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體塞東西不許掉下來_文筆好耐看的古言書荒

CH8-3 娃娃。 這里的公寓統一規格都不大,一入屋門就看到一張大床,乾凈、整潔,除了床頭柜上擺放幾張白紙及散落的藥丸,彷彿沒有半個人住過的痕跡。
我戴上防止破壞證物的手套,雖然時間過了快一個禮拜,但是沒有經過仔細調查,物品倒是齊全。蹲下身子,發現床鋪底下有個行李箱,抬頭問道:「有人檢查過這皮箱嗎?」
組長聞聲轉頭過來,臉色露出猶疑,「唐警官,我想妳應該要迴避一下。這里頭的東西,妳不適合看。」
看來是被人翻找過,我深深地喘口氣,手腳俐落地把拉鏈給打開,一股讓人作噁的味道撲鼻而來。是一個染上血紅的洋娃娃,上頭寫著我的名字,里頭滿滿都是有我的照片,是笑、是哭、是快樂、是難過……分布我成長的不同年齡,每一張的背后都有寫幾行字,例如「今天我的水柔已經十五歲了,好希望能用她那雙眼睛,緊緊地看著我。」
我覺得心臟緊縮,雙手顫抖地把東西滑落在地。洋娃娃可怕的笑容深植我心。倒退一步,身軀被人摟抱住,熟悉的聲音從后頭傳來:「把箱子拿回去檢驗,桌子上的電腦也帶走,所有文書一律不準落下。」
是麻清允,嚴肅又強悍,完全不管他人眼神里的反抗。「怎么?大家對于我的命令有意見嗎?現在都已經死了三個警察!就算蔣君不是犯人,但他跟思鈉絕對脫離不了關係。你們如果想當下一個怨下魂……我很歡迎你們調到其他單位等死。」
聽到他這么一說,剛剛感到不妥的同僚繼續工作,幾乎都要把這房子的擺設都搬空。
「你放手,這樣我沒辦法做事。」發現他的手正環在腰際,受到驚嚇的我根本無力推開,就這樣曖昧尷尬地讓別人看笑話。傳出去還能聽嗎?一個結婚的男檢察官,跟一個有男朋友的女警,這都能上社會版頭條了。
「去外面好好休息,不要害怕。」輕拍我的背脊,他做這些事情是如此自然,惹得我不禁對上他眼底的溫柔。
「我沒事……出去喘口氣。」垂頭喪氣,狠透自己的沒用。可惡的混蛋,干嘛挑撥我的心靈,實在太差勁了。望向外頭的風景,四處荒野,落寞之情言出于表。
「來沒多久就偷懶啊妳。」附帶調侃的聲音,是剪短髮絲的楊臣岳,低沉的語調有平定漣漪的功用。
「你什么時候來的。」
「來很久了,第三個到吧。妳跟組長還好嗎?昨天你們談回來后,臉色不太好,是發生什么事情?」他的手里有一大疊文件,不知是從哪里翻出來。
「還好,只是還在懷疑我罷了,今天早上還特地警告我別添亂。」不能暴露我跟沈云之間的關係,在誰面前都要隱瞞才是。
「怎么這樣說話,妳明明是一個受害者啊。那妳的身體呢?」
「打了點滴稀釋,說應該是沒有問題,可惜最近老是頭暈,才過一個禮拜,大概余毒沒排乾凈吧。」我自己說都有點想笑,思鈉又不是排泄物,排一排就可以舒坦,就只求我這天真的假象,能讓臣岳降低一點防備之心。
老實說,我不想懷疑他,畢竟相處了四年,即將邁入第五年,中間還卡了一個張芹……說到張芹,我還真久沒看到那妞。感覺出了社會就換了不同世界,連個電話都不打來慰問。算了,找個時間再打,免得大家一忙,聊不到兩句就掛斷。
如果楊臣岳不是內奸,自然是最好,不要逼我到最后要干出什么大義滅親的狗血行為,這很傷感情,很傷心肝。而張芹一定不會原諒我的,她是那么愛臣岳,那股炙熱可以赴湯下體塞東西不許掉下來_文筆好耐看的古言書荒蹈火、在所不辭。覺得哀怨,這年頭怎么連辦案都涉及個人情感啊?
眼前這個是我好姐妹的男友,里頭有一個是我暗戀不知幾年的人夫,還搭上我大哥的情人,職業上亂七八糟的全來一輪。每次上班都好像開家族會議,根本沒有半點生活隱私。

CH8-4 狂吻。 想到這里,我就覺得快要煩死了。煩躁地搔頭,認真思考要不要轉職,不過一想到那三條人命,內心的正義感頓時爆發。老實說我不是一個超人,更不是吃飽太閑,沒事想聲張我的理念,用血氣之勇去逞兇斗狠,但涉及到個人安危,不把犯人給揪出來,我怕以后夜長夢多。
「身體沒事就要好好休息,我好像是一個老媽子,一直再問妳的狀況。張芹也很擔心,只不過她最近太忙了,常常回家就睡去,妳別怪她。」楊臣岳抓回我飛揚的思緒,替他女朋友辯解。我笑笑,那丫頭的個性我還不知道嗎?吃不了苦,一吃苦就陷入魔咒,然后誰也不見、誰也不打,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會生氣,叫她好好休息。你也快去放東西,手里拿這么一大疊的東西還能跟我閑聊。幫你拿一點去車上吧。」不等他回答,我假裝沒事,實際想監督地接過資料,與他同路。這似乎是蔣君的日記、交通日誌,筆跡不同其他男生的漂亮,勾勒出沉穩的樣子。原來,他是這樣的人,我之前都沒發現這種深沉的個性。
果然,人大多還是看表面的,不是嗎?以為他是個正常人,以為他過得很幸福,以為他只是一個不太愛曬太陽的宅男。沒想到,背地里的多種面貌,會讓人膽顫心驚。不是我弱小,而是那個娃娃真的是太超過了。
「讓妳陪我真不好意思,我東西一放,就要跟我的搭擋趕去偵查另外一個案件。妳就幫我到這里就好。」出了電梯,他指著遠方約兩百公尺處的警車,溫和帶有歉意地說道。我見車上是一個叫陳英立的同事,是一個熱血中年漢子,先前知道李、林警官過世,還流著大把鼻涕和眼淚,氣沖沖地說要把思鈉的成員都抓起來,可惜連個線索都沒有。
陳英立的態度,使我不太懷疑他,相信這些資料應該沒有任何問題才對,但他們不是回警局,而是去其他的案發現場,以防萬一,我還是堅決不鬆手,「你還要忙,文件我帶走就好,反正蔣君的電腦、箱子都在組長的車上,我等會一起放回去,你辦案小心。」
觀察他臉色沒有特別變化,我淺淺一笑,要把剩下的東西拿來,下一班電梯就開啟。麻清允及沈云兩人在里頭,一個是帶有趣味眼光,組長竊笑揮手就離開,另一個則閃爍奇異眼光,一聲不響地收集過全部文件。
「楊警官,麻煩先去忙吧。」平淡風清,麻清允這模樣有點恐怖。也不知道是誰惹毛他,真的是莫名其妙。
「那我也先走一步,檢察官、唐警官路上小心。」楊臣岳也是一個沒有義氣的,見人臉色不對,立即拋下與他相談甚歡的我。垂下嘴角,我好想一起走啊啊啊啊啊!
「看什么,不是要去吃飯嗎?」眼神示意我不準離開,他強勢地把我瞪入車廂,資料全放在后座。連安全帶都不拉就發動車子,可惜我敢怒不敢言,扭動手指不知所措。
「日式料理……在哪?」見沉默拉低水平線,我忍受不住地問道。他瞧了我,把車子又停在旁邊,拉住我的手腕就狂暴地吻上來,鏟開緊閉的貝齒,將舌頭進入我的口腔交織。
我光是感受到他的溫度及氣息,身體就沒了骨氣,渾身疲軟地任他摟抱,襯衫也被開了鈕扣,胸前一陣清涼……我倒抽一口氣,不知丟到哪里的魂魄瞬間回歸,瞪大眼睛地看著麻清允。
「下次,不要跟其他男人太過要好。」幫我把衣服整理好,他的臉龐沒有一絲歉意。滿心的委屈,迫使我懦弱地掉著淚水。討厭鬼,最討厭麻清允了……沒事攪和我的心情干嘛。
捶打著他的胸膛,他怎么轟都轟不走,明明不愛我卻死命糾纏我,太過分了!怎么可以這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91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