美會長是痕鷹?人長得漂漂亮亮,想不到是非法制者,還好我沒打算追。」寒晴半開玩笑的道。
不管是成美會長、寒媚、小葉子還是舞舞,怎么感覺她周遭盡是這種恐怖的女人?
現在的女人果然不能只看外表,否則遇到像成美會長這種外型美豔動人,內心卻心狠手辣的對象,后悔可來不及。
聽到這名字,雷晴立刻想起,「漠鷹底下最優秀的學生?」
「是啊,真沒想到成美會長是非法制者。」寒晴解釋同時,手也不停擺。
成美會長是痕鷹?雷晴望向姐姐氣憤打字的背影,神情有些困惑,漠鷹小隊有女生嗎?
最帥氣小晴:你早就知道痕鷹是成美會長,干嘛不早點說?
小鳥兒啾啾啾:我這不是說了?
最帥氣小晴:你這是哪門子臥底,一點都不盡責!
小鳥兒啾啾啾:不然妳自己來,我看妳能撐多久。
當然是一進去就被抓包,現在哪個組織不認識她!
雷晴看著姐姐怒氣沖沖敲著鍵盤,就知道她和小鳥兒又吵起來了,他們每次聊正題聊到后來都偏了,這也是他們感情好的一種證明吧。
「可惡的啾啾啾,下次我也要銃康他!」寒晴忿忿的關掉筆電。
「妳不是經常在銃康他了嗎?」印象中,姐姐喜歡惡作劇的個性,周遭的人無一不遭殃。
「那就把次數增加!」寒晴幼稚的宣告,隨即撲上床倒頭抱著被子。
「我要睡了,晚安。」
雷晴輕笑看著姐姐賭氣的舉動,可見這次吵架是小晴輸了。
「晚安。」替姐姐蓋好被子,摸了摸她的頭,眼里滿是寵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87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