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愛第三季上映_新婚醉酒新娘被強奷系列小說

CH19 跌倒,是女角的自帶功能(2) 「嚇死我了,為什么妳會跟我同所學校啊?」原以為上高中后這人就脫離我的生活圈了,真沒想到……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陰魂不散?
「哼!這句話是我要問妳的吧?方任玫?我才想問妳是怎么考上這所學校的呢!」她看似不屑地哼了兩聲。
「我也想問我自己呢,呃、那個……等等妳到底叫什么名字來著……?」我閉起眼苦思,「嬌滴滴小白花?……也不對,好像就快想起來了…」
「我叫做倪芙雪啦!」只見眼前這比我矮半顆頭的洋娃娃少女氣呼呼地一邊跺腳一邊說道,還真是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啊!對喔!就是這個名字!」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方任玫,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呢、妳當初仗恃著自己和葉青玄是青梅竹馬而囂張的那副樣子!呵呵!現在妳要囂張也囂張不久了吧?看也知道現在那個學妹條件要比妳好多了!妳真以為自己配得上葉青玄?也不想想人家可是個天菜呢!」
……現在就連個路人甲都要來為這件事和調侃我個一兩句就是了?!
「我總覺得妳好像從一開始就把整件事都弄錯了。再者,就算那家伙是個天菜好了,那又怎樣?小姐,天菜也是要吃飯上廁所和睡覺的,他也不過就只是個平凡人而已,哪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難不成妳還活在封建王權時代啊?」
說實話葉青玄這家伙也還滿可憐的,只不過被冠上了「天菜」這兩個字就會被大家一直關注著,連一舉一動都不放過,被加諸了許許多多的期待,過著這樣的人生一定很累吧!
「妳……!」
「況且妳也不想想,妳現在在這里批評我,妳當初可還是被我打敗的呢!那妳又算什么了?我看妳還是趕快走吧!手下敗將是沒有戲份的!」
最后,被氣到說不出話來的嬌滴滴大小姐在怒瞪我幾眼之后,就轉身離開了。還真是符合她的退場風格,沒想到她這么多日子以來居然還是學不夠教訓啊!

「把對方攻擊的體無完膚呢!」從剛剛開始就坐在一旁看好戲的思琴終于開口,嘴邊還帶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笑容。
「唉!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那家伙從以前就特別喜歡來討別人的罵。」我無奈的聳聳肩,「不過說實話,還不討厭啦!我甚至覺得滿懷念的呢!」
和許久不見的故人斗嘴,其實也不賴,至少她比那些只敢在背后偷偷批評我的人要好多了,總是敢當著我的面指責我。
想說什么就直接來,如果不說清楚,我是不會懂得啊!我最討厭揣測人心了,因為人心太過複雜,我喜歡不太費腦筋的單純事物。
「不過啊,妳剛剛說的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喔!妳是真的那么有自信啊?」語調驟變,思琴她突然帶著一抹訕訕地笑容這么說道。
「有自信?關于什么?」
「從妳剛剛的話看來,妳一點也沒把學妹這件事放在心上呢!」她挑起一邊的眉,「怎么?妳還真的一點也不在意嗎?」
當我剛開口正想辯解時,思琴連忙打斷我, 「我當然知道你們不是那種關係,我只是純粹好奇罷了。關于這段傳言、關于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妳究竟是抱持著什么樣的想法?」

CH19 跌倒,是女角的自帶功能(3)不得不愛第三季上映_新婚醉酒新娘被強奷系列小說 想法?我還能抱持著什么想法?
「不就是學長和學妹的關係嗎?沒什么特別的。」我輕輕一笑說道,「再說,他們同為比賽選手,就算葉青玄多對學妹關照一點,也不為過吧?」
我也知道那些不過就只是流言罷了,而像這樣明明心里知道得很清楚,還產生不滿以及怪罪的情緒,是很奇怪的吧?我也不懂,為什么自己會有那些負面的想法存在。
他們只是互動頻繁了些,就只是這樣而已,難道我還有什么立場去干涉他交友嗎?為什么要這樣和自己過不去呢?
「喔?這么豁達?」思琴挑了挑眉,「算了,妳高興就好,不過啊……」她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用著打趣的口吻說道,「學長學妹是種很不可靠的關係喔,就像乾哥乾妹那樣,是不具有任何實質的約束力的。」
「妳….妳說什么啊!?」真不曉得這人的跳躍性思考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會從學長學妹扯到這種地方來啊?不行,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被她教壞,一定會被她教壞。
「沒事,我只是好意提醒妳而已。」她故作無謂地聳聳肩膀,「算了,那就先別說那個了。現在來談談妳自己吧!」
「我?」
「對啊!其實妳自己不也是深陷那種不可靠的學長學妹關係里嗎?我們的緋聞女主角。」
我用不解的目光看著她。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么。
思琴翻了個白眼,「妳當真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是瞎子啊?現在也傳得沸沸揚揚的,妳和少齊學長啊!」
「喔。那個啊?嗯,沒什么。」我低頭喝了口飲料,或許是想到那天和學長以及葉青玄在這里吃東西的場景,所以才無法立刻反駁的吧。因為總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已經不是單純能用「沒什么」來解釋的了。
「一開始認識妳時還真是看不出來哪、原來妳是那種惦惦吃三碗公半的類型啊?」思琴用著調侃意味濃厚的語調繼續說道,「居然能跟我們學校的兩大天菜都傳緋聞,想想妳也很不簡單呢。這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有的機會喔!妳以為日常生活中隨便都能出現水準這么高的男生嗎?別傻了!」
「陳思琴、妳一直說這些到底是想表達什么?」
「我只是想說,妳這樣是會遭眾人怨恨的。即便你和他們之間真的沒什么,但只要沒去澄清任何一個謠言,大家只會傳得更天花亂墜。所以,妳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又是一個要我好好想清楚的人。
好好想清楚,然后不要再閃躲逃避了吧。我懂她的意思,可是我仍然連我在逃避什么都還沒找到,又怎么知道如何釐清和釐清什么呢?

過了半晌,坐在對面的思琴好似嘆了一口氣。
「因為,模糊不清的關係,是最殘忍的啊。」
最后,她這么對我說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996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