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23p上一篇18p_文筆好經典隨身空間小說推薦 

CH8-1 閃光。 這晚,我們鬧得很久,直到凌晨小脩才送我回家,并且在臉頰落下一個吻,轉身騎車離去。我靠著門板,看他漸行漸遠的背影,撫著心,感受平穩的心跳,淚水再度模糊雙眼。為什么已經這么努力了,我依舊無法對他產生悸動?明明都這么痛苦,苦得快要發瘋,卻還要對他一次又一次地產生傷害。
不愛他,又不愿見到他沮喪悲傷的樣子,這樣的我好矛盾,連呼吸都覺得困難。還要多久,小脩才能懂得放棄?放棄如此自私的我,去迎向屬于他的光明未來。
顫抖著身軀,我走入屋內,放下東西就去沖洗一天的疲倦。想到麻清允的痛苦、小修的忐忑、孟媛芬的狂傲,腦袋亂哄哄,他們的話語不斷在腦袋中繚繞,強烈沖擊的資訊使我捶著墻壁發洩郁悶,多想叫這一切的人、事、物都滾開!不要再騷擾我,不要再讓我身陷泥沼且左右為難!
胡亂地擦著髮絲,不想吹乾就往床上倒,陷入沉重不舒爽的睡眠。一夜無夢,唯有寂寥無限相伴。隔日就得了現世報,頭痛欲裂得想要哭泣。
睜著充滿血絲的眼睛,我換了套衣服就去上班,還沒走到公車站牌,就看到沈組長在那跟我又出現的大哥在路中央親親我我。敢問他們兩個已經和好如初?當初被我發現的時候,大哥是氣到想把人給揍死,沒想到才過沒幾天,就發展到能在我眼前自然曬恩愛。靠……真的是快瞎掉了。
「啊……水柔早。」見我一出現,水旸哥馬上掙脫了身,把沈云甩得遠遠,欲蓋彌彰的態度很明顯。我很是汗顏,觀察到組長的臉色難看,非常明智地站在原地,然后聽到一個以為是幻聽的埋怨。
「旸旸都不愛我了……剛剛才說不走,你現在離我這么遠是怎樣?」嬌嗔的鬼啊!組長你也維持一下形象好嗎?這對攻受真的太難猜測,還旸旸勒,男生聽到都會陽萎吧!
「你在我妹面前不要胡說!快去上班!」害臊地揮了兩下,沒辦法把人趕走,組長像是一個黏皮糖,立即貼上去就給個勇猛精進的吻,看得我目瞪口呆,最終害臊得轉過頭來迴避。
老天爺啊……彩虹世界大放異彩我不反對,但是在一個感情充滿渾沌泥沼的人面前擁吻實在太過分、太心傷了!做人不該這樣子的!
「旸旸寶貝晚上不準不接我電話,不然你就準備被我操死在床上,知道嗎?」這個恐嚇很限制級,我真的完全不想知道組長溫潤的個性背后是個偏執狂,想來就覺得毛骨悚然,憨厚的水旸哥這樣還能逃出這魔爪嗎?
「知道、知道了啦!快走快走!」推了推人,大哥近乎崩潰地跑回屋內,留我跟組長兩個人乾瞪眼。
「……組長,你愛我哥是沒關係,但操死有點太超過,精盡人忘不是一個好選擇。」委婉的建議,就怕真的出了問題。
「放心,我只會讓妳哥很舒服。」泥馬啊!老娘不是擔心你們的性不性福,是擔心出人命!連回答都要這么流氓加禽獸,還要不要人活啊!
「好……。」淚眼無語,我在心中替大哥點了一盞燈。
「上車吧,檢察官要我們再去一次蔣君的租屋處,直接在那里會合。」指著車門,突然有點感到害怕。像是知道我的情緒,沈云淡然地看了我一眼,「放心,我只愛妳哥,只操妳哥,生生世世我都是他的,不會想對妳怎樣,走吧。」
話都已經講得這么了然,再糾結下去就是打臉。我尷尬地抽笑,腦袋不自覺地幻想出他們做十八禁的模樣……大哥在下面,感覺就很詭異,怎么想都覺得要對換過來。
不過也只是意淫了一下,赫然發現著思想實在太邪惡了,就馬上看窗裝文青,管他誰上誰下,反正不管怎樣,都不會跑出一個孩子叫我姑姑啊。

CH8-2 滲入。 想到這里我也就釋懷了不少,看到大哥有個這么愛他的情人,作為妹妹也是很高興的,雖然這個人是一個恐怖偏執狂……不過我想能夠牽扯十五年,應該也習慣了吧。
保持淡定,我挑眉翻翻組長上車遞來的資料。蔣君住在一個半荒廢的年老公寓,平時就他一個人,生活習慣很難得知。唯一清楚的就是最近常常有個男人去找他,只不過除了警衛室的訪客簿外,沒有一臺監視器派上用場,都因老舊、角度問題,導致臉龐完全沒拍攝到。
「警衛說是一個二十余歲的男子,身高一百八十幾,其余的沒有特別印象。登記的名字為王舒達,查了全臺戶口,發現有七個同名同性,但外型、年齡皆不符合,表示為仿冒名。」詳細補充未知的事情,組長的表情嚴肅,看似在思索事情。
「蔣君的死,跟林警官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嗎?他們是否認識?」實在很難想像分布在不同部門、不同地區的兩個警察會有什么相連。
「他們是警專的學長下一篇23p上一篇18p_文筆好經典隨身空間小說推薦 、學弟,林警官畢業后,又考了升等考試,成為刑警。蔣君大妳一歲畢業,除了都在身邊發現思鈉的痕跡,不然不管是死法還是兇器都不同。」
「……該不會,思鈉的勢力已經滲入校園?」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若我猜測是真的,那會有一大批未成年的學生涉案。雖然現在就有大多的毒癮者都是年輕男女,但平均年齡都滿十八歲。
「還不知道,可是這的確該注意。目的地到了,前方不能停車,走路過去吧。」停好車,我們紛紛下車。四周的景致并不美麗,雜草凌亂,不高也不整齊。白色屋瓦長年累月下來顯得骯髒,真是不明白為何蔣君住得下這里。
好像是個與世隔絕的荒城……除了里頭的住戶,根本不會有人愿意探訪,也難怪眼前的年老警衛對那男子有印象,訪客實在少得可憐。
「那個人長得人模人樣,感覺不是一個壞人啊。蔣君這孩子是孤僻一點,可是絕對個性善良……。」社區內已經有不少警員,我們還沒接近警衛,就聽到他在對別人叨叨絮絮。組長示意先上樓,在電梯旁撞見使我昨日心煩意亂的麻清允。
「兩位警官,早安。」淺淺一笑,身穿西裝的他,很是筆挺。插著口袋,頭仰向前。
「檢察官早,昨天有好好休息嗎?」組長客套地問道,根本是開啟偽裝模式。不像那個說要操死我哥的偏執狂,太泥馬了。
「還不錯,你們呢?」這電梯真的有夠久,等到老娘都快煩死還沒來。撇撇嘴,心里不斷嘲諷。還好?若知道孟媛芬紅杏出墻,還真想知道你睡不睡得著呢。當然這些話是不可能說出口,繼續沉默是金。
「睡得很好,電梯來了,進去吧。」瞧我不講話,沈云繼續打圓場,以防尷尬,但在我能看到的角度,可以清楚接收他給的白眼。好吧,這可能是一個警告,一定要我搭理麻清允就是了。
「唐警官呢?有沒有吃飽、睡好?」
「嗯,都過得去。」只要你少煩我,什么檻我跨越不了。
「等會午餐一起吃吧,就當敘舊。」忽略我語氣的僵硬不滿,他開口邀約。靠,有沒有這么厚臉皮的男人?昨天才被我打槍,今天這個有婚之父又來糾纏,根本很有問題。「沈組長要不要一起來?這附近有很好吃的日式料理。」
「不了,中午我跟人有約,你們去吃就好。」率先走出電梯,組長一定沒有什么約會,擺明是有空檔就要去煩我老哥。曬恩愛什么的,果真太不人道。
「那唐警官,我們就說定一起吃飯,不要爽約才是。」自顧自地說完,麻清允不等我拒絕,又往蔣君的住處走去。我無言以對,咬住下唇,怒踩地板前進。
煩躁感增生不斷,這個男人又毫不客氣地滲入我的世界,掌控我所有的情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911.html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91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